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一章论恩怨兵匪对立,起争执两人相争
    “莫要冲动。”

    藏在一边,宇文威和水川先生一起伸手,将刚要暴走的萧月摁住。

    手中赤心剑已然抽出半截,萧月恶着声音回道:“那些人辱及我师尊,我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呢?“

    对她来说,自己的师尊那就是如同神仙一样的人物,而且多年相处时候,更是受其照顾良久,心中已然将其视作唯一的亲人。

    如今见到有人污蔑萧凤,萧月如何能够接受?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可知道自己所身负的责任?若你当真冲出去,那么接下来的任务呢?”水川先生语重心长的劝道,在这个时候可万万不能因为愤怒,以至于整个局势彻底崩坏。

    说实在的,如同萧凤的处境,他在南朝时候所见到的不在少数。

    其中不知多少英雄俊杰之辈,因为那些流言蜚语而彻底败坏。俗语之中,虽有“出淤泥而不染”的话语,然而也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般话语。

    “积毁销金、众口铄金!”这种事情,在政治斗争的时候,都是惯常使用的手段,而其中究竟藏着多少真的、多少假的,那就得看那些政客的想法了。

    对于萧凤这种先天性对立的叛逆者、造反者来说,代表着蒙元鞑子还有汉家贵族的那些人,会做出这种事情也是理所应当!

    想清这一点,萧凤收起身边赤心剑,低声回道:“我明白了!”

    “有人来了。”压低着声音,宇文威指了指远处方向。

    几人顺着方向望去,就见在远处的丛林之中走出五个人影。因为距离太远,所以看不清楚对方的相貌,但是瞧着对方的行动样子,当即就辨识出对方究竟是谁。这几天数次战斗,他们对对方的行踪规律还有特征,早已经是熟悉无比。

    萧月立刻就紧张起来,扣紧的指节森白森白,颤着声说道:“是他们?”

    眼前便是前来捉拿她的清乐社之人,后方又来了黄河五鬼,面对这种双面夹击的态势,纵然是萧月也是陡然感觉肩膀异常沉重,甚至短时间了产生了一丝无法回去的错觉。

    “黄河五鬼?”水川先生微微侧目,嘴角忽的翘了起来。

    宇文威也是一般笑了起来,他和水川先生彼此对视一下,当即笑道:“既然如此,或许我们可以将他们一起解决。”

    “一起解决?用什么办法?”萧月感到有些混沌。

    以他们目前的实力,若要面对一人已然是勉强至极,甚至被迫流落到如今时候,若是同时面对两队的话,那是决计不可能的。

    正是因此,她对水川先生和宇文威如此自信,也就感到好奇了!

    但是这两人却只是彼此对视片刻,就没有在言语,以至于她只好跟着两人消逝在丛林之中,以免被这两派人给发现了。

    ……………………

    “咦?这里有马蹄印啊!”

    指了指地面,霹雳火一脸惊讶。其余人也是立刻注意到地面的马蹄,一排又一排的,不仅仅将旁边的草木都整个踩成一滩绿汁,而且也在这地面上留下清晰分明的印子。

    杀浑天蹲下身,伸出食指测了一下那马蹄印深度,立刻起了困惑:“而且看这深度,起码也是重骑兵。究竟是谁在这个时候跑到了这个地方?难道他们也知道了传国玉玺的信息?”

    “我说老大!”另一边,算无命呵呵笑道:“别忘了我们的任务。若是没有找到那三个人,只怕张老相公可就要不耐烦了。这个时候你去关注这些东西,难不成想要这颗脑袋搬家吗?又或者说,你怕那传国玉玺,被他们给抢走了?”对他来说,似乎挤兑自己的老大,已经成为了一种说话习惯!

    “哼!”

    鼻孔之中喷出一股气来,杀浑天那浑厚声音立时响起:“若是这铁骑就是专门针对我们的呢?不管如何,咱们这就上前,去会一会那家伙。我倒要看看,对方究竟有什么胆量,居然敢从我手下抢东西。”

    几人当即迈开步伐,朝着山上寺庙赶去。

    此刻正值晌午,烈日高悬,晒得大地都皲裂开来,寻常人走在日头之下,非得被晒个头晕脑胀。

    而那黑军众人日夜兼程赶路,身上也穿着沉重铠甲,经过这日头一晒,早就难以支撑下来。在那破庙之中,他们早将身上铠甲解下来,并且在寺庙之中整治出一处空地,准备在这里歇息一段时日。

    正当他们准备歇息时候,那大门“轰”的一声被整个撞开。

    一道锐利长箭,早自那洞开门扉之中穿过,朝着众人射来。

    瞧见这般状况,本来是睡眼惺忪的葛铁枪当即醒转,他也不管身上是否穿着甲胄,一个翻身就自地上站起,长臂一带将不远处横立的长枪取过,凌空中骤然点出,枪尖当即点中那长箭之上,将其撞得粉碎。

    将那长枪朝着一戳,葛铁枪傲然立于中堂之中,虎目环视周围,张开口吼道:“究竟是谁?居然敢在擅闯这里。难道你们就不知道,这里乃是我们清乐社黑军的地盘吗?”声音宏大,震得周围墙壁上的尘土簌簌落下。

    “哼!我道是谁呢。原来是昔日的朝廷走狗!没想到等到那朝廷覆灭之后,你倒是又找了一个新的主人。既然如此,何不在这里给我叫唤几声如何?”冷着脸,杀浑天跨过深及脚踝的门槛,他一点不顾葛铁枪那骤然铁青的脸色,张开口就是讥讽道。

    脸上肌肉抽搐一下,葛铁枪低声怒斥道:“黄河五鬼?原来是张柔所招揽的那些鸡鸣狗盗之徒!怎么今日里不在江淮一代效力,反而来到这山东之地?”隐隐间,也是一般带着排斥。

    同样的身为北地武林之中稍有名望的人,更是一并效命于蒙元的汉儿,他们在平日里也是有所耳闻,自然对彼此的相貌。实力以及性格都是心知肚明。

    之前早就说了,这黄河五鬼本来就属于那种草莽英雄,幼年时候遭遇到过黄河泛滥而家破人亡,之后为了求得生存曾经在红袄军混过一段时间。葛铁枪却曾经是金朝将领,专事镇压红袄军起义,后来因为被史天泽阵上击败之后,方才感念其不杀之恩,加入了清乐社黑军之中。

    可以说,自根本之上,黄河五鬼就和葛铁枪不对付。

    如今时候,黄河五鬼更是隶属于张柔,而清乐社黑军则是永清张家的嫡系部队。

    而那张柔和史天泽虽然也是同样效忠于蒙元的,但是他们两人本来就是不同的两个派系,彼此之间也因为军功问题,向来都是存在间隙的,在剿灭金朝时候就经常摩擦连连,不知道留下了多少的恩怨来。

    两个因素同时叠加,他们两人能够融洽商谈,那才是见鬼了。

    “仙引飞升客,佛度有缘人。我就来到了这里庙中礼佛求经,你又能耐我何?”

    咔擦一声,杀浑天也是一般将他背后紫雷狂刀抽出,整个插在眼前的石板之上,梗着脖子瞪着这和自己一般身高的葛铁枪。

    一时间,两人身上全都泛起氤氲气息,显然是已经运转了玄功,开始比斗起来了内力。

    一个是久经战争的将军,一个事浪迹江湖的刀客。

    此刻斗起了气势,当真是让别人心惊胆颤。那些清乐社黑军之人纷纷醒转起来,一个个捡起随身带着的兵械,穿上那沉重厚实的铠甲,自四面八方将黄河五鬼全数包抄起来。

    “哦?这是打算打一架吗?”手中算盘之上的算珠纷纷飞舞,算无命那异样的瞳孔之内,已然带着嗜血的渴望。

    甲无伤也是走出来,将那童无忌护在身后,暗自叮咛着:“待会儿莫要离开,不然的话会被他们抓走的。”慈爱的话语,让那心智尚且出于儿童时候的童无忌一阵呜咽,紧紧拽着他的衣角,不敢有丝毫异动。

    霹雳火也是一样,自背后箭娄之中取出四只箭,捏在了手指之间,将那长弓拉开瞄准眼前的几人。

    战斗,一触即发!

    “哦?没想到你这家伙,居然真的打算动手了吗?不过你觉得是他们的箭快,还是我的刀快?”反手握着紫雷狂刀的刀柄,杀浑天浑然无视周围的那些士兵。

    在这三丈之内,他有足够的自信,将对方彻底击杀!

    葛铁枪也是一般握着那铁枪,低声回道:“话可不能说的这么满。要不然无法兑现的话,可是会毁掉了你的一世英名的。”且看着那闪烁紫云刀芒的长刀,他却是有些忐忑。

    他乃是阵上的将军,只有借着战阵还有战马时候,才能够发挥最大的战斗力。

    如今在这狭窄的寺庙之中,身下也没有千里良驹助阵,可谓是曾经所仰仗的优势半分没有。处于下风时候,葛铁枪实在没有把握战胜对方。

    “看来很快地就有好戏要上场了。”

    躲在了一边,宇文威不由的露出一些狰狞来。

    对她来说,无论是那黄河五鬼还是葛铁枪,都是让他名声倒地、一蹶不振的罪魁祸首。

    如今瞧着几人那硝烟四起、气势愈烈的样子,那是半分阻止的心思都没有,只想要看见两人杀的是血流成河,那才能够偿还他昔日里的侮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