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四章库房中萧月起意,激战中玄铁被夺
    “好个妖女,凭的狡黠。”

    见到传国玉玺劈面砸来,李璮赶紧收起长枪翻身后退,以免和这东西起了冲突。

    之前严实受了这传国玉玺一击,以至于神通全无、真元散乱,被萧月趁机杀了。他可断然不能重蹈覆辙,让自己也被这威力极强的传国玉玺打中,落到个和严实一样的下场。

    而那萧月,见到众人被这传国玉玺吓得后退的时机,早就化作一阵清风,迅速自这里离开。

    既然已经杀了严实,她自然没有兴趣在这里继续停留,当即早早离开,也不管身后的一票家伙究竟是何等的,谩骂、争斗。

    狗咬狗一嘴毛!

    对这些乱世之中走出来的军阀来说,什么义薄云天、什么忠肝义胆都是假的,只有拿在手中的利益才是真的。

    那传国玉玺何等厉害。

    就算是他们无法掌握,但若是将其夺下并且送给大汗,也足以让自己目前的地步更上一层楼,统辖一方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胃口,或许只有像姜子牙、韩信那样裂土封王,才能够稍微满足这群张牙舞爪的凶兽吧。

    不去理会福顺斋目前状况,萧月却跑到了旁边的一处上着铁锁的库房,一挥剑将正在此处守卫的侍从杀死之后,就斩断铁锁闯入其中。瞥过里面林立着的众多箱子,她径直走到了一处三尺有余的木箱子边上,打开之后看到其中那沉甸甸的玄铁之后,当即笑道:“既然你们打算围剿,那么这些东西我也就不客气收纳下来把。”

    只将手一搭,她当即将这足有半吨有余的木箱子抬起踏出了库房。

    “果然,你这妖女惯会使诈。”

    不知何时,张宏圣却带着甲无伤、杀浑天还有算无命出现在这里,逼视着萧月。羽扇纶巾、手中拿着一柄铁扇,这张宏圣的气息倒是丝毫不逊色于他的那位弟弟张弘范,而且气势凝练无比,显然也是修为高深。

    而在他们身后,那严忠济也是双目赤红,愤恨不已盯着萧月,整个人真的是彻底怔住了。

    没办法,今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吃惊,不仅仅自己的父亲就此罹难,甚至就连自己喜爱的人也成了杀人凶手。这般事情让任何一人见了,非得崩溃不可。

    萧月却是露出嘲弄神色,讥诮道:“只有你们几个吗?”

    “齐王李璮已经将那传国玉玺控制住了,而王权也正在率众安抚众人。只有我一个人无事,所以就过来看看是不是有人趁机打劫。没想到当真如我所料,你这妖女并未逃走吗,反而到此想要盗取玄铁?”眼神微皱,张宏圣看着萧月肩上抬着的玄铁,越发的警惕起来。

    别的提升功力的宝物不拿,反而拿这玄铁,难道对方并不是尘劫阁的人,而是南宋的人吗?

    在这个时候抛出传国玉玺扰乱北地局势,并且打算盗窃玄铁的人,他想尽一切都觉得只有南朝才是最可疑的对象。毕竟那赤凤军本身就实力不足,此时更被赫和尚拔都逼得无法动弹,无论如何都抽不出足够的力量,在这大名府一代执行这般凶险的事情来。

    看着萧月那轻蔑态度,严忠济却觉得心如绞痛,不管别人异样神色,张口问道:“告诉我,为什么欺骗我?”

    “两国交锋,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你这家伙太过白痴,怨得了别人?”狞笑一声,萧月横扫眼前几人,随后就张口笑道:“既然你们几人想要,那给你们就是了。”

    随后,她将手上木箱丢了出来一掌拍在一边,当即就将这铁箱拍出,朝着几人砸来。

    张宏圣微微皱眉,却将手中铁扇展开,一道劲风凌空现身,正好将那木箱定在空中。然而正在这时,那木箱却轰的一声整个爆裂开来,一块块木头全都迸裂开来,朝着周围四散,其中剑气充盈,若是撞到人的话,当真是会将其打死的。

    一块硕大的玄铁,早就已经现身于此。

    张宏圣见到这东西,立刻惊住,喝道:“快点将这玄铁抢下,莫要被对方夺了。”他正欲上前将其夺下,却见一柄修长利刃凌空一劈,心中顿时生出危机,连忙将铁扇挡在身前。

    于是,那玄铁应声裂开,化作了两半。

    一半足有三百八十来斤,另一半却只有二十来斤。

    瞧见玄铁被切成两半,张宏圣当即抢入,铁扇浑似泰山一般骤然展开,当即将那赤心剑抵住,随后他一张手就朝着那大块的玄铁抓去。另一边萧凤也是迅若疾雷,早将另一块小块玄铁抓在手中,见到张宏圣欲要夺取玄铁之后,嘴角翘起一丝嘲讽起来,将手一捏,剑气立时涌出将手中玄铁捏碎。

    一粒粒玄铁,足有弹丸大小。

    “中!”

    低喝一声,萧月当即将这些铁丸弹射出去,在灌入剑气之后,它们异常坚硬足堪子弹,朝着眼前几人砸去。

    “好狠的家伙,你想毁掉这些玄铁吗?”

    张弘范立刻惊住,也不管眼前的巨大玄铁,当即揉身退后避开弹雨,低声喝道。

    眼前这些玄铁并未经过锻造,尚且不具备之后的诸多性质,如今若是遭受到外界侵袭之后,它们随时随地都会彻底崩溃,若是其中的结构遭到致命性破坏的话,那可就是无法复员了。

    “不毁掉。难道让你们锻造成武器来杀我们吗?”

    萧月盈盈一笑,长剑之上劲气逸散,全数纳入那大块玄铁之中。

    “咔擦刺啦”的声音一阵鸣响,那大块玄铁浑似被丢入了切割机之中一样,上面冒出一道道异常激烈的光热,转瞬间就化为了一片片约有拇指厚度的铁块,每一块都整齐无比,均是如同A4纸一半大小。

    而那些被切下来的碎片则是悬在空中,宛如环绕的星辰异样,环绕在她的身前。

    萧月又是低声喝道:“灭!”

    于是,漫天玄铁都成的弹雨再次成形,其上尽数被她灌入锐利无比的剑气,犹如那自金属风暴之中射出的子弹异样,化作了漫天的弹雨,将几人全数挡在外面,分毫靠近不得。

    这一霎那,立刻让萧月得到机会,当即化作流星,带着那足有足球大小的玄铁,迅速离开这里。

    身后,张宏圣立时恼怒起来,高吼道:“我誓杀汝!”

    对此,萧月根本不屑理会,已然身似雨燕,自这福顺斋之中逃了出去,很快地消逝在人群之中。

    几刻钟之后,她早就出现在距离大名府三里之外的一个偏远小道。而在这里,早就听着一辆马车,马车之上乃是两位正值中年的商人,一男一女相处融洽,在别人看起来,当是一对恩爱夫妻。

    瞧见这两人,萧月不免有些吃惊,低声问道:“你们两个实力不过寻常,怎么也逃出来了?要知道我这一路,起码遇见三路人马,幸亏我即使反应过来,杀败他们。不然的话,可决计无法逃出来的。”

    “虾有虾道、鼠有鼠路。你能够仰仗武功杀出来,我们自然也可以乔装打扮,大摇大摆从城中逃出来。”将身上穿着的女裙褪去,水川先生重新换上一件粗布衣衫,脸上涂着的装饰也用水洗了去了。

    宇文威感觉不适,不由得皱起眉梢,低声说道:“佯装女性,也亏得你想出来?”

    “那仲达尚能穿着女装忍下羞辱,方有五丈原退兵之举。如今时候,我们若不这样的话,能逃出来吗?”水川先生倒是豁达,并未将之前身着女装的模样放在心上。

    自之前定下计划时候,他们两人知晓自己实力并不出众,难以帮上萧月,所以早已经借着尿遁自宴席逃脱,并且带着一些严实赠与的银子买了一些东西乔装打扮,购买了一些干粮和换洗的衣衫,还有一辆用来行动的马车,伪装成一对做生意的商贩。

    因为早就已经做好准备,他们两人反而比萧月更快离开大名府。

    “不过这就是你迟到的原因吗?”

    看见萧月腰身胸口之上,一块块铁片被用铁索拴住固定在身上,宇文威稍微有些担心。

    毕竟这玄铁太过沉重,若是带在身上,少不得会迟滞行动,若是被对方抓住那可就危险了。

    “差不多。不过也亏得这些玄铁片,才能够让我从对方手下逃出来。毕竟这些玄铁相当坚硬,就算是弩箭射上去,也不过是留下一点白印罢了。算不了什么。”萧月摆摆手,心中自然有些得意。

    她身上这些玄铁足有三百来斤,若是将其带回去铸成法器的话,那么整个赤凤军的实力就会得到飞速提升。

    面对如此大的利益,萧月觉得自己强闯对方仓库夺取玄铁这种决定,相当正确。

    “你啊。终究还是太过托大。若是那李璮过来,以你的修为如何能够抵抗?”水川先生摇摇头低声说道:“你要记住,你现在身份不比寻常,且不可意气用事。不然的话,陷入别人陷阱,那可就糟糕了。”

    萧月翻了翻白眼,一边将那玄铁片解下丢入马车之中,一边嘀咕道:“我知道了啦,我以后会注意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