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章佛寺之内食人僧,深山之处有人家
    夜空上,是倒悬的天河。?<?<(

    星光下,是坎坷的小路。

    坎坷的小路蜿蜒盘旋,最终纳入一间寺庙。寺庙老旧,因为没有人整治,墙壁也被里面的桃树拱破了,隐约间可以见到其中景象。草地平整、路径明晰,便是那大门之上,也被清理的相当干净,应当是有人在这里生活,不然的话断然不会如此整洁。

    在这乡野之中,能够又这么一间寺庙,也算是不容易了。

    此时,于小路之上,一行数十人稀稀疏疏,一步一晃好似那蹒跚的僵尸一样,朝着那寺庙挪去。

    偶然间,在这个渺小的人群之中有人跌倒,但是别人却分毫不与理会,既是那跌倒的人还在挣扎,甚至企图站起来也丝毫不管,一下又一下直到最后一动不动,毫无声息。

    随后,自两侧忽然窜出数十匹饿狼,一个个绿着眼睛趴在那尸体上面,一阵撕咬。

    而在前方,那群人还在执着的前进,朝着寺庙不住的前进。

    人数渐渐减小,从数十人,到十数个,再到数个,直到最后仅剩下一位壮汉。

    这是一位典型的中原汉人,身穿一见长袍。

    长袍之上布满星星点点的黑色污渍,隐隐间透着血腥,吸引着周围的那些蚊虫在他身边环绕着。而那衣衫之下,他那粗壮身躯之上,肌肤干瘪的好似树皮一样,脚下皮靴早已裂开,一头长乱糟糟的犹似鸟窝,深陷眼窝也没多大神采,若非他身边憋着一柄钢刀,只怕在别人看起来也不过是那等寻常的庄稼汉。

    在这乱世,纵然是武者,也无法完全保住自己的性命。

    他瞧着那不远处的寺庙,目光之中顿时露出些许神采,于是努力的抬起脚踩在了石阶之上。然而着不过是数十步的距离,他也花费了好几十分钟才来到了大门面前。

    见着那朱漆大门,他张了张口,像是要出一丝声音,但是那干涩的嗓子却只是拉出沙哑的叫声,“嘎嘎”的就像是那不详的乌鸦。

    等了一会儿,寺庙大门打开。

    一个慈眉善目的和尚瞧见眼前之人,立刻露出一些善意。他转过身走入了寺庙之中,等到出来时候手中已然端着一碗粥,递到这位武者面前。武者仰头,也不顾那粥滚烫的温度,一口气全数饮尽,随后抚摸了一下肚子,眼中露出几分贪恋,重新将碗递给和尚。和尚双手合十,连连道谢接过瓷碗之后,就转过身准备离开。

    只是等和尚转过身时候,那武者忽然将那钢刀拔出,眼中冒出凶光盯着和尚,正要走上前去。

    然而他却没走几步,就整个跌倒在地,手中钢刀也未曾握住,丢到一边,嘴角之处流出鲜红血液,正似那被扔到地上的鱼儿一样,不住地挣扎。而那和尚也回过神,瞧着地上躺着的武者,当即面露笑意,呼哨一声就从大殿之中走来了两位干瘦和尚。

    这两人,一人拿着一口铁锅,一人抱着一堆柴火,很快地就在这空地之上,架起了一个炊火。

    而那和尚瞧着地上横死的武者,脸上笑意越浓厚,忽的一刀将那头颅整个剁下来,又一刀又将大腿卸下来,就这样好似那屠夫一样,不过数分钟就将这武者整个分尸,内脏的归内脏,肌肉的归肌肉,便是那骨头也没放过,都被分割下来,丢入了铁锅之中作为底料。

    随后,一行三人并且自旁边水井之中取过淡水,将这剁下来的血肉洗干净,然后丢入锅中。

    火焰不断****着铁锅,三人直愣愣的盯着其中翻滚的浓汤,双目之中透着绿光,分毫不管这里面煮着的东西,可是人肉啊!

    等到铁锅之中浓汤翻滚,肉块熟透之后,几人正要举箸分食。

    “刷刷刷”数声,他们顿时歪倒在地,脑门之上现出一个血洞。

    一脚将那铁锅踢翻,萧月通体寒,低喝道:“这群家伙,居然真的吃人肉?”

    “率兽食人、易子而食,所谓末世,不过如此!”面露痛惜,水川先生透着悲悯。

    当秩序被彻底撕碎,当生存成为唯一因素,那么在太平盛世之中难以见到的事情就会一一出现。粮食没有了,就会去挖野菜、吃树皮、吃观音土,若是这样还无法满足的话,那么吃人也会堂而皇之的出现。

    以前萧月并不明白什么是末世,但是直到看到眼前的东西时候,她就立刻明白了为何师尊会这么兴兵造反。

    她们若是不抵抗,那么潞州城,也会变成这个鬼样子!

    造反既不浪漫、也没情怀,更不是主义,若是有其他的选择,没有人会去选择造反。

    但是如果只有造反才能够活下去的话,那么毫无疑问,任何人都会在这濒于死地的时候出自己的呐喊,以最为狂暴的样子撕碎一切,正如当日萧凤追杀忽睹都、千里奔袭击杀李守贤,于沁州城硬撼蒙古铁骑一样,除了反抗绝不会存有半分侥幸,有的只有燃烧到极致的愤怒!

    另一边,宇文威有些担忧瞧着外面,问道:“那黄河五鬼没跟来吗?”

    “我一路上刻意隐藏身形,没有被他们现。”萧月回道。

    自数日之前他们在许州相遇时候,那黄河五鬼再次出现之后,就像是疯一样朝着他们追来,气势相当凶焰。直到今日,萧月已经和对方数次交手了。

    若是仅凭萧月一人,纵然无法击退对方,也可以全身而退。

    然而她却需要护住宇文威还有水川先生,相当一部分精力被生生困住,故此只好暂时败退避开锋芒。

    正在这时,几人腹中齐声出一阵轰鸣声。水川先生捂着肚子,不免有些恼火:“只可惜被那几人袭击,竟然就连粮食都没有带足。”毕竟是为了逃脱时候方便,他们在离开的时候,并未带够充足的干粮。

    “我去看看这庙中是否有粮。”

    见此情况,宇文威当即钻入庙中。

    至于地上的那一锅浓汤,他们并非那丧心病狂之辈,自然不会去吃。萧星亦是持剑立在一边,默运玄功感应周遭情况,在这个时候她可不愿意被那几人偷袭,以至于再次逃跑。

    ……………………

    “喂。老三,你找到了那娘们的踪迹了吗?”

    寺庙数里之外森林之中,杀浑天盘腿坐在一块山岩之上,旁边放着那柄重逾百斤的紫雷刀。

    之前他们一直在追杀萧月、水川先生还有那宇文威三人。因为曾经见过萧月的厉害,所以一直都不敢贸然上前,以免自己遭到对方很瘦。

    而在当时候,他们见到那几人躲在森林时候,就打算自四面八方将其包抄围困住。

    然而等到踏入这这森林时候,几人纵然是百般寻找,却丝毫未曾找到对方踪迹。浪费这么多时间却一事无成,他们早已经是开始焦躁了。

    “对不起老大,我没找着。”

    高高站在树冠之上,霹雳火摇着头,眼睛瞪大瞧着周围,然而除却森林之外,就连半分动静都没有。

    笑嘻嘻着,算无命倚在一边的树木之上,话语依旧是那般阴阳怪气:“老大。这样的话你说该如何呢?要知道张相公可是说了,要我们一个月之内将那女子擒住。若是期限一到我们未曾抓住对方,那到时候咱们兄弟这颗脑袋,可就得搬一搬了。”说到后面时候,他甚至做出了那割喉的动作。

    “脑袋”

    听见两人对话,童无忌正在那丛林之中寻找。

    他立刻有些害怕,赶紧快步跟上前面一人,扯了扯对方的衣角问道:“大哥!我这脑袋若是搬走了,那我还能活吗?”

    “放心吧,有大哥在,自然不会让这事情生的。”拍了拍童无忌那浑似侏儒一样的身躯,甲无伤将眼前挡住视线的灌木丛推开,一步一步小心翼翼扫过周围,等到确定周围安全之后,他才敢放松下来。

    等到拨开了一个树丛之后,他顿时惊呼一声:“喂,你们快来看!”

    霹雳火当即自那树冠之上跃下,来到了甲无伤身边。算无命侧目看了过来,问道:“究竟是什么事情?”至于那杀浑天,依旧是躺在山石之上,毫无动静,口中不免有些冲意:“如果不是那臭娘们的消息,那就别说了。”

    “对不起,老大。”

    甲无伤摇摇头,指了指山谷之中一溜的已然抽穗的麦子,仅仅看起面积,居然也有十数亩大小,不禁有些疑惑:“不过这里怎么有这么多的麦子?难道有人在这里生活吗?而且在这里,居然还种着别的东西。”顺着目光,他还在旁边看到一溜的蔬菜瓜果,一个个的全都整治的相当妥当。

    而在旁边,一溜全都是插着木栅栏,将其和森林之中的野兽隔开。

    这里,俨然就是一个世外桃源。

    见到这里情况,童无忌也不管那些麻烦事情,当即一个箭步跃入农田之中,笑道:“太好了。我可是好想吃香喷喷的米饭。要知道自从自寿州离开之后,我就没吃过一顿饱饭。”

    “老大,你说咱们该怎么做?”撇过眼睛扫了一下杀浑天,算无命悠悠问道。

    “不管了。先到这里饱餐一顿再说吧。”将旁边紫雷刀抓了起来,杀浑天站立起来,身似恐龙一样带着众人走入了此处农园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