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一章全真无奈去,南宋有人来
    公元1235年,乙末春,窝阔台在和林建都,并且修建万安宫。

    以成吉思汗之孙拔都任统帅,诸王子贵由、蒙哥等从征,开始西征。因为各支宗室均以长子统率军队,万户以下各级那颜也派长子率军从征,所以被称为“长子西征”或“诸子西征”。

    同年,皇子阔出、阔端分别统领东、西两路军侵入南宋境。东路军取唐、邓、均三州,攻破枣阳、光化,掠襄樊、郢州等地。皇子阔端至西川。秋,山东诸路受灾,民生凋敝,免其税。

    丙申秋,蒙古灭不里阿耳。丁酉春,灭钦察;秋,进兵斡罗思,攻取也烈赞城。次年,分兵四出,连破莫斯科、罗斯托夫等十余城,合兵围攻弗拉基米尔大公国首府,陷之。乙亥灭高加索山北麓之阿速国,攻入斡罗思南境;遣使至乞瓦(基辅)谕降,被杀。

    庚子二月,忽睹都入潞州府,其部下尽灭,只余两人。

    二月三日,萧凤起义,占潞州城。次日,夺襄垣、壶关、长子等县,立名号赤凤,七日而下潞州。

    二月十日,李守贤兴兵三千来犯,次日鏖战于双水镇,损兵三十,三日不动。另襄垣有大盗横行,萧月中伏,萧凤杀之,诸民同庆。

    十四日,李守贤绕山夺潞州城,忽睹都以民不服众杀之,民不服叛,被逐,守贤饮恨城下。

    其后,萧凤聚民上千于漳河,疏通河道沟壑,兴修水利,民大善,得兵八千。其中有匪患扰民,悉灭之!

    四月下旬,赫和尚拔都领兵一万五,自沁州而下,令有五千屯汾州,以为助益。

    一时间风起云涌,四方闻声而动,不知搅起多少故事。

    因正处于太原至潞州的交通要道,此刻沁州已然是旌旗避空,数千士兵排列如一,口中不断呼和不已,脚步齐整无比。在面临着敌人巨大的压力下,那些士兵不用萧凤监督也已然明白自己应当做的是什么,所以无论是什么时候,他们都在不断地训练自己。

    萧凤看着这般场景,方才安心下来。

    唯有训练以及纪律,才是军队强大之基,这一点她知道的很清楚。正所谓“穷在闹市无人识、富在远山有人知”,此番动静早被别人探清,一等到整个赤凤军来到沁州,就有人通知萧凤,说有道人前来拜访。

    萧凤虽觉困惑,却也没曾拒绝,来到账营前,就见一位身着全真道服的中年人已经在账营之中等候多时。

    那道人见到萧凤,当即拜服:“吾乃全真教李志常,此番冒昧来访,还请萧统领莫要怪罪。”

    “原来是李志常,只是不知你师尊长春真人如何?”微微侧目,萧凤不禁想起昔日里所遇见的丘处机,当年她若非丘处机相助,只怕年幼时候就已然罹难,更是得传道门经典,算是有些情谊。

    李志常喟然叹息:“家师如今已然是年老力衰,故此派遣在下来此,想要问一问萧统领今日意欲何为?”

    “做什么?”萧凤立刻感觉不悦,拧过头指了指窗外,而在那里一应士兵正在操练,呼喝之声不断传出,她笑道:“我之所求,不过是驱逐鞑子,再兴汉家旧冠罢了。难道说,道兄今日是想来阻止?”隐隐中,目光内有红星火光闪过,正是动了真怒。

    纵然眼前之人乃是丘处机弟子,然而若是敢阻捞她,少不得也要斗上一场。

    “阁下修为甚深,我等唯有仰视,岂有阻止之能?”

    李志常虽觉心惊胆颤,却依旧张口劝道:“只是昔年一别,家师向来挂碍,今日里他本来是亲自前往。无奈和年纪太大,受不了路途煎熬。正所谓师有事,弟子服其劳。所以我受他指示前来于此,正是为了解民生于重悬。还望萧统领念及民生苦楚,莫要在兴兵作乱!”

    “笑话!”

    猛地一拍,萧凤登时站了起来:“蒙古鞑子侵袭肆虐,尔等未曾阻挡,以至于这华夏大地竟成膻腥之地。十年之前,那蒙古难下,一路侵袭杀戮,所犯罪行昭然欲揭,又有何人质疑?我历劫苦修十年方才修成今日这赤练真火,秉承诸民之志,兴兵以护华夏。你却以此污蔑,你当我不敢杀你?”

    “不敢!只是那民生多艰。本就屡遭兵事侵袭,正是休养生息时候。若是今日战乱再起,不知又将死掉多少人。”李志常苦心劝道,只是他这话儿萧凤实在是听得太多,都已经听腻味了。

    她满脸冷笑,讥诮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为何不问那鞑子,为何他们还要屡屡兴兵?西夏全国夷灭,金国也是不复所存。如今就连那南宋也是屡遭兵祸,百姓深受其苦。依我看,若非这鞑子贪心无比,如何会有这般事情?今日里我兴兵起义,正和天理、亦有民众欢庆。以有道伐无道,岂有失败之理?若因你这一句弃了这天下百姓,那我才是猪狗不如!”

    顿了顿,萧凤不免有些鄙夷:“你师尊尚有矢志维护百姓之志,然而你却只有口舌之能。不得不说,你实在是远逊长春真人多矣。他虽无定鼎天下之心,然而却有护佑一方之能。你虽有怜悯众生之心,却委实太过糊涂、不识人心之变。莫非你当真以为那鞑子乃是什么圣德之君?若是你师尊一死,我看你那全真教少不得也会被灰飞烟灭、道统不存。”

    被这般挤兑,李志常虽是哑口无言,神色不免有些迷茫,劝道:“但是民生多艰,还请萧统领三思而后行。”

    “自然如此!只是眼下正值战争,无法脱身。”萧凤:“还请道长原谅我无法相送!”

    “既然如此,那我这就告退了。”李志常见到萧凤如此表现,已然明了对方心志坚决,绝非常人能够动弹,不免有些悲哀。

    他此次前来本是想要劝阻萧凤,以此消弭一场杀戮。然而他被萧凤这一辩驳,却不免感觉困惑,险些丢了修持之心,只好就此败退。

    …………

    潞州城中,昔日里用来赈灾救民用的常平仓早已经开来,里面满是堆积成山尚未脱壳的米粟、小麦。

    这些粟粒、小麦本是王权从当地百姓征收而来的,农民辛苦一年一半以上的粮食都在这里,而在经过三五年的积累之后整个仓库都已经被完全堆满,角落边上更是偶然有老鼠的声音传出。

    即便如此,那王权也丝毫没有开放的意思。

    按照来自蒙古的命令,这些粮食乃是军粮,是专门用来大军南下用的,断然不能用作其他用处,就连这里发生诸如洪涝、干旱之类的灾害,也丝毫没有打开的意思,其惟一的目的就是为了蒙古而服务。

    然而在萧凤来到之后,这里就被下令打开,并且由萧星负责。

    无论是和“恒盛毓”交易、给赤凤军军士派发的粮食,征集城中百姓民力所需的财物,都是从这里来的。

    如今,在萧星还有她身边三十余名士兵的监视下,那些民夫一个个走了进去,将装满粮食的麻布袋抬出,装入旁边准备就绪的马车。马车之上,一袋又一袋的粮食垒成了小山,沉重的重量压得车轮咯吱吱作响,甚至就连前方的驮马也不得不张开嘴,吐出舌头好将身体的热量通过舌头释放出来。

    旁边更有上百位铁骑守着,他们全都是身着厚重铠甲,一对冷冽目光自头盔缝隙盯着忙碌的民夫,唯恐这些人暗中做了什么手脚。等到马车装好之后,上面的车夫就挥舞手中长鞭,催促眼前的战马快些赶到沁州,好能够让正在前线战斗的赤凤军能够及时得到供应。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不远处,亦有十数辆马车走来,马车之上挂着“恒盛毓”的字样,旁边则是萧月。

    在这个人手匮乏的时候,她们只好亲历亲行,以免事情不会出现错误。在旁边士兵的指令下停下马车,自其中走出了五个人来到萧星身边。

    萧星也不抬头,随口问道:“马车里面装的是什么,数量多少?”

    “十年光阴,没曾想一晃而过。你们两人也已经长大了。”见到这娴静少女的模样,为首一人将蒙住脸的斗笠丢开,缓声说道。

    萧星顿时惊起,轻轻一抬就见到一个熟悉身影,当即叫道:“叔叔,你们怎么来了?”

    “国事飘渺。索性我这身武艺也未曾退步,所以就来了。”

    近乎成熟一样的模样,不免让江离感叹岁月之变,以至于昔日里那般灵动活泼的娇俏女童,竟然变成今日这执掌一州后勤的娴静女子。

    “你们?难道你们今天过来,是代表南宋朝廷的吗?”眉梢皱起,萧星有些诧异扫过几人。

    “没错。正是因奉了孟相公的命令,所以才就此北上,保护我身后这位和您见面的。”微微感觉有些尴尬,江离微微侧过身子,露出身后一位老者。这人已经年近不惑,一头斑驳头发透着衰竭之意,身穿一件粗糙麻布,混入那乡间老农。虽然身形瘦削,然而他的那一对双目却熠熠生辉,就像是黑夜里面的两座灯塔一样,透着对未来的祈求。

    萧星疑道:“这位是?”

    江离正要介绍,只是这先生却只是稍微摇了摇他那干瘦手臂,双目之中透着无奈,回道:“昔日老夫年轻轻狂时候,也曾来过这里。只是那时不识人心,不通实务,以至于良成大错,甚至疑惑整个江北一代,甚为遗憾。那恶名倒也不便说与两位,也免得让两位平添口舌。若蒙不弃,你可叫我水川先生!”

    “那就好!水川先生,既然你跋山涉水来到此地,不知道次来目的究竟意欲何为?”萧星问道。

    水川先生朗声说:“此番前来,正是为了助尔等赤凤军脱出囚笼,解除此番危机!”

    “解除这里的危机?你真的能够挽救整个赤凤军?”萧凤顿时惊住,低声问道。

    水川先生颌首道:“没错。若是你愿意接受我的建议,或许这赤凤军能够逃出此劫。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不远千里,来到这潞州又究竟所为何事?”

    “好,那你且说说,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去做?”

    银牙轻咬,萧星苦思片刻,虽然觉得眼前这人话中有话,但是一想前线萧凤如今险恶环境,当即点了点头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