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七章山石阻河道,双凤开河川
    一骑绝尘,待到萧月回道潞州之后,已经是一日之后。

    踏入府衙之中,萧月却没有见到萧凤,询问了一下正在处理铁器的萧星后,她方才知晓自家师尊正在漳河,带着那些平民疏通河道,重新恢复以前的灌渠。

    自数十年征战,这潞州之内历年兴修的河道灌渠早已经为淤泥所塞,再也难以发挥昔日灌溉农田的功能。所以在占领整个潞州之后,萧凤就开始着手调集民力,开始带领他们疏通整个河道,开垦农田种植粮食。

    在这个古代,即没有能够令庄稼增产的化肥,也没有高产量的土豆、玉米之类的东西。

    能够依靠的,也就只有此地农民千年以来赖以为生的小麦,稻谷罢了。而若要让这些农田增产的话,兴修水利工程扩展农田范围,也成了应有之举。若是就连让百姓吃饱饭的能力都没有,那赤凤军所谓的“净火焚世、驱逐鞑靼”岂不是和一句空话无误?

    听到消息,萧凤当即朝着漳河赶去。

    漳河,乃华北一代最重要的水系之一,上游乃是有两条河组成,一条为清漳河、另一条则为浊漳河,其源泉正处于赤凤军所辖境内。

    因为此地乃是山岭和平原交接处,整个流域落差极大,而且下游也无法完全泄掉洪水,所以漳河历史上灾害频繁,沿岸人民深受其害。正是因此,为了治理此地洪涝灾害,早在战国时期,西门豹就在这里建造了引漳十二渠,引水灌溉农田,方才奠定了此地兴盛之基。

    只是自金朝破灭之后,这里长久以来就不曾有官府组织民力,清理河道以至于整个水渠都充斥着泥沙,水流量大幅度下降。若是到了六七月份暴雨时期,此地水渠之中的水就会整个溢满出来,而周围更是会化作一片汪洋,不知道会淹没多少的民众牲畜,至于遭遇旱涝灾害的那些庄稼,也不知究竟会有多少!

    若是不将这个问题解决,只怕一场暴雨就会彻底摧毁赤凤军十年努力。

    相较之下,鞑子的威胁又算得了什么?

    正是因此,萧凤才不敢有丝毫懈怠,亲自上阵聚齐民众,前来治理此地水利。

    此刻,她正在长子县发鸠山,整治那许久未曾有人治理的浊漳河南源,好疏通河道免得其发生灾祸。等到萧月来到这里,她就见一块十丈方圆、约有千百吨的巨石横于河道之中,一边河流早已经满溢起来形成一个不小的湖泊,另一边河道已经枯竭露出干涸的河床,显然正是因为有这山石阻道,所以下流并无半分水源,以至于农田缺水、庄稼绝收。

    而在巨石旁边,正聚着数十人。

    他们手中虽是拿着铁锤、凿子以及铁链,旁边还放着众多的竹筐之类用来搬运石头疏通河道的工具,只是当面对这拦腰巨石,这些人却也是无可奈何。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一人声音:“真凤娘娘、这石头实在太大了,我们真的无法搬走!”

    “炸开也不行吗?”萧凤问道。

    那人无奈的摇摇头,回道。“要想将这巨石炸开,我估摸至少需要数千斤火药。这么多火药,实在是超过我们所携带的。”

    萧月听着这话走了过去,她见旁边沉思着的萧凤就张口问道:“姐姐,难道你打算将这石头弄走?”

    “没错。若是不将这东西弄走,否则这里水源机会彻底断绝。下流农田若是没有水源灌溉,那些百姓又将如何生活?”眉间带愁,萧凤抚摸着这起码有三丈高的大石。而旁边的一位老农也是无奈说道:“没错!也不知道我们究竟造了什么孽,自今年时候就发现整个下游彻底断流了。后来我们上山巡查,方才发现了这里有块石头堵住了河道。只可惜就凭我们这些人,根本无法搬开这样的大石!”

    “古时尚有愚公移山,今日里不过一块大石,又岂能挡住我们?”萧凤摇了摇头,透着决绝。

    若是不将这大石挪开,那下游数千户的百姓可就全要遭罪了。遇见这般状况,她又岂能置之不理?

    萧月讶然,不免有些迟疑;“可是姐姐,要知道这巨石足有数万吨重。以你我力量,可断然无法将这东西给粉碎。”她虽是自信能够将这坚硬的花岗岩给切碎,但是就算是倾尽全力,只怕也只能够将其表皮抹掉,若要彻底将其破碎,少数也得三五个月的时间。

    这么多时间,早就过了农田最佳灌溉时期了!

    “我知道!”

    满心无奈,萧凤当即催动体内的力量,猛地一拍。

    那巨石表皮顿时崩碎,一片片石片纷纷落下,每一片石片都足足有新华字典厚,然而那巨石却毫无动静。显然以萧凤的力量,根本无法撼动这巨石分毫。萧月见此状况,也没退缩同样的抬起手挥出,当即在那巨石之上挖出了一个足有数尺有余的洞穴,完全可以容纳一人。

    当然,巨石依旧毫无动静!

    “咦?”萧凤见到萧月动作,心中当即有了一个想法,她当即将萧月叫来说道:“萧月,你过来。我们先试一试能不能将这巨石给彻底粉碎掉!”

    “粉碎这个巨石?”

    萧月一时间惊讶不已。

    若是那丈余长的大石,她倒是可以将其粉碎,但似这般庞大山岩,却决计不可能的。没办法,这山石实在是太大太重,远远超过了他们能够粉碎的极限了。

    “没错。”

    萧凤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将手掌摁在萧月后面,清净琉璃焰自她体内汹涌而出,令其仿佛沐浴在火焰之中的凤凰,并且不断蔓延将萧月也裹入其中,无尽的火焰更是顺着那毛孔、血管全数纳入萧月身体之内,令她不由得发出一声软腻至极的声音来,整个肌肤也被这火焰染上一层玫瑰一般的光泽,双目也带着晶莹光泽。

    被这一刺激,萧月不禁想起当日里的那些荒唐事情来。

    “莫要多想,你且仔细感应丹田之中的剑心。”

    正在这时,一声轻喝在萧月耳边响起,她当即摒弃脑中遐想,问道:“姐姐,我真的能够将这巨石粉碎吗?”

    “目前不行,毕竟你道体未成,剑心难以化作神通。否则若是轻易催动剑心,不免会损及身体,以至于无法发挥其最大力量。之前你在潞州战斗时候,不就因为强行催动剑心以至于落败吗?”萧凤解释了起来,随后想到日后的事情,她就有些担忧:“似你这般状况,只怕日后想要跨过三关,成就地阶的凶险性可是要远胜于我。这一点,你清楚吗?”

    每一个人的三关皆有不同,至于萧凤当日渡劫时候,若非她本身炼出的丹劲有痊愈身体之功效,对跨过劫难极有助益,只怕当初也未必能够跨过。

    但是如同萧月这般状况,却无疑意味着她未来如果要渡劫,其难度是寻常人的数十倍有余,当然若是能够成就地阶,其实力也自然是顶尖一流。纵然在痊愈身体方面比不上清净琉璃焰,但在切割物质、破坏东西以及单打独斗方面,自然有其出众一面。

    “徒儿自然知晓!”

    萧月收敛神色,低垂双目暗自感应体内剑心,心中暗想:“只是人生在世不过白驹一隙,我只需要跟在师傅后面,就算无法度过三关那又何妨?”

    这一次在萧凤以清净琉璃焰护持之下,她却并无往前那般撕破身体的疼痛感,剑芒依旧在经脉之中肆无忌惮飞奔,但是此刻她反而因此而感觉身躯酸胀不已,渐渐于身体之中生出一丝渴求,渴望着被温暖、渴望着被包容,渴望着一切,渐渐甚至于神智也被这暖融融的温暖给侵蚀了,转然间忘却了眼前的事情,沉溺于那温润火热的温暖之中。

    萧凤不禁有些无奈,低喝一声:“凝神聚目,莫要被干扰了心智。”

    萧月醒转过来,她想着自己表现不免有些赧然,回道:“我知道了姐姐。”随后她就将全身力量催动到极限,于周遭也渐渐开始生出意向。

    地面上一粒粒碎石好像是收到了什么东西牵引,渐渐地悬浮起来立在高空之中,随后那些碎石就像是融化了一样,整个和别的碎石也一并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柄石剑。晶莹如玉,边缘锐利,其上光滑无比,正如被名家打造磨制一样,透着一股锋锐之感。而这石剑还在继续将周围的碎石吸摄起来,纷纷纳入了它体内,以至于它还在生长。

    直到最后,这病石剑已然成长到足有十丈有余,剑柄宽大足可躺着一人,剑刃亦是硕大无比,堪比那城门一样,显得无比庞大。

    这般石剑绝非凡人能够操纵的,或许只有天上神将才能够控制。

    望见这般模样,萧月惊讶无比,她晓得若非萧凤帮忙自己断然无法做到这般程度,于是深吸一口气,喝道:“给我裂!”

    应着声,那石剑当即凌空一挥,其目标正是那硕大山岩。虽是石头所制,然而这石剑却因为有萧月以真元作用,所以相当锋利,就像是切蛋糕一样,刷刷刷不过几下,就将这庞大山岩整个切碎,而那漫天河水也当即自切开沟渠汹涌而下,滋润着早已经干涸的河道,并且为下流的农田输送它们急需的淡水。

    见到这汹涌河水,那些农民顿时欢呼,整个人跃入河川之中,欢庆了起来。

    “有水喽!”

    “水来喽!”

    对他们来说,这些水着实乃是生命的源泉,也是哺育他们能够生存下去的唯一根本。

    萧凤萧月在旁见着这些淳朴乡农,也是露出满足的笑容。

    对她们来说,辛苦付出那么多,所求得不就是这些场景吗?(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