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七章大名府众人初抵,遇公子萧月难逃
    笠日,初晴,正是出行好时日。

    三人一路奔行,终于来到了大名府。

    望着眼前城池,萧月有些忐忑不安:“水川先生,那严实当真会依照你的想法按兵不动吗?”

    “自然!”

    水川先生长须拂动,微微颌首:“此人年轻时候倒也读了一些书,志向向来远大,然而却不肯脚踏实地苦练武功,反而喜欢结交众多江湖众人。正是因此,所以他年轻时候虽然屡屡犯事,却得到那些侠义之辈相助,虽然不过是中人之资,却也屡有遭遇,从而成为地仙一流的人物。世事轮回,也算是风云无常罢。”

    “那你怕了?”宇文威忽然说道。

    水川先生拧紧眉头,言不由衷的回道:“左右不过一介常人,有什么好怕的?”虽是强装镇静,然而萧月却可以看见其双股稍微有些战栗,显然也是有些害怕了。

    “只可惜了。若是没有当年的变故,你又何至于变成今日样子?”嘴角带出一丝轻蔑,宇文威那沙哑的声音之中明显是带着愤怒。

    先是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水川先生神色有些复杂看着那城池之上的牌子,老朽身子一步迈出:“这倒也是。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吧。”

    重新回到这里,他倒是触动心中怅惘,若是没有被废掉玄功,依照水川先生的才情、资质,踏入地仙一流也算是理所应当。只可惜天妒英才,往年那一场席卷整个宋朝的庆元党禁遗祸甚重,不仅仅让曾经的孙应时被迫隐居定军山,就连眼前这水川先生和宇文威一并受到波及。

    正是这次事件,令他一蹶不振,如今时候甚至就连那些寻常武者都比不上。

    虽是在旁边只是听说过,萧月也是唏嘘不已,随着两位年近天年的老者踏入这城池之中。

    大概是因为有严实再次驻扎,这大名府比之之前的那些荒城要好得多,不仅仅道路两侧有打开大门做生意的商客,就连街上人群也是熙熙攘攘的,甚至让三人生出一股时光交错的错觉。

    然而只是走了几步,萧月就面露嫌恶起来。

    其中缘由,正是那些瞧着她相貌围过来的众人,甚至有人直接挤到了她的面前,询问芳龄、身高、兴趣、婚配甚至生辰八字之类的,俨然一副追星模样。没办法,萧月毕竟是修为有成的武者,纵然身上所穿的不过寻常农村衣衫,然而她那自衣袖露出藕玉也似的皓腕、净白如雪的玉庞也依旧显眼,高挺的腰姿亦是不类常人,和那些被生活、劳作压垮的黄脸婆,当真不是一路人。

    这般英姿,在这充斥寻常百姓的街道之上,自然是鹤立鸡群。

    水川先生无奈,低声说道:“早知当初我就应该教你易容之术,好掩盖这美貌来。”

    “就你那些东西用鸡屎、猪粪混合的易容之术,还是算了吧。”一想当初易容时候所用的涂料,萧月本能的就产生排斥。她毕竟是女子,素来好洁,若非是紧急状况,又怎么可能让这污秽之物涂在自己的脸上呢?

    宇文威指了指眼前众人,低声问道:“但是这些人怎么办?”

    “很简单,只需要将他们逼退就行了。”

    轻哼一声,萧月立刻运转玄功,在她身边立刻生出一重锐利之气,好似屏障一样将几人罩着,而凡是靠近起三丈之内就会瞬间感觉皮肤刺痛,心中也是恶心无比,从而自这片区域之中离开。

    这一下,方才让几人得以穿过人群,朝着城中走去。

    正在这时,自不远处街道之上一人骑马走出,雄姿英伟、挎着一张强弓,身后跟着数十位骑兵,不知道乃是那家的公子,目光巡视着周围的状况,偶然间还询问着那些商贩们的菜钱价格,整个气氛也算是其乐融融。

    “那个少年,你知道是谁?”见到水川先生死死盯着这人,宇文威问道。

    “不确定。”摇摇头,水川先生回道:“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记忆都有些模糊了。不过这个城市乃是严实治下,那么或许眼前这位的身份就是他了!”

    “他?”宇文威沉思起来。

    两人对话时候,那人却像是察觉到两人谈论,当即调转身看望这里,随后目光之中都闪过一丝雀跃,喝令随身侍从分开人流,朝着三人所在的地方走来。

    “我们走吧!”

    萧月忽的说道。

    并非她害怕,实在是因为那人目光太过放肆,根本就不顾及周遭人的诧异,死死的盯着自己,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目光之中的痴迷。

    若非身边有两人拦着,她早就抽剑将眼前这人给劈了。

    这时,水川先生却忽的笑了起来:“不,我们还是等他过来吧。毕竟若要打开整个局面,那就非得需要眼前这人的‘帮忙’不可。所以接下来的事情,还请萧姑娘暂且容忍一下。可以吗?”一边说着,他一边躬身作揖,当真是做足了礼数。

    萧月无奈,只好点头应承下来。

    且不说这里,远处那位公子也来到几人旁边。

    他也不管旁边两个打扮成乡村农夫模样的水川先生和宇文威,而是直接来到了萧月的面前,脸上带着笑、眼中透着欣喜,身子弯曲长揖一下,问道:“初次见面,多有冒犯,紫芝这厢有理了。只是不知道姑娘芳名如何?可曾婚配?”这般大胆的样子,当真是让众人诧异。

    很显然,依着他话语之中的意思,显然是对萧月产生了爱慕之情。

    不过这也是理所应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以这位如此尊贵的公子,并且还是正处于十八九岁青春期荷尔蒙时期,若是遇见萧月这般清冷艳丽的少女,并且对其一见钟情,也应该是合理的发展吧。

    只可惜,萧月心中早已有人,岂会因为眼前之人,就有丝毫动摇?

    这个时候,她半点理会意思都没有,只想要让这家伙尽快滚蛋,也免得浪费自己的时间。就这样,因为萧月并未回答,周遭之人顿时感觉整个空间的时间都凝滞了起来,竟然在一霎那鸦雀无声。而那位公子见到萧月迟迟不曾回答,脸上顿时泛起尴尬来。

    “对不起,我家孙女因为变故无法说话,故此无法回道公子的话。”

    但是在这个时候,水川先生却一步跨出,打破了此处的宁静。

    这位公子顿时慌张起来,连忙问道:“孙女?原来您就是她的爷爷啊,当真是失敬失敬。但是她究竟因何原因,竟然就连半点话语都无法诉说?”问话时候居然也透着一些温柔。

    “说来惭愧。我那儿子本是此地三十里之外荆棘岭农夫。只可惜在十年前却因为乱匪闯入家中被害。只有我和我兄弟因为道山中打猎,方才逃过一劫。而这娃娃也幸亏当时候被藏在了米缸之中,方才逃过了一劫。只是自此之后,她就变成这般样子,半分话语都说不出来。”

    悠悠然,水川先生顿时陷入悲伤之中,苍老的眼睛之中落下几滴浊泪,当真是彷徨之中带着失落,全然将那古老伶仃的模样展现的是淋漓尽致。

    “原来如此。”话语中透着可惜,这位公子不禁猛地一跺脚,五指亦是攥紧身侧宝剑,低喝道:“只可惜我当年太过年幼,否则定然一剑将那匪徒全数斩杀了事。”

    “这位公子果然有大志,老夫权且替那死去的孩儿谢过公子。”水川先生当即拜倒恭恭敬敬磕了一下头,随后在这为公子搀扶之下站定起来,透着困惑问道:“只是不知家传如何?姓甚名谁?”

    “姓严名忠济,字紫芝。你叫我严二郎便是了。”严忠济哈哈一笑,爽快无比的说道。

    “原来是严老相公的孩儿啊。怪不得居然如此英武非凡,不过双十年华,居然已经名列千户、修为也是踏入堂堂之境。严二郎这日后定然会飞黄腾达、官居一品啊。既然公子如此家世,却为何垂怜我家孙女?毕竟她不过蒲柳之姿,更兼身有残疾。若是就此成为公子妾室,只怕会玷污公子名声啊。”水川先生继续赞道。

    “无碍!我父亲曾经说了,切不可仗势欺人、以大欺小,否则的话就算不得侠义之人。而且她虽有残疾,但那双眼睛却是灵动无比,而且行动之中更是透着一股飘渺出尘之意,周身亦是泛着冷意,想必年幼时候应当是受到了不少苦。既然如此,那我更应当怜爱此人,不然的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