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四章夺武乡粮草再添,心生怨王子逐人
    “这里就是他们修建的仓库吗?”。

    来到一处仓库之前,萧凤问道。

    眼前不过是一个寻常的山洞,洞口以树木还有灌木丛遮盖住,让人看不真切里面的状况。若非他们自那些俘虏口中拷问出仓库所在地,只怕萧凤还未必能够找到这个地方。

    “按照情报部副部长孙峰的资料显示,是这里没错。”

    跟在旁边,负责军用物资补给的李明诚回道。

    自数天之前的大会之后,不仅仅宣布了中华教的成立,构建了起根本的组织建设,而且也从中遴选出了七位常务委员会。

    而这李明诚正是后勤部部长。

    如今在攻下了武乡县之后,他立刻就伙同情报部副部长孙峰一起针对拷问那些俘虏,才将这个建立在深山之中的仓库挖了出来。

    作为最早一批就跟着萧凤后面的人,他们是完全值得信任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进去看一看,那个赫和尚拔都究竟在这里打着什么主意。”手一挥数十具树枝顿时燃烧起来,萧凤只将那手指朝前一点,这些燃烧着的树枝立刻就窜入其中,点点亮光将洞中黑暗驱散,露出了其中的真实场景。

    李明诚只看了一眼,立刻惊讶起来:“不,不可能。这里怎么这么多的粮食?而且这些兵械,究竟是什么时候运到这里来的?”

    “不可能?但是这些粮食还有武器,全都展现在了这里来了。”萧凤走到了旁边看着那堆成一个小山丘的粟米,而这样的小山堆在这里山洞之中尚有好几处。

    依旧是瞠目结舌,李明诚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这里怎么这么多的粮食?要知道这里人数只有不到两千人,断然不需要这么多的粮食!而且这些兵械,全都是新近打造的。那赫和尚拔都将这些东西送到这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适莽苍者,三餐而返,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数千上万兵马调动何其困难,光是那些粮食运输还有战马的休整,就足以让任何一人头疼不已。若是不提前做好准备,那蒙古大军如何能够快速行动?否则的话,光是那携带的粮草,就足以让他们的速度拖慢。”萧凤轻声笑道。

    以古代的交通,若是所有的粮食全都从后方运来,光是路上消耗的民力还有物力就相当厉害,十成之中能够两三成抵达前线,那就算的上是一代名臣了。

    为此,蒙古大军就创造了这种行军兵站制度。

    事先通过各种方式在前线建立兵站,并且在其中积累相应的粮食和武器,然后派兵把手,这样的话只需要大军一来,那么就会有足够的粮食作为补给。

    而这种前线兵站的方式,在后世的美帝攻击伊拉克时候也使用过。

    当时候正是亏得这兵站制度,美帝才能够迅速集结如此多的武器,并且顺利攻下伊拉克。

    李明诚恍然大悟,回道:“原来如此。没想到那蒙古鞑子如此阴险,居然早就做好了战斗准备。”

    这一次若非萧凤主动出兵攻伐这武乡县,只怕对方那五千兵马立刻就会挥师南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彻底攻破沁州城,并且打开通往潞州的道路。

    在这至关重要的夏收时刻,可断然不能让蒙古鞑子和以前一样,祸害整个根据地了。

    “不过也亏得他们这般行径,如今这足够三千兵马的粮草和兵械倒是解了咱们的燃眉之急。”萧凤稍微带着一些得意,朗声回道。

    持续两个多月的练兵训练如今终于开花结果,并且初次尝试就创下如此战绩,她身为统领当然会相当高兴。

    而在探知到这片仓库之后,李明诚也开始统计其中粮食还有兵械的数量,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之中,这些物资可是支撑赤凤军能否击败赫和尚拔都的重要基础,可断然不能出现什么差错。

    ……………………

    山林茂密,地势坎坷。

    一步一晃走在这山路之上,忽睹都整个脸色都相当的不好。自从自己麾下骑兵全军覆没之后,他也被追的四处逃窜来到这军队之中,其待遇当真是天地差别,在没有昔日里在军中的威望了。

    面对一个失败者,那些将士们可没有半点的同情心,纵然表面上还保持尊重,但是转眼间不知道制造了多少的流言蜚语,其中大多都是以嘲讽他为目的的。

    身为天之骄子,忽睹都置身于这片对他总是冷嘲热讽的军队之中,其处境可想而知。

    “妈的!那家伙居然让我在这里当一个运粮官?他眼中还有我这个二王子吗?等到我成为大汗之后,定然让这个老家伙碎尸万段。”猛地一挥拳,忽睹都就将旁边的一颗大树整个轰断。

    “殿下!此刻并非争执时候,还请您快些息怒。”始终陪伴左右,张弘范劝道。

    “息怒?你让我怎么息怒?”憋不住气,忽睹都低沉着声音,依旧带着恼恨:“如果不是那个卑劣、肮脏的萧凤,我如何会变成今日这样子?杀我父亲、灭我族人,如今更是让我沦落到如今地步,若不杀她难消我心头之恨。”

    叹声气,张世杰劝道:“殿下。那妖女如今气焰嚣张,肆无忌惮。更在潞州之中擅开杀戒,将那恒盛毓李乾承一家灭门。就连那佛门清地也未曾逃脱,一并沦入其掌心之中,全数田产尽数充公。以一介女流之身,高踞庙堂之上。似她这般倒行逆施,迟早有一天会彻底败亡,身陷不复之地。如今我们只需要静静等待,他们自然会帮助我们成功的。”

    毕竟在这之前,他就和自己的父亲张柔取得联系,更是在这军中百般打探,早就知晓赫和尚拔都的计划。

    曲阜孔府、禅宗少林,再加上严实、史天泽还有赫和尚拔都,这五个势力个个不亚于赤凤军势力,此时五大势力一并联合起来前来围剿,这世间估计也就只有南朝朝廷和北元蒙古,能够毫不畏惧吧。

    “我不管,那个家伙必须死在我的手上。”透着偏执,忽睹都又是狠声说道。想着自己被对方追逐时候的狼狈样子,他岂能将那彻骨耻辱就此放下,瞥见不远处的巴格达迪,又道:“巴格达迪,你且告诉我。我若是皈依真神,他是否能够让我拥有战胜对方的方法?”

    “禀告陛下!”

    巴格达迪低声回道:“若要得到真神力量护佑自身,须得全心全意,摒弃自己私念。如此一来,自然能够聆听到真神教诲。便是属下也是苦修三十余载,才能够勉强感应到那冥冥之中真神的存在。如果想要真的成为真神的在世圣子,我估计也就只有历代神裔才有可能。”

    说话时候,他那脸上带着的崇敬当真是清晰无比,显然并非是那寻常的伪信徒。

    “滚!”

    听到这话,忽睹都神色陡然变化,立刻低喝一声。

    他本来是想要借住眼前之人的力量,看一看能不能找到足够战胜对方的方法,然而这人却是强扯一通什么真神、圣子还有神裔之类的玩意,这难不成是在耍自己吗?

    眼神之中稍有挣扎,巴格达迪又是劝道:“陛下。若是你当真是全心全意,想要皈依真神怀抱。那么我可以帮你洗礼,这样的话你自然能够感应到真神的存在,然后假以时日修炼下去,肯定能够和属下一样,得到真神的垂怜。以真神的神威,定然能够灭掉那妖女。”

    “我不是说了吗?你现在可以滚了。”

    眼睛一斜,忽睹都看着眼前这人,满是讥诮的说道。

    巴格达迪顿时慌了,赶紧说道:“可是殿下,属下——”

    “我叫你滚,你听没听见?”忽睹都早已经不耐烦了,又是张口喝道:“当初若非我听了你的话擅开杀戒,如何会沦落到今日场景?你这坨****,难道就连骂人的话都不会吗?滚啊!”一想到当初被驱逐的场景,他对这当日提出肃清整个城市的信徒就没有半分的兴趣。

    信徒、真神、日闪元经,乃至于卡勒菲、塔基塔主义什么的,全都不在乎。

    既然这东西让自己沦落到这般地步,甚至就连帮助自己击败对方的机会都没有,那么就丢了吧!

    对此,忽睹都没有丝毫的表示。旁边的张弘范也不动如山,静静地看着巴格达迪,眼神之中透着疏远。即使是他这般人物,对巴格达迪这种纯粹的狂信徒,而且还是西域传来的宗教也是没有半分的好感。

    如今这巴格达迪,算是彻底失宠了。

    “我明白了。”

    低下头,巴格达迪颇为失落的离开此地朝着西方走去。那是他来到这片土地的出发点,也是如今他回归家乡的必经途径。只是等到他走了大概数里,就见到不远处一个菩提树下,双手合十坐着一个和尚,正是那妙善和尚。

    “这位施主,我见你心中疑惑,可否让贫僧助你一解困惑?”宛然一笑,妙善正作出拈花一笑的模样,轻声问道。

    “困惑?”

    眉梢皱紧,巴格达迪就像是条件反射一样,当即扬声说道:“我虽有困惑,然而真神早已经端坐前方,他会告诫我应该怎么做的。你这厮今日前来,莫非以为些许花言巧语,便可以让我抛却真神吗?”。

    “敦敦教导,怎如一朝顿悟。你心中已有困惑,既然如此何不忘却真神,且看看自己心中所想?”

    缓缓立起,妙善只是轻轻迈出一步,便来到了巴格达迪的身前,他那一双充满智慧的目光仿佛能够窥见巴格达迪心中所想一样,直接了当道出其中的根本。

    “闭嘴!”

    神色顿时骇然,巴格达迪怒斥道:“真神是惟一的,真神便是一切。似你这般偏离正道,不念真神者,总有一日定然会遭受火焰炙烤,灵魂囚禁在火炉之中,丝毫无法挣脱。”

    并非他慌张,实在是因为之前那一眼,他竟然被妙善带出了一些排斥,对真神还有它穿下来的训诫的抵触。

    这些异教徒,果然都惯会使用邪术,诓骗人!

    心中起了抵触,巴格达迪暗自惊醒起来,虎视眈眈望着妙善,大有一眼不和就开始打架的样子。即使对方乃是地仙一流的人物,但是他还是硬起身子骨,傲然盯着对方。

    毕竟在他的身后,可是那无所不能的真神!

    “唉!”连连摇头,妙善一脸的可惜,继续说道:“正所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施主,你这一路跋山涉水只为传经,如此行径也算是敬佩有加。便是我释门三藏法师,只怕也不过如此。只是贫僧有一句话,还请施主在这听一下可否?若是能够再次一解施主困惑,倒也不枉贫僧今日所来。”

    然而你巴格达迪却张口怒斥道:“不!这世间的一切都是暂时的,唯有真神才是一切。他是所有,他是一切,他是创造了整个世界的存在。我等子民本就存在原罪,只需要顺从他的训诫,跟随他的脚步,就可以抵达天堂的道路。你这邪恶的卡勒菲,若是继续在这诋毁真神训诫,莫要怪我心狠手辣。”说着,作势就一掌拍来。

    妙善无奈,也未曾挥掌迎接,只是朝后一掠避开了掌风。

    他看着巴格达迪那近乎痴狂的模样,越来叹息起来:“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施主,你有朝一日若是愿意,我随时随地可以助你一臂之力。”飘飘然,那里还有他的踪影。

    巴格达迪这才回转神来,赶紧迈开脚步从这离开。

    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他才发现原来在这中原大地之上,竟然存在着如此多的邪神子民,既不尊崇真神训诫,更没有丝毫畏惧之心,而在这邪恶大地之上的诸多宗教更是如此的邪恶,居然能够动摇自己心头的根本,甚至险些忘却了真神的训诫。

    果然,似这般凶险之地,就应该被彻底摧毁才是。

    收敛心思,巴格达迪再没有兴趣在这中原大地之上逗留,径直朝着西方奔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