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九章知缘由过往如烟,献贺礼几人争锋
    “那人是谁,居然如此嚣张?”

    远远看着眼前的一切,萧月问道。

    水川先生张口回道:“他叫做李璮,乃是昔日李全之子。至于他身边的那位,应当是成吉思汗的幼子,当今大汗的弟弟铁木格斡赤斤的亲妹妹。他们两人在四年之前成婚。两人婚后也算是相敬如宾,未曾传出什么不合言论。”似乎对他来说,只需要是任何一人,他都能够迅速的找出对方的资料。

    “李璮?这位莫非便是昔年仗着一手‘梨花裂神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杨妙真之子?”萧月顿时惊起,问道。

    在他们尚未起义之前,曾经因为对方乃是女子原因听闻过对方传说。此女先是随着自己父兄一并起义,并且和那李全结为婚约,并且率军数次对抗金朝,乃是导致金朝覆灭的主力之一。之后更是在宋蒙之间纵横捭阖,硬生生在一片男子之中,打出一片名声来,乃是她们曾经崇拜的对象。

    只可惜此女在蒙宋两国剿灭之中,最终是独木难支被迫远走塞外,最终在几年之前去世。

    当时候萧凤还有些伤心,以为失去了一位足以信任的队伍,却没想到他的儿子却还建在,仗着杨妙真还有李全的名声,在这齐鲁大地之上,成就齐王名声。

    “只可惜此子实在是逊色于乃父太多。明明身居敌人之下,反而如此张狂作态,我料此人日后定然反叛。”立在另一边,宇文威却是露出鄙夷,轻嗤一声笑道。

    “他会反叛?”萧月感觉奇妙,却不知晓身边两位如何判断出来的。

    “你且看他。虽然为人处事之中,努力地想要做出一副讨好模样,但是却总是收不住心中轻浮,经常不经意之中就露出几分桀骜来。有此可以看出,此人乃是乃是那般虚伪之徒。而且他虽然貌似对自己爱妻恩爱有佳,但是实际上却稍有抵触,很明显两人结合并非男女之情,不过是政治联姻罢了。”

    宇文威一点一滴开始分析起来:“由此可观,此人性格骄狂兼且自大,不仅仅傲上凌下,行径更是满是虚妄。如此之人,断非那等甘愿臣服之徒,日后若是有机会,只怕未尝不会行那安禄山之事。”

    “似这般之人,居然也能成就地仙境界?”看着这人,萧月不免有些鄙夷,问道。

    “武学境界向无定律,只需要心意一致,便可成就地仙境界。而且他乃是名门大家之后,更得两位武者倾力相传,能够达到今日程度倒也算是合理。”水川先生淡然回道,却想着那张宏圣还有史权两人,不由得嘀咕了起来:“只是那史权和张宏圣今日来此,究竟是所为何事?”

    “不管如何。既然今日在这福顺斋之中,四方汉侯代表全数集结,看样子是有好戏看了。”

    裂开嘴角,宇文威倒是带着几分兴奋。对他来说,只需要看到这帮人互相残杀,彼此冲突,那便是无上的快感,为此既是舍弃一切,他也是没有丝毫意见的。

    水川先生亦是挑起一抹轻笑来:“四方齐聚,这倒也省了我很多的时间。只不过你觉得他们会按照我们的想法行动吗?毕竟这里面任何一方都不是我们能够抵抗的。”

    “说起来,此刻正主也已经过来了。”

    心生感应,萧月嘴角翘起,目光却是抬起来望着天空。

    此刻,于天空之中缓缓落下一人来,正是今日的主角——严实。

    于他身体之上,泛着一层艳艳青芒,本是花白头发重新焕发青春,竟然重新恢复了往日的黝黑,便是那满布皱纹的脸庞,也是变得细腻圆润,真如那婴儿肌肤一样,透着粉嫩光泽。

    显然,依着他目前的状况,其修为应当是更近一步了。

    “老夫闭关多日,倒是让列位久候了。”

    看着底下的众人,严实按耐不住心头激动,当即张口。

    这一下,方圆足有数万平方的福顺斋之中,于在场的上千位群众耳边顿时响起了严实的声音,清晰无比直入耳边,让他们听的是清楚无比。

    一言之威,竟至于此。

    “恭喜父亲、贺喜父亲,终于参透了神剑玄妙,八极洞神妙光更进一步。”低下,严忠济看见父亲如此精神,当即走上前跪倒在地,朗声赞道。

    “恭贺武惠公福寿安康,寿比南山。”

    众人亦是齐声回道,让整个山林为之震动。

    见到眼前众人庆贺,严实当真是心满意足,当即自天空缓声落下,坐在那早就准备妥当的位置之上。他见到这庭院之中具是坐满客人,心中欢喜无比,当即说道:“列位不要客气,只管畅快便可。这区区一些酒水钱,老夫还是可以垫付的起的。”只是仔细一看,却没有见到几个熟人,不禁诧异:“对了,那张相公还有史将军人呢?要知道可与他们同朝为官多年,也曾经并肩奋战。如今却不能畅饮一番,但真是呜呼哀哉啊!”

    “江淮一代战事正急,急切之中父亲无法脱身。”

    张宏圣立即走出,解释道:“正是因此,所以他令我带有千年珊瑚一只,南海黑珍珠十二颗并集一尊南海观音蓝田玉像敬献武惠公。”身后侍从当即走出,将其携带者的几件檀木箱子打开,露出里面赠送的礼物。

    一时间,浮华散开、宝气充盈,倒是让其余人纷纷倒吸一口气,亦为张柔如此财大气粗感觉惊讶。

    那千年珊瑚乃是定神之宝,若是放置在房间之中,可以让人精神安心,不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南海黑珍珠则有增进功力之能,一枚便可抵过寻常武者十年修行,十二颗的话便可以让一位武者迅速提升到巅峰境界,亦非寻常人能够得到。

    至于那南海观音玉像,则是以珍贵的南阳独山玉所雕琢而成,更得佛法开光。若是武者修行时候将其戴在身边,便可以让那周天搬运之法缩减数成有余。

    可以说,每一件都是珍宝存在。

    “此物虽是珍贵,却不免太过浮华。”

    另一边,那史权却只是将手一挥,便自身边接过那侍从所带着的白玉匣子,匣子之上冷气连连,竟然在这炎炎夏日之中,也依旧透着透人心扉的寒意。

    将玉匣打开,史权说道:“此乃千年人参三支、并集天山千年雪莲一株,具是修身养性之瑰宝。更听闻武惠公日前曾经为赈济灾民耗尽库藏。这十万两白银,便是我家主仰慕武惠公高德,特此送来。”这一下,玉匣之中的浓郁香气亦是弥散开来,旁边莫说是看上一眼,仅仅是在旁嗅上一嗅,便觉得心旷神怡,几乎有飘飘欲仙之感。

    这般样子,倒也不愧是传说中能解百毒,生死人而肉白骨的绝品材料。。

    而在堂下,那些随行侍从也将抬来的箱子打开,其中顿时放出白花花闪耀眼睛的光彩,一块块铸好的银锭就整齐摆放在这里面,看得人心中瘙痒的很。

    自古以来,向来是财帛动人心。

    这数量庞大的白银就摆在众人眼前,由不得那些人纷纷惊讶起来。

    “哈哈。且看两位,果然是费尽心思。”齐王李璮却是朗声笑了:“只可惜我之前却是来的匆忙,却未曾准备什么礼物。不过数月之前曾经见到一件珍宝,不如就送给武惠公了!”眼神一斜,他却是对着身边随侍的一位武将喝道:“你且去将那东西抬上来,送给武惠公。”

    那人当即依令下去,盏茶功夫之后,却有十数人肩扛粗重木棍,哼哧哼哧将一块足有圆桌大小的巨石抬到堂前。这块巨石边角锐利,通体乌黑发亮,明显是透着与众不同。正在此刻,那用来束缚巨石的绳索似是承受不住,“砰”的一声就断裂开发,让这石头落在原地,任由旁人如何推动也是纹丝不动。

    在场众人皆是惊住,狐疑不定看着李璮,不知道他为何将这石头给弄到这里来。

    “你将这石头搬上来,莫非它有什么玄妙之处?”严实好奇问道。

    “当然!”

    看着周围人惊疑不定的模样,李璮却朗声笑道:“一月之前我在城东百里之外路过时候,只见天降流火、昼如白夜,其声宛如雷霆嘶吼,地表亦是仿佛地龙翻身。遇见这般场景,我也是惊疑未定。之后带着众人四处巡视,终于在一处农庄之中发现了这天外陨铁。”

    其余人纷纷噤声,暗自惊讶问道:“天外陨铁?”

    不远处,史权和张宏圣亦是皱起眉梢,暗自斟酌看着眼前的这块大石头。他们身为武者,自然知晓若要打造出炼出真元的武者使用的武器,那么就非得要在其中添入玄铁不成。

    然而这玄铁成分不明,只有天外陨铁之中才带着一星半点,除此之外无论在别处都无法寻到。

    就连萧月所使用的赤心剑,也不过是只用了几两罢了。

    而且就这点玄铁,也是当日自禾速嘉兀迪以及乌古论长寿炼出来的,并且为了铸造赤心剑一并消耗掉了。

    否则的话,赤心剑如何能够具备如此霸烈的威能呢?而依照眼前这天外陨铁的重量,其中所蕴含的玄铁,只怕是远超众人想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