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七十三章金水本变态,牺牲又一人
    “这自然是真的。而且就凭你们目前状况,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不远处,金水上人饶有兴趣瞧着眼前三人。

    自他那瞳孔之中,透出的分明是狰狞的**,将四人抓住并且如同玩弄玩偶那样耍弄,名为金水上人的存在,当真是一个令人畏惧的恶道。

    “快逃!”

    一挥铁索,江离抬起声音,厉声吼道。

    铁索阵阵,又是重新朝着金水上人卷去。然而那金水上人早有准备,只将身后宝剑当空一丢,当即令其悬浮在空中,随后数张符篆自袖中飘出,那符篆就像是被什么点着了一样,“腾”地一声燃烧起来,腾腾烈焰转而汇聚在长剑之上,犹如龙卷一样旋转不定,让那本来不过凡铁的宝剑,立刻就添了一些肃杀。

    紧接着,这长剑只在天空之中虚劈几下,当即将那铁索整个截断,不复之前雄威。

    “哼!蛇鼠之辈,居然也在在此和日月争辉?”金水上人稍有不耐,将那神霄雷法又是寄出。

    闪电闪烁,雷霆炸响,当即将江离炸的是半跪在地上,身体还在抽搐。以他的武功,实在是和金水上人相差太多了。望着远处的伤势颇重的武清还有铁辛,金水上人不免感觉心中无比的畅快,赞道:“说实在的,你们还真的让我惊讶啊!居然能够逼退那郭城?”

    见到郭城就此离开,金水上人有些可惜。

    他虽然和郭城一并前来,但是两人之间并非那种能够生死与共的兄弟,甚至就连同伴这种关系都差的太多,勉强来说算是那种二战之前签订了和平契约的苏德两国而已,若是对方露出一点破绽出来,他们随时随地都可能反脸无情。

    毕竟就本质来说,紫阳派和化州郭氏一族是存在竞争的对手,常年对抗才是常态。

    他们,绝不会因为某一个突然出现的敌人,而放弃长期对立的观念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薛冷低声问道。

    以他素来沉默寡言的性子,都如此表现,显然是察觉到眼前之人的危险程度。纵然对方武力方面比不过那郭城,但是对方那阴森邪异的手段,却让他们毛骨悚然。

    金水上人挑起眉梢,嘴角微翘:“当然是要感谢你们。毕竟若非你们帮忙,只怕今日我还当真没有这般运起,能够将你们几个全都收入帐中。尤其是看到你护住身后同伴时候的表情,更是让我跃跃欲试啊!”

    “你,想做什么?”

    薛冷捏紧手中弩箭,低沉着声,问道。

    惊惧,只有惊惧,在听到金水上人的话音之后,他的脑海里面只有这个词儿,其原因正是对方话语之中所带着的狰狞事实。完全是出于本能,他意识到如果自己被对方抓住,那么等待自己的下场,或许当真是生不如此!

    “做什么?”

    不可置否,金水上人露出一丝得意,他张开手朝着几人,迎着春风缓声说道。声音透着一股充满着一种奇妙的蛊惑,随着话音的起伏,他不断地将自己的心中的所想、所思、所做全都说出来,“当然是你们的身体,你们的思想甚至是你们的一切。要知道,人类那最为珍贵的东西,就是他们自身所具备的崇高的理想!而这名名为理想的花朵,亦是令众多的人为之匍匐,甚至为之而牺牲。”

    话音顿时一转,他那声音之中不可自抑的有了一些颤意,就像是那种长久旅行在沙漠之中却又在即将死亡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温泉的旅人一般,已然迫不及待的就要跃入其中,享受这清爽的甘甜:“但是,你们不觉得看着那名为理想的花朵凋零,其实是很美好的事情吗?比如说你们几个不是号称轻易相许、生死相随吗?那么就让我们做一个简单的测试。”

    “当你们四人被和一头凶猛的老虎关在一起的时候。为了让这头老虎填饱肚子,不杀掉你们。你们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呢?如同佛祖那样割下自己的肉、以身饲虎?还是杀掉其他人,将他们的尸体作为食物呢?当然还有第三种,杀掉一个人,然后将其伪装成第一种方式。平心而论,在这个世界,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第三种。”

    满怀着恶意,金水上人盯着几人,俨然露出那面对自己玩偶时候的狰狞笑容。

    视人类为玩偶,他这个人,当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或许还有第四种呢?”

    被这一激,薛冷也终于忍不住心中怒焰,扳机扣动早将上面弩箭瞄准对方射去。

    “不是说了吗?这东西没用的!”金水上人哈哈一笑,只将手腕之中的符篆丢出,就将那弩箭抵住。以一张符篆抵住力道十足的弩箭,这般功力也着实了得。随后,随着他一声敕令,那宝剑顿时射出,就要将眼前几人彻底擒杀。

    然而正在这时,却自旁边射出一道铁索,将其整个缠住令其分毫动弹不得。

    虽然那浓烈火焰将整个铁链烧的通红,但是握着铁链另一头的江离却浑然无视灼热温度,依旧死死扣着铁链,低沉着声音,喝道:“你以为我就会这样放弃吗?”虽然只剩下不足一丈长的铁索,但是若是将其当做长鞭使用,却还是可以的。

    金水上人拧紧眉梢,低骂道:“恼人的家伙,你倒是一个缠人的混蛋。”

    他目光闪过一丝狠辣,于袖中再次射出一道符篆,符篆来带了江离身边,轰的一声整个爆裂开来,烟尘不多、威力很小,但是空中却顿时出现一股强烈的光芒,伴随着光芒更是有一股剧烈的声音响起,让几人具是感觉耳膜正在剧烈颤抖着,耳蜗之内也是轰鸣不断,完全听不见外界任何声音。

    等到声音消逝、光芒散开,江离整个人躺在地上。

    他嘴角沁出鲜血,双目圆睁痴愣愣的望着天空,手上仅仅握着一截铁索,其余的全都破碎不堪,再也难堪使用,身上衣衫焦黑无比,皮肤也是布满血痕,一片片的鲜红无比,似是遭受了强烈的折磨。

    “死在我这风火雷神纂之下,你也算是与有荣焉了。”

    立在旁边,金水上人冷笑道:“姑且念你有些忠诚,不如就此留你一个全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