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八十章虽然是同伴,但是有矛盾?
    “逃了?也许他们不是人呢?”

    笑意浓浓,算无命依旧是那般的阴阳怪气。

    连忙捡起丢下的巨大剪刀,童无忌一脸惊恐,仿佛周围当真是什么鬼蜮世界一样:“不是人?难道他们是厉鬼吗?我最怕鬼了。尤其是水鬼,他们会将我给脱到地狱里面的。我才不要到地狱里面去。那里面又冷又荒凉,还没有饭吃,我才不愿意去呢。”

    “算无命!你别老是玩弄他行不?”甲无伤面色有些难堪,将那童无忌护在身后,压低声音吼道。

    算无命冷笑一下,微微耸了耸肩,回道:“玩弄他?不!我只是在唤醒他吧。毕竟都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了,居然还和孩童一样幼稚,这样的状况可不算正常。”

    甲无伤满是不屑,继续斥责道:“但是也不应当这样啊。你看你,都将他吓哭了。”

    “所以我才说他始终都是一个小孩子啊!都三十多岁的认了,还是这般孩童样子。这家伙,莫非以为自己可以永远沉浸在过去的时候吗?”恶着声音,算无命继续的嘲讽着,仿佛他那一张嘴吧就只会骂人,决计说不出什么别的好话来。

    甲无伤自然不肯善罢甘休,当即和算无命争执起来。

    他们两人倒是争论的厉害,但是那杀浑天却是恼火了,张口怒斥道:“我说你们,能不能别吵了?”被他这一训斥,众人这才安静了下来,不再有人继续吵闹了,就连那童无忌也止住了哭泣,不敢有丝毫的质疑。

    “大哥!既然我们没曾找到,那对方或许就在周围的这些房子里面?”没曾理会旁边三人,霹雳火问道。

    一对幽绿绿的眼珠子扫过周围,杀浑天当即说道:“既然如此,那大家检查一下周围的状况,看看在这些房间之内是否有人藏着。当然,若是有人的话,那么依照张相公的指令,将他们全都杀了!”

    听到这话,那正在整治的几人也不敢停留,当即各自散开朝着四周围的房间之中走去。

    …………

    “我还以为黄河五鬼是什么了得人物,如今一看也不过如此。”

    躲在了假山之后,萧月凝视着庭院之中的几人,见到他们会为一些琐事就发生如此激烈的争执,心中不免有些鄙夷。

    “单对单,他们其中任何一人都不是你的对手。但若是五人齐上,以你的手段只怕就危险了。”水川先生回答道:“要知道,昔日里那忠勇四将就曾经和这五人战斗。只可惜却被对方打得抱头鼠窜,若非孟将军亲自出手,只怕他们也不会活到现在的时候。”

    “好吧!我知道了。”

    将胸中浊气缓缓吐出,萧月这才恢复之前的平静。

    她自当日和那圆通、庆元两位决斗时候,已然知晓自己性子素来容易偏执,极容易因为别人挑衅而出手。后来在潞州时候,仗剑直闯屠杀场地,并且和对方鏖战时候也是如此。

    事到如今,她已然晓得什么时候应当发怒,什么时候应当平静了。

    远处,那童无忌却蹦蹦跳跳来到了宇文威所在的房门之前。

    萧月见此状况,顿时激动起来,身子一动就要冲出,然而那水川先生却一把抓住其剑鞘,令其暂时无法上前,低声说道:“莫要动作,先专心致志看看对方究竟打算做什么?”显然是害怕萧月一时冲动,就擅自闯了出去,让这几人惊醒起来。

    “可是那里可是宇文威藏身之地,若是被对方发现,那后果就不堪设想。”萧月也是一样,刻意的压着声音回道。

    水川先生继续回道:“但是对方还未推开房门,我们先看一看再说吧。”

    见此情况,萧月也是无奈,只好应道:“那好。那我们就继续看着,看一看这帮人究竟打算干什么?”

    两人继续藏在假山后面,眼睛一眨不眨盯着那童无忌。而那童无忌手指刚刚触碰到那房门,就将其推开露出了一道缝隙,随着缝隙一股难闻的味道当即就飘了出来。

    他顿时就拧紧眉梢,不住的摇头说道:“哎哟,这里怎么这么臭?难道这里是茅厕不成?既然如此,那还是算了吧!”说着,就转过身来,准备离开这里。

    萧月和水川先生当即松了一口气,气息放缓下来。

    正在此刻,远处那杀浑天却自另外一个房间走出,他瞧着庭院之中的童无忌,当即说道:“喂,你有没有找到人?”

    她的话,顿时让两人心情重新吊了起来,心脏仿佛被悬着一样,一眨不眨看着那身材高大魁梧的山东大汉。若是让这嗜杀成性的家伙发现了宇文威,少不得会直接送这个可怜虫上天堂。

    “没有!”童无忌摇了摇头,心头却想:“毕竟那里可是茅厕。既然是茅厕,那怎么可能有人藏在里面呢?”

    “当真没有?”

    只可惜,自另外一个房间走出的算无命却不肯放弃,一脸有趣的看着童无忌,那透着质询的冰冷目光,当即令童无忌感觉浑身寒冷,好似置身冰寒雪地之中。

    童无忌紧抿着嘴唇,连连点头回道:“当真没有!”

    “哦……”拉长的声音,算无命却转过头盯着那尚未完全打开的房门,说道:“但是这扇门怎么完全没有打开?既然它没有打开,那你凭什么敢肯定里面就一定没人?”咄咄逼人,他那目光毫不客气,在眼前这侏儒身上来回扫过。

    童无忌嗫嚅起来,双手互相搓着,回道:“可是,那里真的很脏,而且有一股恶臭,所以应该是茅厕才对。既然是茅厕,那怎么可能藏人呢?”目光闪烁不定,显然就连自己也无法说服自己。

    “茅厕啊!但是你说,又有那一户人家,会将茅厕建在这里?”算无命却步步紧逼,继续质疑起来。

    毕竟这里可是住人场所,依照中国古代建筑习俗,怎么可能将茅厕这种满是肮脏东西的建筑物建在周围呢?

    “我说算无命,你为什么总是为难他?”另一边,检查完房间的甲无伤却一脸恼怒,他见到算无命如此咄咄逼人的样子,还有旁边杀浑天一副火山爆发的样子,当即走到了那房门之前,说:“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检查一下吧。”说着,就要推开门扉,踏入这藏着宇文威的房间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