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七章麦秸妙用复水坝,水势汹涌难修复
    “没袋子了?”

    整个人顿时愣住,萧星眼中带着仓惶,看着那漫过堤坝,还在朝着地面流淌的洪流。

    若是没有麻袋的话,那他们拿什么东西来填塞这已然崩溃的水坝呢?

    马云冬低下头,低声回道:“是的。没麻袋了。”地面上全是水库之中溢出的雨水,它们在这片泥泞的道路之上蔓延开来,在那一个个或深或浅的水坑之中汇聚起来,充盈其中并且持续上升,如今时候已经是深及脚踝了。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看着洪水蔓延过去吗?”

    低声说着,萧星那漆黑眼珠之中,已然是毫无半分的生气。

    若是他们如此努力都无法阻止洪水淹没潞州城的话,那么在这里的努力岂不是白白浪费了吗?

    旁边一位赤凤军士兵将他身上衣衫解下,裹起了一坨泥巴填上去,然而看着自己身上再也没有半分的衣衫之后,不由得张口怒斥道:“该死的,难道咱们就这样默默地看着洪水漫过河堤吗?”

    一道雷霆闪过,照见正在这里忙碌的大多数人。

    因为始终置身于暴雨之中,他们身上单薄的衣衫早就被彻底打湿,黏湿湿的粘在身体之上,让人异常的难受。所以他们早就脱掉了衣衫,光着胳膊在这里干活。

    纵然将并不需要的衣衫当做阻塞物,又能够填补多少?

    一时间,所有人全都沮丧无比,呆立在原地,任由那漫天的暴雨下着,甚至于将他们本来旺盛无比的精力也全都冲刷干净,不复之前的众志成城。

    “轰隆”一声,又一道闪电劈出。

    白昼般的光亮,照见所有人那苍白的脸色。

    呆立在原地,萧星看着那些本来是充满期颐随着她一并过来的列位百姓,从本来只有上百人的队伍,再到随后赶来帮忙的其余人,眼前足足有上千人。

    也正是得益于这些人,所以才能够暂时堵住崩溃的水坝。

    但是此刻,那缺损的麻袋却宛如蒙住心头的雾霭一样,让萧星沉甸甸的,脑中乱糟糟的,不知道该找什么可以替代的东西。

    然而这时,她转眼间看到不远处面临暴雨也依旧坚持生长的茅草,顿时想起一件东西来,当即吼道:“对了,还有麦秸。我们可以用麦秸。”

    麻袋的话,就算是别处有,短时间内也无法运到这里来。

    但是若是麦姐的话,那么整个潞州城的储量还是相当丰富的。毕竟刚刚经过了一次秋收,脱去麦穗的麦秸都堆在农场之上,并且堆成一个个足有丈余高的草垛,作为以后用来烧饭做菜的燃料来用。

    如此多的麦秸,肯定能够彻底挡住洪水。

    “麦秸?”

    “没错。将麦秸做成草席子,将泥土堆到上面,然后卷起来做成草席。这样的话,就能够当做洪水。”

    说到这里,眼前的这些人全都恍然大悟起来,纷纷起身回到自己的农户那里,将曾经割下来的麦秸运过来。他们乃是农户出身,自然知晓这些麦秸的诸多用途。

    且不管它在日常时候都是作为烧饭烧锅用的材料,就算是农村之中住宿用的泥房子,其中也是掺入了麦秸作为加强材料。

    若是依照萧星所言,那麦秸自然能够起到用途。

    很快地,便有一队人马从这里走出,将自家农户之中堆好的草垛全都运到这里,一束束麦秸被铺在地面上并且被堆入泥土,而另一队人马则是使用麻绳之类的绳索将其捆绑起来,然后将其扎的死死地。为了避免这些泥土席子被冲垮,他们还将好几个席子捆在一起,做成了一个足足有一人高、厚有磨盘大小的草席子,再由马云冬带人将其搬到溃口,然后丢入其中。

    沉重的麦秸将泥土紧紧束缚在一起,泥土那足够的黏性也将麦秸紧紧吸附在一起,纵然是沐浴在硕大的洪水冲击之下,也依旧屹立不倒。

    崩溃的堤坝再次缩小,于此曾经足以威胁整个潞州城的洪水,终于开始被控制住了。

    重新焕发其精神来,这里的上千人一起努力起来,将潞州城之中的麦秸全部运来并且制作成草席,若是潞州城没有了就朝着四周围的农庄去要,若是四周围的农庄没有了,就下令让附近的城镇也一起努力,将麻袋还有麦秸运过来,全力以赴就是为了阻塞水坝崩溃,并且持续不断的加宽加高堤坝,防止那已然蔓延到堤坝沿口的洪水,再次将整个水坝还有其后面的潞州城,也一并冲垮。

    解决了堵塞水坝的材料问题之后,萧星也松了一口气,开始仔细观察着水坝,并且调集民力将那些崩溃的水坝修复完毕。

    很快地,她就发现漳泽水库入水口之处,亦是山脉和平原的交接处。

    这里乃是两个山峰交接处,浊漳河自其中的沟壑之中流出,若是在暴雨时期,其中的河水便会冲出河道,沿着那山峰之间的间隙灌入潞州境内。

    所以当日修建水坝的时候,萧凤在这里也修建了一处约有五十米左右的水坝。

    崩溃的水坝口子很小,大约只有五米长,但是因为是河道改变的关键位置,所以受到的冲击力相当大。

    当初他们之所以选择在这里修建水坝,也就是为了转移河流走向,令其转入旁边的一条河道之中,而不是冲击整个潞州城,为此当时候还特意的选择以大石头修建,好确保其牢固性。

    可惜的是,紧紧依靠粘土无法固定住大石头,所以再被河水冲击之后,就很快的崩塌了,起不到分毫作用。

    而面对如此强大的冲击力,就算是使用草滚泥也断然无法支撑住。

    “就只剩下这一处了吗?”

    萧星问道。

    “没错。其余的全都已经修复完毕,并且还在持续不断的加固之中。只是这里水势太过复杂,我们根本无能为力。”摇摇头,马云冬回道。

    为了能够堵塞这处水坝,他可是费尽了心思,只可惜无论使用什么办法,包括将草滚泥加大、使用大石头丢入其中,但是全都无可奈何,只能任由河水冲破堤坝,落在那平原之上,将沿路的农田全部淹没,甚至朝着潞州城蔓延过去。

    若是无法堵住水坝,那整个漳泽水库便无法发挥基本功用,一样无法顺利度过水灾。

    看着这奔腾而出的洪水,几人沉思了起来。

    正在这时,不远处却有一行人走来,大约有上百人,为首一人正是她熟悉的赵晨。

    萧凤当即一喜,连忙走上前问:“赵叔叔,你怎么来了?”

    “主公听闻这里的状况,连夜里派我带领上百位中华教教士过来帮你。毕竟这洪涝灾害甚是严重,若是无法阻住那就会让一众百姓受灾的。”赵晨笑道,随后看见几人凝目皱眉,当即问道:“对了,你难道遇到了什么状况了吗?”

    “是的。那处水坝出现了崩溃,所以我不知道究竟应该如何才能够修补上。”

    指了指依旧在倾泻着洪水的口子,萧星满脸都是苦恼。

    以她目前的实力想要挡住这洪水,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便是她的师尊萧凤来到这里,只怕也是一样束手无策。

    没办法,萧凤那清净琉璃焰若是针对人的话,自然是无往不利,但若是要论起破坏力以及防御力来说,实在是比不上玄门引雷之法,更无法和释教护法神通相媲美。

    “无妨。事在人为嘛!我就不信,就凭我们这些人,还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你还是先歇息一会儿,莫要累坏了自己。”笑呵呵的,赵晨将手上一柄雨伞递上去,让萧星不再受到那些风雨侵蚀。

    为了便于工作,萧星一直都盯着风雨,就呆在了前线。

    她毕竟不是那些男子,所以也不可能脱下衣衫来,而且真元也在帮助搬运东西的时候消耗的所剩无几,根本无法抵抗风雨侵蚀,以至于身上的那一件蓝色官府早已经被打湿了,不仅仅毫无之前的威风,甚至因为沾上了泥水而显得狼狈不堪,紧紧贴着皮肤的衣衫虽然遮住了并不算是多么玲珑的躯体,但是却也露出那瘦削的肩膀。

    真让人惊讶,眼前的瘦削的女子,究竟是如何做出这些事情的!

    “谢了,叔叔!”

    接过雨伞,萧星却恍如未知一样,带着几人朝着那处崩溃水坝走去。

    因为连日来的下雨还有水库洪水的冲刷,整个地面泥泞不堪,而且山石也相当滑,若是有个不小心的,随时都可能跌倒在地。

    幸亏这里全都是修行有成的武者,若是仔细小心一点的话,还是能够走过去的。

    很快地,一行人就来到了山崖边上,看着下方正在倾泻洪水的水道。

    “无法用大石头堵住吗?”看着那奔涌河水,一个人神色恍然问道。

    他叫做李治,在其年幼时候,他的父母亲便是被卷入洪水之中死去,以至于被迫沦落到潞州城中,靠着给富家大户作小厮为生,因为经常陪着公子到私塾之中去,故此也能够识文读字。之后因为赤凤军到来,那处富家大户直接丢弃此处家产逃难去了,而他为了谋求生存,就加入到了赤凤军之中,并且靠着在那些世家大户做小厮所学到的一点东西,在赤凤军之中混出了一些名堂来。

    如今看着这肆掠洪水,他脑海之中那被洪水摧毁的场景,又一次涌现出来了。

    萧星摇摇头,解释道:“不行!那洪水势大,若要阻塞须得要那种长有数丈有余、重达万斤巨石方可。但是这里乃是山路,崎岖坎坷。仅仅是行走已经算是困难,如何能够将其运过来呢?”

    原因无它,正是因此所以萧星等人,才始终无法修复水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