<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四章现踪迹仇雠对峙,斗玄功雄雌谁胜?
    “你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身前草丛齐腰斩断,萧月自原地立了起来。

    史权冷哼一声,赤枪微微上扬:“你虽然将自己气息隐藏的极好,但是刚才那一刹那露出的杀机,又岂会逃过我的感应?”随后他嘴角微微翘起,眼光自萧月身上扫过,带出一丝弧度来:“当然,你若是将那劫夺的那些玄铁叫出来的话,或许我还可以饶你一个全尸。不然的话,我可无法保证我的手下会不会对你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来。”

    “你以为我会愚蠢的相信你的话吗?”。

    赤心剑寸寸拔出,冼亮光辉当空照耀,萧月如何看不出来此人杀机?

    “唰”的一声,锐利剑气已然出鞘,只朝眼前之人刺去。

    这一次,他志在必得,自然是运足了十成十的功力。

    漫天火海,比之之前和隐士相斗时候,亦是丝毫不逊色。

    “好家伙,幸好我有‘遗世独立梅花傲’,不然的话只怕也会被这火焰伤到自己。”萧月早知这火焰厉害,当即运转玄功,本是圆润光泽的肌肤立时生出变化,皮肤晶莹如玉望之好似冰雕一样,触摸起来却更是如同玉石一般坚硬非凡。

    这却是“玄英九决”之中的“遗世独立梅花傲”。

    以当初得到的《万象文集》之中所记载的《万法归元决》为本,辅之以全真教《金莲丹元册》,并且结合密宗之中《不动明王根本印》,最终所创造的这么护体手段。

    一经运转,可以说是坚若镔铁,寻常蹶张弩之类的武器,决计伤不到她,便是那专门用来攻城用的三弓床弩、八牛床弩一类的武器,也是视若寻常,更具备抵御火焰、摒除五毒之功效,乃是一等一的护体手段。

    如今萧月运起此等手段,早就将那火焰视若等闲,长剑呼啸立时化出三道剑芒,自上中下三路朝着对方围剿而去,逼迫的对方不得不收枪回援,以免被这锐利剑芒伤到。随后,她只在地上将脚步一跺,身似疾雷闪电,霎那间便来到了史权身侧,赤心剑之上陡然大放异彩,青芒转而化作一柄锐利长剑,凌空中劈开凝重空气,便是地面之上,也被压迫的留下一道笔直裂痕来,便要将这人和那地面上的岩石一样,切成两半。

    但是这时,史权却低声轻喝一声,手中长枪立时裂开,一节足有七尺长,另一节仅有三尺有余,两头具是带着锋锐枪头,没想到他手中的这柄武器,居然能够分为一节长枪还有一节短矛,这般变化也算是出人意料。

    随后他便将那短节长矛当空一挥,立时将那劈面而来的剑气整个轰碎。

    “莫非以为这般软绵绵的攻击,就能够击败我吗?”。

    将那长枪重新结合起来,王权整个人仿佛赤龙临世,一跃足有十丈有余,随后将那短矛朝着萧月猛地一丢。

    虽是仅凭人力,但是他那一身真功何其了得,更兼得到了居高而下的势能,那长矛立时突破音速,通体为火焰所覆盖,于枪尖之前更是凝聚其一层凝实的火焰,好似那自数万米高空之中丢下来的钻地导弹一样,带着无上的威能,朝着地上的萧月直接刺来。

    萧月暗暗吃惊:“这家伙好生强横。不过是简单招数,没想到竟然给我如此强大的压力。”

    仿佛感受到这短矛威力,她觉得自己皮肤开始颤抖,就像是被丢入了九幽深潭之中一样,冷的让人骨子里发寒。只不过萧月毕竟不是那等坐以待毙之人,她只是深吸一口气,素手轻轻一挥,却将一枚乌黑利箭射出,随后长剑凌空挥舞,万千剑气凝聚成形,撞在那利箭之上。

    受到这一击,利箭立时飞窜而出,速度竟然丝毫不比那短矛差。

    “轰隆”一声,当空中一道炽热曜日立刻显现。

    强烈的温度混合着锐利的剑芒,立时爆裂开来,朝着四周围攒射而出,不仅仅那一块块岩石被整个切断,山壁之上留下道道裂痕,就连整个山谷也像是经受了陨石撞击一样,地面上满是冒着漆黑浓烟的巨坑,很显然眼前这个曾经安宁淡然的山谷,再无之前的悠闲淡雅的乡村生活。

    原来就在刚才,那经由萧月射出的利箭立刻和那短矛撞了上来,其中被萧月灌输的剑气立刻爆裂开来,不仅仅将整个乌黑利箭炸的粉碎,便是那带着史权无上真火的短矛,也受到其影响,转而崩溃起来,变成一滩破碎的灰烬。

    此番场景说起来漫长,然而对两人来说,却不过是刹那之间。

    看着地上气喘吁吁的萧月,史权亦是惊讶不已,暗想:“好家伙,这女子果然了得。明明不过是双十年华,竟然能够和我斗得个平手。要知道就连我的侄儿也不过如此。看样子,她那师尊当真不可小觑,必须要尽快除掉,不然的话定然会遗祸天下的。”

    那隐士倒也罢了,但是眼前女子,却必须该死!

    心思越发沉重,史权眼中杀意越发浓重起来,随后自天空之中落下,却扬声高喝一声:“列位,此时不动更在合适?”

    哗哗作响,四周围立时传来铁甲声音。

    待到萧月看去,方才知晓这些人乃是史权带来的清乐社成员,隶属于黑军麾下的精锐兵马。此刻他们正躲在距离山谷百丈之外,前方手持盾牌护住身后之人,而那弓弩手也将手中弩弓拉开,于小队之中更是横立着一个硕大的三弓床弩。

    “你这家伙,没曾斗得过我这弱女子,便开始召唤自己的手下了。没想到堂堂一介千户长,执掌一州的知州,竟然也会作此卑劣行径。”嗤之以鼻,萧月略微挑衅的横扫眼前众人,浑然没有堕落自己的傲气。

    “兵法有云:十则攻之、五则围之、倍则分之。我麾下自有勇将,何须如你一样,行那所谓堂皇之阵?若是让天下人知晓我竟然被一介女流逃了,那才是我毕生的耻辱。”史权却半分怜悯都是没有,手掌一挥他的那些士兵立时将手中长弓拉起,甚至自旁边有人将一柄亮银长箭取出,置入那三弓床弩之中。

    这利箭像是镀了一层白银一样通体闪烁银色光辉,其上更是不知被何人烙上奇怪纹路哦,赤红的纹路将整个利箭裹住,反让其带着一些不祥的征召,两侧有短小羽翼存在,尾部之处亦是开了一条口子,不知道究竟是做什么用途。

    似这般长箭,一共有三支!

    “这么说来,今天你是一定要杀我了?”

    低沉着声,萧月低下头问道,她的手亦是紧紧扣住那赤心剑。

    高高昂着头,史权回道:“没错。似你这妖女留着也是祸害人间,还不如让我杀了,也好彰显正道权威绝不许任何人侵犯。”经过之前战斗,他已然晓得眼前之人实力不比那隐士差,若是星将差错让对方近身,只怕他就会身首异处。

    更何况之前和隐士战斗,已然消耗太多的真元和精力,若是继续战斗下去,只怕身体未必能够吃得消。

    念及于此,他倒是不敢继续战斗下去。

    手中剩下的长矛高高举起,史权令道:“全员,发射!”

    话音一落,弩箭呼啸,径直朝着萧月射来。

    萧月轻诧一声:“就凭这个,莫非也能杀了我?”道道剑芒凌空射出,于身前三丈之外便旋转起来,化作一片剑芒构成的堞阵,将那些射来的弓箭全数绞碎,化作一地的碎裂木屑来。

    虽是挡着了这一波,但是这清乐社黑军果然了得,箭雨连绵不绝始终朝着萧月射来。而且那扣上奇怪银箭的三弓床弩也没有动静,让人搞不清楚这黑军究竟打算干什么,又准备用这奇怪银箭做什么事情来。

    面对这般场景,萧月也稍微感觉吃力,且看着远处史权,忽的纵身后掠,赤心剑亦是一阵挥动绞碎无数箭矢之后,便踏着山岩借着那些巨大石头挡住箭雨,朝着深山之中掠去。

    “哦?害怕了吗?还是终于想通了,想要逃走了吗?”。

    史权看了立时咧开嘴长长的笑着,脸上也是带着讽刺的意味,很明显对他来说眼前女子如此行径,乃是不可接受的事实,更勿论还能够和自己打个平手。

    于是他立刻拿着长枪,尾随在萧月之后追上去,吼道:“但是你以为就这样就能够逃出去吗?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会彻底追上你,将你杀掉。”目光死死盯着眼前的少女,他却完全忽视周围环境,早已经踏入了一片布满石林的山谷之中。

    “杀我?但是你确定这一次如何不是我杀你?”

    萧月纵身一跃,却是躲入了那石林之中,话音陡然见变得虚幻起来,让人把握不住她的位置所在。

    在这山林之中,萧月已然知晓正面对抗已无胜算,既然如此那么何不利用此处地利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