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章险境中绝命反击,余波起醉香楼碎
    “既是道统相传,何不弃暗投明?”

    不远处,妙兴双目睁开、声似洪钟劝道。

    交手不过片刻,然而他已然瞧出眼前这人绝非寻常之辈,若要轻易击败并非易事。而且在这醉香楼之外,赤凤军列位士兵早有准备,若是等到他们闯入这里之后,只怕事情就麻烦了。

    满心嘲讽,木道人瞧着眼前这人,不免有些轻蔑:“风俗相异、人种不同。塞外蛮夷之徒,岂能知晓我华夏经典。汝之智甚愚,竟不知橘枳之变乎?”

    百年之前,自靖康之耻后,整个中原大地就彻底沦入金朝统治之下。虽然宋朝南迁,也依旧顾念旧土,数次兴兵北伐。北方豪侠也是多次组织反抗,方才于二十年前掀起红袄军起义,彻底覆灭整个金朝。

    经历昔年一些事情,尘漓道人和木道人如何不知那蒙元本来面目,比之金朝更为凶残。要知道当年时候,他那玉皇观还有木道人的炎帝庙之所以衰败,未尝没有金朝在背后推波助澜。

    收敛目光,妙兴长叹一声:“既然如此,那么还请道兄莫要怪罪了。”双手合十,身后金光再起变化,却是凝聚成为一座金莲,十二片莲叶璀璨夺目,周遭亦有梵音响彻,正如那洪钟大吕惊醒每一位世人,更有异香升起,沁人心扉,令人仿佛置身于佛国乐园,无论如何不可自拔。

    金莲将整个人托起,正似那降世的佛祖,妙兴已然褪去任何神色,蜡黄脸色透着无奈,随后一张拍出,直接朝着两人抓来。

    “果然是番邦异教,惯会用这些邪门歪道。”

    尘漓道人却是冷哼一声,旋即只将手指于脑门之上一点,当即拉出道道清光。清光清冷,就似那刚刚抽芽的枝叶经络一般,随着他的手被凝在空中,转瞬间便化作一尊古拙青铜古柱,一股沧桑亘古气息,自其之上散发出来,岿然不动。

    其上,似有那精善绝伦的微雕大师再起上面刻下诸多图案。

    有万千鸟兽奔行于洪荒大地,有亿兆鱼虫川行于大河湖泊,有沧桑古木傲立于雄奇山川,其中一个个人类身影闪烁其中,正是昔年人类游走于百兽争锋之中,披荆斩棘开辟出人类道路的景象。旁边,一个个古拙字样清晰无比,虽与今日汉字决然不同,然而看那横撇竖捺,分明便是古老时代方才出现的金书文字。

    “天行有常,立身有本。”

    随后,尘漓道人轻斥一声:“玉皇始心章,中!”应着声,那古拙铜柱当即横空射出,直接自双掌之间缝隙穿过,朝着妙兴砸去。似缓实疾,不过刹那,这铜柱已然落在妙兴眼前。于此险境,妙兴亦是张口低喝,道道金光于金莲之上绽放开来,一层层凝聚成形,却是化作琉璃也似的屏障,一层又一层叠在身前,欲要将这铜柱挡在外面。

    这乃是《大日如来咒》护身之法,比之当年杨琏真伽那不动明王根本印,也是不遑多让!

    便是那专门用来攻城用的投石车甚至是攻城床弩,也断然无法撼动。

    只是今日,这貌似坚硬无比的金光护盾,却在那铜柱之下,就像是脆弱玻璃一样,被纷纷扯碎。随后铜柱整个落在了妙善胸口之处,“轰”的一声他也没曾后退,只是整个身体陡然一颤,丝丝金血自毛孔之中渗出,身下金莲也顿时崩碎,再也无法凝聚成形。

    “好厉害的玉皇始心章,看来今日是我败了。”

    嘴中呕出鲜血,妙兴只觉自己整个人仿佛魂灵都被震出,身体肌肉、骨头还有皮肤,仿佛都在这一震之下,被硬生生的震得分离开来。

    莫说是继续做战斗,他甚至觉得自己就连行动也是万分困难!

    虽是如此,妙兴却也有些疑惑:“但是,你为何不杀我?”

    “上天有好生之德,你不过困于心境未曾突破,故此为奸佞所欺。若是当真在这杀你,只怕别人也要说我一个仗势欺人,妄杀好人。今日里暂且饶你一命,只求你日后能够堪破虚妄,得成正果。”脸色苍白,尘漓道人也感觉自己整个身躯就像是被抽离了全部力气一样,身子瘫软的盘腿坐在地上。

    那玉皇始心章也非寻常攻击,也是一样需要消耗极大心力方能维持。

    以他如今老迈年纪,更兼之前曾被撼动道心,能够将其催动依然是万幸,若是要仗之彻底击败对方,却不免有些底蕴不足。

    坐在身边,木道人不免有些无奈:“你这性格倒也倔强,居然在这临阵之上饶过别人?只可惜,那人却未必愿意饶过我们。”眼睛抬起,他却看着立在数丈之外的孔元措。

    “本以为是一个不错帮手,没想到你却还是囿于佛学,存着慈悲心肠?”不远处,孔元措冷哼一声嗤笑了起来。

    他瞧着旁边那张世杰挥刀劈来,不慌不忙依旧是将那木剑抵住,口中长啸:“天地正法,万物听令!”四周围,一道道碎石、木片全数凌空飞起,正在空中其形态就现出变化,化为一枚枚锐利无比的长刺,自四面八方环绕而起,朝着正中央被藤甲护住的张世杰撞来。

    “咔擦”一声,藤甲应声碎裂,不复之前坚硬模样。

    “噗!”

    张世杰和木道人一并张口,自口中喷出一股鲜血。那藤甲乃是木道人一手塑造,为了抵御对方攻击,可谓是心神相连,若是藤甲被毁,他自然也会受到影响。

    瞧着张世杰萎顿在地,孔治张狂笑道:“就凭你这乡野小子,也想要和我斗?”言语中,分明忽视了若无他叔父相助,如何能够斗败对方?

    “唉!”捧着心,古兰纳那却露出一副哀怨模样:“似你这般英雄俊杰,为何就不愿意放弃呢?知晓你说一声投降,奴家便是舍弃性命,也定然要将你救出。”话音中,浑然是一个痴情女子。

    然而她那娇弱样子,于别人看来分明便是伪装,其身下不是那毒蝎心肠又是什么?

    “尔等所求不过是我,既然如此我且随你们,至于别人还请放过他们如何?”瞧着几人具是身负重伤,萧星不免感觉眼中酸涩,心中绞痛,当即朗声说道。

    只是正当她要走出去时候,却被一边的尘漓道人拉住。

    他摇着头,劝道:“党同伐异,同室操戈。昔年,孔子诛少正卯也知晓********。以那人孔府传人身份,如何会放过我等?你这一去,不仅仅无法保住我等,也会让自己身陷险境。此般想法,切莫浮现,切莫浮现!”连连苦劝,显然尘漓道人也瞧出眼前几人早有谋算,岂会因一人而改变自己的主意。

    果然,孔元措当扫过了整个醉香楼时候,见到满地众人全都是身负重伤,不免有些得意:“哼!就凭你们这些耄耋老者、弱冠之徒,也想要和我相斗?只可惜你们若是还想要修行个数十年再来报仇,只怕也没有机会了。”于他身体周围,数十枚尖刺也似的长刺犹如流星一般浮现,霎那间就朝着几人攒射而去。

    “话不可说尽,缘分势必早尽。此时就说胜负已定,你也未免太过骄狂?”

    朗声笑着,木道人瞧着那射来长刺竟然毫无半分惧意,只将手在地上猛地一拍,整个醉香楼就好似陷入了那波涛汹涌的大洋之中,上下颠沛流离,整个地板瞬间崩碎,两侧合抱粗细的撑木也是纷纷裂开,头顶上无数砖瓦混着那茅草纷纷落下,霎那间将整个空间彻底淹没。

    这一掌,竟然将方圆十丈、足有三层楼高的醉香楼彻底崩碎。

    之前这醉香楼在几人战斗之中早已经崩碎,之所以未曾倒塌全是仰仗木道人以神通固化,如今时候他将那神通收回,这稻香楼自然彻底崩溃了。

    措不及防,孔元措只得回神防守,以至于那漫天长刺全都被烟尘淹没,分毫未曾伤到其他人。

    只可惜那砖石碎瓦虽然有些力道,但终究难以对修行有成的武者造成威胁。

    等到整个醉香楼彻底倒塌之中,他就自其中整个钻了出来,身上本来素净的儒袍也是布满灰尘,目光扫过周围状况,顿时一惊。

    此刻,于醉香楼之外,一应弓弩手早已经准备就绪。为首一人,正是那江离。

    他瞧着浮在空中的孔元措,当即吼道:“发射!”当听到了醉香楼之中传来的动静,他们几人立刻就拿出萧凤给的兵符,调集百余名弓弩手埋伏于此,准备攻击。

    一瞬间,万箭齐发,就要将孔元措留在这里。

    只是孔元措毕竟是人阶巅峰的顶级强者,稍微运转玄功射出无尽光辉,就将那漫天箭雨全数挡住,然后将身一纵落在废墟之上,将手一捞正好将刚自其中钻出来的孔治抓住,身似鸿雁快速离开这里。

    在之前的战斗之中,孔元措消耗甚多,若是要强行对抗眼前军队,绝对会力有未逮,故此直接选择逃窜。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句名言他早有感触!

    江离也没打算继续追击,以那人实力表现,可不是他这般小人物能够对抗的,当即呼喝身边士兵将眼前废墟清理干净。如今时候,最关键的还是要确保几位统领安全,否则的话整个赤凤军可就要彻底瘫痪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