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二章鞑子破空来,列阵稳如山
    “那里便是赤凤军所在之地?”

    立在山峰之上,赫和尚拔都眺望而去,距离他所在之地三十里之外,正是赤凤军驻扎的沁州所在地。

    忽睹都立在旁边,见到那以白底红旗,立刻就恶着声吼道:“没错。正是那妖女。”

    “如今一看,这赤凤军倒也算是有些本事,居然能够令士兵如此严整,那萧凤果然有一套。”不冷不淡,忽睹都轻嗤一声,对旁边的侄儿充满不屑:“你若是能够有她一半的领军能力,又如何沦落到今日这般处境?嗜武好强,也不知道你究竟那条筋不对,居然将全部精力放在这上面。”

    这话一说,当即让忽睹都面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青,浑似开了一个染坊一样,若是搁在别的时候他早就已经发狂,然而眼前这人却是当今大汗恩宠之人,而且手掌数万兵马,在整个蒙古诸部之中也是声名显赫,又岂是他这名不副实的二皇子能够比拟的?

    赫和尚拔都也并未在意忽睹都的态度,观察了一下之后说:“看样子对方已经发现了我们了。那么我们就先下去,”说完,两人齐齐下去,回到军阵之中,赫和尚拔都扫过账营之中分列的众人。

    此刻,在他们的眼中全都透着幽绿般的目光,绿油油的好似狼群一样。

    这代表着他们渴求着战争,渴求着鲜血,渴求着杀伐,甚至包括对财富乃至于女人的贪婪**,所有的一切都在那对绿油油的目光之中展现出来。

    草原缔造了蒙古族,但是也在蒙古族之中烙入了自己的痕迹。

    赫和尚拔都自然知晓这一点,当即下令:“天益,你且率领三千铁骑,随我一并出阵,其余人在后面压阵。我倒要看看,那赤凤军到底有多厉害?”并非赫和尚拔都心中怜悯,全是因为此地地形狭窄,只能容纳下三千铁骑冲锋。

    在这种环境之中,贸然带着更多的兵马来打,除了起到阻塞军队行动之外,就根本就排不上用来。

    众将依令,当即退下去做准备,而赫和尚则是转身来到一个祭台之上,祭台上面放着一柄长弓。弓臂黝黑,隐隐间有丝线闪过,就像是人体内的经脉一样,缠在了弓身之上,最终纳入弓臂中央的一枚晶莹无比的绿宝石之中,很显然乃是一件威力十足的神兵利器。

    赫和尚拔都单膝跪下,尊敬无比的俯首扣上三个响头。

    “狼神弓,今日里还请你助我一臂之力!”

    说吧,赫和尚拔都就将这弓箭拿住,当手臂握住弓身时候,登时有一道道幽绿光芒在弓身身上闪过,最终纳于他的手臂之上,虽然看起来毫无半分的动静,然而再起肩膀之处却出现了一个狼头纹身,当真是玄奇异常。

    走出账营之后,共计三千铁骑已然准备妥当,全都横列在山谷之上,居高临下俯瞰着整个沁州。

    他胯下骑着一匹黑色骏马,对着众人朗声说道:“列位!那赤凤军不识好歹,竟然敢挑衅我蒙古军队的厉害。既然如此,各位二郎跟我一起上,将这群乱民全部杀绝。谁能够擒下赤凤军萧凤者,封万户,赏银千两。若是剿灭整个赤凤军,我允许你等在这潞州之内抄掠七日。让这些汉人知道知道,若是反抗我们是什么下场。”

    “杀光赤凤军,夺走他们的妻儿!”

    “杀光赤凤军,夺走他们的妻儿!”

    “杀光赤凤军,夺走他们的妻儿!”

    听到这些话,这些鞑子浑似打了鸡血一样,不断地呐喊者、声嘶力竭,声音直干云霄,甚至就连远处赤凤军军阵之中也仿佛感受到了那扑面而来的凶煞戾气。

    “儿郎们,随我一起出击。”

    高声吼道,赫和尚拔都将手中狼神弓高高举起,战马一骑当先仰首阔步走在队列最前方。

    “没错,让那帮子汉人尝尝我们弓箭的厉害。”

    一时间,所有蒙古鞑子高声叫着,嚎叫着驱策着身下战马,朝着远方奔去。

    大金的铁浮屠,西夏的铁鹞子,西辽的铁林军,他们征战几十年,什么精锐重骑兵没有遇见过?然而那些家伙都在蒙古铁骑的兵锋之下纷纷拜倒!

    就凭一个不知哪个疙瘩里面钻出的军队,也想和他们蒙古骑兵对抗吗?

    带着鄙夷,三千铁骑纷纷奔出,一时间整个草地都被轰隆隆的声音所震撼,地面就像是地龙翻身令人心惊胆颤,马蹄践踏之下,更将沙尘高高扬起,彼此之间各自散开形成一道绵延数里的烟尘,好似奔腾的巨浪一样朝着眼前的沁州冲去。

    这次战争的对他们来说,不过是一次寻常的狩猎,既然是狩猎那自然也就不需要遵守约定,只需要达成目的就行了。

    ……………………

    “果然已经过来了吗?”

    耳边听到远处叫嚣声音,萧凤暗自叹息。

    自脚下,她甚至可以感受到了那铁骑踩踏地面的震感,越来越响、越来越高,一下一下的压得人心中沉闷不已。

    她抬起头,自眼前早已经列好的众人脸上扫过,想着:“只是这一次,又将会有多少人能够活下去?”

    此时,在一片平缓的草坡之上,超过上千人早已经排好阵型。

    形如方阵,中央却呈现出空心状样式。

    最前方三排全都是身高八尺的壮汉,他们手中拿着足足相当于有三尺有余的重盾,上面覆着一层生铁,只是看着就相当坚硬。身后的十排士兵则是拿着长矛,一根根足有三丈有余的长矛斜斜指着天空,像是要将这天空也给戳破。

    在最后,所有的士兵全都是背后背着神臂弩,腰间挂着一并腰刀,手上也是带着一个小巧圆盾。

    此刻,他们全都肃立看着萧凤。

    “各位!”

    运足十成功力,萧凤张开口,一时间整个场地立时被这好似雷霆声音笼罩住。

    “距离沁州之外三十里外,就是蒙古鞑子和他们的走狗,就等着过来将我们赶尽杀绝。如同铲除那些山下村庄一样,将我们的头颅砍下来,夺走我们的粮食和妻子,毁灭我们的家园。然后他们会将我们的头铸成景观放在大道旁边,让旁人看看你们那绝望无助的空洞表情!”

    听到这沛然巨声,所有人都被震慑了,尤其是听到那透着切切悲愤的话语,更是不经意间想起昔日背井离乡、落草为寇的场景,又想起现在生活状况,昔日无数次将自己惊醒的噩梦也被撬开。

    地震般汹涌而来的铁骑浪潮,

    疾风般骤然落下的漫天箭雨。

    那是简直是所有人的噩梦!

    而这地狱中冒出的军队,居然来到了这里?

    和对抗李守贤不一样,对方乃是真正的精锐士兵,是经过了战火历练的精兵强将所组成的强大军队,而不是李守贤那和治安军队一般的地方警察部队,其凶残、狡诈远胜李守贤,绝非能够轻易战胜的。

    面对这样的敌人,他们能胜利吗?

    整个操场鸦雀无声,只有萧凤的声音回荡着。

    “告诉我,在你们的后面是什么?在那苍茫山林之中,究竟是谁让你在这里活下去!又究竟是什么,让你继续生存下去?”

    纷纷扰扰,一时间众人立刻恍悟起来,想起之前和家人道别时候的场景。

    那些个尚在嘤嘤叫唤的婴儿,透着担心的妻子孩儿历历在目,她们那熟悉的音容也浮现在脑海中,只是在这一刻,于外界当中竟然又来了那些鞑子?

    萧凤当即气运丹田旋即高吼一声:“此战只求保家卫民,奋勇杀敌!”

    仿佛被点燃的火药一样,所有人将手中的长矛猛地朝地一戳,齐齐抬起脚步猛地一踏,口中高声齐呼。

    “保家为民,奋勇杀敌!”

    “保家为民,奋勇杀敌!”

    “保家为民,奋勇杀敌!”

    “……”

    一时间,这沁州城当真是声震如雷,气干云霄,劲草为之所曲,溪水为之所动,云朵为之所扼,仅仅为了一个目的,彻底歼灭那正在极驶而来的蒙古鞑子,守护自己的家乡不被侵犯。

    见到远处渐渐扑来的骑兵冲击,萧凤高声喝道:“诸位,列阵!”

    “列阵!”

    被这话一说,这方阵之前的盾牌手当即半跪在地,将手中盾牌整个扣在地上,盾牌下面装着的钢钎整个扎入地面之中,随后他们就将那盾牌斜着六十度,整个人像是擎天泰坦一样将那盾牌顶住,形成了一道以钢铁和血肉铸成的城墙。

    其后长矛手纷纷半跪下来,却是让出了一条射击通道。

    正在中央垓心地带的弓弩手,将身后背着的强弩取过,纷纷将其拉开,生铁锻造的弩箭形如三棱锥状,早就被扣在神臂弩之上,而他们听到命令当即将其斜斜的抬起瞄准远方,扣动扳机,一枚枚锐利无比的弩箭纷纷窜出,朝着袭来的蒙古鞑子飞去。

    这一下,整个天空当即现出一层乌云,浓密无比朝着蒙古鞑子罩去。

    箭如雨下,初战终于开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