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六章囚笼渐成围剿出,萧凤定计先锋起
    “没想到,我们居然真的将这家伙击毙了?”犹自带着不可思议,武清呢喃道。

    踢了一下不远处的尸体,赵晨低声说道:“他的尸体就在眼前,很显然我们赢了。”辛苦付出如此代价,斩杀此獠,他们也算是为之前的兄弟们报仇雪恨了。

    “不过也亏得是这件武器,不然的话仅凭我们,还未必是他的对手。对了,兄弟。这是什么武器?”戴泽庆幸,铁辛却望着远处还在冒着烟气的几尊炮。

    他在宋朝效力时候,所见到诸多武器也算是数不胜数,但却未曾见过这般东西。

    “此为虎蹲炮!乃是我家主公研制出来的,通过点燃火药来将石弹或者铁蛋发射出去,从而达到杀伤敌人的可能性。威力比那蹶张弩更甚一筹,是专门用来破开蒙古骑兵阵势的。”带着崇敬,赵晨对自己的主公萧凤,可谓是敬若神明。

    自赤凤军占领整个潞州之后,萧凤就念念不忘想要弄出可堪使用的火炮来。

    毕竟赤凤军底蕴不足,不仅仅底层士兵数量和质量比不过对方,就连高层高手的数量也远远不及。

    为了战胜对方,萧凤只有兵行险招!

    而且当年她制造那个铜制火铳时候已经有些经验,所以就开始计划制造出火炮,借此弥补两者之间的差距。

    尤其是当将那恒盛毓整合完毕之后,萧凤就立刻给于指示,让陈慎行等人弄出可堪使用的火炮来。大型的防御用红衣大炮已然被列入研制的行列之中,小型的单兵就可携带的虎蹲炮也被制造出了好几门,并且配备在军队之中。

    甚至在未来时候,萧凤还打算将那神臂弩、三弓床弩之类的彻底淘汰,全数改为虎蹲炮!

    只不过目前潞州城资源不足,无论是火药产量还有钢铁产量都差强人意,所以一直都无法顺利完成,仅仅算是未来蓝图吧。

    如今萧凤让赵晨率领这只部队日夜潜行来到这左权县,也未尝没有练兵的想法。

    神色复杂,铁辛凝视着旁边的十尊虎蹲炮,那些专门选拔出来的士兵正将毛刷捅入炮膛之中,一下一下的清理着里面的炮膛,说道:“萧统领果然了得,居然弄出了这种武器来。难怪她能够击败鞑子,甚至在这中原垓心之地,硬生生的打出了一块底盘来。”

    以他的见识,自然晓得眼前这火炮的价值。

    比神臂弩乃至于蹶张弩更为厉害的威力,还有那快捷而又便利的发射速度,以及对更多地形的适应性,这虎蹲炮绝对会将任何的弓弩彻底淘汰,并且改变整个战争态势。

    或许,这就是赤凤军的真正王牌所在!

    心中涌出无数的念头,铁辛越发感觉自己曾经遇见的那个小丫头,居然是如此的深不可测。

    “只不过这张信却是难事。”

    手中捏着一件沾血的信封,武清微微皱紧眉头。

    赵晨忽然间有些害怕,问:“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是赫和尚拔都送给史天泽的调兵命令!让他还有严实派兵,自东方开始围剿我们的命令。”声音沉重,武清张口说道。

    听见这话,三人顿时凝重起来,彼此对视一下,全都感觉事态严重起来。

    以赫和尚拔都那人的性情,只怕这信封并非只有金水上人一人,或许这个时候这张信封已经摆在了史天泽帐中了。彼此对视一下,赵晨叹声回道:“看来,我们应该回去了。”

    ……………………

    “没想到,那个赫和尚拔都居然真的弄出了这样的阵势吗?调集五万大军,就是为了剿灭我赤凤军。看来我萧元凤这颗头,倒是真的价值千金了。”露出矜持的笑容,萧凤收到了萧星还有赵晨的消息之后,依旧是镇定无比。

    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这不过是身为一方统领,应该具备的素质罢了。

    江离上前问道:“既然如此,那不知萧统领准备如何解决对方?”

    “若要击败对方倒也容易。问题在于,如何不让我们所保护的那些百姓受到戕害。毕竟对方这次剿灭是假,彻底摧毁我潞州城之中庄稼是真。否则的话,对方如何会选择这个时候前来进攻?”长叹一声,萧凤又是担忧起来。

    赤凤军虽然目前人数仅有八千,但是其中一千骨干都是经过长期训练,全都是能够读文写字的人。

    正是因为有这些人的帮助,所以在扩充到八千人马之后,赤凤军依旧能够保持相当的战斗力。

    而且随着中华教的建立,萧凤已经开始着手安排,让那些长久跟随她身边的士兵开始修行,并且让这些参加了中华教的信徒安插在任何一只小队之中,日夜宣传教义并且负责开导士兵,从而能够让每一位士兵都知晓中华教的意思,还有他们赤凤军建立的缘由以及目的。

    “净火焚世,驱逐鞑靼!”,并非只是一句宣传!

    而是每一位士兵都矢志不渝,贯彻一切的目的。

    “这倒也是。以蒙古鞑子的尿性,这次战争纵然失败了,他们也会驱策麾下战马践踏农田、毁坏庄稼。这样的话,我们就算彻底击败对方,若是农田之中无法收获足够的粮食的话,只怕也支撑不到来年。”王允德苦着脸回道。

    一族夷灭,千里焦土。

    蒙古人的凶残,在座的众人都是明白。

    “正是如此。所以我们必须要攻敌之必救。既然对方想要打,那咱们就和他们打。这一次,就由我们来开启战局。”萧凤忽的挑起嘴角,虽是笑意浓浓,但其中却不知蕴含着多少的愤怒。

    “由我们来开启战斗?”众人齐声问道。

    微微颌首,萧凤声音顿时严肃起来,说:“没错。立刻通知张世杰,令他率领一千兵马以及五十具虎蹲炮,星夜兼程立刻西进攻击平阳府,此战不必强求攻城,但是务必要将对方牵制在平阳府一带,以免对方破坏我们的根据地。还有,江离、王允德、武清,你们三人也率领五百兵马以及五十具虎蹲炮,自涅水北上,攻取南关镇还有祁县,最重要的是切断太原府和汾州的交通线,不得让他们能够联系起来。此战,断然不能够让对方目的得逞。”

    “若是这样,那严实、史天泽呢?”江离又是问道。

    “他们两人大军驻地距离此地至少也有两百里远,路途之中多是山区丛林,若要完成集结并且攻打我们,少说也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够赶来。而我们熟悉这里地形,若是轻装上路,在七日之内就能够赶到。记住了,这次战斗最重要的目的并非攻城,也非杀伤敌人。”

    萧凤仔细的解释了一下此次的作战方略,之后她又有些害怕,继续警告道:“所以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不得擅自和敌人交锋,在保存我方的有生力量时候尽可能的杀伤敌人,这才是你们的任务,知道了吗?”

    “属下明白!”

    王允德、江离当即起身离开,准备开始接下来的事宜。

    而那探马也将她的命令迅速传递给潞州城张世杰,在接收到这个命令之后,张世杰也立刻带领麾下早就整装待发的士兵开始出征,一时间整个潞州之中风尘滚滚,不知多少兵马开始行动。

    处理完眼前的事情,萧凤方才回道闺阁之中开始休息。

    只是等她瞧着那空荡荡的床铺时候,却不免有些神色赧然,双目之中透着思念,五指摁在床板之上,仿佛还可以感受到那清晰无比的温度,口中难以忍住悸动,低声念道:“萧月。你现在在做什么呢?在外面的时候还好吗?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若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可千万不能够逞能啊。实在不行的话放弃就行,总之一切都要以自己性命为中,知道了吗?”

    思念的话不断地自口中蹦出,萧凤这才发觉自己具备变成祥林嫂的能力,说话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充满着唠叨。

    ……………………

    “想人了吗?”

    拨弄着火堆,水川先生撇过旁边正怔怔抚弄着赤心剑的萧月。

    “嗯!”

    目光直愣愣盯着赤心剑,萧月无意识的应和了一声,玉净的手指握着一卷细绢,轻轻地在那红白交错的赤心剑上擦拭着,一下又一下仔仔细细,令其锃亮无比,不染分毫间隙。

    剑,乃是杀人之物!

    但是萧月却不想要这萧凤所赠送的宝剑之上,沾染半分的血污。

    “搞不懂。那不过是一个女子,居然也让你如此痴迷?简直就将其当做了神仙一样。”另一边,宇文威正在将那些捡来的茅草铺在地上,在这夜深人寂的野外之地,若是没有个准备,可是会很容易受凉的。

    偶然间他抬起眼睛扫过了萧月,就见其正如那闺阁之中纠结于缱绻缠绵的大家闺秀一般,脸上不知带着对远方亲人的思念。

    “她是我唯一的亲人。”

    萧月也没理睬,凝目瞧着已然擦拭干净的宝剑,剑身犹如一捧清泉,映着她那清冷的样貌。

    眼眸收敛、眉间微蹙,几许长发落于脸颊旁边,令那玉庞也和天上的皎月一样,泛起清冷而又高远的光辉。此刻,她正静静坐在一边石头之上,于万千辰光之下,正似那月宫之中的嫦娥,思念着远方的亲人。

    “古怪的关系!”

    心中稍微明悟,宇文威不可置否,拍了拍草铺,对着水川先生说道:“虽然简陋了一些,不过咱们也只能效仿一下魏晋风流,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吧。”随后,两人翻身躺在了茅草堆上沉沉睡了下去。

    要知道他们明日就要抵达大名府了,若是今日晚上不好好休息的话,可是会精力不够的。

    月光之下,唯有萧月依旧静立,情丝悠远思念着远方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