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十章清乐社铁骑到来,污名起赤妖成名
    “牛呢?我的牛呢?”

    道路之上,一人茫然走在上面,四下问道。

    此人相貌看起来不过二三十岁,然而那胡须还有头发,却都已然发白,身上穿着一件粗布葛衫,脚上套着麻鞋,应当是这附近的农户。

    不远处,声音阵阵,仔细一看,便见到一行铁骑正朝着这边奔来。一行人全都是黑衣黑甲,就连身下健马也是一身黑色盔甲,人数不多仅有三十余人,而在每一位骑兵身后,都背着一个小旗,旗上写着“清乐社”三字。

    只消数分钟,这支骑兵就会和这人相撞。

    但是那人却浑然不知,依旧行走在道路之上,继续寻找着他的牛。

    “哒哒哒……”

    战马踏着道路,骑兵依旧还在奔行,毫无丝毫停滞模样。这里道路曲折,周围又是密布森林,除非是到了眼前,别人是很难察觉到远处之人的。等到骑兵来到了这里时候,为首一人方才察觉到眼前那一脸茫然的农夫。

    他当即将那绳拉紧,令胯下战马高高扬起,马蹄调转方向,总算是避开了眼前农夫,等到立定之后立刻大怒:“你这厮究竟是谁?居然敢在这里挡我清乐社黑军行动?”

    这一声,当即将那人唤醒。

    他转过身,瞧着眼前的三十余人,问道:“你们见到我的牛了吗?”

    “牛?什么牛?”见到眼前这人茫然无知,葛铁枪眼角抽搐。

    挠了挠头,这人一脸困惑:“就是我的牛啊。要知道我可是养了它十年了。怎么就突然走了呢?难道是因为我不好,不应该让它也听论语吗?但是圣人有云:有教无类。它既是生灵,也应该能够听懂啊!”

    “原来是个疯子!”见其呢喃样子,葛铁枪不免有些哭笑不得,既是为对方冲撞自己而恼火,也是为自己居然为这种人发怒而无奈。他随后催动身下战马,自这人身边掠过,吼道:“我们快走!要不然等到那****妖女离开之后,可就麻烦了。”身后数十位铁骑鱼贯而出,又是踏入道路之上。

    且听几人言语,他们竟然也是为了萧月而来的。

    至于那人,他听见几人对话,忽的皱了皱眉梢,目光扫过那些离开骑兵,说道:“算了。还是等会儿再寻找吧。清乐社黑军?那不是史天泽麾下人马吗?怎么他们跑到这荆棘岭之中了。”且看这话语,这人居然并非那等痴傻之人,反而认出了那些骑兵!

    这家伙,又究竟是谁?

    ……………………

    “对不起,只找到了这些了。”

    将袋中米粒倾入碗碟之中,宇文威无奈道。

    碗中的米粒五颜六色,有的是稻谷、有的是粟子、有的是麦子,甚至还有的是花生之类的,而且上面还生出一些绒毛,显然是因为存储时间太长已经生潮了。

    不过这些米粒倒也算多,正好将那瓷碗装满,若是煮上一锅浓粥来,倒也足够三人充饥。

    但是若要再这里补充足够粮食,显然是不可能的!

    萧月皱起眉梢,问道:“就没有藏粮的仓库吗?”

    “哼!就凭这些家伙的手段,莫非也能够瞒骗过我?”不可置否,宇文威自鼻息之中哼了一声,回道:“而且部分还是我从那老鼠洞里面挖出来的。而且正好逮了几只老鼠,正好充饥。”说着,他自身边将几只老鼠丢出,看其样子很显然早就被打死了。

    “好吧!希望能够填饱肚子。”

    萧月也没介意,只将手指一点,当即将几只老鼠开膛破肚,内脏被丢出,身上毛皮也被扒了下来,用旁边打来的井水洗干净之后,就合着那一碗五颜六色的杂粮一并丢入锅中,煮了起来。

    柴火哔啵作响,火焰随着微风一摇一晃,不断地在那铁锅之上****着。

    几人端坐在一边,静静地等待着那铁锅之中的东西沸腾。

    正在此刻,水川先生忽然睁开眼睛,脸上稍微有些紧张,而那萧月和宇文威也是一样,神色皱紧瞧着大门。

    随后他们齐齐低声说道:“看来,有贵客来访。”身形一纵,早自原地消失无踪。而在原地上面,那烈焰依旧熊熊燃烧,将整个铁锅烧的是越来越红,里面的肉汤也越来越浓,渐渐泛起浓郁的肉香味。

    不过片刻,那大门当即被整个轰开。

    手持铁枪,葛铁枪驱策身下战马踏入这寺庙之中,瞧了一下整个庭院,他顿时皱起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因为时间匆忙,萧月等人并未打扫整个庭院,所以这里还保持着原来的模样。那三位和尚依旧是横躺在地,不远处有着一大滩血迹,而在旁边的花园之中则是堆放着一对的骨头和肉块。

    “不知道,而且这几个和尚居然就这么死了?”身后一人问道。

    有一人指了指铁锅,问道:“而且还刚刚煮好一锅肉汤,难道他们有事出去了吗?”说着,他就翻身下马,走到了那铁锅面前,说道:“不过兄弟们奔波这么久,又渴又累,正好充充饥。”

    “且等一会!须得验一验毒再说。”

    葛铁枪连忙喝住这人,自身边取出一根银针,插入了肉汤之中。等到他确定那银针并未变色之后,方才安心说道:“奔波这么长时间,大家现在这里休息休息吧。”

    一行人当即下马,拾掇庭院的拾掇庭院,取水的取水,拣柴火的拣柴火,饲养马的饲养马,相当有序很快地就将这间破庙收拾干净。更有人见到那堆肉骨头,就一脸馋色将其捡过来,丢入了铁锅之中,加入了一些盐巴,也是一样开始煮了起来。

    在这乱世之中,莫说是肉了,就连粮食都已经是难能可贵。

    以他们的性格,只需要确定其有没有毒性就可以了,至于起来源?根本就没有人会在乎!

    半个钟头转眼即逝,那一锅浓汤也越发香浓,诱的几人具是喉头大动,纷纷舀了一碗朝着口中灌去。等到吃饱喝足之后,一行人眼见无事,也来了兴致,开始在这里商谈起来,也好驱散独自在外行走时候的孤单。

    其中一人问道:“葛大哥,你说那史将军派我们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还不是为了那****妖女?毕竟根据那张将军所言,近日里发现那****统帅居然将自己随身侍女派了出来。正是因此,所以史相公才派遣我们过来,正是要将那妖女擒下,以免的对方和南朝勾结起来,坏了我相公的大计。”将手中瓷碗放下,葛铁枪朗声说道。

    “原来如此。不过那侍女真的这么厉害?居然将咱们清乐社黑军都派了出来?”有一人说道。

    要知道他们清乐社自建立之处直到现在已经有数十年了,起建立者正是永清史家,而那史天泽正是现任家主。他正是借着清乐社的力量,才能够驰骋北地,成就一番宏图伟业,更被人列位汉家七雄之首。其麾下统领清乐军还有黑军,这两只军队在推翻金朝时候,可谓是屡立战功,论其精锐程度和蒙古却薛军也是不遑多让

    “再怎么说,对方也是那赤妖的随身侍女,当然厉害啦。能够击败赫和尚拔都这般人物,那赤妖就连咱们相公,也未必能够完胜。”轻哼一声,葛铁枪冷声说道。

    自沁州城赤凤军在萧凤率领下彻底击败赫和尚拔都之后,她那名声就已然传于这大江南北。

    对于北地诸侯和蒙古诸人来说,他们自然不会对这敢于抵抗自己的女子有什么好评价,故此直接以赤妖名号冠在萧凤头上,也好令污名化、邪恶化,从而达到令那些百姓对赤凤军产生厌恶,进而产生疏远感。

    这般手段,不过寻常,算不上什么稀奇。

    别人齐齐起了心思,继续问道:“那赤妖当真这么厉害?”

    “自然!要知道那赤妖可是能够打出妖火,一烧之下别说是身体了,就算是灵魂也会被整个烧光。更能够召唤妖凤,从而击败对方。而且也能够赐予麾下士兵不死之身。当然,其代价就是会被其彻底控制住灵魂,永生永世都会被其钳制。若是死后,灵魂也被那妖火折磨,永世不得翻身。”

    低沉着声音,葛铁枪话语之中透着惧意。

    “控制灵魂烧毁对方身躯?这女子果然是妖女?”

    其余人听了这话,纷纷感觉通体发冷,旋即就狠着声音说道。

    好似在这个时候,那萧凤俨然就是十恶不赦之徒,就应该被千刀万剐、五马分尸,也好彰显天道正义。

    “没错。而且那赤妖居然以一介女子凌驾于众人之上。我想她只怕也不过是仗着美色,魅惑士兵罢了。否则的话,那些士兵如何会跟着她呢?若是没有这些个好处,那些士兵怎么可能会这般厉害?依我看,那女子不过是一个水性杨花、人尽可夫的妖女罢了,如何能够和咱们的史相公相提并论?”说到这时,葛铁枪不免有些轻蔑。

    在他的心中,那史相公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又岂是随便一个女子就能够和其相比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