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章三教众人展神通,薪传火继华夏存
    “多谢两位前辈搭救。”

    见到那张世杰安然无恙,萧星稍微有些安心,目光扫过眼前两人,当即狠着声怒道:“果然!昔年我念及尔等也算有些功劳,本不欲行此杀戒。纵然姐姐、师尊数次箴言,我也未曾与你们为难。谁料你等竟然暗怀杀机,今日更再次布下杀局?既然如此,那也莫要怪我无情!”

    手指猛地一划,尖锐声音早就弥散在整个醉香楼之中,震得整栋楼“啦擦”作响。无形声波随着琴声荡漾开来,无差别朝着众人打去。

    于尘漓道人、木道人还有那孔元措、妙兴几人来说,不过是身躯稍微一晃,就定住身体。

    他听见萧星质疑,当即笑道:“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你这赤凤军地不过三州,人口不过十万户,如何能和那席卷整个天下的蒙古相较?那孽女不过稍有成就,居然裹挟民众,叛上作乱,意图颠覆天下?‘净火焚世。驱逐鞑靼’?这般称号,何其荒唐!似尔等之辈,正该暴尸荒野、受那五马分尸之刑。”

    声音陡然抬高,顿时将李乾承震得是气血翻涌,头晕脑胀。

    “闭嘴!”萧星俨然双目赤红,且盯着几人吼道:“似你这般卑劣之徒,如何晓得我师尊仁德?若非她一意起兵,这满城百姓只怕早就沦为那马蹄残尸,刀下亡魂。你且听,这城中百姓的亡魂,可还在悲鸣。”

    琴声渐渐转为低沉,虽不复之前高亢,然而其中悲哀、伤痛,却似那实质般的幽魂,渐渐地缠在了几人的心中,令他们感觉眼前好像浮现出无尽血光,无尽残尸在那脑海之中挣扎不已,口中也是连连发出哀嚎、哭泣,流血的双目空洞洞的,直愣愣的盯着自己。

    它们像是在悲叹自己的冤屈,更像是在悲悯着自己的哭诉!

    被这声音一扰,那孔治还有古兰纳那立刻就感觉头疼欲裂,面色露出些许害怕。

    纵然他们如何强大,然而和萧星相较来说,毕竟是未曾经历过血腥,也未曾真正的独当一面,若是当真正面应对,自然被萧星死死压住,分毫动弹不得。

    “好家伙。没曾想这女娃性情居然如此刚烈?”远处,孔元措一听这幽怨琴声,不免有些诧异:“只可惜此次断然留你不得。”心想之下,当即舍弃了眼前的尘漓道人,身形一纵早就来到萧星眼前,木剑之上无尽白光凝聚成型,骤然射出。

    萧星未曾料到这人居然不顾身份,直接朝着自己刺来。

    她连忙拨弄着琴声,一阵阵无形音波全数自其中涌来,然而无论那音波如何强大,却皆被孔元措那木剑之上的光华挡开,丝毫无法令其受到半分伤害。眼见对方木剑就要刺中自己,萧星连忙将手中铁琴丢出,纵身后退企图避开长剑。

    只可惜孔元措心志坚定,手中长剑凌空一挥,当即将那铁琴砍碎,随后化作一道剑光直接朝着萧星刺去。正当剑光命中萧星时候,凌空中一道刀光飚射而出,正好将其劈碎。

    紧接着,张世杰早自地面跃出,手持长刀自下而上,直接朝着那孔元措劈出:“贼子敢而!”

    受这一击,孔元措无奈之下只好放弃追击萧星,木剑轻轻一动抵住那刀光,“咔擦”一下就整个化作粉末,而那刀光自然也被硬生生抵消住了。

    “好家伙,你居然没死?”孔治睁大眼睛,一脸惊愕瞧着张世杰。

    古兰纳那亦是颇为惊愕,问道:“你这家伙,明明不是中了我的天魔极乐舞?为何居然能够醒转过来?”

    “哼!若非萧执事以玄音助我护住神智,只怕我早就被你这妖女给弄残了。”张世杰想着之前自己好意相救,却被对方借机下药,如此行径自然让他愤怒不已,只想将眼前几人斩杀在这。

    而那中了天魔极乐舞的人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他根本就不敢想象!

    “就算你醒来又如何?就凭你一人,莫非也能够斗得过我们?”自一边持剑刺来,孔治狞笑起来。

    古兰纳那也是面露媚态,娇笑道:“真可惜了。似你这般俊秀之人,若是就这样死了,岂不是让我变成了孤家寡人?”虽是战斗时候,她依然全身上下散发着惑人心灵的魅惑,让别人忍不住不欲破坏这人间的绝色。

    只可惜张世杰心志坚定,岂会因为对方如此作态就绕过此女。

    他早将手中钢刀轮作一柄雪白光刃,拦腰就要将对方斩杀在这。只是那光刃却被对方身上那貌似纤细的白色绸布硬生生挡住,浑然没有对肉身造成一丝半点的伤害。甚至于直到现在,对方那雪白肌肤也未曾落下半点烟尘,依旧是那么的纯洁动人,直入玉雕雪塑一般,魅惑众生!

    随后,那一对柔嫩手指轻轻伸来,就似那就要投怀送抱的女友一样。

    立在一边,孔治将指一点,剑气屈曲盘旋直接朝着张世杰射来,颇为得意的笑道:“哼!就凭你那寻常武器,莫非也以为能够毁坏这以火蚕丝织就的天魔幻衣?”

    “给我退!”

    见到对方拍来手掌,张世杰不动如山,也是一样合掌迎上。“轰”的一声,古兰纳那当即被整个震退,步履蹒跚险些无法站立。随后且看到袭来的孔治,张世杰钢刀调转方向将万千剑气席卷而去,随后猛地一冲正好来到孔治眼前,刀光骤然间爆发而出,低喝道:“杀不了他,难道还杀不了你?”一霎那,刀光爆射当即将那剑气全数熄灭,余势未定反而朝着对方席卷过来,眼看着就要将其彻底淹没。

    只是凭空中,又是一柄木剑悬在面前。

    虽然不过只是木剑,然而其上却是泛着凌然不可欺压的威势,居然硬生生的挡住了张世杰运起十足力气的攻击。

    孔元措且看着旁边孔治,叹道:“我不是说了吗?你啊,莫要在继续仗着自己身份,恣意妄为、惹事生非。别忘了,他们可是敌人。”

    “我知道了!”孔治不免有些气愤,狠狠地盯着张世杰。

    纵然对方实力远超自己,然而张世杰岂是那等贪生怕死之徒,当即高声喝道:“躲在别人身下算什么本事?有种你和我单挑!”

    只是孔治却分毫不说,而那孔元措只是皱眉,旋即将手指在那木剑之上轻轻一点,木剑顿时散发出莫大光辉,直直朝着张世杰压来,势如泰山压顶,直接朝着张世杰压来。

    “以大欺小,尔等胸襟不过如此吗?”。

    见到张世杰置身危险,那木道人朗声笑道,手臂一挥将眼前案桌砸碎,随手一挥。

    碎裂的木头当即混着一股清光,正好落在了张世杰身上。不过霎那间,这些碎木顿时化作一根根藤条,枝杈伸展开来,正好缠在了张世杰身上,将他身上的一切全都裹入其中。而且表面亦有清光流转,纵然乃是木头所制,其坚硬程度也不在钢铁之下。

    似乎感应到那威威赫赫的白光压来,这藤甲之中顿时冒出无尽清光,正好将其抵住,令其分毫不能寸进。

    “既然两位前辈已然出手,还请两位能够饶恕贫僧罪过。”

    妙兴见到两人正在僵持之中,口宣佛号。与他脑后,那万千金光顿时凝聚,却是化作一轮怒目金刚,手持金刚杵,照着周围的木柱子还有那地板、房屋、梁木砸去,很显然欲要会叼着醉香楼,彻底打破眼前的僵局。

    尘漓道人却冷哼一声,将手在地面上轻轻一拂,万千清光顺着那木头纹理,当即散开化入其中,又道:“此地乃是他人之物,我等虽有争执,岂能因此坏了别人东西?”

    被这清光一扫,那些本来已近朽烂的木头、房梁顿时化为钢铁,硬生生的挡住了金刚那莫大轰击。

    另一边,萧星勉强站定之后,顿觉得心口有些刺痛.她揉了揉胸口,目光扫过了那破碎铁琴,不免有些悲痛。这铁琴乃是当年萧凤费尽心思方才打制出来,并且送给她作为武器的。

    然而如今,这铁琴却被别人劈成碎渣,萧星自然会有些心痛。她见到不远处张世杰和那两人战斗,不免有些担忧,就要走了出去。只是刚一动弹,四周围顿时窜出数十根树杈,彼此交错凝结起来,须臾间形成了一个树叶藤蔓构成的笼子,将萧星整个人包裹在里面。

    坐在旁边,木道人说道:“你且静心休养,莫要离开此地。”

    “可是你等正在和对方厮杀,我怎么独自一人待在这里?”萧星心中咯噔一声,连忙问道。

    “我等不过一介残躯,所求者不过道统不灭。华夏不绝。你如今不过双十年华,岂可因此葬生于此?”那木道人朗声说道:“薪传火继,延绵不绝。我等华夏,岂可因外敌而绝?”古拙面孔,更是透着一股神圣,让人不免心中崇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