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二章 胡姬曼舞风姿起,风俗相异争执出
    “是这样吗?”

    未曾看向李乾承,萧星却凝神望着那古兰纳那。

    古兰纳那轻轻俯首,修长玉颈毫无瑕疵,洁白玉光微微泛起,于飘然而起的白绢之下,那柔嫩肌肤正如春水一般,透着水光般的润泽。

    她柔声回道:“小女子当日若非有李公子相助,只怕今时今日也决计不可能站在这里。此番恩德,小女子没齿难忘。”说话时候字正腔圆,竟然毫无半分生硬之感。

    将目光收敛起来,萧星斜斜扫过了那李乾承一眼,且见他一脸痴迷,方才说道:“既然如此,那不如就让她轻舞一曲?”

    “正该如此。”

    李乾承轻轻一拍手,那古兰纳那当即应了一身,玉臂轻舒,腰姿扭动,于这醉香楼之中轻轻舞动起来。

    玉臂轻挥,闪烁着的嫩白光泽,就像是那上乘的蓝田玉一般,将几人目光全部吸摄而去;莲足微动,不断地踏着节拍,令那仅可遮住身躯的衣带悦动起来,偶然间露出那只属于女子的魅力;一股芬芳亦是悠然飘起,浓郁的正如那正在爱恋的情人一样,让人感到甜腻而又难以忘怀,仿佛回到了最初恋爱的时光;随着动作,那灵动的声音越发响亮,一下又一下正像是撞在了众人心房之上,令那一颗许久未曾动摇的心脏颤抖起来,正似老树开花、枯木逢春一样,感觉本是老迈的身躯,又重新恢复了之前的年少时候。

    踏马弄青、挥霍汗水,名为青春的活力,于此悄然绽放开来。

    旁边,李乾承张口赞道:“这般舞姿,当真是人间绝色。“

    “如此绝色,当为之浮一大白。“张口举起一杯酒,孔治一饮而尽,透着欢畅。

    见到两人丝毫不加防范,萧星轻启芳唇,回道:“既然如此,还请列位莫要推辞。“心中戒备稍微松开,她也开始举起酒杯纳入口中,便是那些吃食也享用了一些。

    随着她如此动作,其余人也不在防备,彼此恭贺着将一桌酒菜全数纳入腹中。

    整个场景,透着欢快得气息。

    然而此刻,萧星却只是稍微吃了一点便停了手中筷子,装作微醺样子垂目盯着那正在舞蹈的古兰纳那。

    此刻,她那舞蹈俨然已经正要濒至至高巅峰,清脆悦耳的声音连成一串,身姿越大娇柔妩媚,将一干人等的目光全都吸摄过来,浑然忘却了眼前的美食,呆滞着目光瞧着这女子一个人的独舞。

    而那李乾承以及孔治更是不堪,早就是一副痴迷之象,不住的自口中发出好的声音。

    就连醉香楼之外的那些士兵,也仿佛被这艳丽靡靡之声给摄住心魂,目光痴迷瞧了过来。

    萧星却因为乃是女子原因,故此丝毫不被影响,反倒是瞧着众人的样子,心中微微有些紧张。

    她扫过了不远处几人,只见那李乾承还有孔治俨然一副痴狂模样,但是那妙兴还有孔元措却神魂不动,依旧沉稳无比。

    见到这般状况,萧星心中咯噔一声,鼻子微皱嗅到一股清香味道,脑海里面稍微有些猜想,当即朗声说道:“见到她如此舞蹈,倒是让我也起了一些雅兴。不如就让我也来一曲如何?”手一挥,一把铁琴应声飞来,落在了她的面前。

    深吸一口气,萧星屏住呼吸,将那曼妙舞蹈浑然忘却,五指于铁琴之上猛地一划。

    “嗡”的一下,犹如裂帛一般的声音当即响起。

    受到这琴声一激,旁边那尘漓道人还有木道人顿时一惊,且看着眼前的舞蹈不免有些害怕,手掌在额头一抹当即就有大片汗水。

    他俩顿感背生冷汗,低声说道:“好险,没曾想这一次险些就道心沦丧了!”再次看向那古兰纳那时候,分明带着警惕。张世杰也是醒转起来,为自己之前居然沉浸在对方舞蹈之中感到恼怒,正欲开口斥责。

    但是那李乾承像是只消他的问话,张口回道:“她所习练的乃是泰西波斯之地所传舞蹈,叫做圣灵旋舞。此舞在她们那里流传甚久,起初乃是为了助产孕生所创,后来屡经修改,等到如今已然有了诸多其他功用。譬如今日,古兰纳那所舞的便是其中一个变种,叫做他化自在天女舞,能够唤起人们原始野性,重新回归昔年青葱岁月。虽然和我中原舞蹈不尽相同,不过也是不拘一格。还请各位安静享受,如何?”

    被这话一堵,张世杰不免有些张目结舌,他暗自运转了一下体内玄功,感应其中毫无变化时候,方才悻悻然退下。此刻对方尚未撕破脸皮,他们作为客人,自然不应该就这样贸然动手。

    “有舞没乐,岂不是人间憾事?既然如此,不如也让我抚琴一曲如何?”

    萧星宛然一笑,淡然目光扫过了那古兰纳那,缓声说道。李乾承眉梢稍微一皱正欲说话,但那古兰纳那却宛然一笑,双目火热望着萧星,红唇微启说:“素来听闻姐姐琴艺无双,小女子自然只有应允了。”

    “那就好!”萧星说道:“只是我曾经听说,若要完整发挥出那圣灵旋舞的精彩之处,需得以竖琴相配方可。只可惜我所擅长的不过是这六弦琴,于竖琴一道也未曾得到名师教导,故此还是薄弱了许多。想必是让妹妹失望了!若是弹奏之中,有些膈应之处,还请妹妹多多谅解,如何?”

    古兰纳那低声笑道:“自当如此!”

    随后,应着那缓缓流出的琴声,她再一次应着那节拍,一下又一下跳了起来。

    这一次却和上次有些不同,不再有之前的热情如火、浓浓爱意,反而好似那小桥流水、雨榭楼阁一样宛转悠扬,举止之终也不复之前的魅惑众生,反而让眼前的少女平然中透着几分圣洁,犹如那镝落的仙子一般,在这幽怨缱绻,似乎在埋怨着为何她会被丢在这里,置之不理!

    由那充满生机、粗狂至极的西域风情,陡然见变作哀怨情长、小巧精致的江南风情,这般变化也让众人大呼精彩。

    瞧着片刻,李乾承忽的朗声大笑:“这江南小调也算是颇为精致,却未免有些流于世俗,我倒是看的腻味了。各位,你们不觉得之前的那圣灵旋舞更为出色吗?至少,也没有这些缱绻怨气,凭的有些小家子气。”

    “我倒不觉得!”

    张世杰忽的冷笑一声:“那圣灵旋舞虽是情热如火,但是却未免太过****,根本不曾受过圣人教训。正所谓五色祸人,五音迷心!若是长久沉浸在这舞蹈之中,只怕那人也不过是一凶性残暴之徒,长久下来并非是福。”轻蔑目光直冲李乾承,分明中透着敌意。

    “哈哈哈……”

    连连摇头,李乾承朗声回道:“人生在世,所求者不过自在逍遥。若是被这所谓圣人训令所约束,岂能有一生畅快?张兄!你这人还是太过拘谨了。”举起酒杯,他将那一杯浓郁酒水朝着嘴中倾入,嘴角亦是笑意浓浓,丝毫没有半分惧意。

    “纲常伦理,虽非天理,也是人律。我等若是随性而起、恣意汪洋,岂不知别人也会身受戕害。若是这般,只怕少不得彼此相斗,只为了分个胜负。到头来,不过是害人害己。”张世杰自然也是不肯罢休,依旧朗声说道。

    听得这话,李乾承脸色立即浮现出几分恼意,虽欲争辩然而念及自己昔日所做事情,却也不免有些心慌意乱。

    另一边,孔治见到自己好友遭遇挑衅,不免有些盛怒,张口回道:“圣人有云:巧言令色鲜矣任。你以口舌之辩强夺他人之词,如此行径只怕也非君子之为。”

    “小人之争,不过口舌逞能之意;俗人之争,不过寸金斗米之利;君子之争,乃争天理人心之根。吾之所言,不过为生灵立命,开万世之盛景。此番若是退却,谁知尔等会有何等行径?“张世杰毫不示弱,又是张口怒斥。

    正在此刻,那琴声微微一转,正如一掬清泉,沁人心扉,让人不由自主平静下来。

    萧星缓声说道:“此番宴会,并非那等学会、辩论,你们两人还是莫要争执为好。”手指不住抚弄着铁琴,丝毫未曾断绝。

    “正如萧姑娘所言,你们几人还是稍微安静一下,也免得被他人耻笑,平白显得咱们气度不够。“忽地张开眼,孔元措说道。

    两人这才作罢没曾争吵,只是隔着数丈直愣愣盯着对方,大有一言不发便会战斗的可能。

    “五色虽昏,但若不知五色模样,如何能够做到心无旁骛?“打了一个禅号,妙兴朗声回道。

    “知者易悟,昧者难行。“尘璃道人张口回道:“天地之理,存乎万象。你若不去看,怎知其是对是错?“

    木道人亦是朗声回道:“天行万物,自有伦常。我等不过凡人,岂可因一己之私而定天下之理?“

    听到这话,那妙兴不觉长叹,回道:“素闻两位德高望重,乃修行高人。如今一见,当真是气度非凡。“

    眼见双方长辈都已然发话,其余人自然不敢怠慢,具是收敛怒容重新归于平静。

    大堂中央,古兰纳娜依旧轻歌曼舞,好似刚才那不过梦境一场,须臾之间已然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