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三章受欺凌君子难行,恃勇武史权施虐
    “成功了!”

    立在远处,那些士兵见到隐士被巨龙裹住,纷纷叫道。

    要知道这乃是史权成名绝技,唤作“九霄-炎龙灭”,即使是神霄派之中,也是属于顶尖一流的招数。而且这一招,不仅仅要求修行者拥有充沛的真元,达到丹鼎的境界,更需要使用其门派之中特制的兵刃。

    依着符篆法门,将充沛火力封入长枪之内,故此谓之“赤焰吞龙枪”。

    藏在深处,宇文威却低声说道:“不,还有气息。”

    在他那敏锐感官之下,分明可以感受到于烟尘之中,那因为玄功运行到极致而“砰砰”作响的心跳声。

    以中丹田心脏为练气根基,以血液运行为法门,正是儒教之中的练气手段。此法虽然没有佛门以上丹田髓海为根基,衍伸出诸多奇妙神通;亦没有道家以下丹田为基础,炼出诸多御使万物之法门,但却胜在气息绵长悠久,浑如万仞高山一样坚韧无比,诸邪不入、万法不侵。

    萧月亦是惊讶,暗想:“难道那人真的活着?”

    看着两人争斗,她也在脑海之中描绘一番,自然知晓自己若是受到这一招“九霄-炎龙灭”,那是半点生存的可能性都没有,但是那人究竟有什么手段,竟然也能在这杀招之下保全性命?

    一阵微风吹过,罩住场地的烟尘立刻散去。

    “果然,还活着吗?”

    侧目扫过周围,史权轻哼一声:“果然。能够在我这‘九霄-炎龙灭’之下保全性命,看来你所修行的应该就是岳麓书院所传的儒门正宗玄功《玄真正心决》。能够将这《玄真正心决》修至如此境地,只怕你也是来历非凡。”

    且看着那坑洞之中,那隐士身上浮现出一层薄薄赤光,光辉犹如琉璃、清澈透亮,仔细一看便可以看见这层赤光竟然是分成数十层,每一层都异常的纤薄,但是它们却互相的叠在一起,层层叠叠也不知道究竟叠了多少层,方才展现出其强大的防御力,将那“九霄——炎龙灭”给生生挡住。

    “君子有云:以德报德,以直报怨。既然你今日仗武欺人,那就莫怪我今日不客气了。”

    他看着眼前的史权,当即沉沉的吸了一口气,那一颗心脏立时剧烈的挑动起来,身体之上无数血液立时奔涌起来,如同大河长江一样化为身体每一处的肌肉之中,之后整个地面上的尘土就似那浪潮一样,一阵有一阵朝着四周围扩散开来。

    随后,他咆哮一声,浑如那发狂老虎一样,凌空跃出,挥动柴刀朝着王权劈去。

    “力道算是不错,只可惜就凭这般下三滥的招数,也想胜过我?”王权自是挺枪而出,枪尖在空中不断晃动,每一下都正正好将那柴刀点住,令其分毫存进不得。

    一寸长,一寸强!

    他乃是阵上将军,一身武艺自然是出神入化,岂是这隐士一手劈柴手段能够抵得过的?

    虽然隐士变化了手段,自四面八方一并来袭,但是王权却岿然不动,一手的长枪守的是分毫不漏,宛如铁壁铜墙一样,便是漫天暴雨,只怕也难以闯入他那密集的枪雨之中。

    面对这情况,隐士也稍微有些慌张起来了。

    “中!”

    低喝一声,王权长枪电射而出,正好点在隐士身上。一缕犹如实质般的利芒立时自枪尖射出,直接撞在了那赤芒屏障之上,虽是霎那间直接冲破数层防御,但是这利芒却似泥牛入海一样,转瞬间便被彻底抵消下来,丝毫未曾触及屏障之后的肌肤。

    虽是如此,那隐士也被这沛然巨力扫中,整个人被直接击出,撞在了那坚硬岩壁之上。

    赤枪微微放下,王权看着那自岩壁之中爬出的隐士,自口中啐出唾沫,满是鄙夷的笑道:“能够和我战斗到现在,你也算是身负绝学,然而就凭手上这些粗浅伎俩,莫非以为便是我的对手吗?就你这样子,还想要教我圣人大义?你还是给我去见阎王吧。”

    面色陡然狰狞起来,他看着那爬将起来的隐士,已然是带着彻骨的愤怒。

    “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

    口中念诵着论语之中的话语,这隐士又是站了起来,他只将口角之处的鲜血擦拭干净,看见傲然立在原地的王权,头颅依旧昂然抬着,眼中亦是带着坚毅,浑然不管身躯伤势,又是直接冲来。

    只是等到他冲来王权面前时候,却“轰”的一声,再次被抽打出去,撞在了那岩壁之上。这一次,他身体之上的那层赤光已然消弱了许多,嘴角之处也是沁出血液,显然是被打的内府受了重伤了。

    无法突破那层屏障,史权便想出以这震动撞击的冲击力,直接伤到其内府,这手段可谓是毒辣至极。

    “君子无众寡、无小大、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

    但是这不知自何处修得一身儒门玄功的隐士,却还是继续的站了起来。

    腰背未曾弯折、气势未曾堕落,便是那双眼睛,亦是清澈无比、亮莹莹的宛如星辰一样,他看着那高傲占据在这山谷中央的史权,在此冲了过去。

    当然,也再一次被打了回来。

    “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

    又是念叨起来,他这一次爬起来比之前要慢了许多,之前受到了史权那“九霄-炎龙灭”之后,他的身体就受到了不轻的伤害,如今时候更是强行催动体内玄功,并且数次被对方给于重击,若是寻常武者早就无法动弹了。

    若非他修行的乃是《玄真正心决》,只怕早就被对方杀了。

    “罗里吧嗦的,终于肯消停一会儿了吗?”

    史权听见这些话之后,终究还是无法继续忍耐下去了,他走到了这隐士身边,也没有给与其致命一击,而是将那铁靴抬起,猛地一脚就将其踹到一边,然后抬起头,扫过了旁边,又是笑道:“还有躲藏旁边的臭老鼠,你们若是还不出来,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