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七章骑兵无力使,山地名远扬
    树林之中,影影绰绰。

    古曼鲁率领着麾下人马,行走在这光影交错的森林之中,有些胆战心惊。

    他本是乃蛮部所属,后因乃蛮部被成吉思汗于那忽岩消灭,就此归顺铁木真麾下,并且亲眼见证了其成为成吉思汗的道路,借着就是跟随其后南征北战,无论是西夏、辽国还是金朝,又或者是花剌子模、都在其铁骑之下彻底拜望。

    依着数次立功,他也荣盛为一名百户,成为怯薛军一员,并且在太原府附近广制田地,家中亦有数百汉人为其服务,俨然一副奴隶主的样子。

    如今得到了赫和尚拔都的号令,他当然应召入伍,来此剿灭这悖逆伦常的妖女。

    然而今日,古曼鲁却感觉这次战斗和往日决然相反。

    此刻,他那棕褐色的眼瞳盯着周围,目光凝聚犹如正在戒备的苍狼一样,巡视着周围,手中亦是死死捏着弯刀,俨然一副戒备森严的模样。

    但在这时,那沉寂森林似是挑衅一样,几道弦声应声而出,不远处数位士兵应声倒下。

    古曼鲁当即吼道:“儿郎们,全都给我准备好,杀死这帮躲在阴沟里面的老鼠。”手持弯刀,早似那苍狼一样匍匐下来,身躯弓着双足踩在地上,双手抵在那地上,口中衔着弯刀,犹如利箭整个窜出,身形仿佛苍狼一样,在整个森林之中迅速朝着远处扑去。

    受到他影响,身后数十人也一般窜出,四面八方从各个方向,朝着那箭矢来源之地奔来。

    “云狼步!”

    这乃是蒙古人模仿狼群所创的步法,其灵敏动作还是快捷速度,为其特点。

    然而那深邃森林之中却毫无动静,反倒有数枚箭矢又是射出,正好朝着他的面部射来。这一下,自然让古曼鲁惊骇无比,连忙止住动作,将那弯刀吐出握在手中之后,凌空虚劈几下,方才将射来数只利箭拨开。

    虽是如此,然而别人终究还是没有他的本事,自然被数枚弩箭插破脑门而死!

    这一下,当即让古曼鲁迟疑片刻,身体稍微停住,看着周围一切,然而无论他们如何寻找,都无法找到那敌人的踪迹。被这一刺激,古曼鲁再也忍不住:“阴沟里的老鼠,快些给我滚出来!你这肮脏的蟑螂,敢不敢出面和我正面对抗?”

    声音嘈杂,震得树木漱漱作响,叶子纷纷跌落下来。

    然而周围依旧冷寂,毫无半分的动静。

    “怎么回事?难道这里当真有山鬼不成?”见到周围毫无动静,古曼鲁心中涌出一丝怯意,但是他随机就猛烈摇动头颅,低声打气道:“你乃是黄金家族的士兵,得到长生天庇佑的怯薛军,怎么可以就这样临阵败逃?”数十年南征北战的荣光铭记于心,他又岂能轻易丢去?

    想到这,曼古鲁当即吼道:“列位二郎,跟我冲!彻底杀了这群寡廉鲜耻、刻薄寡恩的汉人。”说着,他就挥舞着手中弯刀,朝着远方冲去。

    受到他的影响,列为士兵也随着他一并冲去,口中好似那狼群一样,不断发出阵阵嚎叫声音。

    “杀!”

    猛然间,冷冽话音顿时响起。

    这一声“杀”字,就像是解开了厮杀的帷幕一样,当即就自四面八方窜出无数箭只,利箭精准无比,每一枚都正中那些冲锋的蒙古鞑子身上,形如三棱刻有血槽的箭矢在众人身上不断制造着狰狞伤口,伤口鲜血淋漓,随着动作大股大股涌出无穷地血液,将其身体之中的生命力带走,直到他们最后倒地不起。

    曼古鲁并非张世杰、张弘范那等绝世天才之人,根本无法躲开眼前的箭雨,只不过一论他身上就布满箭矢,每一根都插入血肉之中寸许,让他整个人都变成了血人。

    随后,一行人或是从树丛之中冒出,或是从荆棘之中窜出,或是自树顶之上落下,手上全都握着便于在这里战斗的短刃,揉身靠近了这群士兵的身边,将手中利刃整个插入对方的身体之内,将其插死在地。

    曼古鲁一脸惊骇,瞥见眼前一道刀光,弯刀撩起将其抵住,喝道:“原来是你这个混蛋吗?看我今天不杀了你!”

    见到自己攻击被对方挡住,赵晨颇为惊讶,旋即就呵呵笑道:“原来还是一位百户。若论骑术我自然比不上你,只可惜这里乃是丛林,可轮不到你撒野。”气势如虹,他一转身当即将对方长刀撩开,抬起脚朝着对方心口位置就是一击猛踹,沛然巨力顿时将对方震得是血气翻涌,后退三丈有余。

    虽是如此,曼古鲁却依旧挣扎站起来,喝道:“就凭你这鬼蜮伎俩,也想战胜我?”

    “战胜你?不!是杀了你!”赵晨冷哼一声,身形如风蓦地起身,跃入三丈高空之中,长刀自上而下,不仅仅将那坚韧皮甲整个割碎,更是在对方胸膛之处留下一个硕大伤痕,鲜血淋漓当真是惨不忍睹。

    饶是如此,曼古鲁依旧屹立在原地,他怒睁圆目瞅着周遭,当看到了那些横躺着的尸体,目光犹自带着不可置信,以至于说话时候也带着颤抖:“不可能!我们怯薛军有长生天护佑,是不可能失败的。”直到现在,他都不相信自己居然输的如此彻底,如此干净,甚至就连杀死对方都是如此困难。

    “没有不败的军队。你们屠戮天下,也是时候遭受报应了。”

    缓步走出,赵晨盯着眼前之人,充满怜惜。

    能够让麾下将领如此勇武,那蒙古鞑子的治军手段也算是了得,然而对方却是挥刀南下,灭绝北地汉人宗室的罪魁祸首,更是昔日摧毁兴元府的敌人,无论如何他都不打算饶过此人。

    于是,手起刀落,一具尸体就此倒地!

    赵晨将那滚落下来的头颅踢到一边,冷道:“至于你?既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我们的战争也不会就此结束的。”四周围士兵纷纷收起腰刀,地上一溜的全都是蒙古鞑子的尸体,腥臭的味道已然让周围传来了虎啸狼嚎的声音。

    他们也不再恋战,当即自这片茂密森林消失无踪,重新归入山谷之中。

    战争,远未结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