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二章几人相斗不相让,传国玉玺终现世
    “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低沉声音,严实喝道。

    若是仅仅眼前的铁面郎君,他随手一掌便可以将其料理掉,但若是其身后乃是那闲闲老人的话,就必须要称量一下了。毕竟那闲闲老人可不是寻常之人,若是他找上门来,只怕自己的这一性命,可就彻底没了。

    “没什么意思。只是最近,我主人新近开了一个尘劫阁,故此令在下再次相邀,若是列位还愿意的话,尽可入尘劫阁之中一叙,也好聊表昔日师徒情分。”铁面郎君呵呵笑道,那一对凤目扫过众人,虽是做出一副挑逗模样,但是凡是被其看中的,具是感觉心惊胆战,赶紧扭转头来不敢逼视。

    “原来是尘劫阁的人?杀浑天、甲无伤、算无命。给我一起上,将此人擒下再说!”另一边,那张宏圣却猛地站了起来,高声喝道。见到严实怒目而视的样子,他当即解释道:“这贼子今日来此,分明是存心打扰。先以血气搅扰整个寿宴,次之以一已死之人乱了众人心思。似这鬼魅狂徒,正该击杀再次。”

    说着,他身后三人一起奔出,朝着铁面郎君直扑而来。

    虽是面临三人围攻,铁面郎君却纹丝未动,自腰间将那铁鞭取下,凌空一挥就将那甲无伤抽去,劈空之中带出一阵炸响,就在那乌黑盾牌之上拉出道道光火来,令其不得不退后数步,方才稳住身形。

    随后,他见那杀浑天长刀一劈,当即自地面之上凌空跃出,避开了刀气之后又见旁边的算无命发出珠算想要偷袭,当即就将那铁鞭凌空一挥,尖锐边缘自空中一阵搅动,当即将那珠算整个轰碎,阵阵煞气凌空飞旋,逼迫的算无命只能退下。

    立在一边,杀浑天却是懊恼,低喝一声吼道:“紫雷狂刀,给我死!”刀芒尽数收敛于长刀之中,直接朝着对方劈去。

    当着众位达官贵人面前,他实在是太过迫切想要将眼前这人擒下,好彰显自己并非无用之徒。

    “就凭你吗?”

    然而铁面郎君却轻哼一声,九节铁鞭骤然射出,正好将那大刀整个卷住,随后猛地一拽立刻将杀浑天丢了一个趔趄来。杀浑天正要追去,但是一边的张宏圣却低声喝斥道:“你想干什么?还不给我退下?”

    “可是,他!”

    杀浑天抬起刀指了指人群之中的铁面郎君,当即张口想要解释。

    然而张宏圣却丝毫解释时间都没有给于,直接咒骂道:“所以你想干什么?若是伤到在座的列位贵客,又会怎样?我让你查询尘劫阁的下落,结果你被人诳了,甚至和友军打了起来;今天让你擒下此人你没擒下,还想要狡辩?你这废物,还不给我滚开?也省的继续待在这里丢人现眼!”

    被这一说,杀浑天和他身后的甲无伤、算无命只好灰溜溜的从这离开,不敢继续待在这里。

    察觉到身后异状,铁面郎君自然是悄然一笑,也不管周围纷纷后退的宾客,信步朝前走去,说道:“只不过长清尉,这主人委托我赠送给你的东西,你是收还是不收?”

    这时,严忠济却忍不住,当即挡在父亲身前,厉声喝道:“严府之中岂容你放肆?”

    “二郎,你先退下!”

    严实这是却自那座位之上站了起来,他挥挥手就令严忠济退下。以目前严忠济的实力,委实不是眼前的铁面郎君的对手。更何况若是其中藏着什么狠毒的东西,可不是他的宝贝儿子能够承受的。

    倚仗着自己乃是地仙修为,严实走到了铁面郎君身前,他神色凛然,问道:“既然如此,那你可否将这礼物给我?”

    “当然可以!”

    似有挑衅一样瞪了一下张宏圣,铁面郎君将那玉匣举起,嘴角噙着微笑。

    张宏圣立时走出,高声喝道:“慢着!”看见众人齐齐盯来的目光,他当即解释道:“此人来路不明,说话之中也是藏头露尾。若是这玉匣之中藏着什么毒药,那今日岂不就寿宴编成葬礼了吗?于情于理,我觉得都应该由我来帮武惠公接手。”感受到铁面郎君那微微皱起的眉梢,他嘴角越发得意了起来。

    “这句话倒是有理。”

    轻轻颌首,齐王李璮朗声说道:“毕竟咱们都不知道这里面藏着什么东西。既然如此,那你不如将其拿出来,让我们也一看究竟如何?”一缕缕红云自其身体冒出,显然也是对铁面郎君起了疑惑。

    张宏圣见到有齐王李璮支持,心中顿时欢喜起来,就要走上前接过那玉匣。

    只是此刻,王权却朗声说道:“合该如此。只是这东西若是由仲庭接手只怕不妥。要是这里面乃是什么贵重物品,却被你失手打碎,岂不可惜了?”锐利目光盯着张宏圣,分明是透着探寻,想要知晓他为何如此执着于眼前的玉匣?

    “既然我不能接手,那莫非王叔叔想要接手?”

    语带不屑,张宏圣稍微有些恼怒。

    门下众位宾客见到几人剑拔弩张,也是感觉这福顺斋之中气息越发凝重起来,具是安静下来不敢质疑,只敢在一边悄悄看着,静静等着之后的状况。对于这种状况,他们根本没有插嘴的余地,只有静静地看着,直到最后胜利者的出现,然后靠上去罢了。

    “你也不愿意接手,他也不愿意接手,难道这东西让我接手吗?”

    见到两人彼此怒视,齐王李璮冷哼一声,却是感到恼怒。

    很显然,张宏圣和王权具是不忿对方接手,但是齐王李璮也不可能屈尊降贵,将这玉匣之中的礼物接纳下来。一时间,三人具是僵立在这里,不知道接下来究竟应该如何处理。

    “既然如此,那不如让她来接手?”

    立在一边,严忠济见到一边悄然立着的萧月,当即拉着她的手走了过来。

    萧月虽然面部依旧冷淡,但是心中却早是一阵腹诽,暗想:“那个家伙,怎么这个时候让我来干这种事情了?”感觉到众人齐齐看来的眼神,她那一张玉脸整个绷紧,显然是紧张不已。

    就在之前,那张宏圣、王权还有李璮争论时候,水川先生就在背后推了她一把,将其整个推到了闷闷不乐的严忠济面前。严忠济正好为自己父亲担心,见到萧月来到自己的眼前当即欣喜若狂,自然将其待到了严实面前,将其推荐出来。

    “哦?原来是当日敬献宝剑的那位女子?”

    严实见到亦是呆立一会儿,旋即方才醒转过来,和声说:“既然如此,那就委屈姑娘了。”

    若是那东西并无毒,他定然会做主让这女子嫁给自己儿子,若是她因为这东西而殒命,他便会将其厚葬,至于其两位亲人也会好好照顾,令其颐养天年。

    心中已然有了打算,严实这才放松下来。

    “这位女子是?”

    只是那铁面郎君却在见到萧月脸庞时候愣了一愣,低声问道。

    他并非不认识萧月,实在是因为在这严府之中看见萧月方才大感意外,这种意外就像是美国总统******宣布自己是中国派遣的共谍一样,足以让任何一个熟悉的人惊骇不已。

    萧月自然也识得此人,自然而然直接逼视着铁面郎君,口中依旧默不作声。

    旁边严忠济不知两人关系,只当做铁面郎君因为并非严实接手而生怨,亦觉得萧月也不过是因为太过害怕所以才会绷紧身体,当即解释道:“她乃是寻常女子,因为过去原因无法说话。后来曾经敬献神兵,故此被我接纳,待在这里。你无需担心此人,她定然会依照你的要求,将这礼物接纳下来的。”

    “那就好!”

    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铁面郎君重新恢复安定,回道。

    然后,他就将那玉匣双手奉上,递到了萧月面前,且看着那深邃无比的黑眸,虽是心中有万千疑惑,但是却不敢发出一言。毕竟在这么短的距离之中,若是直接点破此人的身份,只怕自己直接就会被萧月摘了脑袋。

    曾经和萧月交手过的铁面郎君,对这一点相当明白。

    萧月亦是紧张不已,尤其是当真众人的面,她更觉得自己像是化作了靶子一样,正在被无数的拉紧的长弓瞄准,仿佛随时随地都会被那长箭射穿。

    但是在这时候,唯有维持冷静了。

    心脏稍微安静了下来,萧月那一双手接触到了玉匣之上。

    这一下,她立时感觉心中一颤,指尖真元若有若无,被其中的东西牵引着纳入了其中,于脑海之中忽的闪过了一些画面。天下山川河流、世间人心变化,仿佛一切都尽在一掌之中,只需要这里面的东西在售中,那整个天下便可以尽数纳入一人之手了。

    脸上露出不可思议,萧月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玉匣。

    伫立良久,她方才从这恍然之中醒转过来,听见那严实传过来的话语,“这里面究竟是什么?”

    萧月这才迈开脚步,只是刚刚踏出,她那左脚顿时做出跌倒模样,手中玉匣顿时自手中跌出,“啪”的一声整个碎裂。其中一个玉印自其中滚出。

    色绿如蓝,温润而泽,背螭钮五盘,边角一处嵌着一块金边,而那印章之上却刻着八个大字。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只存在先秦时候的小纂,在堂皇烈日之下,清晰无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