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十章传玄功上下一心,送兄弟情感动天
    自试探那些伤员回来之后,萧凤又来到兵营之中。

    此刻兵营之中,一列列士兵正以三十人为一组,在小队长的率领下开始队列行径。那一声声嘹亮的口号声,还有整齐划一的动作,都彰显着这个军队已然具备超出了寻常军队的纪律。

    在未曾发生战斗时候,萧凤就下令赵晨和王允德等人操练这些士兵,在经过了接近半年的时间,他们终于开始有了一些精锐的样子了。

    大抵是因为初次战斗胜利的缘故,这些士兵如今全都是精气十足,神情振奋。

    又岂是在看到了萧凤在旁边巡视时候,他们更是高高的挺起胸口,声音也是越发高亢起来,身体紧绷起来,浑然不顾天空之中那灼热的太阳,依旧在这操场之上挥洒着汗水。

    微微颌首,萧凤见到这些精锐士兵,心中也是充斥着名为骄傲的自信。

    十年努力一手打造出眼前的精锐士兵,她感觉此刻心情就和另一世自己辛勤工作终于领到第一笔工资一样,全都是洋溢着想要朝着世界诉说的渴望。

    这种成功感,就像是鸦片一样让萧凤上瘾,甚至于沉醉于这种巡视之中而不可自拔。

    但是仅仅巡视终究不是她此行的目的,于是萧凤找到正在此处训练那些士兵的赵晨,问道:“赵晨,士兵们《五星战世决》修炼情况如何?”

    数周之前,萧星在来到沁州城将潞州城发生事情告诉她时候,也将那《五星战世决》一并带来。

    而得到这些秘籍之后,萧凤当即就命令赵晨,开始将这玄功秘籍传授给众人,好能够提高每一位士兵的生存能力,增加整个赤凤军的战斗力。

    她自己修行的《玄心冰玉决》本身存在隐患,仅仅适合女子修行,并不适合男子修行。

    以前赤凤军将士修炼的多是赵晨自身所带来的《五虎断门刀》《太祖长拳》《杨家枪》这一类的粗浅武功,虽然对士兵实力的提升颇有效果,但是其进步空间相当有限,早已经无法满足赤凤军如今的需求了。

    故此萧凤迫切需要一些高等功法,好让麾下赤凤军士兵实力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禀告主公!”

    赵晨立即回道:“赤凤军麾下共计七百余位连队长和副队长已经有一半以上开始修行。只需要在过上一个月的世间,我定然让每一位连队长都学会《五星战世决》。”

    在创立《五星战世决》时候,尘漓道人和木道人就已经考虑到玄功入门传承问题,所以其入门法决其实是相当简单的。

    但是这毕竟是顶尖一流的玄功,识文写字乃是最基础的要求,通读经典、熟悉天文地理、万物规律也是相当重要。

    那种只需要得到秘籍,然后闷着头埋头苦练,就以为能够将武功修炼到顶尖水准的,只不过是小说家们的意淫罢了,不具备任何的参考价值。

    赤凤军那些新近招收的士兵不过是农家子弟,之前一直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纵然在踏入赤凤军时候经过短暂训练,学会了写自己的名字还有百位数之内的加减乘,但若要去学习更为麻烦的东西,以他们的学识那就力有未逮。

    这些人若要修炼《五星战世决》,只怕还得经过三年以上基础教育才行。

    而且《五星战世决》也是赤凤军机密之一,萧凤也不可能让其擅自流传出去,被敌人所窥破其中的缺点,所以现在一直都只在她最初起家的那一千人之中流传,并且由他们对军中士兵进行甄别、判断,经过一定得程序之后方才会被允准传授《五星战世决》。

    这一点,萧凤一直将其当做重中之重。

    “那就好,你去将每一位连队长以及连队长以上的人员全都召来,我有话要说。”挥手令那些士兵各自退去,萧凤说道。

    赵晨当即下令,让每一位连队长聚集起来,来到了另一边操场之上,等候开会。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合计七百一十九位士兵全数聚集起来,一动不动盯着那立在众人眼前的少女。

    纵然对方不过双十年华、身材相当瘦削,甚至不过是一位女性,然而他们依旧充满崇敬,绝无半分的埋怨。

    凝视着眼前的这些人,萧凤发现很多熟悉的面孔不知不觉已经消逝了,更多的人她也不是很熟悉了。

    历经数次战争,曾经尾随她的那一千位士兵死了很多,只剩下了眼前的这些人,而很多人也因为表现显著而被提拔起来,在日后的日子里这样的事情还不知道究竟会发生多少次。

    萧凤心情异常沉重,低声道:“在开会之前,先让我们为那些死难的战友默哀三分钟。”整个操场立时沉默下来,天色稍微暗淡下来,让这一片区域透着一股凝重,沉甸甸的压在胸口,让人感觉呼吸异常沉重。

    无论是她还是这些经历生死的士兵,此刻沉默了下来,顿时就被撩起昔日训练时候的场景。往日里,他们彼此帮助,互相配合,一起度过了众多的艰难险阻,并且为了共同的目标抛头颅、洒热血。

    然而转眼之间,身边那个熟悉的他,就如手中云烟,转瞬消逝。

    思念的情绪难以抑制,往事的一切就像是打开的啤酒瓶一样,不断地自记忆深处涌了出来,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一个歌声,萧凤不禁张口唱起来。

    这一下,正如那黑幕笼罩的大洋之中亮起的灯光,当即将下方的众人也一并引动起来,随着她那清脆的声音渐渐地响起。

    “送战友踏征程

    默默无语两眼泪

    耳边响起马蹄声

    路漫漫雾茫茫

    生死生涯常分手

    一样分别两样情

    战友啊战友

    亲爱的弟兄

    当心夜半北风寒

    一路多保重

    送战友踏征程

    任重道远多艰辛

    洒下一路马蹄声

    山叠嶂水纵横

    顶风逆水雄心在

    不负人民养育情

    战友啊战友

    亲爱的弟兄

    待到春风传佳讯

    我们再相逢

    战友啊战友

    亲爱的弟兄

    待到春风传佳讯

    我们再相逢。”

    低沉的歌声,沙哑的嗓音,正如那渐渐升起的云烟一样,化入广阔的星空之中。

    操场之上,所有人双目之中泛起泪水。

    在这一刻,他们真切的感受到了那些士兵的存在,他们重新回到了这片大地之上,就在这星空之中看着自己,声音化作了呢喃的鼓舞,正在那无法探究的另一个世界之中,为他们祈祷、为他们开拓、更为他们指引,在那遥不可及、朦胧无比的世界尽头,便是辉煌的未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