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八章许州见怪人,酒酣又邋遢
    行走不过一盏茶功夫,两人就来到一处府宅。

    望见这府宅,萧月不免有些诧异:“这里会有人居住吗?”

    也不怪她会如此质疑,毕竟眼前这府宅之中,纷乱的杂草早将整个府宅占满;旁边的桃树也没曾打理,伸长的枝杈将墙壁都拱坏了;而那贯穿宅院的小溪之中,也被泥土阻塞,以至于在地面汇聚成一片湖泊,毫无半分下脚之地。

    “若是别人的话,或许早走了。但若是他的话,不会!”水川先生却分毫不管地上横流的污水,只将裤脚挽起,就朝着里面走去。

    萧月瞧着这似乎掺杂黄白物事的污水,不免有些厌恶。

    她低声对着水川先生说道:“得罪了,先生!”手臂一挥,早将长袖轻轻一挥,就将水川先生拦腰卷起,足尖在地上一点就横空越过数丈,带着水川先生落在了那房屋之上。

    待到两人落定之后,扫了一下内堂院中,萧月不免有些失望:“这般状况,纵然那人还在这里,只怕也已经死了。”

    毕竟这内堂之中,也未曾逃过野草的毒手,早就被摧残的不成样子。

    正在此刻,却自旁边一间房间之内传出一阵声音来。

    “吾年如此,更梦里、犹做狼居胥意。千首新诗千斛酒,管甚候何齿。员峤波翻,瀛洲尘败,吾屐能销几。经丘寻壑,是他早计迟计。”

    听见这声,水川先生当即大喜,说道:“果然,他还活着!”

    “真的活着?”初听这声音,萧月也吓了一跳,险些以为是闹鬼了,只是见到旁边水川先生欣喜若狂的笑声之后,方才安心下来。顺着那声音,她早就估摸出对方所在位置,当即一脚踩破砖瓦,跃入房间之内。

    只是刚一进屋,她就不免捏住鼻子来。

    毕竟在这狭窄房间之中,遍布着酸腐的酒臭味道,若非水川先生一力要求,似她这般好洁女子,根本不会踏入这里。而在这房间之中,一人****着上身,身下仅穿一件犊鼻裤,脸上满是胡子,一头长发散落起来,手中正拿着一罐酒,朝着嘴中灌去。

    而从那满是酒气的嘴中,也不是冒出一阵阵近似疯狂的怪笑。

    艰涩沙哑,简直和那报丧的乌鸦一样,带着不详。

    面对如此情形,萧月也禁受不住,低声说道:“我出去透透气。”随后就跳出房间,俨然将那里当做茅坑一般的存在。

    “会孟!真的是你?”水川先生却分毫不顾周围肮脏环境,赶紧走上将对方抱在怀中。

    然而这唤作会孟的人,却扭过头上下瞧了一下,然后就口中呢喃道:“会孟?你是谁?”视若无睹,他将那罐中黄酒朝着最后一倾,任由那浊黄的酒液灌入口中,甚至自面颊留下,滴落在地上。

    “犹记辰已嗟嗟,故人贺我,且勉呼君起。五十不来来过二,方悟人言都戏。以我情怀,借公篇韵,恨不天为纸。余生一笑,不须邴曼容例。”

    言罢,他头一歪,整个人旋即倒地。

    见此状况,水川先生赶忙靠近,将手一摸见其心脏犹自跳跃不止,方知其不过是喝酒过多,睡过去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将其搀扶起来,安放在一边的茅草之上。没办法,那木床早己经朽烂,能够让人勉强睡得舒坦的地方,也就眼前的这片区域了。随后又将周围房间门窗打开,令房间之内浑浊空气流通出去,也好让那阳光射入其中,驱走里面的潮湿水汽。

    而在外面,萧月也未曾停留,施展出玄功手段,将满堂杂草全都绞碎,整出了一个稍微干净的歇息地方。

    天空之中,太阳西沉,转瞬间已然是满布星辰。

    地面上,一个火堆早已堆起。

    几只野兔、野鸡被剥光毛皮洗尽之后,用木棍插着,就放在火堆上面炙烤。

    坐在旁边,萧月目光扫过旁边房间,依旧带着诧异,低声问道:“水川先生!他就是你要找的人?”若是那咏诵之诗也算不错,但是却自这宛如野人一样的人口中冒出,却不禁让人感到怪异了。

    “没错。”

    水川先生长叹一声,回道:“他性宇名文威,自会孟。昔年本是翰林学士,也曾金榜提名,也曾跨马游街,算得上是一代人杰。只是后来因为一力主张联金抗蒙,故而和政敌接下怨细。结果那金朝却不思仁德,反而掉转兵锋意欲夺取我大宋四川一地。正是因此,他受到了牵连被贬低到这里。只是没想到,他今日里居然会变成这般样子?”

    瞳孔之中透着无奈,水川先生神色暗淡下来。

    似宇文威这般人杰也沦落如此境地,难道那庙堂之上,真的已经发展到如今程度了吗?

    “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如离开这里?毕竟他……”

    萧月却感觉有些不耐,毕竟她此行带着相当的任务,可没兴趣在这里浪费时间。

    水川先生也是叹声说道:“先看看吧。若是他当真就变成了这般样子,那我们到时候再走也不迟。”

    “那好吧。希望这人,可不要就此睡死了。”萧月回道,清冷目光扫过那正躺在茅草堆上的宇文威,不免有些恼恨。

    正在这时,那宇文威却一个骨碌翻身起来,他鼻子嗅了一嗅当即站了起来,浑然忘却了旁边坐着的几人,直接从那火堆之上拿过一只烤鸡,也不管有没有烤熟就朝着嘴中胡乱的塞着。

    “哼!好个粗俗之人,竟然就连待客之道也不知道吗?”

    萧月瞧着这人如此行径,越发恼怒起来,若非是旁边水川先生阻止,只怕她早就一剑挥出了。

    “哪来的女娃娃?快些走吧。省的在这碍手碍脚。”这宇文威却挥着手,极其不耐烦。

    见到这人如此德行,萧月不免有些嗔怒,险些就要暴走。只是那水川先生却一脸激动,赶紧问道:“会孟?你记起了我了吗?”灼灼目光透着担忧,他显然想要知道在这段时间之内,在眼前的这位友人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来,变成这般德行。

    “你?不记得!”

    但是那宇文威却连连摇头,依旧沉浸在手中烤鸡之中。

    仿佛在他的世界里,只有这烤鸡是唯一真实的存在,其他的不过是一场幻梦罢了。

    只消醒转过来,就会彻底消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