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章五星战世方现世,尘漓善语退妙兴
    不远处,一个土包整个崩碎,萧星自里面钻出来。?·

    她也不管身上布满灰尘,赶紧将周遭的碎木砖瓦全数挪开,走到了尘漓道人还有木道人面前。

    见到两位色若白金、肌肤松弛模样,萧星顿时怔住,手指微微颤抖摁在两人心间感应其两人心脏跳动。只是等待良久之后,她却分毫未曾感应到半分生气,双目一酸立时落下泪珠:“多谢两位前辈相救!此生之恩,小女子断不会忘。”

    “萧执事,你没事吧!”

    江离走上前,瞧着萧星脸色不对,有些担忧问道。

    “无妨!你找到那几个人了吗?”将脸颊之上泪珠拭去,萧星声音有些飘渺,让人捉摸不透她究竟在想什么。

    另一边,张世杰也呻吟着自废墟之中爬出,他在一位士兵搀扶下站定之后,瞧着眼前的废墟也是胸腔之中充满怒意,问道:“那几个家伙呢?”牙齿酸涩,明显是透着恨意。

    被那几人如此玩弄,他可不打算就这样放弃。

    “孔元措还有孔治已经逃离,只是李乾承已经被砸死了,他的尸体就在这里。”江离将手一挥,当即就有几个士兵抬着一具尸体放在地上,瞧着其相貌还有穿着,不是那李乾承又是谁呢?

    以他那孱弱身躯,如何能够抵住碎石撞击,自然被整个砸死在了这里。

    “哼!”瞧着这人,萧星脸上忽的现出几分恨意,喝道:“这厮勾结蒙元,意图叛乱。被砸死在这里倒是便宜他了。江离,你率领一对人马立刻赶往荫城镇,将整个恒盛毓给我控制住,任何工匠都不许放过。知道了吗?”

    虽不曾将那孔元措等人留下来,但是既然已经达成之前的目的,并且顺利控制住整个恒盛毓,也算是波澜不惊。

    以他们目前的状况,控制住恒盛毓实乃最关键的一步!

    “对了,萧执事,我们还在这里找到了她。????·请问她该怎么处理?”

    正在这时,远处一位士兵抱着一位胡姬,张口问道。

    萧星瞧见那雪白肌肤,当即晓得这人正是那曾经以天魔极乐舞诓骗众人的古兰纳那,不由张口说:“快放下她。”以之前和对方战斗的经验来看,这女子可不是那等柔弱女子。

    蛇蝎美女,才是对其的形容词。

    张世杰也是见到此女,顺手一动就将旁边士兵长刀拔出,喝道:“妖女,受死!”

    果不其然,古兰纳那那身子好似长蛇一般,当即将那士兵缠住,银牙轻启立时咬住对方脖颈,一阵吮吸之后她那脸色顿时泛起了红晕来,瞧着扑来几人咯咯一笑:“姐姐如此俊秀,当真是让小女子佩服得紧。”目光流转,她忽的纵身来到了张世杰眼前。

    身子一掠,古兰纳那避开了那刀锋,玉臂轻舒将张世杰揽在怀中,浑然不顾那玲珑身躯就靠在其上,身子若隐若现不断地摩擦。她红唇微动,正好擦过了那敏感耳朵,笑嘻嘻的说:“你这汉子,莫非当真是榆木疙瘩,不晓得我的心意?”

    这般行径,若是寻常男子只怕早已经控制不住身下宏伟之物,转而投入这红粉骷髅之中。

    但是张世杰却神色震怒,喝道:“莫非你以为这般行径,我就不敢杀你?”将身一震,就将其整个震开,钢刀一挥就欲将这女子劈死当场。

    身似妖娆灵蛇,古兰纳那扭身避开刀锋,咯咯一笑当即纵身朝着远处掠去,空中兀自留着一句话。

    “好情郎,日后我等定然会再相见的。”

    察觉到周围人异样眼神,张世杰不免有些恼恨,旋即就拧过头不予理会,对着萧星央求道:“我等虽然击溃对方,然而却依旧被对方逃了。既然如此,可否让我回归潞州城,免得被对方趁乱袭击?”

    “好吧。???????·你且回去吧。”萧星低声说道,她的目光依旧愣愣盯着那盘腿坐在地上的尘漓道人还有木道人。

    须发飘然,眉宇依旧,仿佛还如同以前一样,带着生机。只是没想到转眼间,这两位就这样仙逝而去,只留下一具身躯立在这里,让人嗟叹不已。

    张世杰也是伤感,走到两人面前,跪下来庄重拜了几拜,然后才从这里离开。

    “萧执事,这两位该如何处理?”

    旁边之人迟疑一下,胆怯的张开口,问道。

    心中茫然,萧星恍惚中还感觉自己之前受到两人保护时候的场景,眼眶之中泪珠终究未曾忍住,由脸颊之上一粒粒滴在地上,口中呜咽着:“我……”虽然想要说什么,然而却终究未曾说出来,只觉得心中堵得很,就想要哭诉一场。

    “傻孩子,你在哭什么啊?”

    正在这时,那尘漓道人忽的睁开眼睛,好似那死鱼一眼,眼中并无半分光泽。他瞧着萧星那苍白脸色,身子微微晃了一晃想要立起,只是身体酸涩却最终未曾坐起来,白发稍微带着苍老,笑道:“你放心吧,我还不会如此轻易的就逝去的。”

    另一边,木道人也是转悠悠醒转过来,说道:“虽然未曾就此离开,不过也只不过能够撑过三日罢了。”

    “三天?”

    本来有些高兴,萧星目光顿时慌了,连忙问道。

    尘漓道人张口说道:“虽是三天,不过也足够了。至少也有足够时间,将传于你等,也好让我华夏后继有人,不至于就此断了传承。”

    “?”口中念叨,萧星恍然记起之前师尊曾经和这两人商谈事情。

    而根据那个时候的商谈,她的师尊萧凤,曾经拜托眼前两位,创立出一门适合新手入门的功法,并且打算组建一门宗教,唤作中华道教,制定诸多典章制度成立组织,并且在军队之中推行。

    没想到,眼前两位居然在短短数月之中,就已然创出这法决?

    “没错。这五星战世诀共分五分,分别为星火诀、唯道经、破妄咒、太极册、根本印。”

    木道人缓缓说道:“星火诀乃是练气法门,和寻常玄门练气法门稍有不同。这星火诀首重精神,练气之处也非道家丹田,亦非释门藏海,乃是儒门心脏之处。以气养血,炼出一腔浩然正气!然而虽有练气法门,若是不勤心修持,也会稍有偏差。故此需要常常念诵唯道经,以免的行将偏差,反而坏了自己一身根本。”

    “至于那破妄咒,乃是为了辨别根本,看清事态真伪。毕竟世间之道,五色充栋,若是无法独具慧眼,看清这世间一切,纵然是一腔热血,只怕也难以有所作为。而那太极册之中,所记载的乃是诸多争斗之法,阴阳转换之精妙,太极混元之把握,尽数存与其中。”

    说到这时,木道人忽的停顿了一下,稍后方才继续说道:“关于最后的根本印!此为牺牲之法,若是强行运行,自然能够远超同辈、击退敌人,然而对己身亏损亦是难以弥补。即为根本,自然是不可妄动。否则的话,纵然是百年基业,也会毁于一旦。切记切记,自然之道变化无穷,我等不过管中窥豹,断不可妄言一人而绝天命。”

    话语中真真切切,只是说到后面声音却渐渐渺小,几近于无。

    萧星上前查看以下,方才知晓这不过是因为木道人苦苦战斗,体力消耗太甚,故此沉睡下去,并非逝去。

    不过依着他如今这般精气神来看,只怕羽化飞升时候,也不远了。

    正在此刻,那妙兴也是一样自废墟之中钻了出来。他扫过周围士兵,目光忽的看向尘漓道人,眼神闪烁不定:“你特意留我一命,究竟是何道理?”虽然自己侥幸存活下来,然而想着当时场景,却依旧耿耿于怀。

    “没想到你居然也活着?左右,将这厮给我擒下来!”萧星却是恼了,张口就道。她虽是如此说道,然而心中也是知晓对方不过重伤,战斗力远未消退,若是当真动手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呢。

    尚未等士兵动手,尘漓道人央求道:“萧统领,可否请你看在贫道放他一马?”

    萧星感觉不解,辩解道:“可是这人曾经蓄意攻击我们,岂可轻易放他离开?”似这般人物,若是不及时处理,只怕会对整个赤凤军造成极大影响,她又岂会让这人就这样溜掉?

    妙兴瞧着周围众人有些不善,也默运玄功,皮肤之上隐隐透着光芒,分明就是做好战斗准备。瞧着尘漓道人如此劝解,他也是一脸困惑,虽是如此却依旧硬着脖子,说道:“你百般相劝,莫非以为这样的话,就能够劝服我吗?”

    “佛语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尘漓道人连连叹息,继续说道:“我并非擅杀之人,岂可因你一人而破戒?至于你?我想你也不过未曾勘破尘世,故此为那孔元措所惑,做出这等错事。既然如此,你为何还是这般执着?岂不是‘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今日救命之恩,来日定当谢恩。”

    妙兴长袖一抖,当即大跨步伐朝着远处走去。

    萧星不免有些暗恨,问道:“前辈,为何要放他一马?”若说是因为所谓度人善意,她可是决计不信的。

    “这人性子执拗,向来不听人劝。你等若是强留,少不得一场恶战。而以对方实力,到时候我等只怕伤亡惨重.即是如此,也未必能够留下对方。毕竟向来以变化无穷为第一,若是继续战下去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变化。既然如此,何不放过对方一条生路,顺便也好降低我等损失呢?”

    尘漓道人缓声解释道。

    并非他不想留下对方,实在是因为如今这般脆弱时候,并非是和对方贸然开战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