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五十章敌军顷刻来,赤凤军出战
    数万大军何其庞大,纵然要立刻出发,在这中古时代,也需要准备好几个月时间。

    听到这消息,萧凤自然紧张起来,开始整顿手中可用兵力。共计八千人马,比之之前增加了八倍有余,兵械甲胄也基本配齐,算得上是可战之兵。然而相对于赫和尚拔都那两万兵马,并裹挟数十万民夫,共计号称三十万大军相比,却相差甚远。

    对此,萧凤亦是忐忑不安,于是就召集众人召开会议。

    “目前已经探知敌军动静。一路共有一万五千兵马,由那赫和尚拔都亲自,沿武乡水南下,由沁州而入,另一路则有五千兵马,正在盘踞在汾州这一带,不知会有什么动作!”萧星将谈知到的情报展现出来,并且将相应的木偶放在了眼前的沙盘上面,好让所有人看的是真真切切。

    见到这般状况,无论是张世杰、王允德都开始坐立不安,口中暗道:“那家伙好狠的手段。”

    那赫和尚拔都亲自率领一万五千兵马步步紧逼,正是为了逼迫赤凤军和其一战。他和那李守贤可不同,不仅仅其本身就是有数的地仙强者,而且麾下亦是多年陪伴其左右的精兵强将,如今摆出这般架势正是为了逼迫赤凤军正面对抗,否则的话他们付出这么多精力所打下的潞州就会彻底易手。

    但萧凤若是因此率军北上,却会导致整个腹心空洞。

    于是,那驻扎在汾州一代的兵马就可以趁隙而动,直接自腹心之处攻击,以此达到毁灭对方的可能。这般堂皇之阵,也只有赫和尚拔都这般名将才有可能达成。

    然而面对这强大兵力,赤凤军究竟是否能嬴?

    萧峰自己也没有底!

    “既然如此,不知道大家有何意见?”萧凤张口说道。

    “依末将看,不如先行退避三舍如何?”允德见到旁人毫无动静,只好站出来说道。

    只是没等他说完,那赵晨却恼怒起来,一拍手吼道:“这样的话,那我们身后的那些百姓会如何?鞑子的凶残你也不是不知道,若是被其闯入了整个潞州城,少不得整个城市会再来一次屠城。”并非他执意反对,实在是因为之前潞州城屠城事件太过惨烈,已经没有人愿意让这种事情再次出现。

    “但是不这样的话,那怎么办?和对方硬钢?别忘了那赫和尚拔都也是地阶高手,若是轻易中了对方奸计和对方硬拼,我方实在是没有半分的战胜的可能。就算是勉强击败了对方,整个赤凤军就会遭受极大损失。”

    “你是说坚壁清野?”萧凤若有所思,问道。

    王允德缓声说道:“没错。要知道我以前在猎杀虎豹豺狼时候,从来不和他们正面对抗,只会在远处放箭,不断地再起身上创造出伤口,从而能够最大限度消耗对方的精力,为最终的胜利奠定基础。所以我觉得,最好还是化整为零,藏在大山之中。这样的话,对方就难以找到我们,为我们击败他们创造出有利条件。”

    “那那些百姓呢?”赵晨步步紧逼,质询起来。

    王允德满是信心,张口答道:“他们也可以啊。只需要提前通知,那么那些村民会自行藏匿起来的,而且保证比我们还要熟练。毕竟他们可是在这乱世之中幸存下来的。论藏身能力,他们比我更强!最重要的是保住人,只要人在那就一切都好。若是人没了,就算是城市还在,那又能做什么?”

    “这也有理。”萧凤轻轻颌首,目光转而落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张世杰身上,问道:“张世杰,你有什么意见?”

    “我以为不如直接进攻!就在这沁州和对方打上一仗。”

    张开口,张世杰这一建议当即令众人直接炸锅,面有差异看着这位。毕竟他们都了解彼此之间的差距,若是正面强攻,绝对是斗不过的。

    萧凤挥挥手,示意别人安静下来,问道:“为何?”

    张世杰长叹一声,指了指桌子旁边放着的米饭、蔬菜,满是苦涩说道:“此时已经快到夏天了,农田之中种植下来的小麦才刚刚发芽。若是被对方闯入这里,坏了这些庄稼。那我们来年吃什么?没有吃的,那我们又该如何才能活下去。为了防止对方摧残农田,我们必须要将对方挡在潞州之外。”

    对蒙古诸多恶劣行径,他是见多识广,又怎么会相信那些鞑子就是什么良善之辈?

    毁坏农田、践踏庄稼,不过是这群鞑子惯常做的,算不得稀奇。

    这一下,立刻让王允德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却是我没想清楚。”

    他乃是山民,就算是不种田也可以以打猎过活。但是广大潞州城中百姓却并非如此,他们平日里都是仰赖农田收成才能过活,若是没有了农田,仅凭太行山之中的那些猎物如何能够满足需求?

    “所以我们还是得和对方打上一仗?”沉吟着,萧凤神色依旧,目光扫过了众人,转而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开始下达命令了。至于你张弘范,我给你一千兵马盯住汾州,务必掌握对方确切行动,不得有丝毫遗漏。萧月、萧星,你们两人也一并率领一千兵马,确保整个潞州还有泽州内部安全,若是有人伺机而动,你们两人有先斩后奏之权。至于赵晨还有王允德,你们两人随我一并出征,一起看看那赫和尚拔都究竟有多厉害!”

    站直身躯,她缓步走出府衙,就来到了白麟身边,随后跨坐其上。

    身后分列数十个纵队,一共由六千兵马。这些兵马在经过了一个月的短期训练之后,也算是勉强具备了一些纪律,行走时候也算是像模像样。然而毕竟不过是初期组成的,所以其战斗力究竟如何也是一个问题,只希望到时候在战场时候,不会出现什么尴尬的事情来。

    此刻,在大街两侧,早已经有无数人站在旁边。

    他们是那些赤凤军军士的亲人,因为听到了有军队出动情况就跑了出来,想要看一下自己亲人最后一眼。也正是因为明白这些人乃是为了保护他们不受鞑子屠戮而战斗,所以他们也没有阻拦,只是偶然间见到自身边掠过的熟悉面盘,就赶紧抓住其手臂,满心无奈的看着他渐渐离开。整个过程透着悲悯。

    整个街道无声无息,他们不仅仅没有说话,甚至就连哭泣都没有,就是呆呆的立在路边,目光痴痴望着远去的身影,整个现场沉寂的好似葬礼一样,让人心中压抑不已。

    终于,等到所有赤凤军离开之后,“哗啦”一声所有人都哭诉起来。

    悲意渐渐随着声音扩散开来,像是天空中那越发浓厚的乌云一样,越发的让人心中不畅。

    盯着这一切,萧星感觉心头上像是堵着什么东西,无论如何都想要发泄。

    她不禁将随身携带着的铁琴放下,双手轻轻落在铁琴之上,“叮”的一声清脆的琴音荡漾开来,这琴声有些低沉、低沉的像是那闺阁之中少女的哀怨,而她所思念的是否就是正在远方战斗的恋人?但是仔细一听,却又带着一些斥责,这斥责声有些高亢,却又带着悲鸣,最后却什么都不说,只剩下了怜爱。

    这是父母的思念,思念总是无法割舍的!

    但是为了保卫其他人,他们却必须要割舍这份情怀,好让阵前的儿郎了无牵挂,为了真正的未来而战。

    听见这琴音,萧凤侧过脸,双眸越过众人落在萧星脸上,看到了那噙满泪水的面庞,她突然感觉自己特别的残忍。

    十年之前,仿若眼前。那个时候,她不顾两人选择强行带走她们,然而那磅礴大雨之下的残忍事情却永远烙在两人心中,当然也在她的心中,无法掩藏、也无法割舍,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会触碰到那惨痛的伤口,让人止不住感觉异常的疼痛。

    对此,萧凤只能张口回道:“对不起,总有一些事情我必须去做。”

    随后,她转过头不去看,一拍身下白麟走在了最前面。

    天空中,伴随着一阵霹雳,漫天的乌云顿时化作了漫天的暴雨,噼里啪啦犹自带着冰冷的雨水,打的人生疼生疼,对远去抵抗侵略者的亲人,也是带着无边的思念,唯恐他们也想这些雨花一样,转瞬即逝、再也悄无声息。

    “我们回去吧,毕竟这里还有很多事情呢。”

    立在城墙之上,萧月见到远去的军队最终消失在平行线之下,又看到了面色忧愁的妹妹。

    此刻,萧星停住了手指,本是荡漾的琴声终于消散,她脸上透着迷茫,忽然问道:“姐姐,你说我们究竟能不能成功?”死死扣在琴弦之上,那本是青葱的玉指已然裂开,嫣红的血液渐渐沁出,然而萧星却毫无所知。

    “放心吧。妹妹!姐姐她不是说了吗?会成功的!”

    将手落在萧星肩膀,萧月缓声说道,直到这时她才发现萧星的肩膀是如此的瘦削,好似难以支撑住任何沉重的事情。

    她望着远处渐渐落下去的太阳,心中已然下定决心,就算是付出一切代价,也要拼命维护眼前的这一切。

    萧星将铁琴收回,望着远方,呢喃着说出自己的思念:“那就祝你一切顺利!”(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