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三章图穷匕见诡计出,几人争锋斗禅机
    大堂之中,虽是重新恢复安静,然而却沉默异常,几近于无。

    瞧着众人如此对峙,古兰纳那收起舞蹈,腰身微微曲下,目光之中透着莹莹光泽,素手一翻却将头上发簪取下,说:“因小女子反让列位争吵,如此行径小女子当真是愧对众生。不如就此逝去,也免得让列位难堪!”说着,就作势要将那发簪朝着雪白玉颈扎下。

    “莫要动手!”

    乍然见到这人露出如此轻生之举,张世杰连忙站起,走上前欲要阻止。

    他虽然对这西域胡风舞蹈不感兴趣,然而若是让自己因一些话语而让这般女子就似丧生,却也断然不会允许的。然而正当他那手指伸出,欲要攥住古兰纳那手腕时候,却觉得指尖传来一阵刺痛,食指之上一点鲜血渗出。

    “多谢公子相救!此生恩情,只怕只有来生再报了。”

    她是敌人!”

    声若洪钟,顿时响彻整个醉香楼。

    随后,张世杰那高大身躯“轰”的一声,倒在了地板上面。

    萧星惊起,手中琴声戛然而止,低声问道:“你究竟是谁?”以她的目光,如何看不出刚才对张世杰暗下杀手的,就是这位自称曾经遭受到颠沛流离的胡姬?

    “怎么回事?难道我中毒了吗?”。

    见到此女如此行径,尘漓道人还有那木道人正要出手,却觉得身体之中一阵躁动,那真元竟然丝毫未曾顺从他们的意愿,全都如同慵懒胖汉一样,显得无比凝滞。萧星也是惊讶,连忙收敛心思仔细查看体内动静,亦是一般感觉真元有些凝滞,索性也不是很慢,倒也对战斗并没太多的影像。

    “自然!要不然,我苦心修炼成功的天魔极乐舞岂不是毫无用处?”

    宛然一笑,古兰纳那轻声解释道。

    “天魔极乐舞?”

    木道人练练催动心诀,开始专注驱逐体内毒素,说道:“我曾人说过这门舞蹈。乃是波斯拜火教秘传的淫术。以舞蹈迷惑人心,并且借此双修夺取真元,算得上是一门邪功。而若是将其修炼到极致之后,身体体液包括那唾液、汗水乃至于气味,全都会具备致幻、眩晕乃至于引人邪念的功用。端的是不可小觑!”

    “哦?没想到你这老道倒也有些见识!”

    抬起****的小脚微微踩在了张世杰的背上,乌兰纳微微用力,踩得张世杰连连呻吟,继续笑道:“至于这庸人?它不识我天魔极乐舞的妙处,既然如此那我除了让他倒下之外,又有什么办法呢?李乾承,你且说我应该如何炮制这家伙?”意味深长扫过了不远处的李乾承,她那蓝色瞳孔当真是风云诡谲,汇聚起无尽光彩。

    “圣女自有伎俩,小子怎敢讳言?”

    李乾承低下头,颇为恭敬的说。

    且看这样子,他居然对这位胡姬如此尊重,很明显两人背后定然藏着肮脏的交易。

    “李乾承!”端坐另一边,萧星冷哼一声,斥责道:“于你恒盛毓危难时候,我赤凤军给你钱财,让你能够渡过劫难。这般行径,也算是待你不薄,为何你今日竟然在此设下诡计,施计暗害我等?”

    他们之前早就有所准备,严格把守整个醉香楼,可谓是半只苍蝇都无法进入,便是口中饮用的酒水也是经过甄别,分毫未曾纳入口中。只是没想到,对方居然直接带了一个胡姬,就以莫名手段,让众人全都中招。

    如此行径,当真是超乎想象!

    “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之所为,也不过是顺应天命罢了。”轻轻站了起来,李乾承幽幽说道。目光扫过了萧星时候,他不免透着几分贪婪,笑道:“更何况以萧姑娘如此钟天地之灵秀,何不弃暗投明?若是你愿意委身于我,我定然可以保证你也能够享受这世间的荣华富贵!”

    那孔治也是笑道:“圣人有云: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你不过区区一介女人,居然也和那孽女高踞庙堂之上?如今时候,岂容你扰乱纲常?今日里我这就代天行道,废了你这妖女!”五指并拢,一缕乳白劲气哧哧作响,当然吟绕在其手指之上,朝着萧星就是点来。

    这两人一起出手,另一边那孔元措虚空一握,眼前案桌应声变化,旋即化作一柄木剑,说:“守正辟邪、镇压妖孽,本是我辈儒生天职。萧执事,你还是放弃抵抗吧。”随后,木剑破空射出,其目标正是萧星。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施主,你还是放弃吧。”

    妙兴也是一般口称佛号,于脑后之上浮现出一轮金光,万千光辉汇成数十道“卍”字模样朝着萧星押来。

    “更何况以姐姐如此俊秀,若是就此沦落在这红尘俗事之中,岂不可惜了?”

    乌兰纳那忽的纵身越来,俏脸转而呈现在萧星面前,手指作势就朝她的脸蛋摸来。

    一时间,三道光辉也是破空袭来,就要将萧星彻底击杀在这。正在此刻“铿锵”一声,真如金戈铁马一般,嗡鸣声音顿时爆裂开来,不仅仅乌兰纳那整个推开,更将眼前光芒全数击碎,化作光粒。

    盯着几人,萧星冷着脸回道:“看来今日之事,你们是早有打算了。既然如此,那么也莫要怪我无情!”五指陡然间化作一团虚影,在那六弦铁琴之上不断的拨弄着琴弦,一道道高亢壮烈的啸声越发强烈,顿时让那眼前几人不由得皱紧眉头,身形也是凝滞起来。

    只是隐约间,嘴角之处渗出嫣红,分明是因为抵抗几人进攻而受了伤!

    “乌兰纳那,她怎么没曾如同其余人那样,晕倒下来?”

    一时不慎,孔治顿时被这琴声扰乱身体气息,一丝血液留下。

    乌兰纳那解释道:“她乃是女子,亦是精通旋律。而我这天魔极乐舞对女性影像并不出众,而且若要令体内弥散的异香其起到效用,也需要以旋律催动,否则的话绝难成事。”被那刚烈旋律一扰,她也觉得体内如遭刀击,整个人一阵眩晕,险些就被带动了体内气息。

    “哼!莫要忘了,这里可还躺着一人啊。”

    另一边,李乾承指了指一边躺着的张世杰,露出得意笑容来。孔治瞧见此人,之前堂上被反驳时候的尴尬立刻浮现在脑海之中,欣喜万分之下当空就是一指戳去,说道:“似这般家伙,正好擒下作为人质。”

    然而正当那白光欲要将张世杰戳死时候,凭空中却现出一个青色光罩,将这白光生生挡在外面。

    远处,尘漓道人朗声说道:“虽是守正僻邪。然何为正?何为邪?以尔等行径,岂可称之为正义?”长呼一口气,自身躯之上,无尽青芒陡然放射而出,连绵不绝将张世杰整个人包裹其中,宛如一个蚕茧一般。

    置身于危险之中,却依旧顾念别人,尘漓道人当真是一个仁慈之辈。

    然而那孔元措瞧着此处空门打开,一柄木剑凌空射出,虽为木剑然而在他真元灌输之下,其坚硬锐利也是绝不比任何神兵利器差。妙兴也是一般,催动无伤金光,却是凝聚成一具金色佛手,朝着孔元措攥来。

    两人蓄势一击,比之之前一并围攻萧星,岂是胜过一筹?

    正当两人攻击欲要将尘漓道人彻底压住,那地面上铺设的木板却似活了一样,“哧哧”作响就在一刹那间抽出了一根根青葱嫩枝出来,转瞬间就化为了一睹树墙挡在尘漓道人面前。纵然对方如何厉害,然而这树墙却似那坚硬堤坝一样,牢牢地护在几人面前,分毫未曾动弹。

    见着两人惊讶面貌,木道人朗声说道:“恃强欺弱、恃武而骄。原来所谓的玄门正宗,也不过这般德行?”

    瞧见眼前场景,孔元措不免有些诧异,旋即就哈哈笑道:“《玉皇心印决》、《神农本草经》?原来两位乃是玉皇观、炎帝庙两位前辈。今日一见,这两门玄功果然玄异无穷!”

    “只可惜两位却误入迷途,前功尽弃了。善哉善哉……”妙兴亦是一脸可惜,虽然他那佛手被这树墙挡住,却已然一脸苦色。

    以他们的眼光,自然瞧出无论是木道人还有尘漓道人都已然年近天年,如今时候虽然气势凶猛,然而内里却似那无油之灯,随时随地都会烟消云散。

    “当然。只可惜你们两人却稍欠火候,若是你那《大日如来咒》达到‘破妄’,而你那《圣心正法经》也达到‘不逾矩’的境地。否则的话,我这树墙也不过是一剑了断罢了。”冷哼一声,尘漓道人俨然已经带着嗔怒。

    虽然早就知晓这些人暗怀诡计,然而如今被对方打到头顶之上,纵然是那泥塑菩萨,也该生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