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二章口宣圣训斥匪兵,儒道争锋难分断
    “蛮夷之徒,你们想要做什么?”

    这隐士亦是察觉到几人杀心,运足十成气力,仰天长啸。

    其声直冲云霄,旁边树木亦是为此一并摇晃,甚至让跑来的这些士卒,具是感觉胸腔沉闷太多,甚至产生窒息的感觉。

    这一下,立刻就吓得这些士卒纷纷后退,暗道:“这家伙究竟什么来头,竟然有如此玄功?”待到声消音止之后,他们手持兵刃,低声喝道:“清乐社成员在此搜查要犯,莫非你想要违抗天命?”胸口之处,隐隐间还是有些作痛,显然是被那音波给伤到内府了。

    “圣人有云: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尔等不思奉公守法、保境安民,反而在此手持利刃、仗武而骄,欲再次强夺我之稼轩。如此行径,岂是君子所为?”高声骂道,这隐士却分毫不顾那明晃晃的刀剑,胸膛高高挺起,锐利目光瞧着几人,口中犹自唾骂不已。

    虽然他是理直气壮,但是那些士兵却听得莫名其妙,低声回道:“妈的,这家伙是傻了吗?居然以为咱们是什么君子?”毕竟此乃乱世,为了求得生存,他们可没少干过这等偷鸡摸狗、强抢粮食的行径。

    这般行径,自然和君子相差甚远!

    “闭嘴!”

    这人立时提高声音,震的几人浑身一颤,手上兵刃也险些吓得丢掉。

    冷眉倒竖,他又道:“正所谓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你们也是身负官职,若是这般凶残嚣张,只怕并非百姓之福。即是如此,不如让我教授教授你们,也好让你们也晓得那些微言大义。”说完之后,他也不管眼前几人目瞪口呆的样子,就开始摇头晃脑,将那每一个人都熟悉无比的《论语》朗诵出来,一声声的让这些士兵具是瞠目结舌起来。

    “娘的,今天还真的是遇见了一个怪人。”

    为首队长懊恼无比,他虽欲从此人手下逃脱,奈何这人实力太强,根本没有一点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听下去。但是那些本就是大老粗的士兵如何能够听下去如此枯燥的东西,且看到这隐士调转身躯,立刻抽出长刀直直刺去,口中犹自骂着。

    “妈的!你这混蛋老念吧念吧的,烦不烦啊。”

    只是那钢刀还未触及隐士身躯时候,却“咔擦”一声,自中央整个截断,半截短刃插在草地之上。

    目光落在那半边钢刃之上,隐士双眉立时皱起,低声说道:“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你既然不欲听闻圣人之言,反而手持兵刃,欲行凶险。我虽为君子,也知赏善罚恶之理。即是如此,不如废你一双手臂,也免得你继续作恶。”言罢,他信手一挥,一道赤芒立时自指尖落下,纳入这士兵手臂之上。

    随后,这人立刻惊恐万分盯着那手臂。

    只见他的那对手臂之上,青筋不断颤抖,双手之中的血液也似乎被什么东西吸摄异样,不断地自血管之中朝着外面不断涌动,自指尖到手腕之处,也自圆润光泽的肌肤化作灰白毫无血色的苍白肌肤,随后那些皮肤就如同那枯朽老树一样,渐渐朽烂败坏,化作一滩灰烬,仅留下一个圆坨坨的伤疤。

    “手,我的手呢?”

    沙哑着嗓子,那士兵立刻崩溃。

    若是斩断了手臂尚属寻常,但是废掉一双手臂,却还是能够让一个人生存下去,什么没有流出半点血液,这般修为当真是超乎寻常。

    随手一挥,便见如斯。

    这隐士,修为当真可怕。

    “好家伙,没曾想这厮的实力竟然如此厉害?”

    见到这般场景,萧月咂舌。她虽自信随手一挥也能做到如此地步,但是决计不可能没有伤疤,更勿论让那伤口痊愈下来,并且保住对方的身躯。

    如此修为,只怕乃是对方踏入丹鼎之后,和萧月在丹田之中炼出的剑心异样,乃是他自行修出的特殊能力。

    想到这里,萧月却更加困惑起来:“只是他为了如此表现?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疯子?”

    “只怕是对方准备踏入丹鼎时候,受到了什么惊扰,所以没曾控制住那股力量,以致于伤到了脑子的原因吧。而且看其修为,竟然有一些儒门正宗的气息。想必是在修行时候没有指导,故此起了冲突,变作如今样子。”宇文威喟然长叹,且看着对方那白发白眉,他倒是心有戚戚。

    若非当日被贾涉找上门来,只怕他也会和眼前这人一样,舍弃功名利禄隐居山林之中吧。

    转眼一想,萧月又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可否说服他,让他助我们击退敌人?”

    “还是先看看再说,毕竟那王权此刻已经来到这里了。”耳朵一动,宇文威注意到不远处丛林动静,立刻低声提醒了一下,毕竟那史权极是厉害,纵然没有他那位天才的侄儿天赋惊人,但是数十年纵横沙场的威风依旧震慑群雄,不然的话那史天泽为何将此人派出呢?

    但见此刻,于丛林之中一道狂风呼啸而出。

    其风澎湃无比,犹似猛虎下山,待到其消逝之后,于山谷之中现出一人。

    黑甲赤枪、身躯魁梧,一双虎目冷冷盯着隐士,不是那史权又是何人?

    他看见自己那些士兵被对方强行羁押,立时大怒:“你是何人,竟然敢在此扣押我清乐社之人?”手中赤枪凌空一挥,灼热气焰立时涌出,将那些本来葱翠欲滴的植物烤的是蔫蔫的,不复之前生机。

    若非对方手中拿着自己的部下,刚才他便会直接偷袭,而不是再次挑衅了。

    “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

    又见自己辛苦种植的食物遭受劫难,那隐士早已经是盛怒不已,张口斥责:“他们再次行凶作孽,我不过教训一下,也让他们知晓什么是圣人大义。你这厮不思教化属下,反在此仗势欺人,莫非你以为我怕了你们清乐社吗?”

    “说什么圣人大义?我的手下,何时轮到你这蠢货教训?”

    史权冷哼一声,分毫不管周围的那些稻谷玩意来,手一拉立刻将那赤枪拉出,灼热火焰自枪尖之上喷吐而出,将周围的东西全数点燃,浓烟滚滚、火焰冲天,烧的那些东西哔啵作响,霎那间就让这里化作一片火海。

    那隐士看了一下,立刻心急起来,信手一招便自旁边跃出一柄镔铁柴刀,正好被其握在掌心,信手一挥赤芒立刻横扫而出,将那火势立刻扼住,喝道:“我未曾招惹于你。你为何再次放火,烧我田产?”

    “干什么?”

    高高跃起,史权居高临下,眼中充满蔑视,笑道:“若是不使出这般手段,如果能够逼你用处全部力量来?并且为我的士兵逃脱制造机会呢?”在另外一处,他的那些部下在看到没有了这人的监管之后,立刻就迈开双腿跑了开来,避开了两人的战斗领域。

    两位人阶巅峰武者的战斗,并非他们能够抵抗的。

    随后,史权见到旁边一头垂垂老矣的老牛,立刻笑道:“而且我麾下士兵累你囚禁,定然是心生怨气。不如就拿你这头牛作为补偿,也好犒劳一下我的那些手下,以飨他们多年跟随我的苦劳。”说着,赤枪就要刺出,将那老牛击杀在这。

    “铿锵”一声,史权见到眼前隐士来到身前,那柄柴刀也刚好挡住赤枪。

    他不禁笑了起来:“果然,你这厮明明有着一身不错的功夫,却在此处装疯作傻。既然如此,那就更留你不得。”当日一个萧凤已然将整个潞州彻底易手,更是搅动整个山东一代风云变换,若是眼前这人也效仿萧凤,只怕这江淮一带也要再次陷入混乱之中了。

    想到这里,史权心中已然打定主意。

    此人,非除不可!

    手中赤枪应心而动,道道烈焰转而聚敛起来,却是化作道道利芒,径直朝着隐士刺来。

    隐士亦是岿然不动,不住挥动着手中柴刀,他那武器虽是简陋粗糙,比不上那些神兵利器,但是大概是因为在他那奇妙能力加持之下,竟然也能够挡住史权的“赤焰吞龙枪”的威能。

    长枪之上,烈焰节节攀升,隐隐间竟然透着几分炽白颜色,越发高亢的温度,烧的周围的土壤都开始干涸、皲裂,便是那坚硬石头也被烧的通红,如此威力稍微靠近就被烤的浑身发热、汗水自体内不断流出,更勿论抵抗了。

    王权看着正在勉力抵抗的隐士,亦是连连喝道:“哈哈!不是说你要教训我,要让我知晓圣人大义吗?既然如此,那为何还不展现?”话音刚落,他那长枪之上,立时传出一阵狂啸。

    啸声直如龙吼,赤枪烈焰喷涌而出,浑似火山喷发一样,自枪尖之处全数喷出,霎那间化作一头赤色巨龙。

    张牙舞爪,麟角分明,而那腹下五爪,亦如那雄鹰一样,透着锐利张扬,一张浑似鳄鱼的巨型嘴巴,亦是布满锐利的牙齿。这巨龙只在空中盘旋一下,霎那间便朝着隐士扑去,身躯盘坐一团将对方困在中央垓心,四爪连番抓去带着熊熊烈焰,随后一张巨口陡然张大,便将那隐士吞入口中。

    之后,赤龙骤然缩小,旋即化作丈余大小的浓烈火球,“砰”的一声爆裂开来。

    浓浓灰尘再次浮现,道道音波撞在岩壁之上,转瞬间原地已然出现了一个丈余宽的巨大坑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