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五章众人定计策,星夜传纵横
    “那你们的建议如何?”

    并未立刻做出决定,萧星又看向周围几人。

    虽然桌上摆着一些吃食,然而众人却都没有什么食欲,全都眉头紧锁苦苦思索究竟应该如何处理这般事情来。在萧凤离开之后,他们还不是很适应应该如何去处理事情,尤其是类似于恒盛毓这般可能会涉及到整个赤凤军危险的事情。

    有些按耐不住,张世杰见到众人有些迟疑,当即挺身而出说:“既然如此,不如就让我代替你前去?就算是对方当真是暗中设下了陷阱,以我的身手也并非他们能够困住的。而且您身份尊贵、更是女性,若是陷入了对方手中,只怕后果难测。”

    “我明白。但是对方素来狡黠,若是见到是你只怕未必会轻举妄动。那家伙,并非那等无谋之人。”萧星稍微皱眉,也晓得自己的性别究竟是多么大的障碍。

    昔日她姐姐就险些中了对方毒手,她自然也会对那些人防着一手,以免出现不必要的损失。

    捻起唇下胡须,尘漓道人缓声说道:“依我看,这去还是要萧执事亲自前去,毕竟对方在紧急关头提供了那么多的兵器,于情于理都必须要有所表示。只是那水酒什么的,不如就让我们送他们一些如何,如此一来不仅仅可以避免让人说闲话,更可以借机消弭恩怨!”

    “水酒?莫非你以为……”萧星恍然大悟,若有所思说。

    “没错。”尘漓道人轻轻颌首,笑道:“若是对方没有那些心思,自然无妨。若是他真的存了恶毒心思,这般动作也可以压住对方心思,以免中了对方奸计。”

    “如此甚好!”萧星大喜,旋即又想起对方手段,不免有有些怀疑:“只是对方若是在庭院之中埋伏了刀斧手又该如何?”

    听见这话,木道人不禁哈哈大笑:“以萧统领传授诸多玄门秘典的大恩大德,到时候我们二人自然会鼎力相助。而且若是萧执事有所担忧,不妨且带着这个东西?”说着,他自袖中取出一件匣子,递了上来。

    “这是什么东西?”

    接过匣子,萧星就见在这匣子之中放着一团白色的物事,这东西表面相当的粗糙,摸起来有些粗糙,轻轻地放在掌心,却觉得相当的轻,“重若泰山、轻若柳絮”,当见到这东西之后,她才有些明白一件东西,究竟可以轻到什么程度。

    木道人解释道:“这乃是‘解毒丹’,最擅长解毒。仅仅这小小一团,便可以吸收等体积酒水。到时候萧执事只需要将这东西藏在舌下,它自然会将一切酒水吸入,不至于纳入腹中。而且我更在其中嵌入了数十粒解毒丹,可以消去绝大多数毒药毒性。如此一来,纵使对方会使用多么厉害的毒药,也会被这东西给废掉。”

    “那多谢两位了。”

    萧星满怀感激,将这东西纳入怀中。

    似这般东西,当真是应酬时候的良品。

    木道人和尘漓道人异口同声回道:“这些事情不过寻常,无需多谢。”

    他们两人乃是最传统的武者,对道统传承还有武学传授向来重视,之前萧凤不避门户将自家秘传的玄门手段传于两人,算是存在一定的师承关系,如今时候自然是有恩报恩,毫无推辞。

    “既然如此,那不如就让我也一并写同前往?”马云冬颇为急切的请求道。

    自知晓那李乾承可能和鞑子勾结起来,他就一腔恼火想要砍掉这人,然而萧星还有萧凤却以大局为重暂时没有动手,所以也只好憋下来,任由对方在这潞州城中继续活动。

    “那就好!”

    萧星心中欢喜,当即说道:“如今正值危机关头,我们唯有并肩协力,方才能够度过危难。所以现在,还是麻烦各位了。接下来,就等着那李乾承打算使出什么手段了。”

    …………

    繁星点点,万籁俱静。

    傲然立于苍穹之下,萧月直愣愣盯着北方,左手摸索着身边放着的赤心剑,右手手上却拿着一个玉笛,这玉笛却是她妹妹再其离开时候送的。自离开潞州之后她和水川先生日夜兼程,如今时候已然快到金朝南京路开封之地,也就是昔年北宋首都汴京之地。

    只是等到她坐定之后,却不免有些茫然,望着身边带着的熟悉的东西,思念就这样不知不觉涌出来。

    “你在担忧你的姐妹吗?”拨弄着眼前的火堆,水川先生忽然问道。

    “恩!”直愣愣的瞧着远方,萧月随口回道:“毕竟此时潞州城内外交困,她们两人想必相当幸苦吧。”哔啵作响,偶然间火焰窜出,渐起的火星映着她的脸,显得无比的忧愁。

    “但是你应该明白,很多时候决定胜负的,并不是那些表面上的东西。”水川先生喟然说道。

    萧月嗯了一声,声音有些低沉:“我明白!”若非如此,她又何必随着这水川先生千里迢迢离开了潞州,来到了这数百里之外,不就是为了能够解决潞州被围困的出境吗?

    “那你知道我为何要带你过来吗?”水川先生长嘘一口气,似乎因为天气寒冷,而感到身体有些支撑不住。

    萧月瞥见他脸上有些苍白,当即将身上披着的披风解下递出,说:“天气冷,你还是披上吧。”几日相处,她已然知晓眼前这人如今已经六十多岁,正是应当在乡间农园之中颐养天年的时候。

    然而对方却在这年老时候还是强撑着北上,其心志之坚定,当真是难以想象。

    “多谢了。”

    水川先生也未曾推辞,接过披风之后披在身上,他又朝着眼前篝火丢了一块木头,又搓动了一下手脚,方才感觉有些温暖。然后,他才说道:“世事如棋,人生如局。你不妨看看天空中这些星辰,可知道这漫天星辰,也是自有运行规律可言?”

    “水川先生,你莫非是想要说?”似有所得,萧月紧抿着眉梢,仔细揣摩着眼前这人的话。

    并非她小心谨慎,实在是因为这短短几日相处,她俨然知晓眼前这人心中究竟藏着多么深的手段了。

    “没错。就连这漫天星辰,天地万物皆有其运行之律,那么这凡间世人、俗世众生又岂有避免?”水川先生微微笑了,朗声说道:“‘纵者,合众弱以攻一强也;横者,事一强以攻众弱也’,这纵横家之手段,你若细细体会,日后定有用处。”

    萧月顿时恍悟,赶紧拜服:“小子无能,还请先生赐教!”

    倘若她能够从眼前这人身上学到一星半点纵横家的手段,那么解除赤凤军的危机,想必也是举手投足、轻而易举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