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九章夺魂邪术出,元魂碎心咒
    “快,将这些尸体处理了。要不然会产生瘟疫的。”

    指挥着手下将尸体搬开,赵晨有些紧张。

    此刻正值春去夏来时候,天气相当的燥热,而且周围水汽浓重,若是让这些尸体留在这里,很容易形成瘟疫的。为了避免产生非战斗性减员,他们不得不将这些尸体处理掉。

    一行士兵也晓得此事的重要性,当即互相帮助将那些尸体抬起来,丢入旁边山谷之中。

    正在此刻,一股长啸声音忽的响起,高亢嘹亮、响彻天际,震得周遭树木簌簌作响,翠绿叶子凌空落下。

    赤凤军士兵当即愣住,问道:“将军,你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

    “你是说刚才的啸声?”赵晨微微紧张起来,五指附在腰间长刀之上,紧张不已盯着周围。

    仅凭那一声长啸,他已然知晓对方并非什么豺狼虎豹,更非什么奇型异兽,而是修为有成的武者。能够让声音如此高亢,更可凌空摧破叶茎,令其整个断折,这般修为只怕并不比萧星差!

    “列位在此造下如此杀孽,若是就这样让你等离开,岂不是凭空让人笑话我金水上人无能否?”

    正在此时,空气中一道声音悠然响起,虽然说的话算是有些道行,但是那声音当真是张狂至极,仅仅是让别人听了就感觉莫名的不舒服。

    赵晨低下声,回道:“阵上厮杀,难免有所伤亡。我等之所以杀了他们,不过是为了保全自身罢了,并无其他意思。还请前辈大发慈悲,全当没发生过,如何?”他也不想如此低声下气,但是如今敌强我弱,为了保全部下,只有如此!

    “只需你们受我符纂、听我发号,我自然会放过你们。”

    听到这话,众人立刻大怒起来,纷纷斥责道。赵晨也不免被激发心中怒焰,吼道:“阁下若是请求我等帮你做些事情,或许还可以。但是若要我等改换旗号,听从你号令?恕我无理,此事段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你们不妨就此死掉如何?”

    猛然间,那声音降低下来,透着阴沉的话语吼道。似是为这话做注脚,那些零落树叶当即受到莫名力量鼓动,一片片边缘陡然见锐利起来,坚硬之处不下寻常刀兵,“咻咻咻”的朝着几人射去。

    赵晨吃惊之余,赶紧躲避。

    然而他毕竟武学太过平凡,力量、速度比之常人要强上许多,然而相较于这些实力强劲的武者来说,实力还是太差,当即被那漫天树叶凌空射中,手臂、脸颊全都被切出细小裂痕,数滴鲜血自伤口之中渗出,透着一些阴森诡异。

    幸亏身上穿着铁甲,赵晨才没有被对方伤到周身要害位置。当然,跟随他的那些士兵也未曾躲开,具是纷纷惨嚎起来,也是一样布满血痕,被这漫天树叶割的是遍体鳞伤。

    赵晨这才恍然大悟,五指攥紧正要将那腰刀拔出,却觉得眼前一片恍惚,不禁感觉晕晕沉沉的:“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使不出力气来了?”

    “这可是我精心炼制的五行散功散。岂是你这家伙能够抵抗的?”

    哈哈一笑,当空中一个身着华丽道破的道士落下,正是那金水上人。他看着地上横躺的一干人等,口中发出欢快笑声:“当然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我会用碎心丹毁掉你们的理智,最后再以元魂碎心咒为你们重新植入新的东西。这样的话,就可以完全控制住你们的身心。当然,你们那位娇滴滴的赤凤真人,也会和你们一样,沦落到这般样子。”

    听见这可怕话语,赵晨整个人愣住了,旋即就厉声怒斥:“你这妖道,今天看我不杀了你?”不顾身体,他当即催动全部力量,将那一柄腰刀抽出,就要朝着对方砍去。

    只是没等落下,那手臂就似被定住一样,停滞在空中,随后那一只手臂却微微挪过方向,刀锋对准了自己。长刀渐渐的朝着面颊靠近,赵晨整个人都彻底吓呆了,他瞪大双目望着那雪亮刀刃,颤抖着声音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明白了吗?你虽然口中说着想要杀我,但是实际上来说,却已经开始效忠我了。不然的话,你这手臂为何为做出这般动作?因为,你已经完完全全彻底的服从于我!你,明白吗?”

    沙哑的声音带着蛊惑,金水上人盯着赵晨,缓慢的诉说着那简直就是真的一样的事实。

    但是赵晨却更明白自己心中决然没有半分叛逆,对眼前之人除了恐惧更多的就是憎恶,又如何可能会顺从他呢?面对这般诡异现象,他立刻明白定然是对方以莫名手段导致的,正如自己的主公萧凤一样,也一样可以以清净琉璃焰起到生死人而肉白骨的可能。

    眼前这人,强大到超乎想象!

    纵然不是地仙一般的强者,少说也是达到了人阶巅峰的程度。

    就和那孙应时、斡烈兀林答、萧月一般,因为某种契机,而具备这般奇妙的手段的。

    “不,我不会服从你的!”

    勉强张开口,赵晨低声吼道。

    但是那金水上人却朗声笑道:“不,你会的!”

    随着他的话,赵晨的嘴巴一张一合:“是的,我的主人!”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赵晨整个人都彻底崩溃了,除却了脑海里面还在咆哮着的愤怒之外,他甚至就连自己的嘴巴都控制不住,渐渐地脑海里面也似乎涌入了莫名的东西,那悄悄响起的话语、渐渐闪现的画面,都似乎在向他彰显出一个迥异常人的“事实”!

    思想渐渐地开始混乱起来,赵晨双目渐渐失去了生气,本是僵硬的脸颊也松软下来,整个人耷拉着,毫无半分武者应该具备的精气神。金水上人静静地看着眼前之人,不免有些得意的笑了起来。

    “若非是为了接近那个女子,你以为我会费尽心思控制你吗?只可惜我这元魂碎心咒终究还有有些缺陷,必须以真元深入对方的体内才能够奏效,而且只是为了控制你这家伙,居然就消耗了我大半的力量,不得不说你这家伙真的有够忠诚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