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七章谈过去恩怨早消,论时辰寿宴将至
    “你的心乱了。”

    捻起一枚棋子落在棋盘之上,水川先生说道。

    立在窗边,萧月瞧着窗外那连绵阴雨,脸色也和那天气一样,阴沉沉的:“当然乱了。要知道那个严忠济近日来可是总是过来找我,尽说什么昏话来。弄得我是拒绝也不是,不拒绝也不是。”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位公子也算是仪表堂堂,你就没有动心的吗?”

    另一边,宇文威亦是捻起一枚棋子放在另外一处,悠悠问道。

    因为外面正在下雨,所以他们两人闲着无事,就在这里对弈起来。而那萧月一身修为虽然了得,但是若是抡起棋力,自然难以和两人对阵,只好在旁听从两人指导,也好增长一些自己的见识。

    “动甚心?就他和他父亲那总是痴迷于游山玩水、聚众欢聚的模样,莫非以为穿上衣裳,就能改变自己狗的身份吗?”嗤笑一声,萧凤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严氏父子的厌恶,要知道她那由自家师傅赠送的赤心剑就在对方手中,如何不会对这两人保持厌恶态度。

    “哈哈!”连连摇头,水川先生张口说道:“你这嘴巴倒也够毒。”

    “只可惜有些人的脸皮向来厚若城墙,根本不会当做一回事的。”满是讥诮,宇文威说道:“不过我倒是挺好奇的。你那师傅莫非当真如你所说的那样,真的这么出色?”

    “自然!”

    语及自己师尊,萧月那明净玉庞立刻放出光彩,口中滔滔不绝:“她乃是这天下一等一的人物。在十岁时候便已然修行有成,更兼聪明伶俐、勇气过人。当年她有志于学,自师门之中离开游学,后来因缘巧合来到了兴元府之中,我也正式在那个时候认识她的。而当时候,全因为一腔热血,所以她毫不顾及自己不过一介幼童,数次助我父亲击退强敌。我也是在那个时候,得到她相助,方才从蒙古大军之下死里逃生的。”想到当年那年幼时候第一次见面,她那白皙脸庞不禁浮现出几分红晕来。

    “哦?没想到你居然还是忠良之后?你的父亲,莫非便是十年之前殁于兴元府的萧逸吗?”捻起棋子的手停滞在空中,宇文威看了一下萧月,目光透着不可思议。

    “正是家父。”萧月低声回道。

    “当年他一家随城一并牺牲时候,我还为他可惜了呢。没想到居然还有后代活着?”宇文威叹声气,将棋子放下。

    “既然如此。那会孟兄,你就没有什么歉意吗?”顺势落下一子,水川先生又道:“要知道当年时候,若非如此只怕你也未必会沦为如今境地。”

    被点出过去事情,宇文威不免有些懊恼,低声说道:“往年糊涂,你怎生将这般事情提了出来?”

    “请恕小子无知,不知两位前辈究竟说的是什么?”萧月听着糊涂,见两人似乎知晓一些父亲牺牲内幕,连忙问道。

    “唉。说起来那也是一场糟心事。当年我一意主张联金抗蒙,故此当那萧逸呈请上表时候,我仅仅主张派遣几位武功大夫以为屏蔽。谁料到那金兵当真南下,直接派遣一支小队攻击兴元府,而那蒙古也是残忍狡诈,虽是和我宋朝一并灭了金朝,但是却也导致了兴元府受到那铁骑践踏,民不聊生。我沦入今日地步,也算是咎由自取吧。”满脸无奈,宇文威自嘲着说着往事。

    在他那稍显浑浊的目光之中,已然带着太多的茫然以及失落,显然也为当初自己事情而感觉懊恼吧。

    “是这样吗?”

    萧月神情有些失落。

    她本以为当年父亲之所以牺牲,全是因为蒙古鞑子的凶残所致,但是按照如今宇文威和水川先生所说,之所以会有这种事情发生,那位于临安的朝廷也要负起大部分的责任来。若是当年宋朝朝廷能够下令让一只军队驻扎在当地附近,负责拱卫整个四川一代,怎么可能会有斡烈兀林答南下事情?怎么可能会有托雷攻占兴元府事情呢?

    “你若是执意报仇,自然可以一剑杀了我。”阖上目,宇文威神色平静。

    他这条性命自从被贬低到易州之后,就全然当做没有了,如今唯一所求的也不过是复仇罢了。

    “不了。”

    摇摇头,萧月将眼中泪水拭干,说:“我师尊曾经和我说过。人世间只需要有人,那么就会有争论。所以争论并不可怕,因为这些争论可以告诉我们,问题的关键究竟在哪里?而唯一需要重视的是,我们需要知道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先生不辞辛苦,随着我们一路北上,寻求击退蒙古的方法,其心定然是一心为国,乃仁人志士。既然如此,我又岂能因小家而毁大家呢?”

    消去悲伤,萧月神色异常庄重,并未因听见自家父亲事情而陷入困顿之中。

    “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

    然而那宇文威却像是痴了一样,口中连连的念叨着这句话。随后他抬起头,眼中透着悲意:“若是当年我们没曾陷入意气之争,也明了这般道理,如何会导致今日结局?”很显然,在他心中昔年的庆元党禁当真是一生的梦魇,甚至直到今日,也依旧徘徊在脑海之中,让人无法摆脱。

    “会孟兄!你失态了。”

    忽然抬高声音,水川先生悠悠说道:“别忘了,我们现在还在这严实家中,若是让他发现了我们的身份,那可就糟糕了。”目光忽的落在远处,几人就感应到在数十丈之外一人正撑着伞朝着这边走来,看其样子正是严实家的二郎,严忠济。

    只是不知此刻他来到这里,究竟又是为了什么。

    推开门,严忠济看见两人正在对弈,朗声笑道:“二老如此雅兴,居然在此对弈?”

    “天气阴沉不便出门,我等也不过是聊以助兴罢了。”水川先生起身回道:“只是看严公子神采飞扬,莫非有什么喜事吗?”

    “也不算是什么喜事!”

    目光不住扫过旁边静立的萧月,严忠济连连笑道:“只不过再过七日便是家父六十大寿,我准备在城南福顺斋做寿,祝他长命百岁、福寿安康。”说话时候,他那目光之中透着迷离,不知究竟带着什么心思来。

    “再过三天便是乃父寿辰之日?”水川先生立刻做出惊讶模样,连连摇着头,抖着双手分明是无比的懊恼:“可惜我们来的仓促,却是未曾备齐礼品。如此疏忽,还请严公子多有见谅。”

    “无妨无妨。几日前,你们所赠送的那赤心剑已然不错,我父亲甚是欢喜。”严忠济张口应道,目光流转忽的落在萧月身上,又问:“只是我毕竟年少无知,不知晓应该如何处置,可否相请两位商讨一下?而且到时候福顺斋应当如何处置,也甚是困惑。以父亲名传山东的威望,到时候定然会有人前来道贺,若是怠慢了他们也是诚为可虑啊。”

    “既然是公子相邀,我们怎可怠慢?”水川先生当即应道。

    随后,他就带着萧月、宇文威一并跟在严忠济的后面,来到了福顺斋所在地方。

    细雨绵绵,红墙绿瓦隐入在树林之间,让人看不真切。斑白砖石垒砌而成,一条蜿蜒小路直入山林之中,两侧边上正有两株槐树,恰似那龙头模样,自头顶之上伸出的粗壮枝杈,让人望之好像巨龙卧于此地。它们正如那拱卫门户的龙神一样,护着身后的福顺斋不受人间烟火侵蚀。

    踏着石阶,几人很快便来到一处大堂之中。

    朱红栋梁、碧绿翠瓦,一排雕花栏杆将其围住,令其和那些的茂密无比的丛林隔开,那些茂盛树林微微荡漾,更有幽香随着风悄然弥漫期间,更令这里平添几分安静祥和。大概是因为今天下雨的缘故,这里稍微有些安静,大堂之中人员并不算多,仅仅有一些侍女正在整治那些横幅、挂纸之类的东西,而在门庭之中也放着一些木头,正有木匠将其搭建起来,不知道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

    看着眼前正在准备的模样,水川先生问:“到时候那寿宴就会在这里举行吗?即是如此,却不知晓到时候所宴请的都是谁呢?”

    “我父亲劳苦功高,不仅仅于当今大汗颇有恩德,便是这山东一代,也是素有名望。”

    严忠济当即脸色红润,朗声回道:“到时候莫说是各地豪强,便是朝廷之中诸位大臣也会礼敬有加,派人道贺。所来者具是三品以上,便是六品官员欲要踏入其中,也要称量称量自己是否有此荣耀。除此之外,真定府史天泽、楚州李璮、寿州张柔等人也会派人来贺,到时候那般盛况,当真是生平罕见。只可惜,赫和尚元帅却因剿灭赤妖一事无法前来,实在是美中不足啊。”

    于话音之中,他对自家的父亲当真是崇拜无比,简直将其视为自己一声景仰目标。

    然而他并未注意到旁边萧月,在听到了那“赤妖”时候,眼中忽的掠过的一丝煞气来。

    “没想到这宴会竟然如此盛大?居然有这么多人前来?”水川先生惊疑一下,问道。

    “当然!”

    严忠济甚是得意,却随后稍微皱起眉头,颇为不满的说道:“只可恨那赤妖竟然在这个时候叛上作乱。若非当今大汗正在调遣兵力,全力以赴和那南朝孟拱在江淮一带厮杀正酣,如何会让这赤妖做大?到时候只消大雨消逝,我父亲定会和那史天泽、以及赫和尚元帅一并出力,彻底剿灭那群赤妖。”

    “赤妖?还请公子饶恕我老糊涂了,还不知道这赤妖究竟是谁?”透着困惑,水川先生一副懵懂无知的表情。

    “你是不知,近日里在潞州一代出现了一个赤妖。这赤妖神通广大,善使神火焚人躯壳,更以美色魅惑众生,汇聚了一群乡野粗夫对抗天兵。说什么要‘净火焚世、驱逐鞑靼’?你说这话好不好笑?”连连的摇着头,严忠济继续说道:“更何况这天下,谁不知道自我天可汗降临时候,所到之处民众皆是赢粮而影从,凡忠良之人全都开城来投,兵锋所向敌人莫不闻风丧胆。否则我朝如何能够剿灭金国余孽,让这神州大地再复往日光辉?”

    说到这里,他却发现旁边萧月有所异动,本该是平静无比的脸庞,此刻却是阴沉无比、目光之中闪烁不定,死死地盯着自己。严忠济不觉有异,当即就要走上前安慰一下,以显出自己的怜爱。

    萧月却心中冷笑:“奸佞小人,虚伪之徒。莫非以为装成这般样子,我就会心悦诚服?”

    她自潞州一路而来,路上所见所闻全都是民生凋敝、千里之地寥无人烟,率兽食人、易子而食这般事情,亦是屡见不鲜,可以说以前那繁华盛景早就不负所存。

    但是眼前这人,却谬之以天理,将中华大地满目疮痍的悲惨状况浑然无视,甚至言语之中对萧凤还有赤凤军多有诋毁,她若是不惩戒一下,如何能够彰显出赤凤军的威望?

    不说话,她早就运起手指,“嗤”的一声射出一缕剑气。

    严忠济一时不慎,整个衣角顿时破碎,一脸惊讶看着萧月问道:“你怎么会武功?”

    但是此刻,宇文威反应更为迅速,他当即快人一步抓住萧月手臂,先是低头对着严忠济抱歉道:“对不起,我家孙女最怕听见什么刀枪兵马什么的,一听到就会陷入痴狂状态。这一次还请公子原谅则个。”

    “可是她怎么就会武功?”严忠济眉头拧紧,问道。

    “大概是因为那柄神剑影响吧。毕竟那神剑乃是地仙所配,其中玄妙之处我们也不慎了解。或许当年那位前辈乃是为了传承自己一身修为,故此才会将那神剑留在那里,也好有后人接他衣钵。”水川先生连忙解释道。

    “原来如此。”

    严忠济不疑有诈,立刻就恍然大悟。

    之前他就瞧见萧月有事无事总是喜欢抱着赤心剑,而且那赤心剑除却此女之外,别人欲要接触便会发射锐利剑气。如此明显的模样,在旁人看来分明就是那赤心剑将这女子当真主人了。

    依照这般模样,水川先生的说法,倒也有些道理。

    而且在这华夏之地,似这般传承神器也不在少数,远的不说光是近的,严忠济的父亲严实便是当年得到了一件石碑,并且从上面修得洞灵真经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