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章醉香楼宴会开启,平静中波澜翻涌
    春去夏来,阳光正烈。

    正当晌午,天空中的阳光总是如此强烈,炙烤的人只想藏在房屋之中,不想置身于酷热之中。原本平静的心情,似乎也因为这燥热的温度而泛起波澜,纵然是太阳落下之后,那些骄躁的知了、虫儿也止不住心中激昂,不断地发出阵阵叫声来,更是为这炎炎夏日添上一些火气。

    虽是如此,然而那醉香楼之外,却已然围着一群士兵。

    纵然是面临着太阳的炙烤,他们也丝毫不曾放松警惕,睁大眼睛看着周围,以免有人坏了整个宴会。

    毕竟在今日,这醉香楼中,已然聚齐相当多的人物。

    即使他们并非那等冠绝群伦的人物,但是一言一行,也足以改变很多的事情来。

    此刻,醉香楼之中早已经整治妥当,并非现代宴会一样摆放着圆桌,而是将十数张案桌分成两列,摆放在大堂两侧,静待着人的到来。

    左侧一排除却了那李乾承之外,还有三人一同陪坐。

    其中一人正是当日和他一并商谈的孔治,另外两人的话,一个乃是和尚、一身简朴袈裟披在身上,面色和善露出苦色,另一个人则是标准儒生打扮、虽然已经年过半百,然而这人却还是身骨硬朗、中气十足,也算是一个修行有成的道学之人。

    另一边,除却了萧星、张世杰两人之外,那尘漓道人还有木道人也应出席,端坐在自己的坐席之上,脸上堆满笑容,也是毫无之前商谈时候的警惕。

    正欲坐下,萧星瞧着那两人,不免有些疑惑,问道:“对了,这三人是谁?”

    “这乃是我的好友,唤作孔治。乃是曲阜孔府的二公子,曾与我一同求学。因为曾经听闻赤凤军萧凤英姿,故此随我一起前来,想要一睹元凤将军的威风。而那位儒士则是他的叔父,唤作孔元措。至于这位大师妙兴,却是我邀请过来,好为城中百姓念经超度。毕竟数月之前的那场劫难,城中百姓还是记忆犹新啊。若是不做一场法事,我也是心怀不安啊!”李乾承连忙介绍起来。

    “原来如此!只是我那师傅日夜操劳,不便回来。故此,我才只有代表师尊,前来此地和尔等一叙。”萧星微微颌首,目光扫过这三人之后,心中更是满是惊讶。

    若是一般的鸿门宴,倒是会在暗中隐藏自己的杀招,然而这人却堂而皇之将这几人展示出来,如此行径也算是足够稀奇得了。不过一想,那李乾承会这样做也是理当如此。以萧星那敏锐感觉,寻常人决计无法躲开她的神念感应,置身一处十丈之内近若咫尺,绝无一星半点能够拉下。

    既然无法躲藏,还不如直接现身。

    这般行径,也不过理所应当。

    孔元措颌首回道:“无妨无妨。毕竟萧统领也是一代英杰,年纪轻轻不仅仅修成地仙,更是一手草创出这名震天下的赤凤军。似她这般英杰,自然是公事繁忙,岂会如同我们这般庸人,在这里休闲游乐?”

    “阿弥佗佛!”口诵佛号,妙兴朗声说道:“贫僧此番前来,正是为了消弭此间沙发之气。没曾想那女子却未曾现身?这一次倒是可惜了。当真是可惜了!”蜡黄的面色紧皱,稍微干瘪的身躯透着凄苦,显然这位却并非圆通、庆元那等贪图富贵、追名夺利之徒,乃是一位行善积德的苦行僧。

    躲在一边,孔治也是冷哼一声:“我叔父虽非衍圣公,然而也算这齐鲁一地豪杰之人,尔等居然如此简陋,莫不是小瞧了我们?”

    听见几人说话,张世杰不免有些恼怒。

    依着他们两人回答,显然只有他们的首领萧凤能够和对方相提并论,至于其余人无论是萧星,还是他以及那尘漓道人、木道人,都不过尔尔,算不上是什么出色人物来!

    面对如此挑衅,张世杰稍有愠怒,微微抬头瞪了一下那孔治,说道:“虽然我家统领无法前来。然而我等也是这潞州城中管事之人,无论农耕、水利,甚至那民生疾苦,都要一一处理得当。今日百忙之中前来此地,也未曾备置什么礼物,却是让两位失望了。”

    “无碍无碍!此番宴会也非那朝堂之事,商量的也非是那等调兵遣将、诸事计划之类的事情。不过我等私底下一叙,何必弄得如此尴尬?”尘漓道人呵呵一笑,早就选了一个位置走了过去,盘腿坐下。

    在他身边,那木道人跟着走过去,坐定之后也张口回道:“此番宴会所求寻常一聚,虽然是主客相易,但是既然这里乃是我赤凤军底盘,不如就当做我等为了几人接风洗尘罢了。两位,不如这就坐下?”手指一挥,他也一般坐下。

    见到这两位道人如此气派潇洒,孔元措自然后退一步,说:“既然是前辈在此,小辈岂敢放肆?我这就坐下!”

    “阿弥佗佛!”那妙兴瞧着两人站了出来,也是颇为诧异,低声回道:“昔年我初出江湖,未曾接见两位前辈实属无礼,今日里还请两人莫要怪罪。”

    以尘漓道人还有木道人那几可与丘真人一般辈分的年龄,这两人在他们眼前自然也是小上一辈了。毕竟当年他们还是孩提时代,尘漓道人和木道人的名声就已经广为流传了。

    若是萧星、张世杰这般新秀,这两人仗着辈分自然敢发表指责,但若是他们两人的话,又岂敢作出这般行径?

    “既然各位已经坐定,那么宴会不如就此开始吧?”

    李乾承见到众人具是坐定之后,当即拍了拍手,立刻就有十数位曼妙女子端着一个个早已经整治妥当的吃食、饮品还有那些茶水上来,一件件分门别类放在众人眼前的案桌之上。每一件碟盘之中,那些吃食都整治的相当精致,光是看上去就犹如那艺术品一样,让人难以下筷;而自上面,一缕缕清单的香气悠然而起,钻入了鼻息之中,像是那撩拨的耙子一样,让每一个人都蠢蠢欲动,腹中也是轰鸣不止,当真是人间美食。

    萧星宛然一笑,率先将那筷子取出,将一粒肉丸纳入嘴中,随后她赞道:“这四喜肉丸当真不错!细腻柔滑、甘甜爽口,算得上是人间佳肴。只可惜,我却是无法消受!”说罢,她将那筷子放下不免有些哀伤,浑然将眼前吃食视若无睹,便是半分酒水也未曾饮入。

    “哦?既然如此,那为何萧执事却不曾享用?”

    李乾承奇道:“要知道,为了今日盛宴,我曾经广邀名厨。这才从南方之地,找来了这样的一位大师。难道是小子无能,未曾注意到什么忌讳的吗?”

    “并非如此!”

    萧星摇头,眉宇间透着一股相思之情,又道:“我只是想起我那正在沁州征战沙场的师尊。毕竟那里土地贫瘠、物产不多,莫说是能够吃上这桌上的美食了,便是就连能否保证腹中不饿也是难事。此刻他们正在前线厮杀,我等却在这里欢歌笑舞。一想到这里,我自然不免有些不舒服。就连我那姐姐,日前也离开此地前往南朝。这一路自然幸亏,也不知道她会受到多少劫难。念及此处,我也是感同身受。若是就此沉浸在这美食之中,岂不是让别人耻笑吗?”

    李乾承朗声一笑,将手中酒杯高高举起,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且为前线诸位正在奋斗的将士敬上一杯,好告慰他们护家安邦的丰功伟业。”说罢,就将那酒水朝着嘴中一倾,半点残留都不曾有。

    “小女在这,多谢你的敬意!”萧星亦是将桌前水酒纳入口中。

    李乾承眼见这人将那水酒全数纳入,当即就笑意浓浓,继续说道:“对了。若是仅仅就这些吃食,却不免有些无趣。不如几位来看一场舞蹈如何。毕竟我新近从那西域之地,买了几位胡姬。而她们那舞姿虽不似我中原曼妙轻盈、飘飘似仙,但是却也着实拥有一些别样的异域风采。不知几位,是否愿意赏脸一看?”

    “自然可以!”萧星点头回道。

    随着那李乾承做出手势,当即自内庭之中传来一阵轻灵声音,顺着声音众人瞧去,当即就见到一人走来。

    一头金发轻轻舞动,不经意中带出绚烂至极的光彩,碧蓝双目恰似那深邃蓝天,让人着迷的很,嘴角挑起一抹魅惑众生的笑意,眼前这人当真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妖姬。

    “小女子古兰纳那,拜见各位。”

    走到众人之前,古兰纳那腰身一屈就朝着众人柔柔的施了一个敬礼。

    她身上所穿和中原人士衣着大不相同,仅仅以一袭白绢缠在身上,用那金环固定在身体之上,仅仅遮住身体的隐私地方。而在于手腕还有脚踝之上,套着金银环饰,内里中空轻轻一动,就发出阵阵银铃般的声音,

    “古兰纳那?”

    萧星端起桌前茶水,眉宇间微微蹙起,问道。

    “没错!”李乾承透着得意:“当日里我曾经于西域行商时候,见到她正被那色目人囚禁在囚车之中,见其可怜于是就将其购买下来。没想到经过打扮之后,倒也算是一代绝色。故此我又邀请舞者为其训练,如今正好让列位看一看她那绝代风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