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十一章寿宴隆盛血染红,红尘苍茫起波澜
    大堂之上,那李璮和严实很快敲定计划,将分属自己的玄铁瓜分干净。

    之后,又有官员代替当今大汗过来,赠送了一些礼物。虽然礼物也算丰盛,但是终究还是难以比上之前几人的贺礼。

    其余人自各路朝廷命官以及大小文武官员家,全都一一拜访,并且将自己贺礼呈上,其中虽比不上那些珍品瑰宝,但是却也别有新意。对于这些东西,严实一开始的时候还挺高兴的过来瞧瞧,后来看的烦了,也就没有去在意,直接让严忠济将这些东西收纳下来,安放在一边。

    然而人数陆续不绝,自清晨至傍晚也未曾断绝,以至于那些礼物越积越多,多到仓库已然难以装下。甚至为了收纳这些礼物,他们还被迫开辟一个新的地方,好安置这些贺礼来。

    而在这福顺斋之中,也早已经是挂起灯笼贴上彩纸,水墨绘就的屏风也已经摆开,专门供客人安歇的客房也准备妥当。自附近招揽的戏子也已经开始演奏,琴声箫唱、鸣镝鼓乐,也在这热闹的环境之中一一奏响。

    至于如何款待这些来访官员、豪强,严忠济也早就做好万全准备。

    依照着职位、品级,每一人都被一一区分开来,安置在各自的位置之上。虽是人数甚多,他却处理得极其妥当,让每一位宾客具是感觉如沐春风,纷纷赞颂其为英雄俊杰,日后自有飞黄腾达、位列朝纲之能。

    一时间,在这福顺斋之中,当真筹光交错、热闹喧哗,亦有人酒酣上头,开始行那酒令,场景之中当真是热闹非凡。

    “相公,严相公——”

    正在这时,却有一人撞破门庭,慌张的窜入大堂之中。

    他尖锐着嗓子,眼泪鼻涕随着声音一并喷出,简直就是一副被吓傻了的模样。被这人一扰,本是充满欢快气息的福顺斋,立刻就有些变质,那些人全是齐齐望见这人。

    相貌寻常,衣着亦是寻常,当是严府之中的一位寻常家仆。

    只是这人,究竟为何出现在这里?

    感受到周遭人的想法,严实当即丢下手中酒杯,怒目而视旁立的严忠济,喝道:“你没看到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也敢闯入这里来?二郎,立刻将他给我叉出去。”一言令下,他根本不容对方辩解,就要将其赶出去。

    严忠济不敢违背,当即呼唤左右,到别院之中取过竹竿之类的东西,准备将其叉出去。这里毕竟是寿宴,可断然不能够见血,否则的话便会不吉利的。

    却在这时,那人猛地跪在地上,连连哀求道:“相公,还请搭救小的一命。”

    只可惜那些仆从毫不理会,挺直竹竿直直刺来。

    这一下,犹似捅破了气球一样,顿时让这仆人“砰”的一声爆裂开来,化作一团血污泼撒在整个庭院中。因其威力太过强大,就连那些扑来的仆从也纷纷遭殃,被炸的是口吐鲜血,齐齐倒在了地上。

    血液,猩红的血液,不祥的红色,就这样弥漫在整个福顺斋之中。

    “死人了,怎么死人了?”

    “是谁?究竟是谁?”

    “谁能救救我?我还不想死?”

    这一下,就似那原本整齐的鱼群,却猛然间被一只硕大的白鲨闯入一样,顿时乱作了一团。

    瞳孔紧缩到了极致,这一刻他们的眼中,只记得之前的那漫天的血雾,仿佛将整个天空都遮住了一样,无论是那些食物还是树木、盆栽,无论是侍从还有宾客,这一刻都蒙上了一层不详的血色一样,狰狞的场景紧紧攥住心脏,令每一个人都瞬间绷紧,忐忑不安看着周围。

    征战杀伐多年,这些人早已经是习惯了刀头舔血的日子。

    被这浓烈血色一刺激,他们具是警备起来,忐忑不安看着周围,似乎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化作了敌人,只需要下一秒便会立刻发起战斗。

    “究竟是谁?给我出来?”

    气血冲入大脑之中,严实那宽阔额头之上早就阴云密布,且看着那些满堂犹似失了指挥的蚂蚁一样乱糟糟的来宾,他越发恼怒起来,当即就运起玄功巡视四周一切,好将那敢于冒犯自己的家伙给逮出来,彻底灭掉。

    敢在这寿宴时候挑衅自己,对方莫非忘了当年驰骋沙场的洞真元帅吗?

    飘飘然,一人当即走了出来。

    一生红衣,半边脸颊带着铁面具,半边脸庞极其娇柔,正是数月之前曾经将消息传递给忽睹都的那人。

    “久闻长清尉今天乃是六十大寿,故此我家主人令我前来,为您祝寿。”

    他看着堂上愠怒的严实,却丝毫没有半分畏惧,艰涩的声音正像是锉刀磨着铁锅一样,却是将一件玉匣装着的东西自袖中取出,笑道:“正是因此,所以奴家本来是打算前来献上贺礼的。只可惜这几个蠢货却不识货,偏要拦住我不让我过来。说是什么我没有品级,更无邀请函,所以不让我进来。于是呢?奴家只好让她们去死咯。不然的话,奴家如何能够来到这里?”

    姿态娇柔,若是没有那沙哑声音,只怕任谁都会以为这乃是一位娇俏女子。

    “贺礼?你究竟是谁?”

    正欲挥掌拍死此人,严实却在听见那“长清尉”时候神色一怔,旋即收起手掌低声问道。

    他尚未名声远扬时候,其第一次接受的职位便是金朝封赐的“长清尉”,只是日后投降蒙古,并且因此声名鹊起,故此这个名号不为人所知。

    但是眼前这人却一口叫出他当年职位,莫非对方身后藏着什么莫大的后台不成?

    “奴家不过一介浮萍,只恐贱名有碍圣听。不过我家主人你们却知晓,他便是闲闲老人!”这铁面郎君却嘴角噙着笑意,悠然望着眼前的众人。

    “闲闲老人?难道是赵秉文?可是他不是在八年之前就死了吗?”

    眉梢微皱,李璮却有些疑惑,扫过了那端坐上首位置的严实。

    之前这铁面郎君便一口叫出严实最初时候的官职,如今更是说自家主人乃是曾经历任金朝礼部尚书的赵秉文,难道严实至今依旧和今朝余孽有所联系?

    想到此节,他却对之前和严实联合稍微有些忐忑了,目光抬起来扫了一下张宏圣和史权两人,见到这两个纹丝未动之后,方才松下口气。

    只消这两人不去附和,那么他在大汗面前,依旧是恩宠依旧。

    “赵秉文?他是谁?”低声问道,萧月感到疑惑。

    要知道在那“赵秉文”三个字出现之后,整个场地就全都静谧无比,那些人脸上全都是蒙上一层铅色,千人宴会竟然毫无声息。

    仅凭名字便震慑在场众人,那赵秉文究竟是谁?

    “半边江山,杨赵为尊!”悠悠然,水川先生低声说道:“你若是再提前十年畜生的话,对这句话应当是熟悉无比。”

    嘀咕一下,萧月困惑无比:“半边江山,杨赵为尊?”

    “没错。这句话之中的赵就是赵秉文。而那杨,则是和他齐名的杨云翼。这两人具是地仙一流的人物,并且轮流执掌金朝礼部尚书,凡科举出生的士子,全是自两人之手出现的。以至于在金朝南渡三十年之中,一半以上的文臣武官,全都是出自他们的门下,故此有半边江山,杨赵为尊的名号。在他们两人辉煌时候,就连那所谓的北地第一人丘处机,也得俯首称臣。可以说,正是这两人,方才支撑住整个金朝继续下去。”

    低声说道,水川先生目光之中竟然罕见的露出畏惧来。

    “昔年为了剿灭这两人,我朝和蒙元合力,令孟拱率军和蒙古大军一并出击,方才将这两人打成重伤,被迫退隐潜修。之后陆续听闻两人先后仙逝,之后末代皇帝哀宗于幽兰轩自缢之后,整个金朝方才彻底烟消云散。”宇文威亦是唏嘘不已,像是为十年之前那辉煌状况的战争场景而倍感崇敬。

    “难怪这群家伙,会是如此面貌。”

    看着众人灰白面孔,萧月暗自想道。

    依照那人曾经的辉煌经历,只怕在这寿宴之中,不少人都和赵秉文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要知道在金朝覆灭之后,北地一代金朝的官员并未就此殉国,而是直接投降蒙古。毕竟朝廷不在了,皇帝也没了,他们没有了效忠的对方,自然只好为自己寻找一个合适的主人。

    很显然,声势正隆的蒙古,正是最合适的选择。

    但是如今赵秉文却宣布自己还活着,若是他让这些昔年的门生故吏背叛蒙古,那又该如何呢?

    一方面乃是君臣大义,一方面乃是师徒关系,面对这复杂无比的抉择,可是着实让这些门徒们心生哀怨啊!

    “既然如此,那他今日到这里来,又是什么目的?”听闻了这些旧事,萧月倒是好奇了起来,对那铁面郎君的真实身份也是颇为好奇。

    毕竟在他们赤凤军首战时候,这铁面郎君也曾经出现过。

    换句话说,他们赤凤军的存在,早就被这人知晓了吗?

    脑海之中浮想联翩,萧月倒是想要见一见那赵秉文,若是能够借助到此人的力量,那么对他们赤凤军突破蒙古大军围剿,就可以再添一些胜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