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九章黄河五鬼出,个个都奇怪
    “有人过来了!”

    “铿锵”一声,洗练剑光将两人惊醒,萧月握着手中赤心剑,凝神瞩目盯着远处。

    “人?究竟是谁?”水川先生立刻紧张起来,眼睛自周围扫过,却毫无丝毫的动静可言。

    耳朵仔细聆听周遭的一切,萧月低声回道:“他们此时正在数里之外,听声音应当只有五人。而且全是身穿铁甲,手握兵器。应当不是良善之辈。”

    “五个人?这样的话,却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物?”

    水川先生不免有些困惑,毕竟这许州破败不堪,根本就无任何人居住,既然如此那五人来到这里,又究竟所为何事?然而他却并未察觉到,在他身边的那位宇文威也身体颤抖了一下,目光之中亦是闪过愤恨,只是旋即就收拢起来,绝不被其他人所察觉。

    “哈哈!老大,你看那里有一个火堆?莫不是有人在哪里露宿?”尖酸刻薄,这般话语仅仅是让人听了,就感觉特别的不自在。

    “还是三弟眼尖,居然发现了在这里有火堆?”随后,一个满是暴躁的声音就传来:“火堆?莫不是有人在这里寄宿?既然如此,那就应该杀了。”其中杀气,当真是犹如实质,让人倍感难受。

    “我说老大。这许州城早就没人了,你说哪里还有什么人?若是有火,只怕也是藏在这里的孤魂野鬼作祟罢了。”

    虽是劝谏,然而这话中却带着一股油嘴滑舌的感觉,句句之中都隐隐带着嘲讽,却万难对这话语说出什么难听的东西,只能硬生生憋住,让人倍感难受。

    “四哥,真的有鬼吗?”

    稍微有些怯弱,有一个稚嫩声音响起。

    另一人又道:“我说老二,你也莫要再说这般鬼话了,不然的话可是会吓坏老幺的。”

    “这可说不定啊。毕竟这城市之中死亡者太多,谁能说什么时候就不会跑出什么孤魂野鬼来?而且你们仔细听着,这周围是不是有些鬼哭狼嚎的声音?”但那老二却浑然无视,声音依旧阴森森的,让人听着就备感不适。

    “老幺不怕。”

    有些颤抖,那五弟张口说道:“不管对方是谁,我都会用我手中的这把绝命剪砍了他。”纯真话语,却透着说不出的寒意,更加让人感觉对方的诡谲之处。

    “听这声音,莫不是黄河五鬼?”仔细听了片刻,水川先生忽的说道。

    “黄河五鬼?”萧月紧皱眉梢,问道:“他们是谁?”

    “唉!说起来,这五人其实也有些无奈。他们之前本是这江淮一地寻常人家,只是因为后来蒙古掘开黄河,放水淹没了整个山东大地,而他们也受到牵连全家尽殁,只是后来因为有些机缘方才侥幸活了下去,并且不知从何处学的一身本领。因为自觉过去已然在那遍及数千里地的灾难之中死亡,故此号称为黄河五鬼。”水川先生缓声解释道。

    “其中,老大唤作杀浑天,所使用的乃是一柄紫雷狂刀;老二叫做算无命,所用的兵器唤作夺命金算;老三名为地狱火,所使用的乃是一柄火蛟弓;老四名叫甲无伤,使用的兵器叫做黑甲盾;老五乃是童无忌。使用的武器则是那绝命剪。他们每一人实力也不算是出众,但却胜在配合了得,若是一同战斗可谓是战力倍增,比之那忠勇四将也是好不逊色,乃是张绣手中最得力的手下。”

    为了知晓北地所有的事情,他可是搜集了众多的资料,无论是各路诸侯还有诸多武者的资料,全都牢记心中,而似赤凤军萧凤、还有黄河五鬼这般名声远播之人,也全都得到了他的特别关注。

    “原来如此!”

    握紧赤心剑,萧月有些紧张。

    若是之前的她或许遇见这几人需要退避三舍,但是如今已然修成剑心,正处于丹鼎境的她,却不知道究竟能不能够对抗这五人,并且护住身边两人。

    听着那越来越近的声音,她越发紧张起来。

    正在这时,旁边的宇文威忽的说道:“好了。我也吃饱了。那我就先睡了。”说着,就撇过两人直接钻入那肮脏不堪的破屋之中,将整个人蜷缩在茅草堆之中,不露分毫身影。

    瞧着他这般样子,萧月不禁恼火起来:“这家伙居然在这关键时候睡了?莫非他当真不知眼前的危险吗?”

    然而那水川先生却连连摇头,笑道:“看来文孟果然有些手段,小子在这受教了。”说着,他就对着萧月说道:“既然对方人多势众,那么我们何不躲在这房间之中呢?若是对方没有发觉自然是好,然而若是对方发觉了,也可借此偷袭对方。以你的武功,暗中偷袭截杀他们几人,应当不在话下。”

    萧月也觉得有些道理,当即就依着水川先生建议,藏在了一边厢房之内。

    随后,那黄河五鬼落在这庭院之中。

    最旁边一个身材矮小,仅和十岁龄同一般高矮的家伙顿时拍起手来。

    他只将手中的一柄和自已一般大小的巨大剪刀朝着旁边一丢,一跨步就来到火堆之前,将那几只正烤的香嫩扑鼻的烤鸡抓在手中,朝着嘴中就是胡塞一通,笑道:“好吃,这烤鸡果真好吃。”听其话,正是黄河五鬼之中的童无忌。

    “无忌,你怎么就吃了?快些将这东西吐了,要是有人在里面掺了毒怎么办?”见到这人如此德行,一位手臂之上装着一个黑色盾牌的人走上去,斥责道。

    只是旁边一个个子高高的,宛如电线杆一样的人笑嘻嘻的说道:“甲无伤!他喜欢吃就让他吃呗,难道你也想要吃吗?”手中握着的一个金边算盘轻轻晃着,传出“咔咔”作响的声音。

    “算无命!你不说话会死吗?”

    张开口,一个身材及其魁梧的汉子吼道。而他背后则是背着一柄大刀,刀柄宛如骷髅,刀刃也是蓝汪汪的,一看就不是那寻常武器,正是黄河五鬼的大哥杀浑天。

    他四下瞥了周遭一圈,当即奇道:“奇怪了,明明这里有火堆,还有烤好的烤鸡、烤兔,怎么就没有人呢?我说地狱火,你是不是看错了?”

    “没有!”

    霹雳火张口回道:“我之前明明就看见在这里有三个人影的,只是他们怎么转瞬间就没了呢?难道他们逃了吗?”手指挠着脑门,一副困惑不解的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