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一章一人斗五鬼,萧月有诡计
    “该杀的夯货,这下糟糕了。”

    身形一晃,萧月不假思索,赤心剑落入手中,将身一纵就朝着几人扑去。

    这一次,就连那水川先生也并未阻止,显然他也正在为这位好友担心。

    身在空中,萧月目光扫过整个庭院,心中当即就有打算,叫了一声:“逆贼,纳命来!”被这声音一叫,地上的黄河五鬼当即发现天空中的萧月,纷纷感到惊愕。即使为萧月强劲实力而吃惊,亦是为了她那浓郁杀气而惊讶。

    在这北地之中,似萧月这般年纪轻轻就已然修得上乘武功的,可不在多数。

    “莫要伤我弟弟!”

    正在这时,那甲无伤见到剑气所向之处正是那童无忌,也不管那房间之内是否藏着什么人,赶紧一个箭步挡在了童无忌身前,手上盾牌“刺啦”一下,顿时舒展开来,化作了一个足有半人高的盾牌将两人护住。

    这盾牌倒也古怪,其表面乌黑发亮,细细看起来便知那貌似细腻的表皮,实则乃是成千上万个拇指粗细的鳞甲拼凑而成。纵然被萧月那锐利无挡的剑气戳中,它也不过是发出一阵青色亮光,旋即就被彻底的消解掉了,其中竟然没有丝毫损伤。

    这般威能,当真奇妙。

    然而萧月却早有算计,之前动作不过是虚晃一剑,眼见被对方挡住之后,也没有继续缠斗,待到落在地上之后,莲足轻踏当即令那身体陡然加速,朝着那霹雳火扑去,也不管对方是否准备好,赤心剑瞄准对方当空一挥,方才定住身体说道:“这一次是你的武器,下一次可就是你的头颅了!”

    后方,霹雳火手中长弓,合着弓臂以及弓弦,具是一分两半。

    他一脸痴呆,扫过手中破损武器,顿时哭泣起来:“我的弓?我的弓就这样完了?”

    “你究竟是谁?”大刀握在手中,杀浑天低吼道。

    “我?”萧月轻轻一跃,曼妙身躯向后掠起,重新立在屋脊之上。她盯着庭院之中立着的众人,面有讥诮说:“大路不平有人踩!我不过是一个路过的剑客罢了。”

    “剑客?”

    那杀浑天却一脸恼火,低声威胁道:“我看你行侠仗义是假,夺我手中东西是真。只可惜那东西,可不再手上。”

    “东西?”萧月顿时起疑,面色依然维持冷静,问道:“既然被你看穿,那你今日就交出那东西,不然的话就莫要怪我这宝剑锋利了。”随后,她颇为挑衅的瞪了一下那甲无伤,喝道:“毕竟那你盾牌仅能护住自己,但是在场的各位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果然,你也是为了和氏璧而来的吗?”

    低喝一声,杀浑天只将那紫雷狂刀凌空一劈,万千刀芒随着那刀锋全数收敛起来,对着萧月所在地方就是劈去:“兄弟们,随我一起上,干掉这个女子。”这一声命令下达,其余三人纷纷喝道:“尊令!”

    算无命只将那算盘凌空一挥,其上算珠纷纷自上面脱离开来,好似万千星辰一般,在他身边旋转不定,随后更是好似那弹丸一样,自四面八方萧月溅射而去。童无忌也因为恼了之前他被威胁,也是一般挥舞着手中巨剪,口中兀自吼道:“杀了你,杀了你这个坏女人。”

    虽是置身三人围攻,但是萧月却毫不在意,只将身一纵就避开了那锐利刀芒。

    随后,她见到那劈空射来的算珠,长剑一点当即就有锐利无比的罡气射出,将算珠整个点爆。便是那童无忌,也被她快若急雨的剑术打的是连连后退,根本支撑不住。随后,萧月正欲冲出几人包围圈时候,就见那甲无伤手持盾牌横在眼前,那盾牌又如之前一般,将那漫天剑气全都吸摄,分毫没有令盾牌治下的人受到一星半点的伤势。

    初次交手,萧月当即摸出对方实力,暗想:“这几人倒也有些手段,只怕我要多花点功夫才能将几人击败。”

    若以实力而论,那杀浑天实力最强,其功力比其他四人强上许多,否则的话也不会成为黄河五鬼的老大。至于那算无命,虽然一手丹辰星象决诡异绝伦,最擅长围困对手,但却困于自身实力,很难对高出他一头的对手造成多大困扰。而那童无忌一首绝命剪甚是厉害,断金碎石不在话下,但招数却太稀疏了,而且心智仅为小童,只会横冲直撞,也难以说得上是什么强大对手。

    而在最后的,则是那甲无伤。

    此人实力也不算是多么出众,只是他那盾牌太过诡异,居然也让其和萧月打了个旗鼓相当!

    至于那霹雳火?

    因为被萧月首次袭击就毁了手中兵器,此刻是半点箭术都施展不开,虽然拿着一柄腰刀上前助阵,但是其刀法也不过比之赵晨强出一线罢了,其余的都是庸庸碌碌,不堪一击。

    心中早有算计,萧月开始仔细应对眼前众人的围攻,身形犹如那翩翩起飞的蝴蝶一般,身姿曼妙无比,总是在方寸之中就避开那些直掠要害的锋芒,手中长剑轻轻挥动,不仅仅将打来的武器拨开,更是自其上面哧哧作响射出一道道剑芒,逼得对方不得不错开,以免被这锐利剑芒捅了个透心凉来。

    打了半晌,杀浑天眼见自己短时间无法胜利,顿时焦躁起来,问道:“你究竟是谁?”

    若非之前他们黄河五鬼中的霹雳火一开始就被废掉手中兵器,那里还需要在这里纠缠这么多时间?依着从前的配合,早就将萧月给拦下来了。

    “我是谁?你心中不是早有猜想了吗?”萧月笑意浓浓,随口说道。

    她和那忠勇四将也算是有些交情,对几人的战斗模式素来熟悉,晓得如同他们这般团队配合的,一般都是以两至三人对方进行游斗,自四面八方将对方困在一个狭窄的区域之中,最后再由具备远程攻击能力的人发起致命一击。

    十年之前,杨琏真伽麾下野律巴格尔就是如此,郭城金水上人也是一样,否则的话她为何会一上来,就废掉了的对方的弓箭呢?

    实在是因为萧月明白,那弓弩手究竟有多厉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