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一章入深林又见隐士,清乐社仗武欺人
    等到两人走了大约有半个刻钟,上百匹战马就汹涌而来。

    为首王权看着那地面踪迹,立时对着身边牵着猎犬的士兵问道:“你且看看,那三人躲到哪里去了?”

    于是,那几头猎犬立刻在地上嗅了一嗅,随后就冲着森林叫了几声,只有它们有些困惑,又是掉转头冲着山上庙宇吠了几声,很显然这些嗅觉灵敏的猎犬也搞不明白,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分兵了?就他们三个,怎么就分兵了?”一脸困惑,王权低声说道。

    张宏圣回道:“也许是奸计?目的是为了让我们受到迷惑?”

    “不管怎样,他们终究只有三人。而且能对咱们产生威胁的,也就是那个女子罢了。既然如此,那么不如我们分兵。你带一队人马朝着山上奔去,而我带着麾下人马搜索这片树林?”史权建议道。

    张宏圣立刻应道,随后就喝令身后的甲无伤、算无命、杀浑天三人跟着他,一并朝着山峰奔去。毕竟他手下人马稀少,若要搜查整个树林实在是太困难了,而且那萧月太过凶悍,若是被她欺身暗算,只怕自己这条性命就会不复存在。

    经过之前战斗,张宏圣已然明白过来萧月危险,自然不敢亲身冒险。

    “所有人结成圆阵,确保周围的安全。记住了,任何人不许掉队,不然的话斩!”王权却不以为意,当即喝令随身上百人一起踏入丛林之中。

    他们乃是百战精兵,数度经历过凶险战斗,乃是见惯生死的老油条了。对如何应对萧月这一类武者已然有足够经验,并且自己的将领也是有数的高手,再加上那些精锐的兵器,他们可是分毫不虚萧月的袭击。

    就这样,一百多人组成了三个小队,分散开来朝着四周围搜寻过去,想要找到那深入此间的萧月和宇文威。

    ……………………

    “这帮人,来得真快!”

    低声咒骂一下,萧月看着远处搜寻的士兵。

    她见到对方每一个人都装备有精锐弩弓、身穿厚实铠甲,身体健硕呼吸悠长,显然都是练家子,而在外围地带,则是有着一群手持沉重铁盾的士兵守护,立刻就明白自己短时间决计无法战胜这只精锐小队。

    以每一位都修行有成的武者组成战队,这清乐社黑军果然是财大气粗。

    正在这时,旁边的宇文威拉了拉她,低声问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什么声音?”萧月将声音压低到常人无法察觉到的程度,回道。

    宇文威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处山谷,低声道:“就在那边!”随后他就蹑手蹑脚,腰背佝偻着,脚下避开会造成声音的枯叶,一步一步朝着那处山谷靠去。

    萧月虽然不明,不过对宇文威数次出手相助的信任,还是跟在他后面朝着这边走来。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一声声朗诵,自那山谷之中传出,再经过了漫长的距离之后,终于被萧凤捕捉到。听到这话,萧月顿时惊住了,低声问道:“他是谁?怎么在这里读论语?”虽是一直致力于修行武学,但是她在萧凤的要求下,诸如四书五经之类的典籍也没少读,自然一听便知这乃是《论语》。

    摇摇头,宇文威继续着身下的动作:“不清楚,我们先过去看看?”很明显,在这身后跟着追兵的他们,弄清楚眼前那人为何在这山谷之中朗诵《论语》是很重要的。

    很快地,两人就来到山谷旁边。

    他们躲在一处山岩后面,自那缝隙之中便瞧见在这山谷之中,正有十数亩农田。

    其中不仅仅种植者小麦、稻谷之类的作物,也有黄瓜、芹菜、韭菜之类的东西,而在不远处更是有一个山洞,洞前则是立着一头牛,而在这头老牛旁边,一个人正手捧着《论语》,字正腔圆的朗诵起来,其声音沉着宏大,倒是让人听起来便感觉心旷神怡。

    “难道他是这里的隐士吗?而且这般修为,竟然也不比我差多少。”

    听了片刻,萧月立刻感觉体内真元稍有躁动,她连忙运起心诀压住真元,准备起身过去。

    毕竟那人可是仅凭朗读就能够引动对手真元的强大存在,若是能够得到此人帮忙,那料理身后的追兵只怕也是轻而易举。

    宇文威却将她拉住,低声问道:“莫要匆忙。咱们多看看情况再说。”随后指了指身后传来的丛林,而在那里正有稀稀疏疏的声音传来,很显然是那些同样听见声音的清乐社之人赶来了。察觉到对方的动静,萧月自然也蛰伏下来,不敢露出半点的踪迹。

    很快地,一只小队便出现在这里了。

    他们也和萧月、宇文威一样看见了正在朗诵的那个隐士,不过他们毕竟是嚣张惯了,见到对方只有一人当即就自山崖上跳下来,踏入了这处山谷之内,朝着对方喝道:“喂,你有没有看见什么人?”

    “人?你们不是吗?”。

    听见旁边传来的喧闹声,这位隐士停住www.yuehuatai.com《论语》,当他看到走来的几人毫无顾忌的踩踏着地上植物,立刻就皱起眉梢,低声问道:“还有。你们为何不经过询问,就直接踏入我这房间之内?而且还在这里践踏植物,难道你们就没有怜悯之心吗?”。

    “什么怜悯?我就问问,你究竟有没有看到什么人?”

    那队长却是恼了,本就是粗人的他向来都没兴趣和这帮子酸腐秀才玩弄口舌,所以直接将手中长刀架在这位隐士脖子之上,厉声问道。

    “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我未见别人经过,反见尔等擅入此间,稼轩损毁、牲畜受惊。似尔等之徒,还不快快滚出此地,也免得污了我的眼睛。”这隐士却将手捏住刀锋,轻轻拨开,随后他便是双眉倒竖,竟然浑然无惧眼前数十人具是身强体壮之辈,便是张口斥责道。

    似这般胆量,这人当真有些果敢。

    然而那些清乐社黑军众人,却纷纷哈哈大笑:“你这家伙,莫不是读书读傻了吧!竟然这般对我们说话,莫非你以为咱们手上这兵器,乃是木头制造的吧。”目露凶光,却是死死盯着眼前这家伙。

    很明显,这些人已经起了杀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