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二章练兵持续中,萧凤意后援
    “此次战斗共计剿灭对方一百三十七人,我们损失不过十三人。”

    沁州城中,赵晨对着萧凤说道。

    此时,萧凤正襟危坐坐在上首,眼前的案桌上面放着一卷书籍,而她手中则按着一只毛笔,不时在上面涂涂画画,显然正在认真学习。

    她听见赵晨回道,当即将手中书籍卷起来放在一边,其书卷上面写的正是《武经冲要》,又将毛笔放在一边,抬起头看着两人说:“这样算来。我们这个半个月以来一共剿灭了对方一千一百五十三人吗?看来对方也应该坐不住了!”

    “没错。”

    另一边,王允德自鸣得意,相当高兴的说道:“损失这般惨重,我看对方肯定会有所行动!要知道今天我就发觉到了对方的存在。只可惜他们实在是太过蠢笨,在山林之中居然都没有将自己的兵器藏住,以至于被我看穿对方踪迹。莫非对方以为,只需要蹑手蹑脚,就能够藏住自己的踪迹了吗?”

    “损失了这么多,对方自然会有所动作。毕竟是之前一次战斗的损失,日削月割的,谁能够承受得了?”萧凤回道。

    赵晨、王允德两人纷纷上前,问道:“既然如此,那主公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很简单。继续进攻,不管如何对方在这里安置的山寨务必给我全部剪除。”神色一凛,萧凤回道:“当然每次出去,你们也要记住换一批新人,好让他们也熟悉熟悉战斗状况。知道了吗?”

    两人接受命令,当即躬身后退,准备开始偷袭事情。

    自半月之前,蒙古军队固然是撤退到榆社城之中,但那赫和尚拔都却在这茫茫山原之中建立了诸多山寨。最大的能够容纳近千人,小的也能够容纳数十人,零星分布在这千里山林之中。

    一边这些山寨可以容纳众多的物资粮食,以为军队前出时候的补给站;另一边这些山寨也可以当做一个个灯塔,只要发现赤凤军有什么异动,就可以迅速以烟火传递信号,可以说就像是那扎入心脏的铁钉一样,让人根本就难以接受。

    正是为了剪除这些山寨,萧凤才令王允德等人组织小规模兵力,暗中偷袭废掉这些山寨,另一边也是存了练兵的心思,好让麾下每一位士兵都见见血,以免在接下来的厮杀之中产生不适。

    见过血和未见过血的,终究还是两种存在!

    “萧统领,不知我们兄弟应该做什么?”站在旁边,江离按耐不住自己疑惑,张口问道。

    “没错!”武清亦是颇为急切:“若是以武力而言,我们四人练手也断然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人力有时穷,若是琐碎事情,咱们兄弟还未曾失手过。”

    “你若是担心我们无法任务的话,那大可放心。要知道我们‘忠勇四将\'向来是义薄云天、说到做到。”另一边的铁辛也是练练拍着胸膛,朗声说道:“就凭你曾经助我们击退敌人的情分,我们也会竭尽全力的。”

    位于队列最末的薛冷虽然未曾说话,不过他也是神色雀跃,似是也有些期待。

    距离他们四人被水川先生安排在这里已经有十数日了,但是在这漫长的时间内萧凤除了让他们帮忙巡视沁州城、训练士兵以及监督秩序等等,就没有安排做其他的事情。当然,那赵晨还有王允德私下里也经常向他们讨教,但也就仅此而已,若是涉及到军事安排方面,总是闭口不谈。

    可以说目前四人正处于一种极度尴尬的环境之中。

    嘴角微翘,萧凤露出一副奸计得逞的笑容来说:“江都虞,并非我不识人,只是因为城中百姓素来重要,断不能被别人所乘,闯入其中大肆破坏,所以才令你们四人帮忙守城,以免对方坏了我的根本。之前未敢贸然兴兵,也是怕中了对方奸计,以至于一朝基业尽数沦丧。这一点,还请几位见谅!”

    “萧统领宅心仁厚,众人皆知。”江离微微颌首,回道。

    “昔年,我不过禀承惩恶扬善之举,将那托雷毒死,好让他们也晓得天理循环、报应不爽的道理。但是那蒙古却不修仁德,反倒以此为借口搜山巡检,坏了我真泽宫道统传承,期间不知毁了多少农田家舍。此仇不报,我难为人子。如今这鞑子更是兴兵南下,虽被我挫败前锋却未曾彻底击败,如今对方更是在此囤积精兵,意图借此威慑我军,彻底将整个北方地域纳入铁蹄之下。到时候他们一来,我赤凤军只怕是独臂难支,而整个潞州就要再次遭受刀兵侵袭,战火焚烧的惨状了!。”

    一词一句全都蕴含着愤怒之声,萧凤想起来十年前真泽宫被铲除的场景,而那些农田被毁、农民被贬为奴隶,甚至到今年潞州城惨遭屠戮的众多惨状,不禁感到越发愤怒起来,纵然声音并不宏大,然而那隐约间带着的震怒,却也让四人感觉心脏沉闷,难以呼吸,几有窒息之感。

    勉强咳嗽几声,江离胸膛练练喘息起来,方才勉强张口说道:“既然如此,那不知萧统领有何指示?”

    “也说不上什么指示。只是你也知晓,若是我赤凤军一旦失败,则对方就可以彻底统一整个北方一代,到时候对方借此南下,只怕你们南朝也将面临有倾覆可能。所以还请几位可否向孟将军央求,支援一星半点军械、粮食?”萧凤这才发现自己因为心情激动,让几人受了一丝内伤,当即收敛气息笑着说道。

    江离这才感觉身体稍微有些畅快,回道:“这般事情自然可以。只是自端平入洛之后,朝廷已然落魄颓废许多。孟相公如今正在襄樊一代领兵对峙蒙军,只怕一时半会儿难以支援。”说道后面,他不免有些叹息。

    自端平入洛之后,宋军被蒙古彻底击败,就不得不退缩回去,以长江、淮河一代为依托,阻止兵力对抗蒙古,因为缺乏牲畜力量所以只能够勉力支撑,处于被动防御状态。

    正是因此,当知晓北方异军突起的赤凤军时候,那孟珙就派遣麾下四将前来,企图拉拢赤凤军以为内应。

    一则可以自后面袭击蒙军断其粮草后勤,减轻前线压力;二则可以借此搅乱北方一代令其陷入混战状态,进而无力南下。

    那水川先生,正是为了这个目的前来的。

    这一点,萧凤清楚,水川先生清楚,忠勇四将也清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