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八章三人商讨中,中华教始立
    山石被打碎之后,那些民夫就开始清理河道,而萧凤萧月两人却来到一处寥无人烟的悬崖边。

    听了萧月讲述自己泽州遭遇事情之后,萧凤忽的笑了起来:“你是担心那些人会对我们有什么不利吗?”

    “没错。毕竟那少林寺可是北地大宗,虽然名声为全真教所压,但千年积累也绝非我们能够对抗的。”萧月有些担忧,正是因此她连夜赶到这里来了。

    要知道那少林寺主持本身就是和萧凤同级别的地阶强者,而其达摩堂、罗汉堂、般若堂、戒律堂之中翘楚亦是不在少数,再加上那些隐居于此的老怪物,其实力当真是深不可测。若非当年王重阳麾下有全真七子襄助,只怕全真教也会被这千年古刹压下来,分毫抬不起头!

    “原来如此。看来那些人是因为我的行为触碰到了他们的利益,所以才作出了这般行径?”萧凤宛然一笑,浑然没有将对方放在心上。

    萧月不解,继续问道:“没错。只是姐姐,你为何不以为然?”

    “那你觉得我应该如何?愁眉苦脸、仰天哀叹又或者是呼天抢地?”

    萧凤摇了摇头,昂首立于悬崖之上,目光落在了正在下方忙碌的那些农民身上,说道:“既然无论我们如何表现他们都会下手,那么我为何要随他们的心思呜呼哀哉?若是这样,反而凭空显得我不够气度,倒会让人贻笑大方。而且你莫要忘了,只要获得他们的忠心,那些个蝇淫苟且之徒又何许在意?”

    山风阵阵,将萧凤那赤红长袍吹的是猎猎作响。远处,一轮红日渐渐西下,余晖落在了她的身上,萦绕的赤红光辉越发明亮,真真是飘飘然而乘风,悠悠中则化神。这一刻,萧月只觉得眼前的女子恍惚中似乎和那九天玄女重合起来,一如那九天玄女于莽荒太古时候现身助黄帝击败了蚩尤一样,也会在这个世界缔造出同样的辉煌来。

    忽的,萧凤张口说道:“两位既然来到此地,却不知有何事情找我?”目光流转,却是落在不远处树林之内。

    被这话一说,萧月这才注意到在自己身后正立着两位老者。

    一个人身着一件杏黄色道袍,乃是一个道人,另一人却穿着一件粗布衣衫、披着蓑笠,乃是一个老农。虽然已经年近天年,然而他两人却腰杆挺拔,脸色红润无比,气息悠长无比,显然也是修行甚深的修道之人。

    “你们是谁?”

    柳眉横竖,萧月立刻紧张起来,信手一动就将长剑自剑鞘抽出,挡在萧凤面前。

    能够将气息遮蔽至如此境地,这两人修为自然要比他还要高,而且观其年龄看起相貌,这两人就算不是地仙境界的人物,也是修为修至巅峰成就道体的强横存在。

    如今不知不觉就被这两人靠近,萧凤如何能够接受?

    “天尊在上!”那道士将手中拂尘轻轻一扫,横在左手之上,腰背微微弯曲敬道:“我乃是玉皇观尘漓道人,这位则是炎帝庙木道人。今日里听闻元凤真人到此,故此前来会见。之前未曾通报,还请莫怪。”

    “原来是前辈来访。真泽宫定慧,这就向两位道歉。”

    萧凤顿时愕然,旋即就回首作揖,不敢有丝毫懈怠。

    这长治素来位于中原核心地带,自古以来就是文化昌隆、教育鼎盛的地方,历年所出的武者也不在少数。比如说那慧明真人和圆通、庆元就乃是同一辈的高手存在。而这尘漓道人和木道人论辈分比他们还要高上一辈,乃是五十年前的顶尖存在,只是后来因为修炼达到瓶颈,故此遁入山林苦思突破地阶之法,就此消失无踪。

    没曾想,他们两人居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只是那尘漓道人还有木道人却慌忙避开身子,连连说道:“我等不够山野民夫,虽是有些道行,岂敢受真人一拜?”

    他们虽然修为有成,乃是成就道体的巅峰强者,但是如何能够和萧凤地仙一流的境界相提并论?纵然辈分比萧凤师尊还要高,但是这两人却也不敢故作身份,以免招惹事端来。

    “这倒也是!只是此地不便商谈,不如两位且随我回到府衙一叙?”萧凤宛然一笑,长袖挽起就朝着远处走去。萧月自然跟上去,而尘漓道人和木道人彼此对视一下,也一并跟着过去。不过是半刻钟的时间,几人就重新回到潞州之中。

    选了一个雅致地方坐定之后,萧凤就问:“不知两位前辈此番出山究竟有什么事情?若是小女子有什么能够帮助的,自当是竭尽全力。”在这个关键时候,她着实不愿招惹什么势力,以免自己辛苦打下来的基业再次沉沦下去。

    “说来惭愧。”

    那尘漓道人顿时有些无奈:“当年我和你一般,初次执掌门派之后就一心修持,以为这样就能够直通大道,虽然修为远超历代掌教,然而却因此冷落了门人,以至于自我入山苦修之后,反而令那玉皇观就此衰败,残垣断壁不甚寂寥,当真是愧对师尊。”面有戚戚,想必也为当年事情心怀愧疚。

    “正是如此。所以今日前来,是想请真人可否帮忙,且助我等修葺庙宇,以至于道统不断?”那木道人也是跟着问道。

    萧凤却并未直接回答,反而若有所思看着两人,意味深长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吗?”

    关于那玉皇观和炎帝庙的事情,她也曾听自己师尊说过。

    六十年前,这华北一代还是以炎帝庙、玉皇观为尊,无论是真泽宫,还是崇庆寺、法华寺都是名声不显,其中更是出现了如同尘漓道人、木道人这般天才。只是后来这两教却因为道统之争多次发生冲突,毕竟那玉皇观乃是道教传承,秉承的乃是玉皇一脉,至于炎帝庙却更为悠久,足可延伸至上古炎帝时期。

    两派不仅仅修行方式迥然相异,就连阐述理论也是完全相左。

    故此两派屡次兴起争斗,直到最后这两人双双殒命消息传出之后,那炎帝庙、玉皇观就此衰败下来不复之前鼎盛之姿,正因此真泽宫、崇庆寺、法华寺趁机上来,取代了炎帝庙、玉皇观的位置。直到十年之前蒙古南下时候,那真泽宫因为遭到鞑子搜山就此衰败下来,至此整个潞州境内被崇庆、法华两寺占据。

    萧凤之前兴兵剿灭崇庆寺、法华寺两家道统,也未免就没有了解恩怨的心思在。

    见到萧凤有些迟疑,尘漓道人不免有些赧然,说:“若是真人为难,那也罢了。只是念及我等具是一脉相传,可否让贫道在这里传道受业,也免得道统就此衰败?”毕竟萧凤乃是真泽宫出身,论起道统也不比他们两人差。

    “这又何妨?我虽为真泽宫嫡传子弟,如今不也未曾重整真泽宫吗?若是你们以为我不过是那等小肚鸡肠之人,却未免太小瞧我了。”摇摇头,萧凤自然噙着笑容,看着两位道人。

    木道人不免有些茫然:“既然如此,那我们应当怎么办?”

    “那我们就这样离开此地,另选地方吗?”尘漓道人亦是透着苦楚。

    当年他们自以为实力强劲,经常意气用事,结果导致了门派衰落。而这件事情也成为了他们的心劫,以至于虚耗数十年也无法寸进。如今他们两人幡然醒悟,此番出山正是为了能够弥补过去错误,所以才到萧凤这里央求,看一看能不能就此穿成都道统,以免的成为那等欺师灭祖之辈。

    想着当日事情,两人脸上布满愁容,露出一丝去意。

    “既然如此,那两位前辈可否听我一言?”萧凤缓声劝道:“我知晓两位前辈今日到此,所求者不过是道统传承。两位乃是修道有成之士,故此能够和谐相处,然而若是百年之后你们那些徒子徒孙又当如何?只怕他们会和你们以前一样,再起冲突。既然如此,那两位如此努力又有什么意义?”

    对于这些玄门正派,最重视的莫过于道统。

    道统之争大过于天!

    为此,不知道多少武者为此丧生。

    萧凤若非早早觉悟,并且因为昔年南下开拓了眼界,立志改天换地驱逐鞑靼,否则的话她估计也会和这两位一样,好似流星一般转瞬即逝,然后就再无半分的生息。

    尘漓道人躬身问道:“那依真人所言,我等应当如何?”

    “若是阵上厮杀,只怕我等是无能为力。”木道人亦是摇头说道。

    他们如今已然年近天年,虽然凭借修为勉强撑住,但若是战斗一起立刻就有血气衰竭之象。如果不是为了传承道统,这两人如何会在这乱世之中出来,甚至来到这里央求萧凤呢?

    萧凤嘴角自然噙着笑意,自袖中取出一卷手札,抵到两人面前,目光灼灼看着两人。

    那木道人将手札取过扫了一眼,顿时惊道:“这,难道这是‘金莲丹元册’中记载的丹劲之法不成?”

    “这神念观想之法,倒是和佛教密宗极为相似。”尘漓道人赶紧拿来,翻了几下亦是颇为惊讶问道。随后两人琪琪看向萧凤,目光之中透着几分莫名惊骇:“而且这搬运真元之法,分明就是南方儒门正宗手段,你究竟是从何得到这些东西的?”

    要知道这里面所记载的一些东西,都是各个名门大派不传之秘,若非是有什么意外,决计不会传于别人。眼前这女子究竟是哪里来的手段,居然得到了这么多的玄功秘籍!

    “正是如此!”

    萧凤笑意依旧,目光之中透着几分狡黠,继续说:“在这手札之中,不仅仅有昔年金刚智所创《不动明王真言咒》之法,就连万象先生所遗留下来的《万象文集》也在其中,而且里面还有全真教丘处机所创的《金莲丹元册》。昔日里我闭关苦修十载,方才子其中萃取精华创出一门绝学,唤作《玄心冰玉决》。只是这《玄心冰玉决》自有缺陷,寻常人若要修成需要斩赤龙、伏白虎,弃绝人伦之道方能修成。所以恳请两位,可否参考这些秘籍创出一门玄功,也好让这神州大地亿万生众也可以一并修行?”

    当年她为了快速增进自己功力,使用了道家秘术绝了自己生育的可能,就算如此也是付出了莫大的精力方有可能。

    所以像《玄心冰玉决》这般存在严重缺陷的玄功并不适合广泛传播,若要让寻常百姓也能够修行,自然需要另行修改,不然的话少不会会有大麻烦出现。

    “让寻常人也一起修行?”

    尘漓道人和木道人具是瞠目结舌看着萧凤,在他们的观念之中,能够招揽别人教授玄功已然算是圣德之举,但似这般将自己玄功公开让众人一并修行,那当真是难以想象。

    “正是如此!”

    萧凤点头说道。

    那蒙古麾下高手众多,就算是和她一般实力的也有十数人,而那些人阶高手更是数不甚数,如何能够忽略过去?她倒是也想造出火枪、火炮,然而自己并非专业人士,积累更是不够,就算是造出来也难以逆转局势。更何况这个世界可没有知识产权,那些鞑子在得到这些资料之后,一定会进行盗版的。

    而且这个世界可是存在内功存在,人类也可以飞天遁地、运起神通之术,纵然看上去一模一样,然而其微观层面定然存在不同之处。

    在这种截然不同的环境之中,萧凤可不相信这个世界会顺着前世科技树发展。正是因此,她才起了心思,打算在自己治下广泛传播武学之道,培养忠于自己的武者,使用一切办法尽快增加自己的实力,好应对随时随地都可能过来的蒙古威胁。

    “既然如此,那不知真人打算以什么名义传播?”

    两位道人心中叹息,已然知晓复兴炎帝庙还有玉皇观的道统算是黄了,然而一想自己却可以借此接触如此多的玄功秘籍,甚至借此建立起一个更为强大的宗教,亦是忍不住心头冲动问道。

    萧凤且见两人尊崇模样,不由得感觉心潮澎湃,朗声说道:“我等所求,不过是驱逐鞑靼,再兴中华。那么就叫做中华吧!”(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