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章星夜相传玄妙术,五星战世奠根本
    晖光散去,星光璀璨,眨眼间又是一日过去。

    于一座青峰之上,尘漓道人和木道人坐于其上,而那萧星正小心翼翼呆在下方,静静凝听两人诉说,手中毛笔不住悦动,在一张张宣纸之上,留下一溜烟的小字下来。四周围万籁俱静,仿佛那知了铲除之类的东西,也明白此时的重要性,不欲因为自己的声音,而打扰几人的商谈。

    只是听了半晌,萧星心中满是疑惑问道:“两位前辈,据我说知凡是玄门法典,最多也不过是分作一部,为何这《五星战世决》却分作五个部分?”

    在她的身边,数十本订好的线装书被胡乱的放在一边,其中都是写满众多的文字,而书页之上印着的却分门别类写着不同的书名。

    “正如你所说的。这五星战世诀共分五分,分别为星火诀、求道经、玄心咒、太极册、根本印。其中每一部分具是独立,既可以独自修行一册,也可以数门功法一并修行。此为诸大门派截然不同之处,你可知道究竟如何?”尘漓道人反问道。

    万千星光落下,微光微微浮动,令他那苍老脸庞透着深邃,就似那不知相隔多久的星辰一般,让人分毫不知其中究竟藏着什么意味。

    眉宇间稍微皱起,萧星仔细一想,念及昔年她跟随萧凤修行时候所接触到的诸多禁忌,试探性的问道:“武者修行,全仗丹田修行之能。其中脑为髓海,上丹田;心为绛火,中丹田;脐下三寸为下丹田。下丹田,藏精之府也;中丹田,藏气之府也;上丹田,藏神之府也。莫非这玄功,和这个有些关系?”

    以她的尚且单薄的年纪和经验,短时间内能够看穿这一点,已然算是难能可贵。

    “正是如此!”一抹腮下苍白胡须,尘漓道人双目透着几分笑意,解释道:“其中,道家以下丹田为本,最重长生之道,所求者不过长生久视。儒教以中丹田为本,所求者不过为天地立心,生民立命;释门以上丹田为本,所求者不过超脱苦海,涅盘成佛。三教相异,不过如此!”

    且从他那疼爱目光之中,便可以看到尘漓道人,分明是将眼前的萧星当作了自己的孙女,自然而然透着疼爱。

    毕竟他两人年岁太大,昔年时候更是遭逢灾难,以至于一家人全都丧于别人之手,如今瞧着眼前这乖巧至极的萧星,自然而然生出怜爱,想好好好的护住这位,以免其受到别人伤害。

    “正是因此,所以这《五星战世决》才分作五个部分?”盈盈目光透着些雀跃,萧星问道。

    “正是如此!”

    木道人亦是颇为赞许,轻轻地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星火诀乃是练气法门,乃是自那《万象文集》之中所载的一门绝学。以心神为念,引动丹田之精华,进而于心脏之中炼出丹血。对修行之人并无多大要求,任何一人皆可上手。只是初期入门算是艰难,但若是能够于心脏之中炼出丹血,便可以接住这丹血汰换身体,固本培元,其精进程度亦是迅速,三五年之内便可进抵大成之道。而且这星火诀亦有消病袪灾、延绵寿命之能,可谓是天下间一等一的绝学。其玄妙之处,比之道教之中《抱元功》还有那释门《易筋经》,也是不遑多让。”

    “这般厉害?”萧星惊道。

    《易筋经》不用多说,乃是禅宗祖庭少林寺镇派玄功,那《抱元功》她也晓得,乃是当年丘处机修行法门,也是全真教立教根本,也具备汰换身躯、固本培元的功效。至于儒教之中,也有类似的功法,不过却唤作《浩然正气诀》,也是仅仅流传于四大书院之中,不予别人所知。

    正是如此,所以那禅宗少林寺延续上千年未曾断绝,全真教也能够称霸中原之地,而那四大书院亦是成为宋朝中坚之柱。

    其原因,正是因为它们都具备类似的玄门宝典!

    “虽是如此,但这《星火诀》却有一处缺陷。因为太过注重提升速度,结果反而会缺少磨练,故此若是修行到后期,修行者没有莫大毅力驾驭那丹血,极其容易受其钳制,反而祸及自身。日后修行者之人务必要切记此处,万万不可强行修行!”点点头,木道人满脸叹息。

    万物变化,皆有定律。

    若要得到一些东西,便要舍去一些东西,这也是自然法则。

    这一点,任何武者入门时候,他们的师尊都是这么说的,而且历代之中也决然没有能够突破这一点的事例。

    萧星连连点头,俨然一副明白的样子,问道:“既然如此,那求道经还有破妄咒只怕便是下丹田还有上丹田修行法则吗?”

    立在一边,尘漓道人却皱紧眉梢,有些忧虑说道:“没错。这星火诀太过霸道,故此需要以别的法门对其起到钳制作用,以免其伤到己身。所以我等便创出了求道经还有破妄咒。求道经并无玄门之中诸般操控天地之力之妙法,破妄咒也没有佛教之中诸般搬运神通法相之能,但却最重根本修行。纵然修行者受到了星火诀影像行将差错,也可以接住这两门功法定住法身,不至于受到损失,也可以进抵天人之境。”

    正是因此,所以他不敢贸然就这样拿出,想要继续修改看看能否祛除其中弊端!然而天不假年,如今时候他是再也没有继续研究的可能了,故此才在今日一股脑儿全数导出,而且也希望日后那些也有天资聪颖之辈堪破虚妄,将这个缺点弥补。

    “正是如此。毕竟星火诀太过霸道,故此需要常常念诵唯道经,以免的行将偏差,反而坏了自己根基。至于那玄心咒,乃是为了辨别根本,看清事态真伪所创。毕竟世间之道,五色充栋,若是无法独具慧眼,看清这世间一切,纵然是一腔热血,只怕也难以有所作为。”木道人也是一般回道。

    并非他们担心,实在是因为这般事情对武者来说实在太过频繁,纵然是那玄门大派、深厚世家,也不免受其影像。否则的话,为何这世间衰落门派如此之多呢?

    为了保证整个中华教顺利传承,此两者实在是关键之中的关键。

    “那这太极册呢?”萧星晓得前三者乃是根本,自然不敢稍有怠慢。

    只是这太极册却数量繁多,实在是超乎想象,其字数更是前三者加起来十倍不止,当真骇人。

    “武者争斗,虽重境界,然而若无招数相称,不过是手无寸铁之徒,算得了什么武者?而在这太极册之中,所记载的乃是诸多争斗之法,其中阴阳转换之精妙、太极混元之把握,尽数存与其中。也免得我中华教徒,不至于成为了那孱弱之辈,甚至就连争斗时候,也是被迫出于下风。”

    说到这时,尘漓道人忽的停顿了一下,稍后方才继续说道:“关于最后的根本印!此为牺牲之法,若是强行运行,自然能够远超同辈、击退敌人,然而对己身亏损亦是难以弥补。即为根本,自然是不可妄动。否则的话,纵然是百年基业,也会毁于一旦。”

    “前辈所言,我等自然铭记于心。”

    萧星恭敬无比,对这两人,当然似有万分崇敬,岂有半分不敬之理?

    长叹一声,木道人似有无尽遗憾,又道:“还有一点,你须得记住。自然之道变化无穷,我等不过管中窥豹,断不可妄言一人而定天理。这《五星战世决》虽然集中了三教精粹,然而其中犹有未知部分。后世若有疑惑之人,也可以自相删减添加,不必惊讶。记住了,切不可因一人而绝天理!切记切记……”

    声音渐渐悠长,随后转而消散,再无丝毫声响。

    萧星立在一边,良久之后为听见半分声音,神念感应之下已然察觉到两人身躯之中生机已绝,不免有些伤感。

    正在此刻,那地面上诸多花草却不知为何生出奇异变化,一朵朵的悄然绽放,五彩缤纷当真是精彩纷呈,便是空气之中也是弥漫着一股清香,轻轻一嗅就觉得心情陡然舒畅许多,身体也似换了一般通透无比。而在两人盘腿坐定位置之处,更是突然间整个抬高,径长约有丈余长,乃是一个石台。这石台宛如那拔高竹笋一样,一节有一节朝着天空节节攀升,须臾之间已然有数十丈之高,直插云霄好似那撑天巨柱一般。

    萧星感觉诧异,将身一跃越到石柱之上,却并未见到两人身体。

    她明白这乃是两人不欲自己身体沦入歹人之手,故此临死之际以神通改变天地,从而将自己隐入这石柱之中。

    对着石柱恭敬三拜之后,萧星从这里离开,于潞州城中尚且有着众多的事情还未了解,更何况那恒盛毓之中的事情也为完全解决,这个时候她可断然不能轻易离开这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