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四章尘劫阁现身,战争起变化
    &lt;&gt;&lt;/&gt;

    “小云,这纸条是谁送来的?”

    凝视着手中纸条,萧星忽的问道。

    而在旁边正端着茶杯走进的那侍女顿时呆住,低声问道:“还请萧执事恕罪,小女不知。”

    “你不知道?”萧星猛地攥紧纸条,问道:“我之前不过是刚刚上了一趟厕所,你就没看到有什么人靠近吗?”被这一问,名为小云的侍女连连摇头,身体也激烈颤抖起来。

    让那人闯入关键的休息之地,纵然她不过是一个小小侍女,若是治一个守备不严也是可能的。

    “你先下去吧。”

    见到这人如此担忧,萧星挥挥手就让其离开,也没有丝毫惩治的打算,而是重新将那纸条打开。

    “明日午时三刻,醉香楼,少林寺妙兴,孔府孔元措已到,还请萧统领做好准备。”

    且看着这纸条,萧星不免有些惊讶,低声说道:“果然,那李乾承当真是是藏着反意。居然真的暗中勾结他们,企图祸乱我赤凤军根基吗?只是这纸条,究竟是谁送来的”想着这些事情,她却更加害怕。

    能够暗中将纸条送到了她的眼前,想必那人实力也不逊色与她,但是这般人物为何屡次帮忙,将关于对方的消息传递过来呢?细细想着,萧星自然害怕至极。毕竟任谁知道自己的背后藏着这样的一个势力盯着自己,都会担忧得很,就怕这家伙什么时候反戈一击,反而害了整个赤凤军的根基。

    短时间内想不清楚,萧星只好放弃,开始着手安排明日在那醉香楼的事宜。

    不管那里究竟是龙潭虎穴,还是修罗血狱,她都知道自己必须走上一遭,哪怕对方当真是准备动手,也要以身为饵将对方诱出来除去,不然的话让这几人藏在漫漫人群之中,反而会让整个赤凤军付出更大的代价。

    无论如何,这次战斗必须胜利。

    云雾缭绕,一座高峰傲然立于齐鲁大地之上。

    这里乃是泰山,此刻于泰山之顶上面,一人独坐,手拂琴弦,眼神苍茫,透过万千云雾,望着广阔大地。

    几许琴声透着悲意,随着那呼啸山风,偶然间发出阵阵铿锵有力的声音,愤怒时候犹如刀兵撞击,哀怨时候譬如情人缱绻,悲伤时候好像离别之苦,万千心情随着这琴声纳入那鼓荡尘风之中,且沉且浮,不知飘到何处。

    “将信息送到了吗?”

    忽的,那琴声消弭,那人却看向一边山崖之上。

    在这光秃秃山崖之上,正好立着一个身着红袍的人,一根九节铁鞭缠在腰间重做腰带在,正是昔日里曾经在萧凤正欲突破地仙时候出现的那人,只是此人不知为何居然有出现在这里了?

    “禀告主上,我已经将消息送给了那萧星了。”金属面具人张口回到。

    这人朗声回到:“那就好!”大概因为盘坐与山峰之巅,周遭更有云气缭绕,别人时分毫看不清他究竟是和样子。

    “可是,主上!你为何要让我将这消息传给她们?毕竟那赤凤军貌似声势正浓,然而不过外强中干,只怕根本挺不过这次的劫难。”张了张口,金属面具人不免有些疑惑。

    当日里,让自己传送消息给忽睹都的是他,如今让自己传送消息给赤峰均得也是他,两面下注如此行径当真古怪之极。

    “群龙无首,天下争锋。在这乱世之中,你又能知晓谁是真龙、谁是假龙?否则的话,昔年那辽国如何会败?宋国如何会有靖康之耻?世事变迁,万物轮回,岂是你一人能够看穿?”悠悠然,那人回道,忽的他又笑道:“对了。那张柔最近有些异动,你不妨将和氏璧的消息传于孟拱。我想他应当会感兴趣吧!毕竟当年,若非他相助,我只怕也难以知晓传国玉玺的下落。”

    “我知道了,主公!”

    金属面具人低声回道:“只是这次,我应该用什么名号”

    “名号?红尘乱世,劫难重重。你不妨以尘劫阁的名义行动吧。”飘渺无定,待到金属面具人抬起头来,哪里还看得见那人的身形所在?

    空气中,悠扬琴声依旧响起,然而却不知这琴声,究竟在为什么而响起!

    瞧着眼前的纸条,萧凤问道:“这是什么?”

    而在她的眼前,那忠勇四将一脸兴奋,他们彼此对视了一下,江离方才站出来回道:“此为孟相公所答应的条件。三千石粮草以及十万件兵器,条件时拖住赫和拔都的军队,直到七月。”

    “就这点条件?”萧凤稍微感觉古怪,问道。

    “没错。只消萧统领能够将那赫和拔都的两万军队牵制在这潞州境内,那么这些资源立刻就会有人送来。”连连点头,江离回道。

    说实在的,当日他传达赤凤军萧凤请求粮草、兵器支援时候也没报有多大希望,毕竟那朝廷素来抠门,若要答应将宝贵粮草和兵械运给一个敌我不明的势力,实在是太难了。但是未曾想到,那孟珙居然如此大方,随手一划就将这么多的资源送出。

    如此大气,真难想象他究竟是何等人物!

    摩挲着案桌,萧凤虽然有些兴奋,但是却也本能的感觉警惕,想了想方才问道:“不消你说,我也断然不会让那赫和拔都打破沁州城,灭我赤凤军的。只是你可否告诉我,你们南朝和蒙元的战争,已然紧张到如此程度了吗?”

    “正是如此!”

    听到这问话,江离楞了一下,随后方才回道:“要知道那蒙元大汗窝阔台亲率大军南下。兵分三路,直指我南朝垓心之处。为了抵抗那人,孟相公如今正在襄阳一带秣马厉兵,就待彻底击溃蒙元。双方可算是战火如荼、连绵不绝。如今时候,只消赤凤军在这潞州存在一日,那蒙古大军就一日不敢擅自动弹。”

    “原来如此!”

    萧凤笑道:“看来要真的拿到这笔物资也不是那么简单的。毕竟我这附近到处都是敌人,只怕纵然击溃了那赫和拔都,其余人也会一拥而上吧。毕竟我只需要继续在这里存在着,那么他们就注定无法倾力南下。否则的话,被我后背偷袭,坏了根基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经历了这么多,她对这军事韬略也算是有些了解,自然对这般事情熟悉的通透无比。

    于此,一场将赤凤军、蒙元、汉签军还有南朝禁军全部搅在一起的战争,终于全面开始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