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六十章四将入营帐,建城名榆社
    “水川先生已然离开,为何你们几人未曾随他们一并离去?”

    目光一转,萧凤却看到旁边立着的四人,正是当年她在兴元府之中遇见的“忠勇四将”。

    相较于当年那初出茅庐时候的锐气,此刻四人相貌老了很多,气势上也蒙上了一层颓废之感。这四人,就算是最年轻的武清,都已经是而立之年了。

    “是那水川先生吩咐的。”江离迟疑道:“他说此时这里正是用人时候,于是就让我们几人在此帮忙,好多支撑一些时日。”他看着眼前这英气飒爽的年轻女子,如何还有昔年那顽皮活泼的样子?

    “那就多谢几人襄助!”萧凤不免有些欢喜。

    昔年她和这几人也算是并肩作战,对几人武功、性格以及能力也算是熟门熟路,而且对方乃是孟相公忠勇军麾下健将,作战经验相当丰富,如今过来正好弥补赤凤军缺乏的中级军官的缺陷。

    没办法,赤凤军积累毕竟太薄,赵晨年岁太大、才能有限,张世杰、王允德两人又太过年轻,经验不足。

    人数少的时候还好,人数若是多的话,那就会有各种毛病出现。

    几人过来,倒也算是及时!

    江离晓得这点,不免有些赧然:“只是我等实力不济,只怕难入萧统领法眼。”

    “无碍。以你等实力,应对我麾下之人绰绰有余。”萧凤欣然笑道:“而且我那赤凤军初次成立,无论是将领还是士兵,都对战争的准备估计不足,在很多方面都有缺陷。所以现在还请列位帮忙找出,不知几位可以吗?”目光若有若无自几人身上扫过,透着一丝意义不明的笑意来。

    江离有些迟钝,含混不清的回道:“自当如此!”

    面对这和以前决然不同的萧凤,他已然感到陌生不已,毫无以前的那般真诚,反而透着一股霸道,难道说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吗?正在此刻,从远处走来了王允德、赵晨、马云冬、金蒙等人,萧凤见到他们到来,嘴角挑起一抹笑意,将几人叫来一一介绍起来。

    江离等人自然也不好意思,也一一回礼。

    等到两边寒暄完毕之后,赵晨方才说道:“主公,方才探子来报,说对方开始后撤,像是要离开这里。这个时候我们需不需要趁胜追击?”

    “不必了!”萧凤回道:“敌军势力庞大,贸然追击只怕会中了敌人奸计。要知道对方多数乃是骑兵,而这里并非北地时候乃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地带。山地纵横、沟壑众多,并不是骑兵能够发挥作用的地方。正是因此,所以之前对方短时间内难以支援,只能拍出三千兵马和我们决战。否则的话,之前我们就会被对方一波骑兵彻底带走。如今时候,对方不过是暂时撤退,重整兵力以待接下来的战斗罢了。”

    众人恍悟,这才明白为何萧凤在察觉到对方动静时候,就立刻挥兵北上夺取沁州城,并且将大部分兵力囤积于此的原因了。

    其原因就是因为沁州乃是太原府进入潞州的最短路径,四周围也是山地地形,不利于大规模集中兵力,而在背后则是一马平川的丘陵地带,可以说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地方。一旦这沁州被敌人夺取之后,那么就可以借此踏入潞州,以潞州那一马平川的丘陵地带,实在是缺少能够挡住对方的险要关隘。

    否则的话,萧凤为何会不顾一切,也要在这里和对方展开战斗?

    实在是因为她完全承受不了,失去沁州的危险!

    ……………………

    “父亲,我们接下来就驻扎在这里吗?”

    望着眼前的荒凉场地,仲威问道。

    赫和尚拔都微微颌首,说:“没错。那武乡县地形狭窄、形似长条,两侧全是连绵山脉,难以守备。虽然可以借助武乡水运输漕粮,但是却极易遭受攻击,并非长久驻扎地区。所以只有撤军,来到这榆社来重新修正了。”

    自苏醒之后,他查看了一下大军驻扎地方,当即就下令撤退来到了此刻众人身处的地方。

    且看此地,乃是一个高岗垣台,方圆足有百丈有余,因为没有人居住故此显得无比的荒凉,距离此地不足一里之外,就是浊漳河和伊川河交汇之地,河水川流不止倒是一个取水的好地方,整个垣台正处于群山环抱之中,正是一个驻扎军队的好地方!

    立在一边,妙善忽然朗声笑着,待到众人面有诧异瞧着他之后,方才说罢:“元帅果然大才,居然选中这里。如今想来,元帅自当有天意护佑。你且看远处那几座山峰……”

    赫和尚拔都着眼望去,不禁讶然说:“你是说西南方的那个庙岭山?”

    “正是!”妙善笑道:“你且看那地形岂不是和拇指相似?若是这般由西向东依次看去,那几座山难道不正是和人的手掌类似?”

    众人仔细瞧着,纷纷惊呼:“果然如此!”

    从他们的位置看去,那五座突兀耸立着的山峰,正似那五根耸立着的手指,而他们所在的垣台正好就在其掌心之中。

    “没错。此地乃是佛祖显灵,化出佛掌庇佑众生!”妙善俯下身子,对着赫和尚拔都长身一稽,赞道:“将军建城在佛掌之上,乃天意也。”

    “好!我且与你民夫数万,务必在此地建城立庙,好让众位将士在这里能有个栖身之地!”赫和尚拔都当即朗声笑道。

    妙善俯身道谢:“元帅谨守仁德、兴兵讨逆,自然会有上苍护佑,佛祖显灵!”

    垣台之上,那些有些颓废的将士听见此话纷纷大振,齐声高呼:“上苍护佑,佛祖显灵!”声震于野,也算是声势浩大。

    以神灵显圣、祥瑞之事鼓动军队,这般手段在中古时代的军队之中,并不少见。

    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原因,并非他们无能,实在是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以一万五千兵马对抗赤凤军六千兵马,在占据数量优势的情况下,并且还有赫和尚拔都亲自率领,都被对方击败。不得不说这初战不利的情况,对整个军队都带来莫大的影响,纵然赫和尚拔都苏醒之后也未曾消弭,一直都是惶恐不已,就怕有朝一日对方可能自旁边山脉之中杀出,给予整支军队重创。

    直到今日,他们听到妙善那近乎虔诚之话,甚至元帅决定在这里筑城立庙时候,才安下心来。

    见列位将士情绪安稳下来,妙善自然退去开始调集民夫,准备在这里开山采石,兴修城墙民居,好让这只上万人的大军也有一个栖息之地。

    此番战斗少说也得三五个月,若是没有一个安定场所,那士兵定然会出现众多水土不服、体力衰竭的现象,所以确保士兵体力充沛也是相当重要。

    战争之道,存乎一心,这般事情,不过寻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