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五章恩怨纠缠难分断,私方众人野心显
    几人正要离开,却在这时自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几位如此匆忙,莫非是害怕本王了吗?”

    听见这声音,萧月顿时骇然,连忙转过头便见到在几人身后数丈之外,微微笑着盯着几人,而在他五指之中正好握着一柄长枪。

    若是对方偷袭,只怕他们全都化作尸体了!

    “原来是齐王李璮?只是你贵为王侯,如今却摒弃部下来到这里,莫非是有什么疑惑需要我们解释的吗?”水川先生亦是一惊,旋即就收敛惊讶,双手抱拳至于胸前,极是尊崇的拜倒下来。

    “哦?你不怕我杀你?”

    眉头挑起,齐王李璮微眯着眼睛扫过几人,手上长枪也做是撩起,枪尖微微对准几人,“竟那武惠公可是丧于你们手中,于情于理我都应该手刃你们,为我那位义兄报仇雪恨。”

    “若是如此。齐王只需挥枪直刺,又或者直接点名我等去向即可。毕竟以那王权、张宏圣两人,是断然不会饶过我们的。若是他们知晓我们的去路,那么这时所来的就不是齐王,而应该是清乐社黑军了。”神色沉着,水川先生缓慢说道。

    纵然对方乃是地仙人物,但是他却依旧冷静如初,混无一星半点猥琐模样。

    “哼!能在我齐王李璮面前,依旧谈笑风生。看来你们几个,应当是来头不小。”

    轻哼一声,齐王李璮微微皱眉,显然是对自己心思被猜中而感到恼怒,旋即说道:“当然。若是你们愿意将我需要的情报告诉我,或许我不会杀你们。”他毕竟早已经过了那血气充盈、正义感十足的年轻时候,如今身为执掌一方势力的诸侯,自然晓得什么东西是自己需要的,什么东西又是自己所摒弃的。

    “原来如此。”水川先生低声回道:“既然如此,不过阁下已经得到和传国玉玺了,今日找我们又是所为何事?”

    “那是假的!”没好气回道,李璮脸色都差劲了许多。

    宇文威惊讶问道:“假的?”

    “没错,正是假的。毕竟那铁面郎君虽然厉害,但是岂是我的对手。还没等到他逃走,便被我亲下了。而那传国玉玺正是自他口中说出的,乃是一件假的和氏璧。”李璮继续解释道。

    萧月却是惊住,问道:“既然是假的,那严实又该做何解释?”她之所以能够击杀严实,便是趁着对方被和氏璧打成重伤,故此才捡到了这个便宜来。

    若是当真对上,以她的实力可不是严实的对手,这一点萧月相当清楚。

    “虽是假的,但是也是真的。那传国玉玺乃是昔年宋徽宗赵佶得到传国玉玺之后仿制的十块玉玺之中的一个。虽然是赝品,但是其中却被赵佶灌入传国玉玺的力量,故此能够发挥不可思议的力量。毕竟以真正的传国玉玺的力量,就连赵秉文也未必能够靠近。否则的话,当年那也算是一世俊杰的赵佶如何会为了镇压传国玉玺,大肆建设艮岳呢?”

    说话时候,他亦是感觉有些后怕。

    毕竟那仅仅只是具备不到千分之一的伪造品都能够杀死严实,若是真的传国玉玺,有盖能够发挥出多大的力量呢?

    “既然如此,那你应当知晓我等并非尘劫阁之人。”水川先生继续回道。

    “没错。所以我更好奇了,想要知道你究竟是谁?”

    疑心重重,齐王李璮看着眼前的这位老者,越发的感到有些熟悉。

    虽然对方已经是垂垂老矣、虽然对方已经是头发花白,虽然对方已经是腰背佝偻,但是那奇特的桀骜执着,却是如此的清晰,以至于他甚至怀疑对方是否和自己也存在着一些关系。

    “你真的想要知道?”

    水川先生摇摇头,黝黑目光之中,不知打着什么算盘。

    齐王李璮点点头,低喝道:“没错。如同你这般人物,以前绝不可能没有半点生息。告诉我,你以前究竟是谁?”

    这个问题不仅仅他想要知道,就连萧月也想要一探究竟,只可惜以前对话时候总是被对方挑开,所以也搞不清楚水川先生究竟是谁,他此来的目的又究竟是什么!

    在场的或许宇文威也明白,不过他也不知道究竟在顾虑什么,居然也没有回道。

    在两人瞩目之下,水川先生比上了眼睛沉思良久之后,方才睁开眼睛看着李璮,那一双眼睛已然重新恢复平静,沉着深邃的目光悠远无比,似乎自李璮身上见到了什么遥远的未来异样,张口回道:“在下姓贾名涉,字济川。”

    “贾涉?你是贾涉?”

    身躯一晃,齐王李璮险些抓握不住手中长枪。

    “没错,我就是贾涉。昔日曾经救了你父亲一命,并且将这柄猎神枪赠送给你父亲。只可惜世事轮回,他终究还是没曾活了下来。”唏嘘无比,贾涉缓声说道,眼睛微微阖上,偶然间扫过那柄锐利无挡的猎神枪,似是孕有无尽的感慨。

    “原来是你!”

    神色通红,李璮罕见的生出了怒气,低声喝道:“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杀了你为父报仇?”

    “你若要报仇,大可挥枪。但是!你以为杀了我,你就能够避免沦落到和你父亲一个下场吗?”脸上无奈越发浓厚,贾涉浑丝毫不管正瞄准自己脖颈的枪尖,继续说道。

    一言而出,李璮立刻慌神了,低声喝道:“你说什么?”

    皮肤隐隐间感到刺痛,贾涉却并未止住话语,反而继续的说道:“正如字面意思。若是你父亲肯听我劝,今时今日纵然无法割据一方、称霸一方,但是若要颐养天年也是可能的。只可惜他一步踏错,却是让人可惜了。”

    “还不是你的错?若非你百般阻挠,我父亲早就成功了。”低喝一声,李璮却是恼羞成怒。

    贾涉嘴角带出轻蔑笑意,却是继续逼问道:“真的吗?”

    “至少我父亲的死,和你有大半的关系。”拧着头皮,李璮低声喝道:“若是没有你,我一家数百口如何会被那宋军杀的是一干二净?”五指紧紧攥紧猎神枪,他只想要一枪就将此人蒴死在地,但是脑海里面却总回荡着曾经这人教授忠济武功的场景,以至于他内心之中亦是摇摆不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毕竟他的父亲李全和贾涉之间的关系太过复杂,恩情也有、仇怨也有,这般复杂关系也足够让当事人头疼的。

    大概是在二十六年前,当时候金朝为了避开蒙古锋芒宣布迁都开封,有此蒙古军得以冲破长城封锁,打入了中原垓心一代,并且在山东、河北等地大肆掳掠。金朝统治者面对内外交困的局面,无力抵御蒙古军南下,依然对境内人民横征暴敛,加重剥削。为反抗金朝的黑暗统治,在山东、河北一带爆发了规模很大的红袄军起义。

    李璮父亲李全,正是其中一员。

    当时候南宋朝廷见到北方状况时候,自然是欣喜若狂,准备利用这些起义者推翻金朝,以偿昔日“靖康之耻”,并且打算改变战略态势,于是就派人北上暗中联合这些义军,就好借助他们的力量推翻金朝。

    负责这件事情的,便是水川先生贾涉。

    也就是在这段时间之内,李全再一次偶遇之中认识了贾涉,并且在他的帮助下得到了宋朝的资助,得以顺利的推翻金朝,但是之后发生的事情却是远超众人的想象。

    那李全因为屡屡挫败了金朝之后,自信心开始膨胀,变得有些骄傲自大、目中无人,甚至开始做起了皇帝的美梦,故此在势力壮大之后,就开始密谋叛乱。不仅仅在私下里经常吞并宋朝给于的物资,侵占其他义军的底盘,甚至在公开场合,也在肆无忌惮对抗宋朝朝廷。

    正是因此,他的诸般行径终于召来宋朝朝廷反感,当初负责此事的贾涉亦是苦恼,开始着手准备整合义军,好令整个军队听从他指挥,进而抵抗蒙古大军。

    于是,昔日里两个曾经也是亲密搭档的家伙反目成仇,最终互相对立起来,多次大打出手,并且在之后李璮因为贾涉的设计而兵败身亡。

    他的旧部以及妻子杨妙真,正是因此投降蒙古。

    也因为这件事情,贾涉也遭到南宋朝廷的贬低,最终沦落到今日的地步。

    脑海之中掠过过往事情,贾涉缓声说道:“这的确是我的错。你若要报仇,大可动手。但是在动手之前,可否听我一言?”

    “什么话?”

    “潜龙勿用九渊藏,一朝鸣凤真龙啸。”

    “这是什么意思?”

    心中再次颤抖,李璮瞪大眼睛看着贾涉,本想要刺出的长枪却是犹豫住了,不知道究竟应不应该刺下。毕竟当年若非有贾涉指点,他父亲只怕早就在金朝围剿之中彻底败亡,哪里还有后来的辉煌壮阔?

    抬起头,水川先生分毫不管那正刺眼球的枪尖,依旧是沉着冷静,说道:“齐王消息灵通,想必早已经知晓北方状况。当然,若是齐王欲要再次效仿乃父,我南朝愿助你一臂之力。”

    “潜龙勿用九渊藏,一朝鸣凤真龙啸?鸣凤鸣凤?难道说……”

    恍然大悟,李璮冷哼一声收起长枪,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饶你一命。记住了,若是你说得不对,我迟早会杀了你的。”言罢,他就不管几人,转身离开此地。

    见到对方离开,萧月也顿时放松下来,低声说道:“这家伙应该已经看穿了我的身份。居然没曾将我玄铁带走?看来,他是想要养寇自重,借着我们赤凤军的力量吸引蒙元力量,好让他能够继续壮大。”

    以那铁面郎君曾经的作为,很显然也认出了萧月的存在,由此推断只怕李璮也明白萧月背后究竟是谁。

    两者联系起来,三个人如何料不到齐王李璮究竟藏着什么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