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九章聚民兴水利,军中正军风
    且不论中华教教义、教规如何规定,另一方面萧凤早就开始召集民力,清理河道、挖掘土方,准备在这漳河下流建造一个水库,一劳永逸彻底解决历年来洪涝灾害问题。

    此刻在距离潞州三十里之外的低洼区域,超过数千人聚集此地,正在不辞幸苦搬运土方山石,开挖沟渠。他们就像是工蚁一样,用肩膀担着的担子两边抬着装满碎石的竹筐,竹筐随着脚步一晃一晃,等到来到了一条奔流不止的长河边上,就将这竹筐丢了下来摞好,然后继续手中的动作。旁边有人用泥土将彼此之间的间隙塞满,并且在上面洒满草种。

    这般场景,一直延伸足足有上里地。

    “嘿,老大哥。那个人就是真凤娘娘?”

    感觉有些劳累,金蒙将身上竹筐放在两边,来到了旁边的一个茶寮,端起一个瓷碗朝着口中灌去,等到口中干咳消解之后,他指了指远处萧凤,问道。

    “没错!若非真凤娘娘,这条河怎么可能有水?”那老汉哈哈笑着,见到金蒙早已喝干碗中开水,当即将另一碗准备好的开水递上来,解释道。

    金蒙也不拒绝,接过来又是一饮而尽:“那你知不知道她召集我们在这里,究竟要做什么?”

    “我听他们说,好像是要建造什么水库?”老汉回道。

    金蒙奇道:“水库?这是要做什么?”

    “不知道。不过听真凤娘娘说了,只需要建成这个水库,就算是日后干旱时候,也可以从这里引水浇灌农田,到时候就再也不会有饥荒了。”老汉将脖子上挂着的一个抹布取下,摸了一把脸。

    此时虽是料峭三月,然而他们操劳一上午,早就觉得身似火炉,热的唯有解开衣衫才能够消散下去。

    金蒙赞道:“那这可是大善啊!”只是当看大老汉瘦弱身躯,却不免有些担忧:“但是像你这般为何不在家中享福,反而到这里来帮忙挑担呢?”

    “享福?”老汉摇了摇头,有些凄苦:“我那孩儿早就合着他的媳妇全被杀了,家中只有我一人,哪里还有地方享福啊。”虽然有些孤苦伶仃,但是他却看向那些正在忙碌的农夫,却笑了起来:“索性现在还能够走动,所以就过来帮忙了。而且那真凤娘娘可是每日三餐从不断绝,更令人随时照看,好让我们得到修葺。我虽是年老力衰,干不了体力活,但是帮忙干一些杂事还是可以的。”

    “原来是这样啊!没想到这萧凤,倒是一个热诚之人,居然能够放下身段,做这种卑贱事情?”

    小声嘀咕着,金蒙仿佛害怕被别人听见一样,等到回复体力之后他又将旁边担子抬起,继续手中的工作。

    毕竟这里的人全都在干活,他若是有什么特殊,岂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另一边,萧凤见到这里已然踏入正轨,当即对萧月说道:“你且负责这里的事情,莫要让人坏了这里的事情。我先去看看王允德、赵晨他们练兵练得如何?”说完之后,她就一步跨出,来到了距离潞州城约莫由三十里的一处小山坳。

    这山坳面积并不比潞州城下,三面环山,一条溪流自山上下来,直接从中央延伸出去,算得上是一等一的练兵之地。

    而在那操场之上,一行人正在赵晨率领之下,各自组成一列纵队,一步一步跟着节拍走着。而在队列之前,则有一个人身上挂着皮鼓,手中拿着鼓槌。他一边走着,一边敲着手中皮鼓,“咚咚咚咚”一下又一下,每一次都极具节拍,而他身后的那些士兵也顺着这节拍抬脚、落脚,一次又一次缓慢地朝着前方走去。

    虽是如此,但是那队列却歪七八扭的,浑然没有一个队形样式。

    而那些接受训练的人也丑态百出,或是抬着脚不知道干啥,或是急匆匆的朝着前方撞去,甚至有的干脆就一屁股坐下,也不管旁边士兵呼和,就这样肆无忌惮的呼呼大睡,就算别人挥鞭训斥,他也不管不顾当挠痒痒一样,根本不屑理会。偶然间,还有人大咧咧的离开,不知道究竟去干啥了。

    整个军营,完全是乱糟糟的。

    “赵晨,这是怎么回事?”看到这般状况,萧凤整个脸色都阴沉下来。

    一边的赵晨面有愧色转过头,目光闪烁不定。

    而那王允德自然是一脸怒火:“禀告主公,这些士兵实在是太过蠢笨,甚至有的就连左右脚都分辨不清。而且有的完全当这里是吃饭场所,根本没有丝毫纪律可言。想吃就吃、想走就走,完全就将这里当做了饭馆一样。更有的,浑然不顾别人感受,直接将妻子带到了这里。”

    “这么乱?那这些日子里,你在干什么吃的?居然让他们这样胡来!”

    萧凤惊讶无比,她不过是几日没曾注意,却没想到自己军队居然变成这般德行。

    若是乃至以基础的赤凤军变成这般样子,那还怎么打仗,怎么击退敌人?

    赵晨张口,一脸无奈:“可是他们毕竟多年未曾见到亲人,所以我……”这般状况,不仅仅限于那些刚刚参加的良家子,就连赤凤军那些有些年历的士兵也出现类似情况。

    法不责众,所以赵宸也没管。

    却没料到,这赤凤军本来良好的军纪,居然变得如此之差。

    “那好。你立刻将所有人召集过来。”萧风冷哼着命令道。

    被她一瞪,两人立刻锁紧脖颈,连忙敲着铜钟,“咚咚咚咚”的集合令骤然想起,当即让那些四处游玩的人,随着集合令那群新兵稀稀疏疏的,一点也不着急,一步一步缓缓地来到校场之上,纷纷满是惊讶看着萧凤。

    “就这点人?其他人呢?”

    满是讥讽,萧凤扫过了校场上的人,盯着两人。

    王允德努力地令自己站着,方才有些勇气,张口说:“他们,正在潞州城!”

    “在潞州城干什么?”萧凤问。

    赵晨张口,一脸的无奈:“陪家人,还有的正在干活,说是要挣钱贴补家用,毕竟赤凤军每月只发五百钱还还有五十斤米,满足不了自己家人的需要。”

    “那等敌人来了怎么办?”萧凤又问:“继续赚钱吗?传我指令。一个时辰之内全员聚齐,若是还有没到的,立刻给我滚出去。记住了这里不是你们的家,想走就走想住就住。一旦进入这里,就给我守军规,受不了那就给我打!一个人犯错,那他所属的小队全员断食一天,鞭打十次;一个小队犯错,整个中队七天内加训一个时辰。一个中队犯错,那就整个大队都要接受处罚。记住了吗?”

    盛怒之中,她那身躯之上冒起阵阵火焰,好似要将整个天地都彻底吞没。

    被这一激,这些士卒纷纷叫道:“我知道了!”

    “那就好!接下来我就颁布军令,每个人都给我牢牢地记住了。若有人忘了,又或者是触犯了,那就莫要怪我狠毒。”声音凿凿,当真是让这些人纷纷吓住,不敢再有丝毫质疑。

    “那就好。记住了第一条军规是:不得违背任何长官命令……”

    “不得违背任何长官命令………”

    ………

    “哼!”

    蓦地一拍桌子,赫和尚拔都扫过一边面有愧色的忽睹都,怒道:“你让一介女子弄成如此德行,狼狈逃窜。你居然还有脸回来?你且说说,你还是不是我孛儿只斤部之人了?”

    忽睹都赧然无比,哀声回道:“非是小侄无能,实在是那萧凤太过强横,我无力抵抗!”想起当日赤凤军回攻潞州时候的状况,他就感觉冷汗淋漓。那被活生生烧死在的场景,可是他日夜难以沉睡的噩梦所在,就算是身处这已然安全的太原府之中,他也经常自睡梦之中惊醒,就怕那一天太原路大门被萧凤轰开,闯入这里,然后一把火将一切都烧的是干干净净。

    “那倒也是。毕竟你实在是太过无能,至今也未曾突破。”挥挥手,赫和尚拔都不免有些不屑。

    眼前这忽睹都虽然也有些厉害,实力也算不错,然而和他的那些兄弟相较,却委实太差了。比如说他那兄长蒙哥就每日陪伴当今大汗窝阔台征战四方,不过而立之年已然已经成就地仙一流,可谓是未来广阔。而他的弟弟不仅仅修为和他一般模样,而且也已经开始经略地方,想必日后也算是一方英杰。

    而他呢?

    不过是负责追击昔年杀死拖雷的元凶罢了,居然就将麾下三百铁骑全部葬送,更是丢失了潞州、泽州、孟州、怀州。若非赤凤军目前兵力薄弱,无意出兵攻城略地,否则就连那平阳府也会被一并攻下。

    “只是叔父,难道你要亲自上阵?”忽睹都低声问道。

    “正是如此。”赫和尚拔都回道:“那萧凤用心险恶。居然在这潞州城中聚众造反。你且看,在这潞州城东边就是严实所驻扎的大名所在,东北乃是史天泽所占的真定府,而南方之地则是郑州、汴京之所,正属于南宋管辖之地。若呆在这里,那赤凤军便可以自南宋地方源源不断获得补给,若是别人攻击,他们只需要朝着山中一躲,谁都奈何不不了。若是不及时剿灭令其做大,则我当有倾覆之患。”

    立在一边,忽睹都听到这般情况,不由得感觉异常害怕,张口问:“这么危险?”

    “自然!此番时候决计不能让对方做大,否则的话后患无穷。”赫和尚拔都将那铜铃也似的眼珠子瞪了一下忽睹都,之后就高声呼喝手下踏入军帐之中,命令道说:“你们且去调集兵马,不日里就将南下彻底剿灭那赤凤军。”

    想着间谍传来信息,他已然有些忐忑不安,感觉这赤凤军和昔年红袄军决然不同。

    疏通河道、兴修水利、练兵锻铁,这般行为委实不是寻常之人能够做到的,而且若是让这赤凤军在潞州扎下根子,到时候纵然是倾尽三江五海之水,也难以洗刷他丧师辱国、丢失国土的罪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