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三章看局势牢笼依旧,铸火炮众人齐心
    萧月这一下,顿时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

    不仅仅让那些清乐社黑军众人歇斯底里,就连那黄河五鬼也被弄得找不着头脑。

    对于清乐社黑军众人来说,眼前发生的一切,就是黄河五鬼勾结不明人员企图击杀他们所做出的诡计。而对黄河五鬼众人来说,眼前之人正是证明了对方对自己暗怀不轨,否则的话如何会和那逆贼勾结,并且在这里设伏企图将几人彻底包抄呢?

    关于葛铁枪的死,他们只会将其当做不识大体,不辨忠奸的蠢货罢了。

    江湖之上,本就是腥风血雨。

    不是我杀别人,就是别人杀我!

    面对这种情况,纵然有些人尚且带着一些理智,怀疑刚才是否有人刻意做局,然而面对这种状况,他们也决计没有半分抵抗,全都在名为愤怒的怒火驱策下,朝着对方整个撞去。

    溅起的血花、撕碎的肢体,残破的尸体,就这样在那慈眉善目的观世音菩萨面前,以一种异常血腥的样式发生在这里。

    立在寺庙之外,宇文威听着里面传出的嘶吼声还有兵械撞击声,不免透着快意:“杀吧,就这样继续杀吧。最好全部都死了,这样方才偿还我昔日耻辱。”对这些日夜谋划攻伐宋朝的人,他是一星半点的仁慈都没有。

    另一边,水川先生牵着三匹马走来,马背上面背着一大摞包裹,里面装的都是从黑旗军那里顺来的干粮以及银两、钞票之类的东西,而且还有一些兵刃以及铠甲。

    这一路,若是没有足够钱钞和干粮,可断然无法支撑几人游历整个山东一代。

    “经此一役。那黄河五鬼至少也会折损两人,而那清乐社黑军只怕就彻底废了。这样的话,倒也可以为我们争取足够的世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莫要继续停留,还是快些上路吧。”见到两人,他拍了拍战马,示意宇文威还有萧月乘上战马。

    翻身一跃,萧月落在战马之上,问道:“水川先生,不知道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身为始作俑者,萧月并无半分不适。对她来说,那曾经污蔑自己师尊的家伙就这样死了还算是便宜了,若非是时间不够,她甚至觉得就算是将那葛铁枪碎尸万段,也万难消除自己心头的怨念。

    水川先生沉吟片刻,仔细想了一下眼前的状况:“黄河五鬼和清乐社黑军都已经出现,这就代表着张秀还有史天泽都已经察觉了这里的变化。目前来看,汉家七雄之中,也就严实、李璮尚未表明态度。至于那郭侃?他现在正随着蒙古大军西征,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出现的。至于刘黑马?他目前正和孟将军胶着,一时半会的也无法回转。而那赵迪已然老朽,半分力气也无,委实称不上威胁。”

    “既然如此,若要破局只怕是相当艰难了。”

    萧月叹息,这才恍悟自家师尊究竟承受着多么强大的压力。

    和萧凤一般实力的地仙一流的任务,在这北地之中光是汉族就有十数人,若是再加上蒙古自身高手以及隶属于麾下的战将,只怕也有几十个。

    而那南朝之中,除却了赵奎和孟珙两人之外,其余的也不在少数。

    光是这强大的底蕴,就不是目前仅有萧凤一人的赤凤军所能抵抗的,为此他们必须要在这中原大地之上,纵横捭阖于黑暗之中,找出一个道路来。

    面对此种险境,他们也只能够且行且浮,不知道未来究竟会遇见什么状况。

    想着这些事情,三人具是心情沉重,拍着马就朝着远处赶去,在这个时候,他们可断然不敢有丝毫延迟。身后寺庙之中,依旧是厮杀不已。

    ……………………

    “轰”的一声,远处立着的巨大木靶顿时崩裂。

    萧星顿觉诧异,目光扫过旁边的一尊黑沉铁炮,不禁感到愕然:“没曾想这火炮威力居然如此厉害?这一击,至少也能够和我全力一击相媲美。”她可是知晓,那木靶距离此地少说也有一里地,然而在这如此远的程度,依旧能够摧毁那木头制作的靶子。

    这般威力,自然是寻常武者难以抵抗的!

    “若是这火炮能够大规模装备,定然能够彻底击溃那蒙古鞑子。”

    陈慎行也是身体发颤,脸上浮现出不可思议的酡红色,但是当目光转而扫过了那铁炮时候,立刻冒出了一些迟疑,旋即就蹲了下来,也不顾那滚烫的炮身,仔细的查看了起来。跟在他身边,那秦建、秦栋两兄弟也一并蹲下来,仔细的察看了一下眼前的铁炮,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一丝难堪的样子来。

    “列位师傅,难道这铁炮有什么问题吗?”萧星叹声问道。

    “嗯!”陈慎行点点头,指了指铁炮上面的裂纹,说:“你看着裂纹。虽然看起来很小,但是却遍布整个炮身,而且其中还密布着硝烟味道。我估计这门火炮只需要三次,就会彻底报废。”

    “三次?”

    萧凤讶然,面有难堪。

    她虽没有直接参与整个火炮研制当中,但是站在一边也观察了许久。

    单是锻造这一门炮,就需要消耗生铁数吨,而为了能够令其符合规格,从而能够发射石弹,更是需要数位工匠打磨一周时间。正是聚集了整个恒盛毓铁匠,还有他们制铁所所有人员,方才弄出了眼前这勉强算是能够发挥功用的火炮。

    但是现在,这火炮居然只能够发射不到数次?

    “没错。应当是这炮管实在是太软了,不仅仅上面布满了间隙、毛眼,而且里面还不知道混合着什么东西。这样的话,整个炮管根本就无法支撑住整个火药的冲击力,所以才会出现崩裂的状况。其实若是减少装药也可以,不过这样的话只怕射程就会下降了。”带着几分无奈,陈慎行不断地搔着头发,苦思冥想想要找出可以增加这铁炮炮管强度的良法。

    萧星问道:“那能不能就和锻造刀剑一样,对整个炮管进行锤炼,令其强度增加呢?”

    “这怎么可能?那刀剑体积不过一掌大小,我们自然能够使用铁锤对其进行锻造。但是这可是一大坨生铁啊。就凭我们手中的锤子,能敲得动吗?”秦建稍稍感觉有些可笑,反诘道。

    “这么小的锤子不行,那增大不就行了嘛?”萧星继续说道。

    “增大?你说的好听。但是增大到什么程度?要讲这么庞大的生铁整个锻造成熟铁,那锤子至少也得和那石碑一样大。这么大的锤子,能有几个人抡得动?”秦栋也是一般说道,话语中透着一些不耐烦。

    萧星继续说道:“人类抡不动,那就不让人抡不就行了吗?”

    “不让人抡?那你打算怎么将这么大的锤子提起来?”陈慎行稍微皱眉,似乎想起了一些东西来。

    萧星指了指不远处正在运行的水碓,而那些水碓正在旁边河流的推动下,一下又一下将那生铁打造的锤子提起来,将一块又一块坚硬的矿石打的粉碎,并且由旁边的工人将其中蕴含铁元素的矿石筛选出来。

    她说道:“就像那些水碓、水排一样,难道我们就不能够用水将这种锤子抬起来吗?”

    听到这话,秦建、秦栋顿时呆住,陈慎行也似是被触动了一样,不由得思索了一下,旋即说道:“这种方法也不是不行。不过你要知道锻造熟铁和破碎矿石并非同一概念。若要制造出能够锻造这炮管的器械,可不是寻常木头能够支撑住,必须要以同样的生铁打造才行。否则的话,很容易损坏的。”

    他们虽非那种后世那种经过职业训练的工程师,但是数十年积累的经验也告诉他们,若是要制造出这样的一个由水利驱动,并且可以锻造钢铁的水力锻锤,究竟需要消耗多么庞大的精力。

    “没关系。”

    萧星宛然一笑,清澈目光令几人稍微安定下来,说道:“我家主公说了。关于火炮的制造全凭几位做主,而我只需要在旁边提供足够的条件即可。至于这火炮?我想短时间内也是无法完全研制出来的。既然如此,还不如让几位在这里全力做主,看看能否弄出什么好的东西来。”

    对这些东西,她自以为并无半分经验,自然是无法给于几人一些指导。

    与其让几人受困于自己命令不得自由,还不如让几人在这里天马行空,试一试能否探索出什么奇妙的东西来。

    “这是自然,毕竟若非真凤娘娘庇佑,只怕我们全都死了。”陈慎行沉声回道,目光依旧怔怔的望着那火炮,双眸之中透着痴迷。有的时候,对于他们这种铁匠来说,让一件常人难以实现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的手中,这也是一种荣耀。

    “当然!”

    萧凤连连点头,瞧着旁边那些有些渴望的铁匠,又道:“还有陈师傅。我想要完成足以锻造火炮的锻锤,只怕并非你一个人能够完成。既然如此,不如和别的铁匠也一起商量一下?毕竟一人计短、二人计长,更有俗语有云: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你既然能够从我这完全属于门外汉的人身上获得灵感,那么你们这些人一起商量,应该可以迸发出更大的力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