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章聚铁匠火炮开铸,琴声起心意浓浓
    距离那醉香楼事件已然过去一周。

    这些时候,萧星除去将尘漓道人和木道人遗言所传的《星火战世决》整理妥当,另一边也忙着将那恒盛毓彻底纳入赤凤军体系之中。

    纵然有宋朝允诺的武器还有粮草,但是她们可不会就这样相信别人,自给自足依旧是既定的目标。

    得到了恒盛毓所掌握的那些铁匠之后,赤凤军在襄垣县所开辟的冶铁治所也扩大了好几倍,原来不过是数十人的规模,也扩张到了如今数百人的程度。而那冶铁高炉,也从一开始的一座,扩充到如今的五座。一日之内,便可以冶炼出一吨生铁,完全可以满足整个赤凤军的需求。

    “陈师傅,不知道这东西可否锻造出来?”

    如今时候,萧星却拿出了一个武器样式,询问眼前的陈慎行。

    “这东西唤作何物,是做什么用的?”陈慎行接过图纸,瞧了一瞧旋即就有了一丝困惑。毕竟眼前的东西委实太过沉重,显然不是那单人便可以使用的武器,而且也没有那用来发射弩箭的弓弦,就是一个长长的中空铁柱子,让人搞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才能发挥威力。

    萧星解释道:“此物乃是火炮。乃是将那火药填充在尾部,然后在前方塞入石球,接住火药燃烧时候产生的冲击力,将石球轰出从而达到摧毁对方的效果!”

    “火药?这么一说来,火炮这名字倒也有些贴切!”

    陈慎行恍然大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他曾经见过那些矿工开山挖石时候的样子,以火药崩碎山石掘开地下藏着的东西,所以对这火药也算是有些熟悉。

    萧星连忙劝道:“没错。所以主公拜托我来,想要问问你们能不能将这东西制造出来。好作为秘密武器,彻底击败那来袭的蒙古鞑子。”

    “原来如此,不过这样一来若要铸造这铁柱子,只怕有些麻烦。毕竟那火药力道极大,若是铸造时候在里面留下气眼、空洞那可就麻烦了。这玩意也不是那铁鼎,铸好之后还可以修补。”另一边,秦建也是说道。

    而他那兄弟秦栋也是连连称是:“最关键的是,为了保证强度,这炮身需要一次性浇铸完成。这样的话,可不想那铁鼎一样,可以分开数次浇筑。若是要短时间内就制造出来,只怕是没有可能了。”

    自恒盛毓倒闭之后,这两人为了求得生存,也一样来到了这里,为赤凤军的武器制造提供足够的帮忙。而且也正是他们,解决了高炉无法炼出好铁的问题。

    萧星赶紧央求道:“关于火炮研制,我也不晓得。不过还请几位努力,尽快弄出能够派上用场的火炮来。”

    “赤凤军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我们当然会努力,尽快弄出这个火炮来的。毕竟那鞑子就在外面,若是不将其彻底击败的,只怕我们也是危险了。”几人早已经是感同身受,自然应承了下来。

    见到几人开始商量火炮的研制问题之后,萧星也是松了一口气。

    连日来的操劳并未让萧星感觉疲倦,反而因为解决了赤凤军内部的问题,她反而感觉身体之中精气十足,且看着远处沁州城,她突然感觉有些想念了那许久未曾见到的师尊,索性这里正好有一批军火准备运往前线,于是就自告奋勇一同前往,来到了沁州城之中。

    只是等到来到沁州城时候,她却听闻那萧凤正带着一对人马和蒙元鞑子鏖战,一时半刻也回不到这里来,所以只好无奈在这沁州城溜达片刻,看看能不能待到自己的师尊回来。

    这段时间在潞州城之中发生的一切事情,萧星已经有太多太多的东西,想要和萧凤诉说。

    然而等到许久也未曾见到,她不免有些哀怨,只好寻了一个无人的地方,试一试那两位前辈刚刚送于她的新琴。

    这绿玉琴果然不愧是那木道人和尘漓道人所制,其音色浑然一体,绝无之前铁琴那凝滞晦涩,琴弦也是及其明锐,只需要稍微一动,便可以荡出灵动音乐,更显出几分雅致。

    刚一奏起,萧星不免沉迷在这琴声之中,感受着那和之前与众不同的心情。

    阳光、雀跃、生机还有勃发,那是独属于生命的力量,也是她许久未曾感受到的心境。好像是听到了这为自然而奏响的声音,四周围不时有一些鸟儿飞来落定,有麻雀、有燕子、有斑鸠,更有天鹅,旁边森林之中也窜出一些白兔、松鼠之类的东西,全都呆立在旁边,正如那忠实的观众一样,静静地看着萧星演奏。

    渐渐地,心中的块垒开始消解,萧星想着那两位前辈护住她的那种怜爱,心中油然而生那名为崇敬的心情,随着心境琴声也渐渐开始转为哀怨,似乎也在为他们两人而感觉悲伤。

    “听你的曲子,这些日子当真是苦了你了。”

    忽的自耳边传来声音,萧星感觉自己肩膀之上落下一人的手,身子不由得微微颤抖起来,只是当鼻息之中嗅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方才放松下来。

    那清雅中带着高洁,正如那孤芳自赏梅花一样的清香,除了她那师尊之外,还有谁能够具备?

    感到身后传来火热气息,萧星忽然感觉有些颤抖,回道:“不,这些都是徒儿应该做的。”指尖一阵慌乱,琴声也稍微有了一些杂音。

    远处,那些鸟雀顿时惊起,纷纷扑棱着翅膀飞起,而那些走兽也一样快速奔跑,转瞬消逝在丛林之中。

    “但是你的琴声乱了。是因为我的原因吗?毕竟这些日子里一直忙着抵抗那些人,倒是忘了你。”萧凤满是哀怜瞧着萧星,那瘦削的肩膀本来应该是躲在某人的怀中,然而此刻她却被迫要承受那沉重的压力,甚至就连喘息都显得困难。

    感觉痛惜,萧凤揉身坐在了萧星身后,正好将其整个抱住,左手微微按在了萧星的手掌之上,说道:“既然如此,不如就让我为你弹奏一曲吧。也算是这些日子对你的歉意。”随后,就要扣动琴弦。

    这时,萧星却反手握住了那手臂,却道:“不!若非师尊在前线战斗,我等岂能如此安康的生活呢?若要抱歉,徒儿首先就应该报答师傅的救命之恩。”指尖微动,当即带出一溜的琴音。

    幼年相救,多年相陪,乃至于那教授玄功秘典的时日,萧星觉得自己心中那难以压抑的情绪一瞬间全都奔涌出来,化作了指下的琴声,那琴音就似山中潺潺的清泉,自上而下将整个身躯全都浸入其中,渐渐地纳入身体之中,钻入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不仅仅化开了她心中的块垒,也化开了萧凤身体之中的倦意。

    置身于这琴声之中,萧凤感觉自己那原本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下来,身躯渐渐显得有些惫懒,但是于细微出那些藏于身体每一个部位的清净琉璃焰却越发活跃起来,令她那躯体越发纯粹起来,其中一缕黑烟消散,正是那化为沉渣却始终无法排出的记忆碎片。

    如今,受到这琴声影像,这些记忆碎片也纷纷消散。

    任由着身体出于这种极致惫懒的状况,萧凤忽的问道:“这曲子叫什么?”

    “凤求凰!”

    忍着耳边那温热的气息,萧星颤着声音回道。

    萧凤问:“怎么突然演奏这首曲子了?”眼神迷茫,她感觉自己如今时候无比的自在,仿佛心中曾经负担的一切全都消解,只想要在这琴声之中沉醉下去。

    “手刚刚触及到的时候,不知不觉就开始了。师傅,你需不需要换一首?”

    一点一滴,萧星声音忽然有些颤意。

    不知不觉,她忽然感觉自己心中情绪已然被这缱绻之意充塞的不可自抑,只想要在这里一诉衷情,至少在这仅有的相聚时候,不想自己的心情彻底地消逝。

    萧凤缓声说道:“不,这很好。”目光稍有迷离,她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少女,就似那正处于大海之中孤独的流浪者一样,一分一毫都不愿意怀中的少女,忽然在什么时候离开。

    在这充满恶意的异域世界之中,她能够依靠的终究太少,太少!

    也未有怀中的少女,能够让萧凤稍微感觉有些安心,至少不会让她以为,自己在这个世界,只是一个人。

    “那我就继续演奏下去?”

    感受到身后的眷恋,萧星双目迷离,声音带着雀跃,不只是因为那似是应答的回答,又或者是因为那和曾经决然不同的样子,但是不管如何她都已然决定,无论何时都愿意始终相随,终生不渝。

    “嗯。这样就很好,很好……”

    轻轻地闭上眼睛,萧凤将自己的头微微侧过,放在了萧星的肩膀之上,呢喃着回答道。

    回过头,萧星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脸儿,眉宇间的愁容终于消散,玉净的脸庞消去倦意,和寻常时候那潇洒威风的主公相比,眼前的人更是多出了几分亲近之意。

    心中跳动,萧星这才恍悟究竟是什么在驱策着自己,她再也无法忍住心中的悸动,将自己那一对玉唇轻轻印上,吮吸着甘甜。

    琴声不知何时已然停止,但是另一首曲子却悄然而起。

    月光掩去,一对人儿缱绻婉转,更不知春秋几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