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二章礼佛时候有禁忌,混乱立成铁枪死
    温度渐渐升高,两人依旧相峙,已不知过去多长时间。

    几滴汗水自脸颊落下,葛铁枪稍微感觉有些倦意,他挤了挤眼皮,将那迷糊视线的汗水挤掉,说道:“阁下不是说了吗?来到这里,不过是为了礼拜佛祖。既然那菩萨就在这里,你为何不去参见?”指了指远处那已然落满灰尘的石像,他已经准备后退一步。

    这个时候,并非擅开争端的时候。

    他长久一来伴随在史天泽身边,自然也知晓一些轻重缓急,当然晓得这个时候绝不应该自相残杀,也好让人嗤笑。

    “既然是观世音菩萨,那自然得参加一下。”

    不可置否,那杀浑天将紫雷狂刀架在了胳膊之上,大喇喇的穿过了一行人走到了那观世音面前。

    他瞧见那已然落满尘土的石像,顿时就拧紧眉梢。

    旁边算无命轻哼一声,信手指了指眼前的两位士兵,吩咐起来:“你们两个,去打几桶水来。”这个时候,他倒是没有和以前那样,继续去调笑杀浑天。

    葛铁枪摸不清状况,当即点点头算是承认了下来,让那两位士兵自这里离开,到后院之中去打水。

    察觉到这里的状况,宇文威也露出一丝笑意,当即和水川先生一并离开,跟在了那两位士兵后面。

    很快地,几桶水就被打来了。

    杀浑天接过了这几桶水,就自旁边落下来的帷帐之上扯下一块布,将其浸满水之后爬了上去,仔细的将那佛像擦拭的干干净净,整个动作虔诚无比,双目也不复之前的凶戾,神色异常的庄重,看起样子竟然丝毫不比那知客僧还有佛教徒差。

    这般样子,当真让别人以为眼前这杀浑天,是否换了一个人。

    就这样,杀浑天开始专心致志的为佛像清理,不管是那头顶、足下的细小位置,还是那长久之后的顽固污秽,全都是认认真真,将其彻底地清理干净。

    就这样,他在这石像上面,足足消耗了数小时,旁边众人也不敢置喙,只好在一边静静待着,等到整个过程结束。

    待到那石像清理干净之后,杀浑天这才恭恭敬敬取过三个燃烧木柴,当做取代香烛的替代品,双膝跪地恭恭敬敬低着头磕上几个响头,每一个动作都相当的标准,其中更是不敢有丝毫的亵渎。

    “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是来礼佛的?”透着一些不可思议,葛铁枪问道。

    杀浑天却冷哼一声:“若非这里乃是佛庙,我早就一刀砍死你了。岂会让你在这里乱七八糟的叫唤?”话语之中,依旧是那样的怒意冲冲,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给别人面子。

    不远处,童无忌稍微有些惊讶,扯了扯甲无伤衣角,怯生生问道:“喂,老大他怎么这样?我居然从来不曾见到他这样子!”

    “老大他以前算是年幼时候,家中被洪水淹了。他正是因为躲在了一间寺庙之中,所以才逃过了一劫。正是因此,所以老大他才会笃信佛祖,只需要进入任何一间寺庙,就会进去敬香礼佛,而且无论是如何,都决不会在任何佛像寺庙之前轻启杀戮。”长叹一声,算无命在一边悠悠的解释道。

    听见这般解释,其余人纷纷长舒一口气,稍微有些放松下来:“原来是这样子啊!”

    幸亏杀浑天乃是一个信佛之人,而且此处又是寺庙,不然的话他们和这黄河五鬼遇见时候,非得杀个头破血流,不决出个胜负是断然不可能罢休的。

    葛铁枪大手一挥,让身边两人走出门外,牵过来五匹战马,朗声说道:“既然如此,那么还请你收下这几匹吗。也算是偿还我之前冒犯你的谢恩。”

    在这古代,战马那就相当于汽车一类的东西。

    葛铁枪虽然没有那足以媲美萧凤白麟这般千里良驹,但是也算是稍有资财,此刻正是存着拉拢对方的心思,所以才将这宝贵的战马送给对方几匹。

    “谢了!”杀浑天只是冷笑一声,就迈开步伐走了过去。

    其余几人也是跟在他身后,准备将这几匹马接受。他们虽然轻功了得,但是毕竟体力有限,无法保持长时间轻功状态,若是有这几匹战马相助,想要抓住萧月等人,也算是手掌之中。

    此刻,那五匹马立在大门之前,大概是因为天气太过闷热,它们的尾巴耷拉了下来,身上的毛发也像是焉了一样,软趴趴的贴着一副,嘴巴也张了开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瞧着眼前战马,童无忌心中欢喜,正要去抓缰绳。

    正在此刻,那战马却猛地扬天长啸,撩起前蹄就朝着他整个踏去。这一下,当即让正堂之中众人纷纷诧异,具是惊愕不已。而那童无忌也被整个吓呆,脚步浑似被胶水粘住一样,分毫动弹不得。幸好身后甲无伤整个抢入,手臂一扬将那盾牌整个撑住,硬生生抵住战马踏下马蹄。

    饶是如此,他也被那战马踏的是口沁鲜血,凶猛不止。

    随后,战马分毫不顾周遭几人,朝着内堂整个闯入,其目标正是那尚未反映过来的杀浑天,前蹄也是撩起,上面钉着的马蹄铁也是清晰无比,就再次朝着对方踏去。

    这一下若是踏实,寻常人非得被整个踹死不可。

    但是杀浑天岂是那等毫无反应的寻常人,他那头脑尚未反应过来这战马究竟为何如此,手下动作已然开始行动,刷的一声就将那战马头颅整个轰碎,一腔热血全数喷射而出,正好将其整个从上到下,全都布满了滚烫的鲜血。

    “我杀生了?我居然在这里杀生了?”

    鼻息之中嗅着那熟悉的血腥味,杀浑天顿时呆愣起来。

    他握着手中的紫雷狂刀,犹自带着不可置信,脑袋依旧混混沌沌的。昔日里长久一来的坚持,如今在这里居然如此廉价的就被打破。

    纵然对方不过是一匹战马,然而也算是一个生灵!

    杀浑天杀的人不在少数,但是在这寺庙之中杀人,却是第一次。

    “遵循葛将军之令,给我冲!”

    正在这时,那牵来战马的将士忽的抽出长刀,对准了那黄河五鬼整个冲去,口中高声嘶吼道。别的士兵见到他的模样,当即照模照样,也是一样抽出战刃,吼道:“杀,将这群家伙全都杀了!”

    毕竟他们之前瞧着这人和葛铁枪曾经两次商谈,都以为这命令可能是葛铁枪暗中指示的,如今听到对方说话时候也说出了自己的这般话语,全都是信以为真,所以就一并冲了上前,企图仗着人数优势,将这黄河五鬼彻底截杀在这里。

    在他们的脑海里面,丝毫没曾以为这里面是否有人在暗中搞鬼。

    需要知晓,于战争之中,诈败这种事情,可不在少数!

    葛铁枪也是惊恐无比,当即挺起长枪一步踏出,正好将那杀浑天挡在身前,怒目而视对着那士兵吼道:“退下!”

    只是这时,一柄赤色长剑自那铠甲之下骤然飚射而出,正好自其身上掠过。他身上那副坚硬铠甲立刻现出裂痕,“咔擦”一声化作了两半,整个跌落在地,化作了满地的碎铁。

    “不可能。你究竟是谁?”

    一口鲜血自口腔之中喷涌而出,葛铁枪瞧着眼前的士兵,犹自带着不可自信。

    这一击,他当即察觉到眼前的士兵已经换了一个人,纵然那相貌类似,然而内里决然不同。葛铁枪对自己麾下每一个士兵的年纪、姓名以及实力都相当熟悉,岂会有眼前这能够在一招之下,就将自己击成重伤的存在呢?

    想到这里,他正欲挺枪直刺。

    只是那长枪刺出之后,就自中间整个断裂,化作了两半。

    然后那士兵揉身扑来,手中宝剑顿时捅入葛铁枪胸前,其上火焰骤然冒出,就连那落下来的鲜血,也被整个蒸干。须臾之间,伤口就化作焦炭,半分力气都没有。

    “我是谁这很重要吗?”

    轻灵的声音响起,这声音分明就是女声。

    直到此刻,葛铁枪方才注意到眼前那人已然换了一个相貌,并非之前士兵的容貌,却是一个英气逼人的女性,眉宇间带着的煞气,丝毫不比他身后杀浑天差。

    “你是……”

    看见了对方那熟悉的相貌,葛铁枪立刻就想起了一人,当即就要张口问道。

    “没错。我就是你要围剿的那个妖女——萧月!只可惜今天时候,你就带着遗憾下地狱吧。”宛然一笑,萧月当即抽出赤心剑。葛铁枪顿时就觉得胸口一阵抽搐,不由得张口呕吐,随着碎裂的肉块,大股大股的鲜血从他口中呕出。

    立在葛铁枪身后,杀浑天却早就怒不可赦,手中长刀猛地一挥,当即就将葛铁枪齐腰斩成两截,喝道:“你这家伙居然诳我,让我在这清净之地大开杀戒。既然如此,你当我不敢杀你?”

    至于那萧月?

    她早就避开了锋芒,丝毫未曾受伤!

    瞧见周围围上来的众人,萧月手中赤心剑猛地一挥,锐利剑气当即将靠近几人齐腰斩断,旋即纵身一跃撞破了那寺庙,朗声笑道:“黄河五鬼!昨天你将那和氏璧藏匿地点消息送给我,今天我就助你铲除了这人。此后恩怨两清,不过是各位其主罢了!”

    声音悠长,哪里还有她的踪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