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三章势若流星须臾来,火炮神威震天下
    连绵山峰,几条大河贯穿其中。

    着眼望去,那望之不决的山峰之上,一簇簇苍翠的森林让这里稍微透着一些生气,然而在那贫瘠困乏之地,除却了枯黄的灌木丛外就没有其他东西了,而部分地方甚至裸露出浅白色的山岩,令其看起来就像是那正在脱毛的哈巴狗一样,东一撮西一处的,显得异常的难看。

    山崖直插云霄,沟壑深不见底。

    这被山峰、沟壑还有那连绵纵横的河流彻底切碎的大地,正是武乡县所在。

    在这里,赫和尚拔都足足留下了数十个山寨,全都是以巨石、大树构建完成,上面安装有大型的攻城弩、投石车之类的远程射击类武器,可以说是异常的坚固。赫和尚拔都甚至坚信,就算是他们蒙古大军进攻,至少也需要月余时间才能够攻克。

    这些坚固的山寨之中也经常以探马、烽火联系,互相交流自己所知道的情报消息,并且在平时时候也经常进行模拟训练,人员之间也是调动频繁,好让他们能够熟悉这里的一切。

    铁索横江、固若金汤,诸多的溢美之词方才它们上面,并不是虚妄。

    然而如今时候,在这峭壁危岩、奇峰突出的无尽大山,一条蜿蜒小道盘旋不定,朝着远处延伸而去。

    道路上面,此刻正有一直军队奔行其上,其速度快若迅雷,当真是让人反应不过来。而在这个时候,能够进行如此程度的军事调度,除却了赤凤军还能有谁呢?

    “全员,跟我上!”

    一声呼啸,铁辛一马当先,朝着不远处山寨冲去。

    尾随其后,数十位战士身披坚硬的铠甲,手持重达数十斤重的铁盾,步履坚定一步一步朝着前方推进,时不时挥舞着手中的盾牌,将山寨之上落下来的箭矢、巨石挡住,令其无法伤到后面的士兵。

    这时,他们就像是那坚硬的城墙一样,牢牢地护住身后尾随而来的赤凤军战士。

    漫天山野之中,三千人分成了共计三十个小队,分别自各个方向朝着山寨冲去。和之前和蒙古鞑子阵战时候截然相反,此刻赤凤军并未一个个聚在一起组成强大的枪阵,而是以一百人为单位组成十个小团队,每一个小团队之中相隔数百米距离。

    前方的乃是盾牌手,他们全都是人高马大,身上不仅仅穿着能够保护全身的板甲,手中也是抬着沉重厚实的盾牌,将前面射来的漫天箭雨和天空中落下来的石头挡住。尾随其后的,则是手持战刀、战斧的刀斧手,他们牢牢地将身后一群背着虎蹲炮的士兵保护住,令其不受到前方任何的受伤。

    那些背着虎蹲炮的,正是萧凤新近建立的神机营。

    以火器为主要战斗武器,并且能够熟练操控虎蹲炮,这就是神机营存在的意义。

    当然,限于现在的状况,整个赤凤军之中能够操控虎蹲炮的不过一百多人,还远远无法编成一个正规的神机营。而在这次攻击武乡县时候,萧凤一口气将全部神机营的士兵全都派出,正是为了在这次战斗之中,实验神机营的势力究竟如何。

    待到推进到距离山寨只有百米之遥时候,神机营将背后背着的虎蹲炮取下,将一个个早已经包好的炸药包填入其中,在上面塞入早已经切割成形的石弹,并且点燃尾部拉出的火线。

    “轰轰轰……”

    连续不断,这声音就像是那山林之中骤然咆哮起来的老虎,震慑的周围丛林都是簌簌发抖,山峰周围全被这巨大的好似雷霆一样的声音摄住,浑然动弹不得。

    远处,本来坚硬的山墙顿时崩碎,露出了一个硕大的口子。

    即使是坚硬的巨石,也未曾抵抗虎蹲炮的威力,再数十门虎蹲炮连续不断的炮击之下,整个城墙顿时倒塌下来,露出了老大的空洞来。

    城墙之上,数位士兵顿时粉碎,一身血肉全都被整个打碎,漫天的血水洒满全场,腥甜的味道传遍山寨,其中不知道混合着的究竟是腹中呕烂食物的腐臭味,还是那肠子之中尚未排泄出来的邋遢之物。

    总之恶心的气味悠然而生,更是让那些士兵胆战心惊,浑然不知面对这般惨烈环境之中,他们究竟应该做些什么?

    “杀!”

    尚未清新,在他们的耳边早就响起了对方的呐喊声。

    刀光挥舞之中,弓弦脆响之下,一个个士兵徒劳无功的在那纷涌而至的赤凤军之下纷纷倒下,而更多的士兵却终于忍不住心头的恐惧,将手中的兵器还有其他什么的全都丢掉,整个人跪倒在地,连连吼道:“我投降,不要杀我!”

    面对那不知名震慑整个山峰的声音,还有让人惊骇不定、被其瞄准就会彻底化作肉泥的武器,他们最终还是没有半分抵抗的心思,全都举手投降让赤凤军的将领,将这片区域彻底地占领了。

    “怎么回事?那赤凤军什么时候到来了?”

    另一边,那守护整个武乡县的刘天禄将军瞧着眼前的场景,早已经震怒不已。

    他跟随赫和尚拔都多年,虽然并无多少战功,然而胜在忠心耿耿,并且性格向来稳重,所以被委任在这里负责这里的安全防备问题。

    然而不过是刚刚苏醒,他就发现了眼前的武乡县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主人一样。

    在山寨之下,那些汹涌而来的士兵仿佛没有畏惧,浑然将眼前的那些箭矢、大石视若无睹,直接就踏入山岩直冲上来。“十则围之、五则功之、倍则分之”,这记录在《孙子兵法》之中的名言警句,他可是熟悉无比。

    但是眼前这赤凤军却分毫不管忠济不过三千兵马,就发兵攻打整个武乡县。

    要知道这武乡县之中,虽然未曾和榆社城一样驻扎有上万兵马,但是也有足足两千兵马。而且还是背靠坚城、手握利器,而食物以及淡水资源,也是储备甚多,足够支撑相当长一段时间。

    但是呢?

    这萧凤居然真的挥兵北上去,前来攻打他这武乡县了?

    弄不清楚,刘天禄当即率领麾下亲兵走出了营帐,走到了山寨之中的瞭望台之上,极目远眺整个武乡县。瞧见那些山寨被纷纷击破,里面的士兵被纷纷屠杀甚至投降,他顿时骇然:“这是什么武器,居然如何厉害?”

    一至两人便可操纵,一个呼吸便可以射出,而且威力射程也远超床弩,只需要对准目标就可以将其摧破,这般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武器?

    心中骤然跳动,刘天禄恍惚之中,仿佛看见了自己麾下铁骑在这愤怒的武器之中被纷纷碾压。

    只可惜他纵横沙场数十年,也未曾瞧见过如此凶悍的兵器来。只是望着远处岌岌可危的山寨之后,刘天禄就感觉愤恨,吼道:“列位,且随我一并出征。灭了这帮赤妖。”说话间,也将自己的大锤取下,挎着战马自山寨之中下来,准备驰援远处山寨。

    若是被对方靠着这威力强劲的武器将周围山寨各个击破,那么到时候赤凤军的力量就会得到进一步的集中,之后便可以集中全部的力量一起来攻打他这山寨。

    集中兵力、攻打一方,这军事常识刘天禄自然也懂。

    只是他刚刚下山,在那山林道路之上,一个战阵早已经列阵在前,正好挡住其去路。长枪林立、气势如虹,诸位战士身上,一片片铁甲被刻意刷成血红色,殷红殷红正似那焚烧天空的火焰一样,也将这森林化作了一片漫天的火海。

    低着声,刘天禄问道:“敢问阁下可是萧统领?”

    总是距离尚有数里之地,然而他依旧可以感受到为首一人那犹如万仞高山一般的威亚,压得他气喘吁吁。

    “正是在下。”

    双目张开,萧凤眼中透着几分异色,问道:“在下率兵出来,莫非是已经幡然醒悟,知晓那窝阔台残暴不仁、嗜杀成性,甚至就连他那胞弟也不放过,所以想要投降我赤凤军吗?”虽然声音不疾不徐,也没有炮声那震慑天空的广阔,但是她那清晰声音却像是在众人耳朵边上响起,让每一位士兵都听得真真切切。

    这话看似简单,但是那刘天禄却像是被刺激了一样,连声喝道:“放肆。我天可汗泽披苍生,岂容你这乱民置喙?”

    “哈哈……,哈哈哈哈!”

    轻嗤一声,萧凤立刻抬起头连声发笑起来,尤其是在想起了之前那潞州城屠杀事件,她更是连连的摇着头,口中也是发出放肆的笑声来,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愤怒:“原来你们所谓的大汗,就是以屠刀治天下吗?三月之前,那潞州城牺牲的上千条百姓的性命,如今我还历历在目呢。你要不要让我一一告诉你,他们的性命吗?”

    刘天禄那脸色立刻就一阵青、一阵白,心中对制造潞州城死亡的忽睹都更是埋冤不已,然而他也明白那忽睹都可是黄金家族之人,平日里仗着身后有赫和尚拔都抵触一下或许可言,但是若是当着别人的面“污蔑”黄金家族的人,那就不是他这等外姓之人能够做出来的。

    旁边的蒙古人监军却是忍耐不住,喝道:“那潞州城不思天命、不服王化,屠了就屠了,你又能如何?”

    对他们这些人来说,那北地汉人不过是等同于牛羊牲畜一般,想要杀就杀,想要饲养就饲养,哪里会有这些中原人士才会拥有的仁义道德?

    听见这话,赤凤军众人纷纷攥紧手中枪柄,目光透着血气凝视着眼前之人。

    刘天禄顿感头皮发麻,看着旁边雀跃不止的麾下士兵,当即朗声说道:“区区****,莫非当真以为你爷爷我无能否?”

    说着,他就驱策着胯下的战马,带着身后的一干骑兵,朝着早已经列好阵的赤凤军冲来,骑兵尚未到达军阵之前,他们就已经纷纷拉开强硬的复合弓,朝着对方射去。

    “全员准备!神机营,开火。”

    然而远处,赤凤军纷纷退后,却是自两侧让出了一条道路。

    三十门虎蹲炮一溜儿的立在军队之前,那些神机营的士兵们也将石弹塞入其中,点燃了里面塞满的火药包。伴随着一缕青烟,那石弹立刻自虎蹲炮之中被发射出来,在空中划过了一个优美的弧线,就整个落入骑兵阵之中,将那骑兵连着身下的战马一并轰的血肉模糊,再也看不出起原本模样。

    于是,骑兵的一角开始崩溃。

    “攻击,给我攻击。”

    声嘶力竭,刘天禄不断地嚎叫着。

    纵然天空中被对方那奇怪的武器所覆盖住,但是他还是自信纵横天下的蒙古骑兵的厉害。只需要突破这连绵不绝的火炮之后,他就可以来到了对方的军阵之前,用自己手中的大锤狠狠地将对方的头颅咋的粉碎。

    是的,只需要在坚持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目睹着远处的一切,刘天禄不断地催促着身下战马,纵然那战马屁股之后已然布满血丝,双腿上也是鲜血流淌,他还是不断的用马鞭抽着,腿上针刺刺着。

    没错,只需要穿过这一片火炮就可以了。

    脑海之中仅存这一个念头,但是刘天禄却浑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原本足有近千人的骑兵阵,如今时候只剩下不足百余人了。

    在那连绵的火炮声中,还有满目的血腥之下,那些战马早就被惊动起来,再也无法被身上的骑兵所掌控,撩开四蹄漫山遍野朝着四周窜去.

    毕竟那代表着地狱的死亡讯号,它们可是相当的害怕。

    未经过训练的战马,其实是相当的胆小,所以它们在第一次听到了火炮的声音之后,就会被迅速吓住,以至于无法在和以前一样,继续朝着对方冲去。

    整个骑兵,其实在火炮发威时候,就已经崩溃了。

    “全员,给我冲锋。”

    看着眼前终于冲到眼前的刘天禄,萧凤心中毫无战斗的意愿,面对这已然丧失理智的家伙,她甚至觉得自己若是出手,都算是对对方的一种仁慈。

    一霎那,群枪当即横立在前,众人齐声喝道,步履整齐一并朝前冲去,就将眼前几人刺死,之后就像是那焚烧一切的火星一样,将这武乡县之中扫荡干净,再无一星半点的抵抗痕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