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四章高炉存缺陷,鸿门宴难却
    “现在就说成功,还是太早了。陈师傅,还请您看一看这铁是否堪用。”

    目光流转落在那铁锭之上,萧星缓声说道。

    仅仅炼出生铁也罢,若是要弄出可以用来锻造兵器的铁,才算可以。并非所有的钢铁都可以被打造成兵器,这一点萧星在开始组织人马修建高炉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过来了。

    “没错!我打铁三十余载,期间见到高炉炼铁失败的也算不少。如今我们还需要看一看这铁是不是存在什么问题!”

    立在一边的陈慎行当即走上去,年近不惑的他乃是一位出色的铁匠,只是之前因为一家妻儿遭到鞑子屠戮所以几近颓废,后来赤凤军解放整个潞州城之后,就自愿加入其中,如今正在这里负责整个高炉的建设。

    “咔擦”一声,那铁块整个崩碎,一片片的渣滓散落一地。

    见到这般场景,四周围铁匠纷纷惊呼,面露困惑!

    “怎么会这样?”萧星疑惑问道。

    她本以为只需要建造出高炉,然后依照顺序将铁炼出来那就行了,但是没曾想第一炉生产的钢铁居然如此脆,这般脆弱的钢铁若要处理成能够使用的钢铁,那可是需要耗费相当多的精力,就算是将其打制成兵器,也会因为硬度不够、韧性不行而整个断裂。

    一碰就断的兵器,那算什么兵器?

    盯着高高的高炉,陈慎行沉声道:“果然!是因为材料的原因吗?”。

    “那怎么办?”萧星有些焦虑。

    若是他们无法炼出合适钢铁,并且锻造出可堪使用的兵器,那么整个赤凤军的武器生产就会被恒盛毓把持。到时候对方会做出什么事情,那他们就无法想象了!

    陈慎行无奈摇头:“没办法。我虽然知晓如何见到高炉,但是却不知晓究竟应该怎样做,才能够炼出好铁来。你知道为什么恒盛毓能够占据荫城半壁江山吗?就是因为他们掌握了如何使用高炉炼出合适生铁的方法!”

    “换句话说,还得指望恒盛毓吗?”。萧星不免有些郁闷。

    “也不尽如此。若是我们几个努力尝试,或许还可以摸索出究竟怎样才能够炼出生铁来。毕竟当年恒盛毓若非投入大量精力,也无法找到相应的方法。”陈慎行晃了晃粗壮的手臂,黝黑的皮肤之上带着伤疤,那是他在建设高炉时候所留下伤势:“但是这起码需要两三年时间!”

    “两三年?”目光暗淡,萧星有些失落。

    莫说是两三年的时间,就连两三个月她们也未必能够支撑下去,如今在这争分夺秒的时候,哪里能够有这么长的时间积累?

    陈慎行无奈道:“没办法。炼铁一事本就如此。各地铁矿皆有不同,其中成分亦是难以辨别,需要付出相当精力才能够炼出适用的好铁来。若是以为只需要建造高炉便可以炼出好铁来,那这天下哪里会只有寥寥几个地方冶铁场所?”似这般事情,他那长达三十载的打铁人生,早就见怪不怪了!

    无奈之下,萧星只好做罢,她看着那炉中还在熊熊燃烧的火焰,依旧感到有些不甘:“不管如何,你们继续摸索,看看究竟怎样才能够炼出好铁来。至于那恒盛毓,我自然会去处理的。”

    想着这里,她只好将这里的事情交由陈慎行处理,自己独自一人重新回到潞州城之中,开始处理农耕问题。

    毕竟去年种植的小麦已经临近成熟,需要组织民力确保其不会因虫灾、旱灾、水灾之类的产生损失,并且还需要继续兴修水利工程,开辟更多的农田为下一年的耕种做好准备,再加上维持沁州士兵的后勤补给等等问题,诸多事情繁琐至极,须臾之间根本脱不了身。

    幸亏有张世杰在旁边帮忙,倒也没有闹出什么事端来。

    如此这般,萧星心中依旧挂念着恒盛毓的事情,索性他们和恒盛毓交易也已经快到尾声,所有的武器全都交接完毕。而那李乾承为了庆祝交易成功,也向萧星发出了一张邀请函,想要邀请她在到府中一叙,算是偿还其雪中送炭之举。

    萧星且拿着这信函,不免有些紧张,于是将目前潞州城中能够说得上话的几人召来商议。

    “你们说,这邀请我是究竟应该去,还是不应该去!”摸索着手中信函,萧星声音波澜不惊,目光微微掠过眼前几人。

    除却了张世杰、马云冬两人外,这里又多了几人,比如说负责铁矿冶炼的陈慎行、林羽两人,负责农田耕种的几人,负责潞州治安的几位值得信赖的军官,还有负责教育的尘漓道人、木道人等等,共计有十几人。

    可以说,目前这里就是整个赤凤军政务院的全部人员了。

    “依我看,这次邀请萧执事还是不要去为妙。”

    旁边几人沉默不语,马云冬却按捺不住,说:“我在这潞州城附近巡逻时候,经常见到那荫城镇附近有人员出没。只怕那李乾承已然有叛逆之心。”话语之中不免有些嫌恶。

    他自负责整个潞州境内安全事宜,就开始日夜巡逻,而那荫城恒盛毓就是重点检查地带。正是因此发现了其私下里有很多的蛛丝马迹,故此马云冬对这吃里扒外的家伙有些不满。

    陈慎行却有些担忧:“但是若是我们就以此攻伐对方,只怕会打草惊蛇。那李乾承今年不过双十,却能够只身一人整合整个荫城镇,超过八成以上的铁匠全都归属于他。以他手段,我估计早就做好了准备!”

    “陈叔,以你对李乾承的了解,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萧星细想片刻,又问道。

    “恩!此人才华出众,更兼乃是世家出生。貌似恭谦,实则骄狂难耐,只怕他并非那等愿意躬身臣服他人的角色。”陈慎行仔细想了想昔日里李承乾诸多行径,不免有些叹息。

    那李乾承对属下也算不错,至少也能够做到公平两字,只是他却不免有些高傲,在和其他竞争对手竞争时候,经常使用各种卑劣行径打压对方,他的家业也正是因此而衰败的。

    “是这样吗?”。

    斟酌片刻,萧星缓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权且去一趟又如何?就算对方乃是鸿门宴,那么我也不妨充当一次红脸关公。”见到众人欲言又止,她又笑道:“当然。还请列位早作准备,莫要被对方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