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四十五章恒盛毓商谈,决意购兵械
    “对了。我今日前来未曾见到你令堂,莫非他……”

    刚一抬步,萧凤见李乾承不过二十来岁模样,就有了一些疑惑。

    “世道太乱,三年前乃父自到南方时候就不知所踪,不得已只能我独自一人撑起这里了。”虽是有些悲伤,李乾承却还是那样坚毅,她带着两人朝着内堂之中走去,说道。“我已经在堂中备好茶水,还请几位上座。”

    大堂内,四对茶几已经摆好,旁边随侍几位侍女,她们手中端着茶器。见到几人到来之后,当即纷纷走上前,动作熟稔将上面的餐点、茶水摆在座位旁边的茶几之上,以便客人能够随意享用。

    萧凤挑了左首一个座位坐定之后,见到面前侍女倾倒下来的茶水,轻咦一声。

    这茶水并非寻常茶叶那样为橙黄色,反而是白的纯净、白的通透,其中毫无丝毫的杂色,几许银线也似的茶叶且浮且沉,当真是茶中极品。她只是轻轻一嗅,就感觉清香扑鼻而来,浑身通体舒畅,精神为之振奋,当真是仙家琼液。

    她不觉好奇起来,举起茶杯抿了一口,当即赞道:“唇齿留香,余韵悠长,却不知这是什么茶?”

    “这是建州龙团胜雪,昔日侥幸得赠几两。不过我平日里甚少在家,所以也不曾享用。”李乾承随口应道。

    “‘一枪已笑将成叶,百草皆羞未敢花’。”萧星紧随其后轻抿一口,却不免有些感叹,轻声说道:”我昔年曾读茂叔公的《宣和北苑贡茶录》时候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如今看来果然有些门道!”

    “原来如此!”

    萧凤满是笑容,又道:“只可惜那徽宗虽令郑可简创造出这般名茶,但却就此北狩,却不免让人贻笑大方了。他若是将这般风花雪月的精力用于军政之上,又如何会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凤目微动,落在了那李乾承身上,嘴角带着意义不明的笑容。

    以她智慧,如何不知这李乾承如此作态只是为了试探她的底线?

    所以她也没有多做停留,直截了当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被这一激,李乾承顿时赧然一笑,满是尴尬,紧接着他就直接了当,说出了自己的困难:“萧统领,我晓得你今日而来所为何事。只不过我那些匠工所擅长的不过是农具打造,若是要锻造出合适的兵器只怕也有些困难。而且这荫城镇情况你也知晓,若是没有足够钱粮,只怕我这里还难以满足您的要求。”

    这话也算是拐弯抹角,但萧星早已经摸清此人心中所想,当即回道:“你放心。我家主公自有仁德,当然不会坐那等强买强卖的行径。只是不知你打算如何出价?”

    “这个要看你们需要什么武器了。若是那长矛、大刀之类的,我倒是可以安排,但若是铠甲只怕就有些麻烦了。”李乾承仔细斟酌着说道:“那长矛、大刀模样简单,一位熟练的工匠只需要拥有足够的铁,一日之内便可以锻造个十来件。而那铠甲的话,若是简单的板甲只需要十来日便可以打造完毕,若是锁甲甚至是鳞甲的话,少说也需要一个月时间。至于那神臂弩?请恕我无力,我这里并无工匠能够制作!”

    “原来如此!是这样吗?”萧凤沉思了起来。

    李乾承无奈道:“没办法,我这里毕竟只是打铁的,对弓弩的制造实在是属于门外汉。”

    “无妨!我自那李守贤还有鞑子手中也曾缴获了一些强弓劲弩,倒也不缺。”萧凤微微颌首,以是自己明白对方的苦衷,随后却有些无奈说着:“只是念及麾下兵马太少,所以准备征召此地良家子弟组建起一直军队,也好抵抗那些鞑子的侵袭。故此需要你多多帮助,也免得让他们手无寸铁,就和敌人战斗。”

    “萧统领宅心仁厚,小子自然晓得。”李乾承当即赞道。

    “那好,那你看看这些兵器你这里能不能打制?”

    萧星见提及此事之后,当即就将手中的几张宣纸递出,而在这宣纸之上早就以毛病绘制出了几幅兵器详图,其中尺寸、样式、重量之类的全都标在上面,可以说是详实无比。任何一个铁匠只需要扫一眼,就明白究竟应该如何打制。

    李乾承扫了一眼,当即摇了摇头,说:“还请几位稍带一会儿,毕竟我并非铁匠,所以还需要有专门人士才行。”随后他就将侍从叫来,将这些武器设计图拿着,令其去寻找相关人士。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自门口就走进来两个中年汉子。

    这两人一般模样,应当乃是兄弟关系,虽然身材有些矮小但却相当敦实、一对灰布衣衫之中露出的手臂相当粗壮,手腕之处也是布满老茧,貌似呆滞的目光偶然间闪过精光,显然也并非寻常人士。

    其中一人有些焦躁,见到众人之后,就颇为激动挥舞着手中图纸,问道:“这图纸究竟是谁绘制的?”

    李乾承脸上不自觉露出一丝愠怒,低声斥责:“萧统领在此,你们两人莫要冲撞了他。”

    “我又不是那吃人的妖怪,有什么在意的?”凤却只是摆了摆手,令李乾承消弭下来,随后就满是笑意看着两人问道:“正是我。只是两位莫非是对这图纸有什么疑惑的吗?若是有些需要请教的,我自然会告知两位的。”

    “原来是真凤娘娘。我们之前没认出来,还请恕罪。”

    那两人仔细凝神看了一下萧凤模样,顿时一惊连忙道歉来。自萧凤击败李守贤、忽睹都联军之后,她的名声就在这整个山东一代流传出来,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而在传闻之中,更是将其描述成为了降世的仙子、拯救世人的圣女,天然中就蒙上了一层圣洁的光辉,让别人凭空生出高远不可及的感觉。

    如今他们两人骤然间见到萧凤真人在此,也是颇为意外,更为萧凤大气潇洒的气质佩服,只是扫过了那图纸之后方才醒悟起来自己所为何事,问道:“只是我兄弟两人打铁也有二十多年了,却不知道您这图纸上所绘制的究竟是什么?我兄弟两人不太清楚,可否向娘娘请教一下?”

    “自然可以,只不过我初来乍到,还不知两位高人姓甚名谁?”

    “我叫秦建、他叫秦栋。娘娘唤我们为大郎二郎就可以了。”秦建张口回道,紧接着就有些心急,连忙问着:“只是那图纸究竟为何这般绘制?我虽然也晓得这样绘制能够更好的让人知晓那些武器的细节,不过这般样子究竟是如何绘制出来的?”

    “这三幅图乃是主视图、俯视图还有侧视图,不过是从三个互相垂直的角度观察一件东西所绘制出来的。这一点,你们若是仔细观察,应该能够明白七原因了。至于上面的尺寸,想必你们也应当明白究竟代表着什么吧。”萧凤随口说道,直截了当指出了图纸上各个标示的意义所在。

    在后世这三视图也不过是初高中就存在的知识,没什么大不了的,任何一人都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这里是教育贫乏的古代,工匠之中讲究的是“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若要拜师也要付出很多的代价,师徒名分更是大过于天,而各个工匠之间也是门禁森严,导致了整个中华地域手艺近乎凝滞,根本就是毫无进步可言。

    而这两位素来只会埋头苦干的铁匠在看到了这三视图之后,自然晓得其中所代表的意义。

    “原来如此!”

    两兄弟连连点头,对萧凤也顿时生出高山仰止的崇敬:“这样一来,对整个武器的形制也就相当清晰了。我以前就听闻真凤娘娘生有宿慧,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萧星却有些不耐烦,微微皱眉问道:“只是按照我们的要求,这些东西各自需要多少钱?”

    “长矛矛头最为简答需一贯三百钱,腰刀的话估计需要三贯有余。木盾便宜一点,只需要三百钱,但铁盾的话要贵得多,需要十贯!至于这板甲,至少要四十贯才行。”说到这,两位兄弟就彼此商量了一下,旋即就回答道。

    “这么贵?”

    萧星当即有些惊讶,张口问道。

    依着他们计划的,一个人全副武装至少需要五十贯,这样的话一万人的军队就需要五十万贯,若是再加上诸如粮饷还有衣衫之类的东西,没有一百万贯断然难以支撑下来。她们虽然夺取了潞州城,并且将一众鞑子遗留财宝全数充公,但短时间内也绝技无法凑齐如此多的钱财。

    一百万贯?

    这放在后世那可就是相当于十个亿!

    而在后世之中,能够随便拿出十个亿的人也不多。

    李乾承却满是苦笑:“这般价格已然算是不错了。毕竟我们需要自筹铁矿还有冶炼用的煤炭,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且为了满足你们的需要,那铁匠也绝技不能饿着,决不能断了炊火。不然的话,他们那里来的力气打铁?若是要继续下降,只怕我们也要就此喝西北风了。”(未完待续。)

    ...