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八章四方齐聚福顺斋,诸位汉侯存争执
    几日时间转瞬即逝,很快便到了严实六十大寿的年龄。

    大概是老天爷也感觉不好,在连续几天阴雨之后,这一日大名府也终于迎来久违的晴朗天气。

    这一刻,整个大名府都沸腾起来,街道之上每一位百姓都堆着笑容,而那大道之上一个个队伍鱼贯而入,让严忠济忙的是脚不沾地的,以至于和水川先生、宇文威还有萧月三人都很少联系。

    萧月亦是为自己没曾受到对方骚扰而感觉庆幸。

    而为了避免受到别人骚扰,她感觉以修行武功为由,直接选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独自修行。至于水川先生和宇文威两人却没曾消停,而是仰仗着身后的严实威名,在这大名府之中四处行走,也不知道究竟在搜索着什么东西来。

    另一边,严忠济也在福顺斋门前,代替父亲迎接列位客人。

    “紫芝兄,多日不见,不知道你如今境况如何?”

    迎面中走来一人,一位儒生朗声道。

    而在他的背后,则是跟着三个神情阴郁之人,若是萧月来到这里便可以知晓,这两人分明便是“黄河五鬼”之中的杀浑天、算无命、甲无伤。然而此刻,杀浑天没有那股桀骜,算无命不敢露出阴险,甲无伤亦是沉默不语,一并跟在这儒生之后毕恭毕敬,由此可见这儒生应该也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来。

    严忠济双目一亮,立刻笑道:“原来是仲庭兄。你不在安素公麾下做事,今日怎么来到我这里来了?”很显然,他对前来之人异常熟悉,而且看两人样子,显然也是挚友一般的人物。

    要知道,此人便是安素公张柔长子张宏圣,亦是那数次和萧凤作对的张弘范的兄长。

    毕竟是能够役使黄河五鬼之中的人物,除却了张柔的几个儿子之外,也没有别的人能够做到了。

    “今日乃是鲁国公寿辰,父亲于他同朝为官,数次并肩战斗,岂能忘记?只是他近日久在前线争斗,不便回来。故此令我携带礼物来此,也好为鲁国公庆祝寿辰。”张宏圣朗声⑥⑥⑥⑥,m.↘.c⌒om回道,手一挥身后的三人不敢怠慢,当即走上前将两件礼物呈上。

    严忠济随手接过礼物,吩咐侍从将其送到偏殿之后,就连连谢道:“多谢公子来贺,还请里面请。”

    “自然如此。”张宏圣挽手称谢,随后就婉言拒绝道:“只是紫芝兄多有劳累,还是莫要相送了。”

    “不过数年未见。没曾想仲庭兄还是如此仁德,二郎在此先行谢过了。”严忠济朗声道谢之后,送走张宏圣之后,又重新回道大门之处。

    毕竟这寿宴一事,涉及繁琐,朝堂诸公也需要谨慎对待。

    他可不愿因因为自己某些行径,平白无故在这朝堂之中,多处一些敌人来。

    正在这时,迎面来又走过来一位中年汉子,方脸阔口、颌下三寸黑须直如钢针,身上亦是穿着一件盔甲,当真是虎虎生威。再其身后,亦是同样穿着数位黑甲士兵,肩膀之上挑着一个个硕大的箱子,光是看着就相当沉重,不知又是那家之人前来。

    严忠济看的清楚,连忙走上前去问道:“不知这位可是史权前辈否?”

    眼前的这位乃是和他父亲同级别存在,镇阳王史天泽的叔叔史权,他的实力固然比不上地仙一流的人物,但是久历战阵一身武艺相当厉害,便是当年的斡烈兀林答还有吴曦,也未必是此人的对手。更因为其乃是史天泽叔叔关系,此人在史天泽军中向来担任要职,算得上是一流人物。

    而那史天泽年轻时候也是一个天才,而立之年便成就地仙一流人物,一身修为也是了得。纵然辈分上差上严实不止数筹,但是论及实力、地位还有影响力,史天泽却是要远胜严实。

    若是他亲自过来,纵然也有尊崇之意,却未免会有喧兵夺主的可能。

    他让这位过来道贺,显然也是做足了面子。

    “正是咱家。”

    漫不经心应和一声,史权却抬起头死死盯着道路,而那道路远方,刚才刚刚到来的张宏圣已然消失无踪。

    严忠济看的疑惑,问道:“既是史前辈,那还不知晓二郎有什么能够帮忙的吗?”

    “你告诉我,之前那张宏圣是否到来了?”

    猛地挪动头颅,史权死死盯着严忠济。

    虽然这不过是寻常关注凝视罢了,然而严忠济却感觉自己仿佛被老虎盯住,全身动弹不得。勉强咽口气,他方才指了指远方,道:“就在你来之前,仲庭兄就来到这里了。现在时候,想必他已经来到了这福顺斋了吧。”

    “那就好。”

    一挥手,史权身后跟随的那些大汉具是将东西放下,沉甸甸的箱子落在地上,立刻惊起一阵烟尘来。

    随后几人跟在史权后面,步履匆忙踏上了石阶,也是一样朝着内堂走去。严忠济瞧着古怪,也不敢置喙,只好放弃继续招揽客人来。

    对于牵涉到张柔还有史天泽两人的事情,他可不愿意牵扯进去,以免让自己平白无故丢脸。

    正在这时,一个明亮鸣镝之声顿时响起,尖锐声音让在场的众人具是感觉耳朵仿佛正在颤抖。随后,阵阵鼓声飘荡而出,沉重的鼓声和着那尖锐鸣镝,显得特别地尖锐,更令人感觉置身于沙场之中,肃杀的煞气充盈其中,让人感觉特别的不舒服,仿佛随时随地都可能死亡一样。

    “这模样?难道是?”

    严忠济心中一喜,旋即担忧起来。

    能够做出这般行径的,除却了那位之外,也没有其他人了。

    而正欲踏上石阶的史权亦是停住脚步,转过头面色稍有不满,看着远方正在朝着这边走来的一列队伍。

    他不禁低声咒骂了一下:“奸佞人,无耻当道。莫非你当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出众人物吗?”很显然,他对这人表现相当的不满,甚至于都溢于言表。

    此刻,在那宽阔的大道之上,眼前的队伍相当庞大,仅仅是随行人员就有上百余位,当中更是有两架宽敞马车朝着这边撵来。庞大的车队逼迫的众人不得不朝着两侧退去,以免冲撞了这个貌似华丽的车队来。而在马车后面,一列大约有十六人的队伍正在敲着鼓声、吹着鸣镝,马车两侧则是拿着写着“肃静”、“回避”字样的牙牌,一个个排列整齐正似那雄壮军队一样,朝着福顺斋走来。

    “哦?没想到他居然亲自过来了。不过这般架势,倒也不愧是梨花烈神枪真传,北地齐王之子。”高踞福顺斋,张宏圣看着这支队伍,不由得露出一丝懊恼起来。

    显然他对此人如此张扬个性,也是相当的抵触。

    “齐王来访,诸人回避!”

    正在此刻,一个尖锐声音顿时响起,让在场的各位都是露出难堪的表情来。

    随后,一行四匹战马拉着一辆大车停在福顺斋面前,一色白马毫无半异色,而那马车亦是楠木造就,朱红门框之上鎏金雕花,两侧门窗紧紧闭住,不让人看清楚里面的任何风光,很显然这大车之中正有一位尊贵之人来到此处。

    严忠济瞧着这般状况,虽然对此人惊扰自己父亲寿辰有所不满,但也晓得这人的性情,当即信步走上去:“在下忠济,叩见齐王殿下。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无妨无妨!”

    朗朗声音顿时响起,却有一人打开左侧门扇,从大车之中走出。

    此人脸庞狭长犹如马脸,下巴极其尖瘦,唯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一对大耳亦是垂肩,双手修长无比,足以抵达膝盖位置,倒是颇有那刘玄德之相。他也没管周围众人,却是走到了右侧纱门,轻轻扣了一下,问道:“爱妃。我们已经到福顺斋了。您可以下来了。”

    “既然殿下了,那我就下来吧。”

    轻声道,那门窗当即打开。

    随后,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自其中走了出来,此人虽是身着缀满珍珠的华服,头上亦是带着缀着宝玉的凤冠,但是却也难以掩饰眼角之处的鱼纹。但看年龄,这女子分明已经是三十以上,正是年老珠黄的时候,其相貌比之那些绝色佳人,实在是差的太多。

    一个是尊贵无比、统辖齐鲁一地的齐王,一个是年近三十、人老珠黄的妇人。

    真不知究竟因何原因,他们两人竟然结成婚约?

    见到两人,严忠济连忙拜倒在地,头低的死死地,口中念道:“在下不敢。只是今日齐王怎么有兴致来到此处?”

    “爱妾就在大漠之中,未曾见到中原风景。所以我就带着她四处巡视,也好让她也能够渐渐这中原风景。今日路过大名府,方才听属下言道,今日乃是严老相公六十寿辰,故此前来拜访一二。”齐王哈哈笑道,当即挽着身边的爱妻,一并朝着山上的福顺斋走去,沿路旁边早有士兵随侍身边,以保护他们的安全。

    即使眼前的这位齐王,也是一位地仙境界的武者,他也依旧要做出如此行径。

    炫富、斗气,追求权势,似乎这就是人类的通病,纵然是修行有成的武者,也无法避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