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八章献宝剑众人入府,得神兵严实逞威
    “说起来,倒是有一件事情需要公子相助。”

    顺蛇爬杆,水川先生立刻长叹一声,满布皱纹的脸上透着一些害怕。

    严忠济赶紧问道:“什么事情?”

    “说来也奇怪。就在几日前,我在丛林之中打猎时候,在一处山窟之中找到了这件武器。”手一伸,水川先生立刻将那赤心剑自萧月身边解下,手腕轻轻一拉,就将半截剑刃整个抽出,露出其中模样来。

    中央乃是赤色玉石,望之就感觉灼烧无比,两侧却是雪亮无比、宛如白玉的刀刃,边缘之处透着锐利之气。

    这柄赤心剑材料乃是来自于赤剑还有韶月剑,赤剑本身具备增幅加持火焰的能力,而韶月剑也所用材料乃是当年禾速嘉兀迪那柄重剑,其中掺有能够激化真元的玄铁。之后被融化取出其中玄铁,分别铸成了三柄韶月剑,分别由萧凤、萧月、萧星随身佩戴。

    只可惜那三柄却断了两柄,萧凤那柄则是赠送给了萧星,作为她的护身兵器。

    而那两柄宝剑萧凤也没兴趣再重新接上,索性将其碎片融化提炼出其中玄铁,并且将这些玄铁融入到了赤剑之上,形成了这柄赤心剑。而在融合了两柄兵器的特性,赤心剑比之之前两柄武器,可谓是威力更甚数筹,不仅仅那火焰增幅能力提升数筹,就连剑身坚韧程度也因为融入玄铁,所以坚韧程度极高。

    否则的话,赤心剑如何才能够承受萧月全力施展剑术时候,那种锐意无穷的剑心呢?

    旁边众人瞧见这剑,顿时齐喝一声:“好剑!”

    冰火交织,他们尚未靠近,就已然感觉皮肤那火烧火燎的感觉,甚至一股冰寒之气也自心间油然而起,将那五脏内腑全都冰封起来。

    内外交错,冰火两狱,当真让人心惊胆颤。

    严忠济亦是惊讶,连忙靠前就要将这宝剑接过,问道:“这把剑?”

    只是水川先生却忽然将赤心剑收起来,重新递给萧月,然后满是无奈张开双手,说道:“没错。光是握着这把剑,我的这双手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此刻,他那手上全都密布着细小伤痕,一丝丝伤痕之中鲜血微微泛起,很明显是受到了什么锐利东西切割导致的。

    “剑未出鞘,就已然伤人。这把剑,莫非乃是什么神兵利器?”

    严忠济惊讶莫名,目光闪烁不定,看着这柄宝剑。

    “没错!这剑也不知道咋的,也只有在我家孙女手中,才不会露出这个样子来。”水川先生一脸苦恼的摇着头,说道:“因为见到这件武器甚是古怪,所以就打算跑到这大名府之中将其卖掉。公子,不知道您觉得这柄剑究竟价值如何?”

    严忠济左右看了一下,几分担忧于面颊之上浮现:“此地并非恳谈之地,还请几位随我到府邸之中,再行商谈之事。”随后,他就喝令旁边那些侍从分开人群,带着几人朝着不远处的府邸走去。

    萧月无奈,只好手持宝剑,跟着几人一路前去。

    只是她在扫过水川先生时候,却不免带着埋怨。

    不声不响,这人就将“孙女”、“聋哑身份”盖在自己身上,这种表现也不知道究竟算是机智还是狡猾。

    不过也幸亏水川先生这般话语,倒是让他们省了靠近严实的功夫,直接就可以踏入对方府邸之中,而且还是以这样的一种身份靠近的,这样的话也为他们接下来的行为打开了一条道路。

    另一边,严忠济再将三人安排在一处别院之后,很快地就离开此地,说是去寻找他那正在城外和江湖人士饮酒作乐的父亲。

    索性三人倒也不急,就呆在原地,静静的喝着茶、欣赏着园中美景。

    似乎就是华夏人的建筑习惯,在塑造庭院的时候,总是喜欢将大自然的风景纳入园中,将一块块丈余高的假山堆积起来,仿佛这样就可以模拟那些连绵山峰;挖出泉水以及池塘,似乎这就是那些大河湖泊;两侧种植着的杨柳还有花草,也象征着自然的风光。

    只可惜萧月早对这些场景看腻味,见到旁边无人,当即压低声音问道:“为什么要让我装成聋哑人?而且你们也不是不知道那小子的企图。若是你们当真要让我嫁给他,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们两个丢在这里?”

    并非她不知情况,实在是因为萧月对男子分毫不感兴趣,更勿论对方乃是鞑子将领了。

    “不过是一时之急,只需要我劝服那严实之后,自然有办法让你逃脱生机的。”将手中茶杯放下,水川先生沉声回道。

    双眉紧蹙,宇文威稍微有些挂碍.低声警告道:“劝服严实?莫非你打算向他允诺什么东西吗?别忘了当年那个李全,就是因为你而壮大的。今日里,难道你还打算重蹈覆辙吗?”

    “所谓纵横,不过利益交换。你若是不允诺他一些东西,他又如何能够轻易相信?”水川先生摇着头,否定道:“若非暴秦独强,如何能有六国联合之事?虽是如此,然而六国彼此心思各异、具有不同,彼此之间也是积怨长久,无法有效配合。否则的话秦如何能够剿灭六国呢?”

    “但是你莫要忘了,这些军阀豪强全都是一群白眼狼,所贪求的不过是自身利益,哪里还有什么天下之分、华夏之理。若是就此赠送物资,令其滋养壮大,岂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就是那安禄山、石敬瑭之流?李全事情,殷鉴不远。还请你三思啊。”

    宇文威却有些慌张,继续劝道。

    自他来到这北地就任地方官之后,不知为何就对整个北方豪强,都带着敌意。

    萧月听见这话,却有不满:“虽是如此,但是其中也有热诚之人,岂可一并而论?比如说我那师尊,她便是一心一意,打算击败蒙古鞑子,拯救整个世界。”言辞之中,自然石有着无上荣高。

    “或许是这样吧。然而世事变迁,是人也会变化的。”

    不可置否,宇文威并不愿意在这方面辩驳,以免的触怒萧月。

    在他这一生当中见多识广,那些学子一开始时候倒是慷慨激昂,但是日后却在名为现实的磨盘之中被碾压,最终却变成了一个个阴险狡诈之徒。

    如此变化,自然让他唏嘘不已。

    微叹一声,水川先生虽然乃是当年的当事人,但是他却仿佛有什么忌讳一样,分毫不曾说出自己的身份,沉下声指了指远处传来的嘈杂声音,说道:“待会儿再说吧,毕竟那个家伙已经来了。”

    顺着声音,众人望去,就见一行数十人,簇拥着中间一位中年人,身着藏青色长袍,一袭蟒皮腰带将其系住,腰间之处挂着两个金鱼袋,不是驻扎在这大名府一代的军队的统治者——严实又是谁呢?他虽然和水川先生、宇文威一般年龄,然而那脸上却中气十足,顾盼之中亦是透着风采,行走时候也是威风赫赫、仪态万千,当真不愧是一方首领,端的是非同小可。

    “我听我家二郎曾言,说是你们有一件神兵利器,欲要赠送给我?是不是这样?”走到三人之前,严实朗声笑道。

    水川先生示意萧月半跪下来,将那赤心剑高高举起,低头说道:“之前我兄弟两人行走于山川之中,偶见有光华四射、宝气直冲云霄,心中诧异之下故此前往。没曾想,居然见到在一棵梧桐树之上,正插着这柄宝剑。之后费尽心思,方才将其取下来。”

    “因为听闻严将军侠义闻名,故此前来敬献宝剑!”

    声音之中带着欢悦,好像他当真就是来此敬献宝剑的。

    严实听了甚是欢喜,当即伸手,想要将那宝剑握住。

    正在此刻,这赤心剑却突然间脱鞘而出,半悬于空中,上面无穷烈焰灼灼燃烧起来,令其好似天上那颗太阳一样,烤的周围青草全数萎蔫,地面也是皲裂开来,其中亦有锐利剑芒放射而出,在地上留下无数道裂痕,边缘锐利非凡,当真是玄奇无比。

    “无人自动,这兵器当真是灵性非凡,竟然自发的就开始抵御起来了。”

    “烈焰灼灼,如此神威也算是稀世罕见,战斗时候可谓是威力倍增。”

    “而且剑刃剑脊浑然天成,绝无一丝锻造痕迹。当为大家之手。”

    “能够拥有这般武器的,只怕它之前的主人也是一位地仙人物。”

    那些随行之人见着眼前的场景,纷纷诧异起来,口中也是啧啧称奇。在寻常的刀枪剑戟之类的冷兵器之上,存在着法器存在,比如说忠勇四将的武器、金水上人的符篆、昔年金军斡烈兀林答的青龙枪、重剑还有拒付,都是属于这个层次的武器。

    它们需要以特殊的矿物还有奇怪的手段锻造而成,所以很稀少。

    再其之上的,则是神兵了。

    而这些神兵向来稀少,并且它们均是为地仙一流的强者所拥有,并且由从法器进化而成的,可以说每一件都是那些地仙人物一生精华凝练而成,威能也是各不相同,可谓是独一无二的。

    这赤心剑,正是萧凤耗费自己神通精心打造的神兵。

    寻常人能够瞧上一眼,已然算是万幸,哪里能够拥有如此厉害的武器!

    “哦?没想到这宝剑当真是威力无穷!既然如此,且看我如何降服你?”

    严实立刻起了一些贪婪,当即低喝一声运转体内神通,于他身体之上立刻蒙上一层薄薄的光雾,将其身躯护住之后,然后伸手直接朝着赤心剑抓来。

    对他这种地仙一流的人物来说,只消一感应就能够感觉到其中所孕育的神通威能。

    如今见到这赤心剑露出挑衅模样,严实立刻就起了一些争执心,意图将其压服并且纳为几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